韋恩則沒有考慮這麼多,見到拉姆閑了下來,便和拉姆商量,讓其負責食材的採購,順便再去附近的城鎮找一些修建房子的人,至於價錢,基本與市場持平。
2022 年 9 月 1 日
by

韋恩則沒有考慮這麼多,見到拉姆閑了下來,便和拉姆商量,讓其負責食材的採購,順便再去附近的城鎮找一些修建房子的人,至於價錢,基本與市場持平。

他也不想支付超出市場價太多的酬金。

這次準備建造的三個建築,分別是公會、酒館和花園。

公會是門面,肯定要高端大氣,因此,材料是用石頭配合混凝土,花園暫時可以不建,至於酒館,附近有維澤樹海,木材總歸是不缺的。

獵人們分成兩撥,一撥前往維澤樹海伐木,另一撥則參與到公會的建設中。

隨着拉姆從附近小鎮雇傭的人越來越多,韋恩也將這些人分組排班,以便提升建設進度。

公會在有條不紊的建造,韋恩雖然累了一點,卻也倍感欣慰,而惡魔城那邊,則由只有安斯一人負責,韋恩為了照顧安斯,不得不兩邊奔跑。

與他猜測的一樣,受限於體態,安斯並沒有離開惡魔城——事實上,他甚至沒有離開過第一層。在這段時間裏,他不是研究魔法矩陣,就是實驗傳送陣對魔法的傳遞效果,一直處於忙碌中。

可以說,安斯是韋恩穿越后挖到的「第一桶金」,他對待安斯也非常照顧,但凡安斯提的條件,他都會盡量滿足。

同樣,安斯也沒讓他失望,察覺韋恩來到后,便告訴韋恩他在這段時間所做的工作——魔法的傳遞已經調試成功。

「我在魔法矩陣加了一個虛弱魔法,在傳送陣一側,又配了一個增強魔法,通過這兩個魔法與傳送陣的配合,來完成其他魔法的傳遞。我試了一下,可以達到要求。」

韋恩有些意外,這個方法和變壓器的原理有些相似。

「主人,我之前從來沒有想過,魔法可以這麼使用。您的出現,完全打開了我的思路。不過,現在也有難點。」安斯撓著後腦勺。

「嗯?」

「魔法矩陣通常只能對應一個傳送點,但這一層一共將近一百個傳送陣。想要完成一對多,還是要慢慢嘗試。」安斯有些興奮。

得……變壓器之後,又輪到「映射」了。

韋恩的中學數理化還行,但這些知識放到這個世界都用不上,畢竟世界的邏輯不一樣,生搬硬套反而誤事。

「難度很高?」

「我已經嘗試過,可以同時傳送給三個,但需要各對應一個法陣。如果是這樣,魔法矩陣就太複雜了,我不太想用這種方式。」安斯搖頭。

到了這種程度,普通人對安斯的幫助極其有限,進展如何要看安斯在這方面的天賦。

「需要我能幫什麼忙,請一定要告訴我。」

「有。」安斯不假思索地說道,「我記得您之前說過,這一層需要定時刷新魔物,但如果沒有魔物,魔法陣就算運作起來,也完全沒效果,我們設計的魔法矩陣畢竟不是攻擊魔法。所以,請您挑選合適的魔物。」

「嗯,找魔獸的事,就交給我吧?」韋恩點頭,應允了下來。

惡魔城的附近就是惡魔之窟,魔獸很多,維澤森林同樣如此。因此,找魔獸,從來不是難題,真正困難的地方在於,惡魔城的面積有限,不可能裝下數量太多的魔獸,而且也不是所有的魔獸,都適合在地下生活。

他思來想去,最適合的方式無疑只有一個,就是在魔物經常出現的地方設置傳送陣,同時加入判斷條件。條件達成後傳送陣啟動,反之,則不啟動。

這又和編程有些類似,但難度要遠小於魔法矩陣。

與安斯分別後,韋恩便開始探索維澤樹海,但由於樹海面積太大,他轉上一圈,要花上一周的時間,而惡魔之窟的內部儘管不如維澤樹海複雜,但裏面的魔獸要更厲害,勘察工作同樣也耗費大量時間。

這些特點,為韋恩接下的工作定下了基調。

在此後三個月的時間裏,韋恩一直在公會的建築工地、惡魔城、惡魔之窟以及維澤樹海頻繁穿梭。

如果不是因為吃掉惡魔的心臟,使他身體強度遠超過普通人,他可能早就倒下了。

但長時間的奔波還是讓韋恩感到疲倦,但這三個月反而是他穿越到異世界后,最充實的一段時間。同時,無論是安斯負責的惡魔城,還是公會的修建,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之中,他也能將更多時間放在尋找魔獸上。

……

旅館已經建好,只是還沒有營業,事實上,也確實沒人願意住在這裏。

公會到目前為止,只是建好了兩層,根據圖紙,應該還有第三層要修建,之後便是安裝窗戶和房門,再對裏面進行裝修。

總之,想要完工,還需要一段時間。

在這種情況下,想居住在旅館的人,便要承受來自修建公會所產生的噪音。而這裏又是法庫公國的邊境,又緊鄰維澤樹海,過往的路人不多,也就談不上留宿。

在公會正式營業之前,旅館的生意不會太好,拉姆心知肚明,他的精力也並不在顧客上,而是優先為修建公會和花園的人提供三餐。

米粥、麵包、蔬菜水果,以及放入香料和牛肉、長時間熬煮的熱湯,這些菜肴被裝在木桶中,拉姆將這些木桶從廚房裏搬到餐廳,準備裝上推車,給那些幹活的人送去,便在這時,外面想起了一陣雜亂的馬蹄聲。

拉姆抬起頭,看向門外,卻見到四匹馬停在了門口。

一名佩戴長劍的劍士在下了馬後,將馬匹拴在門口的柱子上。

「大爺,那裏不能拴馬。」拉姆看到那人胸口的徽章,有些頭痛。雖然不知道是哪個公會,但四顆星的徽章卻掛在胸口的位置。

這是一名四星冒險者。 白毛被嚇得癱在地上,瑟瑟發抖。

他終於是徹底的意識到。

自己得罪和招惹的,乃是他得罪不起也招惹不起的人。

他驚恐萬分的看着葉天傾,渾身瑟瑟發抖。

如果給他在來一次的機會。

他們都不會招惹葉天傾的。

「我後悔啊,後悔啊……我為什麼要今天對陸小魚動手。」

「我晚點動手不好嗎?」

「這樣的話,我肯定就碰不到這傢伙了。」

白毛心裏這般的想着。

也就是葉天傾不知道白毛心裏的這種想法。

如果葉天傾知道的話。

那葉天傾肯定會在白毛的臉上,狠狠的招呼兩巴掌,讓他知道知道何謂社會的毒打。

不得不說!

白毛的想法也實在是過於的偏激了。

他雖然在後悔,但並不是後悔自己做壞事,而是在後悔自己做壞事的時機不對,後悔做壞事的時候,不應該小瞧忽然冒出來的葉天傾。

因為這些都是使得他壞事失敗的原因。

如果沒有這些因素在的話,

那他今天就可以按照計劃的那樣,將陸小魚給綁架走了。

「你,你饒了我吧,我願意放陸小魚我,我以後也不會在騷擾他了。」

「剛剛都是我不好,我不該對你出言不遜。」

「我知道錯了,真的知道錯了。」

他驚恐的看着葉天傾說道。

葉天傾漠然的看着他,聽到他的這些話后,嘴角勾勒起一抹玩味的笑容。

「呵呵,知道錯了?」

「真的知道錯了嗎?」

「或者說你並不是知道錯了,只是因為你害怕了,所以才說知錯之類的話。」

葉天傾緩緩的說着。

葉天傾的話算是直接說到重點上了,

白毛壓根不就是知道錯了。

他就是單純的害怕和恐懼罷了。

因為害怕和恐懼,使得他說出這些求饒的話,

但他轉頭肯定是會繼續對陸小魚下手的。

只要今天將他放走。

那等過些時間,這風波平息后他肯定還要在找陸小魚的。

葉天傾很清楚這點,或者說他是清楚人性的弱點。

所以!

他沒有要將這傢伙放了的意思。

只是漠然的看着他。

白毛似乎意識到自己肯定要完蛋了,他的表情變得更加驚恐起來,整個人都在瘋狂的顫抖著。

「哎,你特么的在做什麼,你敢對我們老大動手你找死嗎?」

「麻痹的,立即住手滾蛋,否則弄死你啊,」

「我們的老大你也敢打,你是活膩歪了吧?」

就在這個時候,白毛的那幾個小弟,終於是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

他們伸出手指著葉天傾就怒聲咆哮起來。

他們目光冰寒。

眼神帶着威脅的意味。

剛剛他們是沒反應過來,在就是剛剛他們都以為,白毛是故意倒下裝樣子戲耍對方。

但現在他們瞧出端倪,知道白毛不是裝樣子。

所以,他們直接憤怒開口。

指著葉天傾就怒罵起來。

「哎呦,你的這幾個小兄弟是打算幫你出頭了啊。」

「有點意思了。」

葉天傾嘴角一扯。

露出玩味的笑容。

他抬着頭,目光戲謔的掃過他們。

實話實說,這些人可真不被葉天傾放在眼裏。

畢竟這些都是一些普通的混混,戰鬥力在葉天傾眼裏,就是猛獁巨象面前的螻蟻。

渺小到微不足道。

所以!

葉天傾在聽到他們的叫囂后,目光掃過他們。

只是覺得他們很可笑,將他們全都當做是一個笑話。

「呵呵!」

「你們也要和我動手嗎?」

「如果要動手的話,那你們就一起上吧,不要磨磨唧唧的了,那樣很沒意思……來吧,你們一起上就可以了。」

葉天傾淡淡的說道。

說完他還很霸氣的伸出手。

「哎呀呀,打架了,打架了……我深海魔鯨王來也。」

忽然!

讓葉天傾毛骨悚然的聲音響起。

嗖!

深海魔鯨王出現了。

「我靠,他誰啊?」

「這小孩是從哪裏冒出來的?」

「是啊,他從哪裏冒出來的,怎麼嗖的一下就出現了?」

「我,我是不是眼花了?」

白毛的兄弟們驚呼起來。

葉天傾嘆息一聲:「魔鯨王,你怎麼來了,你不在家裏打遊戲……跑出來做什麼?」

「嘿嘿,我發現你們都不在了,我就出來找你們了。」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