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途中。
2022 年 8 月 25 日
by

路途中。

顧雲墨直接說明自己去煉器城的意圖。

公輸般大手一拍,豪情萬丈道:「沒問題!建房子這件事,我煉器城最是在行。等我回煉器城,稟告父親,到時候派出最為精悍熟練的能工巧匠。」

顧雲墨連連點頭。

「你小子很有前途,繼續保持。」

公輸般笑呵呵道:「哪裡哪裡!多謝大人搭救,我才能保住一命。」

復又想到什麼,提醒:「惹上邪惡巫師,不好辦啊。」

他有點內疚。

早知會被邪惡巫師盯上,他就不偷偷溜出煉器城了。轉了一圈,還不是得乖乖回家?

悔不當初啊悔不當初。

「統子,你說小婊砸和這個邪惡巫師是不是一夥的?」

「宿主,應該是吧。」

「你怎麼知道的?」

「猜的啊。」

「要不要打個賭,我說不是。」

天書謹慎面對,「不賭。賭輸了,我吃虧。賭贏了,還是我吃虧。我不賭。」

「你倒是聰明了不少。」

「是宿主坑的好。」天書每每想到那些被宿主坑走的靈器靈丹,就心痛的厲害。

見顧雲墨陷入深思,公輸般更加愧疚。

想了想,將剛剛煉製好的催眠音樂盒放到桌上。

覺得有點膚淺,又將剩餘的靈器存貨放到桌上。

「請一定要收下。」

顧雲墨看花了眼,心飛揚。

好多寶貝。

「這麼客氣做什麼?搞得人怪不好意思的。」雖是這般說著,收寶貝的動作倒是越來越快。

公輸般這才鬆了口氣。

一個連九寶玲瓏塔都看不上的人,必定不在乎身外物,願意收下他煉製的靈器,必定是看中他這個人。

天書:你太天真了。宿主看中的只有靈器,再者……

他看一眼宿主,心道:這宿主不認識九寶玲瓏塔,他才不會說。

哼,他就是這麼小氣!

姬棄從丹爐中拿出火紅長劍,插入早已準備好的寒水中。

白煙皺起,他用力按住。

「城主,少爺回來了。」屬下焦急來報。

姬棄好似沒有聽見,專註地看著長劍。待白霧消散,他將長劍扔到一邊塞滿長劍的劍筐中,這才開口。

「走。」

下屬偷偷看一眼那一筐長劍,默默為公輸般祈願。

希望這次少爺能夠少受點罪。

公輸般剛下方舟,熟練地雙手擋在胸前。

姬棄一腳將他踢飛,怒道:「混賬玩意兒,你還知道回來?你怎麼不死在外面?」

公輸般立馬換上討好的笑容。

「這不是放不下爹你嗎?」

同樣的話,姬棄聽了至少不下百遍,又是甩出捆靈繩,將他牢牢綁住,「帶下去,讓少爺好好體會一下什麼叫濃烈的父愛。」

公輸般一聽,想到那常年寒冰不化的寒冰洞,打了一個寒顫。

「爹,咱能商量一下嗎?這次要不換一個懲罰模式?」

。 從畫架上拿出一副畫,將畫攤開在桌上。

冶伽瞪大了眼睛,瞧著畫上的妖獸。那怪獸渾身火紅的長毛,尖牙咧嘴,爪子鋒利,後方有八條尾巴,十分嚇人。

「三頭巨蟒都那麼難對付了,這八條尾巴,尖牙利嘴的傢伙,估計……」

熾皇認真的看着,好像是在研究一樣。不久后,他坐下身來:「但願你能聽話,不然……傾盡所有,本皇也要殺了你!」

聽到他說的話,冶伽着實有些驚了,隨後擺擺頭:「拜託,這可是毀天滅地的怪物,你能殺得了嗎?未免太不自量力了!」

她轉身走到椅子上坐下來,看向窗外的庭園景色,心裏默默的將現在與從前的皇宮做比較。

「還是更喜歡熟悉的地方,這裏的皇宮,真是陌生!」冶伽抬起手撐著腦袋,無奈嘆氣。

她來這一日了,竟然一點飢餓的感覺都沒有。甚至連她自己都懷疑,是不是已經死了。在這一連串的想像中,她又想到在她死後,傾皇會如何。

後果出現在她腦子裏,她又開始責怪自己:「真是沒用,不僅沒有救到傾皇和昔帝子,竟然還將自己搭進去了。真不知道他們現在怎麼樣了!」

在冶伽自言自語的想像時,熾皇將畫收起來。隨後在書架上挑了一本書籍,坐在窗前翻閱。

抬眼瞧著熾皇的模樣,冶伽蹙蹙眉頭。她也常常這樣,將窗戶半開着,坐在窗前看書。此時瞧著熾皇,冶伽歪著腦袋:「怎麼覺得有些相似呢?」

快入夜時,段昂深夜入宮求見,熾皇似是知道他會來,因此並不驚訝。

整個寢宮沒有一個宮人或者侍女,在他們商談之前,熾皇就已經將所有人都打發去外面守着了。因此他們的談話,只有他們兩人才知曉。

而冶伽,大搖大擺的坐在他們不遠處的凳子上。用手撐著額頭,悠閑的瞧着他們。

「熾皇,準備何時出征?」

熾皇沉了口氣,看向段昂:「半月後出征,段愛卿可還需要更多的時間準備嗎?」

段昂擺擺頭:「十五日已然足夠!」

冶伽蹙蹙眉頭瞧著二人:「準備什麼?」

從熾皇說要帶段昂去打仗時,滿朝文武皆是不解,冶伽也是一樣。不過如今看來,他似乎是有些用處的,只是她還不知道而已。

「好!既然沒有什麼問題,那日子便定了。」

熾皇剛要站起身,段昂接着說話了:「熾皇,若想完全控制那妖獸,恐怕沒那麼容易!」

「你沒有把握?」

段昂抬眼看向他:「萬事無絕對,若是那妖獸頑固不化,可能就只有魚死網破了!」

「你必須時刻做好這樣的打算!」熾皇十分認真的看向段昂,眼中嚴肅又冰冷。

冶伽抿抿薄唇,來到兩人的旁邊:「難道是在商議如何對付那隻妖獸?」

馴服妖獸,冶伽想起的是雲葵和慕容安!他們二人都有控制妖獸和與妖獸交談的本領,但是能否完全控制,還是得看施法者的法力以及妖獸的法力如何。

這個段昂若想讓那隻毀天滅地的怪物聽話,怕是難如上青天吧!

不過這個法子是最直接的,只要那隻怪物在手,很多事情就都能解決了。畢竟那隻怪物,不是普通的妖獸。

「熾皇,臣已經召集了所有族人,十五日之內必能到達靈都。就算無法讓它聽話,我們也可賭一把強行控制它。」

「辛苦段愛卿了!」熾皇來到段昂的面前,抬起手拍拍他的肩頭。

冶伽抿抿薄唇,召集所有族人?或許他們真的能夠一試?

突然間,冶伽有些慶幸自己來到這裏了。她在這裏,一定能看到那怪物被困陣法的全過程。

在段昂離開之後,熾皇離開了書房。

冶伽一直跟在他的身後,想看看他還會做什麼事情,或者是秘密見什麼人?

路過花園,一股梔子香味撲鼻而來,冶伽忍不住扭頭看向院子裏那一大片的梔子花:「難怪香氣如此濃郁。」

再轉過頭時,熾皇已經走出花園了,他的身影從園門處一閃而過。

冶伽趕忙跟上去,怪自己被景色和梔子香所吸引,人走了都不知道。

追上他后,冶伽也不敢走神了。熾皇走得很快,冶伽險些跟不上。因此她也顧不得頭上的牌匾上寫着什麼字,緊跟着他便進去了。

可當他推開門時,冶伽莫名覺得這宮殿有些許熟悉的感覺。比如這廳中的陣陣暖意。和正前方的那道門,上面雕刻的花紋,冶伽也覺得甚是眼熟。

。 【x983盟主群】

風暴聚集:你們看泡菜的直播了嗎?

風暴聚集就是湯臣一品的金主兼盟主,不過他這盟主和張華不太一樣,基本上除了py種地,啥也不幹。

當然,作為金主,能夠做到這個程度已經不錯了。

這次花錢找人帶節奏的人就是他。

風華絕代:沒有看,怎麼了?

風華絕代和風暴聚集兩人雖然id前面都帶一個風,但是並不是一個盟的,他是「天線寶寶」的盟主。

平常只負責py,其他時間都是盟里的吉祥物,剩下的事有盟裏面的管理干。

不過風華絕代和風暴聚集兩人是認識的,老區一個團的,團名「颶風」,名氣不大,實力還行。

風暴聚集:這個義薄雲天不好對付啊,我找人帶節奏被他輕易化解了。

將軍令:我看直播了,主要也是帶節奏的人太着急了,太容易被看出來帶節奏了;然後義薄雲天再站出來說話,瞬間就化解了。

將軍令是哥只是個傳說的盟主,他們的同盟是x1亂世盟。

說白了就是進x1被亂世打散的一些同盟分散成了各個小團體,然後這些小團體最後又在備戰區組合在了一起;準備抱團取暖進試師本體驗一下。

他這個盟主實際上並沒有多少實權,大家因緣際會聚在一起而已。

而作為盟主,他是有義務給同盟的人帶來更好的遊戲體驗的。

所以當風華絕代找到他說要結盟,他們有兩個380征服盟,然後共同對付另外一個380時,他欣然同意了。

畢竟在他看來,三個380在一起,這征服不是穩了嗎?

就算不穩,再找人啊。

風暴聚集:化解就化解了,本來就沒太指望他能成事,嘗試一下而已。

將軍令:最好還是再拉點人,雖然我們現在三個380,但是剩下的恭喜發財,天下歸心和大鳥轉轉轉還是有一定實力,再加上非常強的與子同袍,不比我們這邊弱。

風暴聚集:問題不大,你去找一下天下歸心的盟主,告訴他除了與子同袍外,剩下的3個380和恭喜發財都已經和我們結盟了。

將軍令:這……你們這麼效率的嗎,恭喜發財都被拉過來了。

風暴聚集:還沒有。

將軍令:那—

風暴聚集:然後你再去找一下恭喜發財的盟主,告訴他算上天下歸心,我們這邊已經四個380了。

好傢夥,風暴聚集這話說出來將軍令哪裏還不懂,真空手套白狼啊。

以前有個笑話怎麼講的,有個優秀的商人告訴自己的兒子,「我給你選好了一個好女孩子。」

兒子說「我要找誰結婚我自己決定。」

「但是我給你找的女孩可能是當今世界首富的女兒哦。」

「哇,那這樣的話……」

然後富商找到了比爾,「我給你女兒介紹個好丈夫」

「可是我的女兒還沒想嫁人呢。」

「我說的這個年輕人可是世界銀行的副總裁」

「哇,那這樣的話……」

然後富商找到世界銀行總裁「我想介紹一個年輕人來當世界銀行的副總裁。」

「我們這的副總裁已經很多了。」

「可是我介紹的這個副總裁是比爾的女婿哦」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