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大小姐和大少爺已經平安回來。

2022 年 4 月 19 日
0 min read

經過搶救和治療之後,已經安然無恙了。

眾人這才鬆了一口氣,勉強平息了去千門要人的心思。

如今大少爺和大小姐都已經脫離危險。

甚至可以出院回家了。

雖然要歸功於兩人自身都是武者,恢復能力遠超常人。

但所有人都知道。

大小姐和大少爺之所以能夠回來。

是因為之前那位龍門的客人秦風,出手相助。

讓大小姐成功在千門提出的魁星踢斗之下活著走了下來。

當然,和龍門醫院的院長和醫生們的共同努力都脫不開關係。

大清早的,龍門莊園的所有人都聚集在門口,翹首以盼等著大小姐和大少爺的歸來。

一輛車緩緩開了過來。

龍門眾人爆發出了一片歡快的聲音。

大小姐和大少爺,成功回來了!

這個認知讓所有人都驚喜無比。

葉鷹揚第一個下車,隨後去接坐在後面的秦風和葉輕眉。

秦風略微攙扶著葉輕眉,從車上走了下來。

「恭迎大小姐/大少爺回家!」

龍門莊園的眾人紛紛喊道。

葉輕眉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朝著眾人揮了揮手。

隨後感激的話語如同潮水一般朝著秦風涌了過來。

秦風淡定無比地對著眾人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眾人忍不住感嘆,這就是高手風範。

雖然不知道細節。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能夠搶了千門少主少主趙豪的車,並且成功將大小姐和大少爺帶回來的秦風,絕對不可能是什麼簡單的角色。

將葉輕眉送回房間之後。

葉鷹揚並沒有像以前葉輕眉受傷那樣,寸步不離地陪在葉輕眉身邊。

反而亦步亦趨地跟在秦風身後,來到了演武場。

到了演武場之後。

秦風直接讓葉鷹揚打一套拳演示一邊。

葉鷹揚現在對秦風全是崇拜,自然順從無比。

一套詠春拳對著木人打完。

秦風皺了皺眉,毫不留情地呵斥道:「你這是什麼東西!」

「虛浮無力,角度淺顯,如果是你姐姐的話,三招之內就能將你擒拿!」

葉鷹揚被秦風罵的瑟縮了一下,但沒有什麼反駁的意思。

一個是服氣秦風,一個是服氣姐姐。

姐姐的確三招之內就能將他擒拿。

當然,前提是單純的詠春拳對打。

秦風當著面,給葉鷹揚演示了一遍。

動作行雲流水,角度刁鑽,力量強悍。

對著木人,明明沒有施展絲毫的內勁,但是稱得上是身經百戰之後依舊堅固無比的木人,就這樣在秦風手下坍塌了。

可葉鷹揚來不及感慨。

腦子裡全都是剛才秦風一招一式的畫面。

甚至已經忍不住迫切的心情,在原地開始練習了起來。

秦風看向葉鷹揚的動作,欣慰了許多。

緊接著,秦風的瞳孔不可思議地猛縮了一下。

葉鷹揚的進步實在是太快了!

明明剛才施展的還是沒什麼威力的花架子。

但是轉眼之間。

就頗具了一定的殺傷力,而且隱約之間,竟然有了幾分他的風格!

這種模仿力,這種悟性,實在是太過驚人!

當然,最重要的原因,就連秦風自己都沒有意識到。

他的招式太過行雲流水,也太過經典。

直接給葉鷹揚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要知道,之前在羅浮山和劍塵一戰的時候,可是有不少人在旁觀的過程當中醍醐灌頂,原地參悟。

現在的效果也不例外。

與此同時。

葉輕眉站在房間的窗戶前,看向了院子里的練武場。

目光當中滿是欣慰的神色。

一旁的下人也很是欣慰,主動開口說道:「大小姐,大少爺事到如今,終於肯用功了。」

「是啊。」葉輕眉忍不住笑彎了眼睛感慨道:「如果他能夠堅持下去,我受的傷也不算虧了。」

。 別墅里的一切都是新的,又物品齊全,擰包即可入住。

一夜荒唐,花小寶正式成為一個男人。

此時,天光大亮,早已日上三竿。

花小寶迷迷糊糊中被一陣電話鈴聲吵醒。

「老爸接電話,老爸接電話,那該死的女人又來電話了。」

拿起電話,迷迷糊糊道:「喂,誰呀?」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熟悉又生氣的聲音:「花小寶,都幾點了,居然還在睡覺。」

花小寶聽出來了,這是雲青竹的聲音,他道:「老婆,我昨晚很累,想多睡一會兒。」

「馬上給我滾過來,解釋解釋氣功的事情,還有……」

雲青竹很生氣,但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聽見電話那頭傳來一個慵懶的女人聲音:「老闆,你別亂動,讓我再睡會兒。」

嘶~

雲青竹哪裡還聽不出來是什麼情況,當即氣血上頭,就把電話掛了。

花小寶一陣莫名其妙,這說著說著,怎麼就把電話掛了呢?

這脾氣還是和以前一樣啊,不行,不能慣,我偏不給你打回去。

一看懷裡的百里桃花,那溫順的樣子,像一隻聽話的貓兒。

當下心裡一癢,就滑進了被子裡面,誰知道他要幹什麼?

等花小寶帶著百里桃花來到診所的時候,已經是下午的事情了。

他還沒進門兒呢,就碰見了陳勇。

這傢伙對花小寶沒有好感,見面就像仇人。

直接沒好氣說道:「你來這裡幹什麼?」

花小寶沒想到,這傢伙經過昨天的事情,還沒有吸取教訓。

他道:「我來這裡關你鳥事,這家診所又不是你開的。」

陳勇陰險一笑,說道:「不好意思,你要失望了,這家診所還就是我開的。」

我擦!

花小寶腦海中立即閃過一個念頭,這麼說來,自己的老婆,豈不是在為他打工?

花小寶心裡更不爽了,說道:「你開的又怎麼樣?還能阻止我進去不成?讓開!」

陳勇擋住花小寶,一動不動,說道:「我就不讓你進去,怎麼滴?」

接著,他還對遠處的兩個保安招了招手。

保安來到近前,喊了一聲:「老闆。」

陳勇道:「你們兩個給我記住這個人,一定不能讓他進診所,如果進來了,你們也就不用幹了。」

「是,老闆。」兩個保安點頭答應道。

陳勇一臉戲謔地看著花小寶,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

花小寶這個氣啊!他想要罵人,想要打人。

但百里桃花將他拉住了,說道:「老闆,你是大人物,怎麼能跟這些小人物計較呢?」

花小寶一想,也是,但心裡不痛快啊!

百里桃花道:「老闆,咱們為什麼來這裡?」

花小寶道:「找老婆啊。」

百里桃花又道:「這又不是什麼好地方,咱們幹嘛要進去?你要找老婆,可以叫她出來呀。」

對呀!

花小寶立即送給陳勇一個白痴的眼神。

然後拿出手機,給雲青竹打了過去,電話很快就接通了。

花小寶當著陳勇的面,直接喊道:「老婆,我在你們診所門口,被這個姓陳的傢伙擋住了,不讓我進去,你出來吧。」

然後他也不等那頭回話,直接就掛了。

很快,雲青竹就從裡面走了出來。

陳勇一雙眼睛瞪得像牛眼,沒搞錯吧,雲青竹就是這小子的老婆?

不可能,青竹從來沒有說過她結婚了呀!

對,一定是這小子亂叫的。

他率先與雲青竹打招呼道:「青竹,你怎麼出來了?」

那語氣很親熱,故意讓花小寶聽見,就是要氣死他。

雲青竹則指向花小寶,問道:「你為什麼不讓他進來?」

這話一出,猶如晴天霹靂,陳勇呆了!

花小寶更是火上澆油,對雲青竹道:「老婆,這傢伙故意找茬,不想讓我見你。」

雲青竹那漂亮的眉頭微蹙,微怒道:「說了不要這樣叫我,你怎麼記不住嗎?」

花小寶賤兮兮的一笑,說道:「我以前叫習慣了,這不一時沒改過來嗎?那個,青竹姐,咱們就站在這裡說話嗎?不太好吧?」

雲青竹看了陳勇一眼,眼神中透出一股猶豫,然後轉頭對花小寶道:「旁邊有一家茶吧,咱們去那裡坐坐吧。」

花小寶立即道:「好啊好啊,免得看見某些人礙眼。」說話時他還用挑釁的眼神看著陳勇。

似乎在說:「小子,跟我斗,你還嫩了點。」

陳勇遭到挑釁,立即就攔住雲青竹,說道:「現在是上班時間,你怎麼可以私自外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