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慧看着霍麗麗她們圍着周子瑜,追問她男朋友的事情,心中若有所思。

2022 年 4 月 25 日
1 min read

雖然霍麗麗她們平時都說,她們408宿舍她和周子瑜兩個最漂亮。

但譚慧很清楚,周子瑜要比她漂亮多了。

她這麼漂亮的女生,到底會找一個什麼樣的男朋友?

對於這一點,譚慧也很好奇。

但她不會像霍麗麗她們那樣追着去問,因為她知道,即便問了周子瑜也不會說。

……

李哲對賀志剛說小喬約了他晚上吃飯。

其實是小喬告訴他,白薇要請他們兩人吃飯。

晚上,李哲來到明月餐廳,一上到二樓,就看到小喬在沖他笑着招手,在她對面坐着白薇。

來到兩人的位置,李哲挨着小喬坐下。

白薇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這太簡陋了點。」

本來她在校外找一家還算不錯的餐館,請李哲和小喬兩人好好吃一頓。

但小喬怎麼也不同意,硬拉着她來了學校的餐廳,而且還不去包廂,就在小窗口隨便找了個位置。

李哲笑了笑對白薇說:「在這吃就挺好,離得近,還自在,你要覺得不好意思,我們就挑貴的多點幾個菜,不會跟你客氣的。」

小喬也笑着說:「對薇姐,我倆不會和你客氣的。」

雖然兩人說,挑貴的點,多點幾個菜。

實際上,李哲和小喬兩人,一共就點了六個菜,而且價格也都不太貴。

白薇說再點幾個貴菜,兩人也硬攔著沒讓。

白薇看了李哲和小喬一眼,心裏有點感動,她知道李哲和小喬,都是在為她着想,幫她省錢。

等了十幾分鐘,菜上來后,三個人邊吃邊聊。

「小喬、李哲,謝謝你們倆。」白薇拿起酒杯,敬了兩人一杯酒,然後一飲而盡。

李哲和小喬也拿起酒杯把酒喝了。

7017k 「所以,你把這封信,藏了八個月?」

海圓歷一五零一年八月,一個特殊的「罪犯」被摩根斯旗下的世界經濟新聞報披露,罪犯名為多拉格,而海軍本部,所有人都知道,多拉格正是卡普的兒子。

就在上午的會議之上,卡普罕見的低頭不語,而會議結束,斯凱勒便帶着卡普到了自己住處將多拉格拿給自己的那封信,給了卡普。

卡普看了許久,明明只是一頁的信,他卻獨自一人讀了好幾個小時,直到下午,他才走出了房間,對客廳之中的斯凱勒詢問道。

「我看不懂這些,你覺得我們該如何做?」

斯凱勒停止了淬鍊自己的佩刀,反正體力和霸氣也所剩無幾,為了等待卡普看完信件,她可是連午飯都沒吃。

卡普摸了摸自己甜甜圈般的鬍子,說道:「如今,只能照常當個海軍了,然後看看上面的意見…

這個多拉格啊,覆國這種事情,居然說做就做,該說不愧是老夫的種嗎?」

卡普此時比起上午會議之時,竟恢復了些許的活力,或許是從信件之中得知了那些能夠安慰他的消息。

卡普此時也看着斯凱勒,發現這個還差十來天才滿十八歲的小姑娘,臉上居然沒有得知一國覆滅的驚愕,而是一臉的平靜。

甚至還有幾分…隱隱的興奮之感!

「Duang~」

卡普走到斯凱勒身邊,掄起鐵拳就朝着斯凱勒腦門來了一錘,說道:「這種事可不值得高興,哪怕高興,那也得咽進肚子裏!啊哈哈~」

斯凱勒揉着腦袋上迅速隆起的包,說道:「那你笑得可真夠純真的,而且…我可不是因為多拉格大哥覆滅了一個加盟國的王權而高興。」

至於斯凱勒在開心什麼…想想就是了,沒必要說出來。

「啊哈哈~只是空老頭肯定會拿這件事暗示老夫,然後讓老夫去瑪麗喬亞走一遭,想到要和那群垃圾見面,就沒有胃口。」

說着,卡普還做了幾個乾嘔的動作,斯凱勒露出笑容說道:「這樣吼~我本來還想着請你吃飯的,看來是用不着了。」

「咳咳~老夫想了想,還是不能被逆子氣壞了身體,該吃還得吃,該睡還得睡!走吧,老夫午飯還沒吃,有些餓了!」

斯凱勒搖著頭,但還是笑着起身,兩人去了最常去的烤肉店吃烤肉,雖然服務一樣好,但是哪怕是斯凱勒,也能察覺得出周圍人異樣的目光。

多拉格覆滅了一個加盟國的王權,但他並沒有去佔領那個國家,而是組織那個王國的人,重新選舉了一位領導人。

然後,多拉格帶着他的革命軍幹部消失無蹤,那些參與了王權覆滅的士兵,則是回歸了他們原本的平民生活。

效率高得可怕,就連摩根斯這個自信能夠監控除了紅土大陸之外一切地方的新聞人,都沒有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只能在一切都塵埃落定之時,才將消息發佈出來。

多拉格的行為…十分惡劣,如果站在世界政府的立場,覆滅加盟國的王權,就是否定了世界政府的「正確」,也因此,海軍本部才會如此敏感。

作為海軍,站在世界政府的立場時無可厚非的,海軍確保加盟國的天上金安穩送達,然後天龍人、世界政府則是利用天上金,去維繫海軍的存在。

也就是說…多拉格直接減少了世界政府兩百分之一的收入,還狠狠打了世界政府的臉,因此….就連卡普都不敢保證直接保下多拉格。

斯凱勒不相信此時飯桌上的卡普感受不到周圍人的目光,但是這個五旬老漢,還是咧開了笑容,該吃吃該喝喝。

其實卡普自己笑得很是勉強,只是…世界政府既然未給多拉格定罪,那麼,他這個做父親的,就不能先認定自己的兒子是罪犯。

哪怕世界政府真的定了多拉格的罪行,卡普想到這裏,鼻翼顫動了兩下,嘴裏的骨頭被他嘎嘣嘎嘣嚼碎,然後被牙齒研磨成骨泥,直接吞下。

是罪犯也罷,該抓的時候就抓,但是…卡普看向斯凱勒,沒由來的說了一句:「那是我兒子啊。」

「我明白,我也做好了準備,哪怕去新世界,那就去新世界。」

斯凱勒話語也很平靜,但是卻讓卡普痛苦的閉上眼睛,長長吸了一口氣,手中的大骨肉掉落,指掌間都是大骨肉的碎骨。

卡普看着斯凱勒,他認定了這就是他的女兒,這種自信和堅定,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勇氣,是蒙奇·D一家最好的證明,無關血脈。

接下來連續好幾天,斯凱勒都感覺到自己在監牢之中,監牢的名字名為信任危機,路上所有的海軍,都會有意無意的遠離她。

終於,一連七天過去,世界政府那邊,終於針對多拉格的事情,給出了答覆。

會議室內,斯凱勒仍舊是那個唯一的校官,而她能夠倆參與這次會議,與參與上一次會議一樣,因為她是多拉格的「妹妹」。

主位上,空語氣嚴肅的說完了世界政府那邊的安排,卡普當即說道:「讓老夫去瑪麗喬亞,沒有問題,但是斯凱勒不能去新世界!」

如果說一年半之前,斯凱勒是實力高于軍銜,那麼如今的斯凱勒,軍銜與實力匹配,她只是一個上校,還達不到將領的水平。

以她在新世界的聞名程度,以及她作為卡普「女兒」的身份,進入新世界之後,有的是海賊會主動來找她清算。

這也是過去的時間裏,空只會指派四海任務給斯凱勒的原因。

空看着面無表情的斯凱勒,也是頗為沉重的問道:「其他人的意見呢?」

「老夫不贊同。」

澤法直截了當的給出了自己的看法,鶴也是說道:「我認為這件事需要進行商榷。」

戰國沒有發言,但是緊皺眉頭,顯然也是有些不滿,中斷四海督查任務,趕回來開會的庫贊,此時也露出了認真的表情,說道:「新世界…斯凱勒還差一些。」

「看我幹嘛?你覺得我有決定權嗎?當然~空元帥~我認為不妥~」

庫贊說完,立馬看向波魯薩利諾,波魯薩利諾還是一副懶洋洋的模樣,空點了點頭,看向了薩卡斯基,他希望看到全員反對,這樣他就有理由駁斥世界政府了。

薩卡斯基一臉的怒火,不知道對誰,但是看到空的目光,他也轉移視線,看向斯凱勒,說道:

「世界政府想要做什麼?毀了海軍的未來嗎?!如果是抓捕多拉格,我可以傾盡全力,但是讓一個上校去新世界巡航?這叫TM的什麼TM的正義?!」

最終,幾乎所有人的視線,落在了最後一個有發言權的人身上,戰國扶了扶眼鏡,說道:「這的確太荒唐了,老夫不認同這是正義之舉!」

空露出笑容,海軍元帥、兩位大將、大參謀、海軍英雄、三個大將候補的聯名,保下斯凱勒應該是沒問題了。

畢竟世界政府不可能抱着卡普叛變風險,針對斯凱勒一個無足輕重的上校,他們要的,只是讓卡普認同多拉格的確是個「罪犯」而已。

空看向斯凱勒,說道:「斯凱勒,你的意見呢?」

斯凱勒推了推墨鏡,看着周圍人「溺愛」的目光,卻是說道:「我倒是覺得,新世界至今,沒有正義涉足,是一件很不應該的事情,我便做正義的先驅吧!」

「你應該知道,新世界那邊,有哪些人在等着你吧?」

鶴剛想喝止,卡普卻是率先開了口,沒有笑容,一臉嚴肅的看着斯凱勒,斯凱勒點了點頭,說道:「我還未擊敗的手下敗將們!」

「既然如此…老夫在瑪麗喬亞等待你凱旋!」

卡普咬着牙攥著拳,雙目都快瞪出血絲,如同一個被激怒的二愣子,對斯凱勒說道:「你要是敢死在新世界,老夫就打死你!」

「卡普!你瘋了嗎?!」

空怒吼,隨後說道:「世界政府要的是你們父女表態服軟!你們愣是要往裏面撞嗎?」

卡普和斯凱勒對視,沒有任何血緣的兩人,露出了靈魂級對稱的笑容,異口同聲說道:

「給一群垃圾服軟?!」

。 她坐回座位上,微微靠著后椅,把玩著漆黑如墨的手指,至少這在大家看來是這樣。

她對著其他人警惕和憤恨的目光視而不見,只有韓松月還敢坐在她身旁,雖然也隔了一段距離。

沐白裔突然朝她勾勾手指。

「松月姐,別過去!」杜曉珊如同驚弓之鳥,拉著她。

沐白裔也無所謂,冷淡地看著他們幾人。

「你有什麼事就直接說吧!」韓松月發現不知怎麼回事,她對他們竟然沒有了之前的憤怒情緒,反而平淡到像是對著一群……將死之人?

她對自己的想法倏然一驚,搖搖頭,試圖甩掉腦海里那荒謬的念頭。

想起在之前沐白裔偶爾露出的詭異能力,她不由得心緒複雜地湊過去,有些難以啟齒。

「你……你想說什麼?」

她其實想問的是,為何要用那種眼神看著他們?

「再過來一些!」看著她只移過來一點距離,沐白裔開始有些不耐。

韓松月聽狀,頓了一下,還是努力朝她靠過來。

以為沐白裔要告訴她一些不願讓別人知道的秘密。

見狀,沐白裔還算滿意,也不避諱其他人,淡漠的聲音與平時無異:

「我就是想說,你們猜的沒錯,這個車上必然會有一人變成喪屍……」

此話,讓大家臉色驟然大變。

「松月姐,快離開她!」杜曉珊大叫一聲,手臂下意識異化出綠刃,立即進入戰鬥狀態。

陸奇與張文保也在瞬間化出異能。

「沐白裔!別再開玩笑!」沈翰飛見車內的氛圍竟然比外面還緊張,若他再不制止,說不定外面的變異喪屍還沒解決掉,屬於自己人的團體就開始自我瓦解了。

「我沒開玩笑!」沐白裔表示自己很認真。

她這話在其他人看來,彷彿就是承認了自己即將變成喪屍,這下子就更不可能會放過她了。

「你們快住手!」韓松月的直覺告訴她,沐白裔絕不會變成喪屍,正想攔住他們攻過來的動作。

望著他們方向的眼神驟然一頓,瞳孔微縮。

「松月姐,你快讓開!別被她給……」

杜曉珊推開她的動作一頓,後面的話沒能說完,神色震驚又不可置信地看著被一根藤條刺穿的腹部。

血液還沒有流出,就被藤條吸食乾淨。

「曉珊!!」韓松月驚叫。

然而,未等眾人反應過來,車子猛地一晃,不受控制地向一邊滑行。

一根藤條同時穿過座椅,直接戳穿黑衣人的胸膛,刺穿心臟,當場死亡。

暈厥中的何玥不知何時醒了過來,雙目帶著明顯不正常的暗黑佔據了眼白。從她體內伸出的數根藤條,趁人不備,襲穿了杜曉珊肚子,還殺了司機。

讓人猝不及防,好在陸奇和張文保躲避及時,沒有被藤條傷到要害。

「何玥!!!」她此時的樣子,與之前的變異喪屍大同小異,破體而出的藤條在車內靈活而迅猛地襲擊眾人。

仔細辨認,她身上只有四根手腕粗的藤條,一根殺了司機之後對上沈翰飛,兩根分別襲擊陸奇兩個男生,還有一根插進杜曉珊的肚子,正要抽出。

沐白裔推開韓松月,赤手抓住這根藤條,定在原處,不讓它收回去。

指尖傀絲伸出,驀然扎入。

這根藤條突兀一抖,彷彿察覺到某種熟悉的危險氣息,使勁掙扎。

。 「你腦子有病吧?」喬君婭的話音落下,還沒等夏天說話,帶著怒氣的女聲先響起,夏天一抬頭,就發現進門的是陸莎,手裡還提著一個大大的禮品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