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姐姐后,胡天準備先帶她離開。
2022 年 9 月 16 日
by

見到姐姐后,胡天準備先帶她離開。

因為胡天感覺到面前這座紫骨山,讓人很不舒服,裏面似乎隱藏着一個龐然大物。

到了胡天這樣的境界,感覺一般都是很準的。

所以眼前的紫骨山,絕對一一處極其危險的存在。

如果現在貿然上去,會遭遇難以想像的危機!

至於胡天來這裏的初衷,胡天也想好了,至少得安頓好姐姐,自己再過來尋找宋芊跟葉姨。

不然自己出了什麼意外,還把姐姐給搭進去,那真是得不償失了。

這次來這裏能再見到姐姐,胡天心裏已經很心滿意足了。

於是胡天將躲了很遠的小黑叫過來,準備帶姐姐離開這個陰森的地方了。

但就在這個時候,一股非常強大的氣息,如同君臨天下般的籠罩了過來。

只是一瞬間,胡天的額頭上就佈滿了細密的冷汗。

一道偉岸的身影出現在了紫骨山的山巔!

他長發飄逸,目光如炬,舉手投足間帶着一股皇者的氣息,讓人忍不住的想要俯首稱臣!

雖然胡天跟他相隔的距離很長,但似乎兩人近在咫尺!

胡天一眼就認出來了,這人就是自己尋找了很久的華辭夏!

而華辭夏不是糟老頭說的仙王境,而是傳說中的仙皇境!而且至少都是仙皇境,甚至更高也不一定。

倒不是說之前糟老頭跟胡天說錯了,而是時間又過去了這麼久,估計華辭夏又有了新的突破。

就是不知道,現在的華辭夏,究竟達到了一個什麼樣的水平!

再次見到華辭夏,胡天心裏既憤怒又無奈。

畢竟華辭夏是宋芊的親生父親,是葉姨的丈夫。

說到底,如果胡天真跟宋芊走到了最後,那麼華辭夏還是他的岳父呢。

所以胡天對華辭夏的感覺,其實是很糾結的。

華辭夏佇立在山巔之上,他就這麼淡淡的看着胡天。

而胡天被他的氣勢,壓的連呼吸都很困難。

周圍不少低等級的骸骨全都碎裂了開來,可想而知華辭夏現在的威勢有多麼強盛了!

許久,華辭夏終於出聲了。

他看着胡天,毫無感情的說道:「你其實不該來的。」

「我已經來了。」胡天咬着牙,努力抬頭看着華辭夏,說道。

華辭夏似乎有些動容,他淡淡的說道:「你的成長還真是出乎的我的意料,如果再給你一點時間,說不定都快要趕上我了。」

「廢話少說,你應該知道我今天來找你是因為什麼。」胡天大聲說道。

「剛才是你殺了我的師弟?」華辭夏沒有接胡天的話,而是自顧自的說道。

他閉上眼睛,深深的嗅了一下周圍的氣息,而後臉色頓時變的陰沉了起來。

「好啊,果然是你殺了他,你竟然還讓他死無全屍!」

只是一瞬間,整片紫骨山的區域變的冷若寒霜,溫度極低!

無數骸骨爆裂開來,發出了啪嗒啪嗒的響聲。

這些密密麻麻的響聲交匯在一起,形成了一股特殊的音浪!

華辭夏一字一頓的說道:「你該死!」

說完后,他就直接出現在了胡天面前。

饒是以胡天現在的境界,也完全沒有發現,他究竟是怎麼移動的。

胡天硬著頭皮說道:「那個,芊芊跟葉姨呢?」

「你沒有資格問我。」華辭夏語氣中帶着慍怒,聲音如同炸雷一般。

「你如果是正常對她們好,那我尊你是長輩。」

「但如果你拿她們達成你的某種目的,那你就是我的仇人!」胡天毫不畏懼的說道。

華辭夏冷笑了一聲,說道:「有趣,竟然敢對我指手畫腳。」

說完后,華辭夏又語氣冰冷的說道:「不過你很快就會死了。」

「我死可以。」胡天堅定的說道:「讓我在死之前見她們一眼。」

「小畜生,你已經打亂了我諸多的計劃,我真是恨不得立刻弄死你!」

華辭夏咬牙切齒的說道:「不過……這麼死太便宜你了,我決定留着你慢慢折磨!」

但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清冷的聲音很突兀的從遠處傳來:

「你今天要是敢動他,你會死!」

。 「你找我弟弟?」

林雨晴挑了挑眉,略微有些詫異。

她怎麼也沒想到,秦風殺氣騰騰過來,竟然是沖着林翔。

「姐,那個廢物怎麼來了?」

就在這時,林翔從別墅中走了出來,斜眼望着秦風說道:「現在我姐可是香餑餑,好幾個豪門少爺都在追求她!你這個癩蛤蟆,別再來糾纏她了,有多遠滾多遠吧!」

秦風沒有和他廢話,直接揚起右手,狠狠扇了過去。

「啪!」

耳光響亮。

林翔被打懵了,半邊臉頰高高腫起,又痛又怒:「臭小子,你找死!」

「一個耳光算是輕的,這還只是個開始!」

秦風掄起拳頭,準備繼續動手。

「住手!」

突然,林國華髮出一聲大吼,立刻衝過來阻止,惡狠狠沖着秦風咆哮:「混賬,你對小翔下這麼狠的手,還有沒有人性?!」

「人性?」

聽到這個詞,秦風也動了真火,銳利的目光掃視全場。

「林翔這個畜生,引誘喬天野去綁架允兒,將自己的親生妹妹推入火坑!是他六親不認,喪盡天良,現在還有臉談人性?」

被揭穿老底,場內林家幾人的臉色,都不太好看。

當時,林翔提出卑劣的陰謀,根本沒人反對,而是順水推舟,希望狠狠報復林允兒。

在他們的眼中,林允兒只是個私生女,體內流着「骯髒」的血液,根本不算是林家的一份子,就算死了也無所謂。

這些年來,就算林國華這個親生父親,對她也是不聞不問。

「切!允兒那個小賤人,不是安然無恙,還搭上了風雲總裁的關係!就算要興師問罪,那也應該是風雲總裁,輪得到你么?皇帝不急太監急!」

林翔狠狠瞪了秦風一眼,嘴裏罵罵咧咧。

旁邊的林雨晴,也冷冰冰說道:「秦風,我真替你感到悲哀!」

「什麼意思?」秦風反問。

「你給林允兒當舔狗,但她背地裏,勾搭上了風雲總裁,不知道還給你戴了多少頂綠帽子!那個小賤人,就是人盡可夫的女表子!」林雨晴的話十分惡毒。

「你如果想挑撥我和允兒的關係,那就大錯特錯了!」秦風冷冷開口。

「我說錯了么?一個出身卑賤的私生女,憑什麼得到風雲總裁的垂青?絕對是爬上風雲總裁的床了!」林雨晴瘋狂潑髒水。

「啪!」

秦風抬手又是一個耳光,狠狠抽在林雨晴的俏臉上,頓時浮現出五指紅印。

「你……你竟然打我?」

林雨晴捂著臉,不可思議地發出驚呼。

秦風卻一臉嫌惡,根本不多看她一眼,更不會相信她的抹黑。

林允兒就像是聖潔的蓮花,出淤泥而不染,沒有被社會的黑暗所玷污。

反倒是林雨晴,愛慕虛榮,趨炎附勢,為了利益可以不擇手段。

之前,她前往風雲總裁的辦公室,想要主動獻身,自薦枕席。

但她怎麼也想不到,震動整個東海的風雲總裁,就是眼前的秦風!

「臭小子,竟敢打我兒子女兒,老娘和你拼了!」

楊紅梅開始撒潑,抄起一個花瓶,朝着秦風的面門砸了過來。

「切!」

秦風發出冷笑,瞬間閃到了楊紅梅的身後,伸出腳絆了她一跤。

「哎呦!」

楊紅梅直接摔了個狗吃屎,花瓶砸碎在地,碎片劃破了她的手指,讓她痛的嗷嗷叫。

秦風入贅的三年時間,楊紅梅頤指氣使,對他呼來喝去。

現在,終於遭到了報應!

「秦風,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林國華髮出低吼,捏緊拳頭,憤怒到無可復加。

秦風望着這卑鄙的一家人,冷冷開口:「這一號別墅,本來就是別人送給我的!你們用卑劣的手段,威脅允兒的母親,強行霸佔了這棟別墅!給你們三天時間,立刻搬出去!」

「不行!你憑什麼趕我們出去?」

林雨晴立刻搖頭。

「現在別墅是我們的,無論如何,都不會搬的!」

林翔的態度,也十分堅決。

這可是星河灣壹號的樓王,價值上億,是身份的象徵。

他們靠着這棟別墅,在家族中的地位水漲船高,如果連別墅都守不住,那就真的一無所有了。

「就算你們不怕我,難道……還不怕風雲總裁么?」秦風霸氣開口。

風雲總裁!

聽到這個名字,林家幾人都縮了縮脖子,露出忌憚敬畏之色。

之前在地下拍賣行,他們親眼見到了那位傳說中的總裁。

頭戴黃金面具,神秘而又威嚴。

宛若君王降臨!

他在眾目睽睽之下,直接踩斷了喬天野的脖子,那是何等的霸氣?!

更關鍵的是,風雲總裁當眾向林允兒表白。

若是他真的要報復,林家哪裏抵擋得住?

「可惡!」

林翔氣得雙眼通紅,咬牙切齒:「秦風,別在這兒狐假虎威?你是風雲總裁養的走狗么?你這個廢物,憑什麼在我們面前耀武揚威?你要是個男人,還有種的話,就憑自己的本事和我們林家斗啊!」

面對這番挑釁,秦風內心毫無波動,甚至還有些想笑。

他就是風雲總裁,又怎會吃自己的醋?

只可惜,自始至終,林家眾人都被他玩弄於鼓掌之中。

等到身份揭露的那一天,也不知林翔、林允兒等人,會是怎樣的表情。

「話,我已經放下了!三天後,你們必須滾出一號別墅,否則後果自負!」

秦風撂下狠話,轉身離開。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