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的車,陌生的司機,眼前都是陌生的環境,小孩兒一手抓住葉靈的手,一手緊緊捏著小白兔背包的長耳朵。
2022 年 9 月 22 日
by

陌生的車,陌生的司機,眼前都是陌生的環境,小孩兒一手抓住葉靈的手,一手緊緊捏著小白兔背包的長耳朵。

知道小傢伙會害怕,葉靈早做好準備,從自己的黑色背包里拿起一本厚厚的童話故事書。

「距離遊樂場還有半個多小時,我們先來看故事吧!這個故事叫《白雪公主》,嚴冬時節,有一個王后坐在王宮裏的一扇窗子邊,正在為她的女兒做針線活……」

在故事書每一頁鮮活色彩的圖畫下,葉靈溫和,帶着感情的講述下,陽陽聽入迷了,這個故事她聽過很多遍,但現在,她想故事更長,更久一點,她想旁邊的人能一直這麼溫柔的對她好,她想,她還想要更多。

小豆子似的眼淚一滴一滴落在故事說上面,葉靈抽出一張紙,給小傢伙擦眼淚,輕聲問。

「怎麼又哭了?」

小孩兒可憐巴巴,連頭都不敢抬,只是握住她的手,小心翼翼的說着:「我,我是不是很貪心?」

葉靈的心被這一擊徹底軟化,柔柔摸著小傢伙的頭,就像是在現實世界裏媽媽對小時候的葉靈做的一樣,溫柔道:「陽陽,在我這裏,你可以再貪心一點。」

「我們繼續聽故事好不好?」

「嗯。」

「王后的小女兒漸漸長大了,小姑娘長得水靈靈的,真是人見人愛,美麗動人,就和我們的陽陽一樣……」

周六的遊樂場非常熱鬧,車停在了大門口。

「司機,多少錢?」

「45.」

「我掃碼轉給你。」

「行。」

抱着人下了車,葉靈已經在網上買好了門票,帶着小傢伙掃碼進入。 「這是網上投簡歷的人,我挑了幾個合適的,你看看,要是沒問題,就可以讓人入職了。」

周姐已經面試好了,唐柒柒是放心的。

「那就直接入職吧,我相信你,周姐的眼光不會錯的。」

「那行,我這就打電話安排。」

這次一共招了三個設計師,兩個是帝大設計院畢業的,另一個是費蘭城回國的海歸。

跟她竟然在一個學校,跟了一個導師,嚴格算起來,還是學姐學妹。

寧檬不僅有自己的專業功底,還有穩定的客戶群。

她回國后一直在別的公司做,現在跳槽,帶了不少熟客離開。

能讓熟客跟着走得,看來是很信服這個設計師的作品。

所以唐柒柒也沒讓她從助理做起,其餘兩個大學剛畢業還需要磨練,但寧檬已經是老江湖了,要是從助理開始,就太欺負人了。

新員工到了,自然要一起吃飯。

唐柒柒沒什麼架子,壓根沒把自己當老闆,還是喜歡以前的氛圍,大家一起齊頭並進,互幫互助。

她就組了個飯局,一起吃飯。

「唐設,我敬你,我在國外就非常喜歡斯蒂西,曾經還投過簡歷,還被錄取了。只可惜,當時我爸爸生病,我趕着回國錯過了。」

「所以我一看到招聘信息,立刻過來了,只想跟着學姐好好乾。」

寧檬嘴甜的說道。

唐柒柒被她這麼一提,倒是想起來有這麼一回事。

沒想到她和寧檬這麼有緣。

她舉起了飲料:「以後大家就是一個團隊的了,一起努力加油。我不會喝酒,就喝飲料,你們隨意。」

大家歡呼起來,說說笑笑,氛圍很好。

吃完飯他們要唱歌,她就拒絕了,想早點回去陪封晏。

她和周姐告別,出了門,竟然看到封晏和一個女人拉拉扯扯。

那女人轉過身來,竟然是喝得爛醉的寧檬,她吐了封晏一身,惹得他極其不快,眉頭都擰成了麻花。

「怎麼了?」

「這個女人突然撞過來,吐了我一身。」

「唔……」

寧檬捂著嘴,看到了垃圾桶,立刻沖了過去,嘩啦啦的吐著。

吐到最後吐不出來,只能幹嘔。

她只好讓周姐把人送回去,這都已經人事不省了。

她帶着封晏去衛生間洗漱,又讓路遙送來乾淨的衣服。

換完后,封晏還是不快。

「她也不是故意的,你現在已經洗香香了,沒事了。」

「你從哪找的酒鬼?」他不開心的說道。

「她不能喝卻喝了那麼多,可能是因為高興吧,大家都喝的挺多的。我突然很好奇,如果我吐你一身怎麼辦?」

「買解酒藥。」

「什麼?」

「先給你買解酒藥,安頓好你,再去換身衣服,繼續照顧你。等你醒來,再好好打一頓,質問你為什麼要喝酒?」

「我才不喝呢,就算要喝,也是跟你喝。走吧,我們回家吧,今天都有些累了。」

她拉着封晏離開。

第二天唐柒柒准她們可以十點鐘上班,就是讓她們醒醒酒,睡個懶覺。

。 「哼哼!」趙無極嘴角微微翹起,熊掌直接拍在黑虎的時候,

砰!砰!

黑虎魂獸直接撞斷兩棵大樹,倒地不起,嘴裡流出鮮血,「嗷嗚,嗷嗚。」黑虎的虛弱的呻吟著,它感覺自己要死掉了,他不明白為什麼要打他,他又沒有發起攻擊,只是警惕的看著他們而已。

他們卻要殺自己,「沐白,快點要不然它一會就死了!」趙無極扭了扭頭,對著不遠處的戴沐白喊道。

「是,趙老師!」戴沐白連忙跑向地上黑虎手中的匕首直接狠狠的刺下去,噗呲!!!

鮮血滿地,一道紫色魂環緩緩升起,小舞有些難受的看著黑虎死在戴沐白手中。小舞不忍的閉上了眼睛,唐三他們並沒有注意到小舞的異常,但是同為女性的柳二龍和寧榮榮注意到了小舞,柳二龍以為小舞是不忍心善心發作了並沒有打擾小舞。

但是寧榮榮卻覺得奇怪,之前星斗大森林的時候小舞就有個這副樣子,還有就是小舞附加魂環的時候都不在,唐三跟她講過小舞該獲得魂環的時候是消失了一段時間,起初寧榮榮以為是小舞的家人來帶走了小舞。

但是結合之前星斗大森林的那次,寧榮榮就開始懷疑小舞了,她以前都不忍心獵殺魂獸,但是現在她都不覺得獵殺魂獸有什麼,但是小舞都到了三十級卻還有這樣的心理,這就有些奇怪了啊!

「小舞的耳朵!還有對魂獸的善心!這些事情好像有點不符合魂師的心理啊!」寧榮榮時不時偷偷的觀察一下小舞,心中的疑惑卻絡繹不絕。

「還在河流!上!」軒轅麟月看見那頭龜型魂獸沒有離開連忙道。

「龜甲炫舞!」X2

石家兄弟兩人第三魂環閃爍,兩人分別從手中拋出去一面盾牌,兩面盾牌直接分裂成三十二塊龜甲碎片共計六十四塊,對著鱗甲龜切割著。

噗!噗!噗!噗!

砰!砰!砰!

一陣吵雜聲過後,鱗甲龜安然無恙的在水裡遊動,不過它發現了危險開始逃跑了。

「精神探測!精神共享!」河流邊軒轅麟月身上浮現從的四枚魂環之中的第一魂環微微綻放著光芒,上帝視角一般的能力讓皇斗戰隊的人感覺還是那麼神奇,雖然他們是第二次感受到了。

但是他們還是覺得這個魂技在戰場上的作用可是非常實用的!

「呵呵!有了老大的上帝視角你還想跑?不可能!化盾!」石墨感受到上帝一般的視角注視全場嘴角微微翹起,回到他身上的龜甲瞬間解體,第二魂環閃爍,龜甲全部在他的手中形成了一面龜甲盾牌。

石墨拿著盾牌向前方的巨龜而去,「第三魂技:鬼豹分身!」一道虛影分身出現在奧斯羅身後,「鬼爪!」奧斯羅身上的第三魂環和第二魂環接連閃爍,奧斯羅的豹爪之上泛起道道黑氣。

河流之中的鱗甲龜向深水區快速的逃著,「逃不掉的小東西!你註定成為我的魂環!」石墨直接跳入水中攔住了鱗甲龜的去路,石磨也來到了後面堵住後路。

「大哥!」石磨對著石墨喊道。

「明白!起!」石家兄弟兩人直接把鱗甲龜用盾牌夾擊,往岸上拋去!

乒!乒!乓!乓!

奧斯羅在鱗甲龜的後背上瘋狂的輸出,火花四濺,但是鱗甲龜毫無反應,自顧自的把頭縮在龜殼之中。

石家兄弟拿著盾牌在烏龜殼上敲著,白沉香在天空之中觀察著四周,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還通知大家離開。

朱竹清的利爪也是在鱗甲龜的龜甲之間切割著,軒轅麟月有些無奈,這個烏龜殼太硬了他們都敲了半天了,她又是精神攻擊,她動手的話那石墨的魂環就沒有了,這頭鱗甲龜被弄上岸后就已經被她弄暈了,不過她弄暈它之前它就已經把頭縮了進去。

軒轅麟月也是對斗羅大陸的魂獸無語了,這烏龜居然是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防禦,不像前世的那些,前後都有洞。

這個傢伙的龜甲能夠把前後都堵上,真正的烏龜殼啊!

「開!開!給本大爺開!」石墨狠狠的在烏龜殼上面砸著,石磨擦了擦汗水,繼續努力著,他們是真的沒想到這個傢伙夠硬啊,都砸了半天了除了冒火花其他事情一點沒有。

軒轅麟月看著面前在對著鱗甲龜瘋狂攻擊的幾人在想要不要暴露自己的其他武魂,很快軒轅麟月打消了暴露其他武魂的想法,不急,藍銀皇不能暴露,要不然會被懷疑,冰碧帝皇蠍暫時不行,留著給武魂殿的那些小朋友一個驚喜!

至於底牌玄武武魂得留著保命,武魂殿如果想殺她得靠玄武武魂保命的,所以還不能暴露出來,只能讓他們繼續敲吧。

史萊克這邊戴沐白吸收魂環中,其餘人開始準備搭建營地,看戴沐白的架勢今天應該是吸收不完了,索性就安營紮寨休息一晚,明天再回去。

「啊!!!去死!去死!」石墨已經快被這頭鱗甲龜給逼瘋了,奧斯羅看著冒煙的爪子有些無奈,朱竹清在一旁擦著藥水,手都磨禿嚕皮了,利爪直接磨平了。

白沉香也從天空之中落了下來,和軒轅麟月還有葉泠泠一起準備飯菜了,撲騰一聲,石磨也精疲力盡的坐在地上,他是砸的沒有絲毫力氣了,砸了大半天了,天都快黑了結果還是沒有一點死的痕迹,中途倒是醒過來兩次但是絲毫沒有露頭的跡象軒轅麟月也只能再次弄暈它了免得它攻擊皇斗戰隊的眾人。

夜晚。

軒轅麟月看著還在瘋狂砸鱗甲龜的石墨有些佩服,這天都黑的差不多了,他居然還在砸。

砰!砰!砰!

「呼!呼!呼!累死了,這東西怎麼就這麼硬啊!」石墨人都快瘋了,軒轅麟月有些無奈的看著石墨,這魂獸她是跟著自己的玄武武魂的本能挑選的,防禦力有點太變態了,主要是石墨的魂力低了,要是趙無極的話直接就是幾拳打穿它的防禦!

「來哥!喝口湯!休息休息!」石磨端著一碗湯遞給石墨,石墨接過湯后直接一口悶,喝完以後坐在旁邊一直盯著鱗甲龜看。 韓風看著他們兩個人懵懂的眼神,把自己的手機拿出來了,原來他們兩個說的所有的話基本上都已經錄音了。

如果這些話要是發給院長副院長主任,任何一個比他職位高的人的話,估計他們兩個都已經在這個醫院混不下去了。

他們兩個下意識的想要把手機搶奪,過,來韓風一個閃躲,就讓他們兩個直接把頭磕在了她的辦公室上,看著他們兩個被磕的紅腫的地方,再加上剛剛的那一個響聲,韓風就忍不住地笑出了聲音。

辦公室裡面回蕩著他的笑聲,他們兩個人更加憤怒了,他們兩個繼續想要搶這個東西,可是一直都沒有搶到,他們兩個堅持不懈,就連韓風都佩服他們的這種精神了。

「我覺得你們兩個還是算了吧像你們兩個這麼個老胳膊老腿的話,還想要和我搶奪這些東西,你們還是不要白費心思了。」

「如果你們要是不想讓這些話流傳出去的話,你們就要乖乖的呆著,不要再來惹怒我,如果你們要是惹怒我了,能夠做出什麼事情來,我自己也不知道,到時候可能會對你們也沒有什麼好處。」

林醫生和李醫生聽到這句話之後認真的點了點頭,如果要是這些話流傳出去的話,他們在這家醫院的所有的待遇基本上就都已經結束了

如果她們要是從這家醫院離職了,那麼從今以後他們可能再也不會找到好工作了,這讓他們更加的難過。

不過林醫生和李醫生一直都不是很明白,他們兩個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被錄音的,在這個期間他也一直都沒有玩手機,他們來的時候他也一直都沒有玩,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看著他們兩個探究的眼神,韓風也就只好將自己的手錶上的電子錶露出來了。

「這個墊子表可是和我手機配套的,當你們兩個進來的時候,我就已經自動的啟動了錄音程序了,所以說你們兩個還是乖乖的做人吧,千萬不要再來招惹我了,否則到時候就算不能把你們搬到來個魚死網破也是可以的。」

對方聽到這句話之後,只好點點頭,不停的開始祈求著韓風。

「剛剛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了,我們不應該來得罪你,也不應該來找你麻煩,我們就是有些好奇,你為什麼沒有回復我們,我們知道錯了我們絕對不會再來打擾你了,也不會再來給你找麻煩了,要不你看這樣就到此結束吧。」

「知道自己錯了就好,還不立刻從這裡滾出去。」

兩位醫生聽到這句話之後,害羞的就從他的辦公室裡面離開了,剛好這一幕被老醫生看到了,好醫生還以為這兩個人來欺負自己的韓風,將自己剛剛的做法說了一下老醫生哈哈大笑,沒有想到這兩個人竟然會被韓風涮了一把,真是讓人感覺舒服,痛快。

「那你為什麼不直接把證據送到副院長或者院長哪裡呢?到時候他們兩個就可以直接從這裡離職了。」

韓風聽到這句話之後搖了搖頭。

「師傅,你把這件事情想的實在是太簡單了,如果我要是把這些話都放給老院長聽的話,那麼院長最多只是對他們兩個進行一下懲罰,倒不如把這些東西一直都把握在自己的手裡,到時候他們還會有所忌憚。」

「到時候他們要是想要惹我的時候,都要想一想我會不會將這些東西給院長副院長他們發過去,到時候這種折磨豈不是讓他們這些離職痛快得多。」

老醫生聽到這句話之後拍了拍韓風的肩膀,沒有想到這小子竟然比自己想象的還有智慧,他去院長辦公室的時候就看見這兩個醫生朝著韓風的辦公室走過去了,剛開始的時候還有些擔心結果,沒有想到自己現在竟然已經能夠輕鬆的應對了,於是也就沒有那麼擔心了。

一天的時間總是過得飛快的,老醫生感覺自己還什麼都沒有,幹什麼都沒有教呢,就已經下班了,兩個人告辭,然後就回到了自己的家裡面。

老醫生回到自己的家裡面之後,和自己的妻子說起了關於韓風的事情,老婆這也沒有想到現在還能夠有如此英勇的少年,能夠這麼快的就判斷出來什麼事情該做,什麼事情不該做,還真是讓人有些好奇。

究竟是怎樣優秀的一個男孩子,才會有這麼如此冷靜淡定的處理方式的原則。

「其實我是想著把咱家女兒介紹給他的兩個人先從朋友做起,如果要是有緣分的話,兩個人自然會發展成愛情,如果要是沒有的話,多一個朋友也不錯。」老醫生一邊吃飯一邊說道。

老婆子聽到這句話之後覺得也有些道理,於是就想著等到什麼時候女兒回來了就把女兒介紹給他認識認識,不過一定要先問一問自己的女兒有沒有男朋友,否則的話他們兩個豈不是好心辦了壞事。

「我覺得可以等到咱家女兒回來的時候可以問一問,反正咱女兒馬上就要休息回來了。」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