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秋足尖又踩在第二根金針上面,借力往前躥出了四米,隨後,第三根金針呼嘯而出。
2022 年 9 月 12 日
by

葉秋足尖又踩在第二根金針上面,借力往前躥出了四米,隨後,第三根金針呼嘯而出。

如此反覆,足足使用了六根金針,葉秋才到高台下方。

高台是用青石堆砌,上面凹凸不平。

「蹭!」

葉秋一腳踢在青石上,身子像靈猴似的,飛快地向高台最上方攀岩。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葉秋就平穩地站在了高台上方,長吐了一口氣。

「終於來到這裡,只可惜,又損失了六根金針。」

葉秋一陣肉疼,緊跟著,眼神盯住了石棺。

此時,石棺距離他不足兩米。

想到開啟石棺,就能見到無名真人留下的兩件重寶,葉秋心情有些激動。

他徑直來到石棺面前,仔細打量了一番。

石棺長約七尺,寬三尺,是用青石所鑄,上面還雕刻著一個巨大的「福」字,充滿了厚重感。

葉秋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迫不及待地想要打開石棺,甚至,他的右手已經放在了棺蓋上,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陡然一陣冷風吹來。

「呼——」

東南方的那盞長明燈熄滅了。

葉秋不禁想起了《鬼吹燈》裡面的一句話:人點燭,鬼吹燈,雞鳴燈滅不摸金。

這句話的意思是說,摸金校尉(古代對盜墓者的稱呼)在進入墓穴之後,會在墓室內的東南角上點一支蠟燭,然後再開棺摸金。

摸金校尉在摸金的時候是絕不能損害墓主人的遺骸的,要輕手輕腳地從頭摸到腳,倘若摸金的時候,東南角的蠟燭熄滅了,那麼必須把摸到的寶物全部歸還原位,然後規規矩矩地對墓主人或者是棺槨磕上三個響頭,退出墓穴。

否則的話,必有禍事。

葉秋雖然不是摸金校尉,熄滅的是長明燈不是蠟燭,但是這盞長明燈的熄滅,依然給葉秋心中籠上了一層陰雲。

還要開棺嗎?

葉秋猶豫了。

但,也僅僅只是猶豫了幾秒鐘,葉秋便有了決定。

開棺!

重寶近在眼前,沒有不開棺的道理,何況,無名真人在絕筆信中說,重寶是留給後世有緣人的,也就是說,無名真人還是希望有人能得到重寶。

「無名前輩,晚輩既然來到了這裡,又學會了你留下的草字劍訣,那說明晚輩就是你所說的那個有緣人,希望你大發慈悲,讓我順順利利地取出你棺槨中的兩件重寶,拜託了。」

葉秋對著石棺念叨了一陣,然後右手用力一拍。

「轟!」

棺蓋當場被掀飛。

葉秋低頭一看,首先進入他視線的就是一具完整的骸骨,接著,他的目光落在了骸骨的旁邊,那裡放著兩個紫檀木盒。

左邊的木盒是個長方形,大約有三尺多長。右邊的木盒只有半尺長,四四方方。

葉秋沒有絲毫猶豫,率先把那個長方形的紫檀木盒拿了出來,快速打開。

隨後,一柄古樸的長劍映入他的眼帘。

長劍約三尺,劍鞘和劍柄上面裝飾了七彩珠和九華玉,一看就不是凡物。

葉秋放下木盒,左手拿著劍鞘,右手握住劍柄,用力一拔。

「鏘——」

一聲清亮的劍吟聲響起,宛若龍吟。

葉秋仔細端詳,發現劍身寒光逼人,刃如霜雪,能映照出人的模樣。

忽然,他在劍身上面看到了兩個篆字——

赤霄!

【作者有話說】

第3更,感謝打賞的兄弟們。

。 噗!

一口血吐出,整個感覺不好了,倒在地上奄奄一息,就再也難以站起來。

蘇子涵也被嚇得暈了過去,她何曾見過這種陣勢,不僅刀莫名其妙的飛了,人也倒地,而且那邊的白骨,似乎也會動……

羅天那邊,果斷的出手,和白骨妖兵傀儡一起,沖向曹文。

這一次,他還是用了蓄力一擊。

盡量速戰速決,以免有不必要的麻煩!

可他還是低估了狙擊槍的威脅,此時山上的狙擊手僅剩兩發子彈,但其沒想帶子彈走。

嗖!

羅天險之又險的閃身,頭部這才躲過致命一擊,但他的攻擊,也因為這點改變了方向。

和白骨妖兵傀儡沒能形成完美的配合,一擊必殺的計劃以失敗告終。

曹文被打得連續退後幾米,單膝跪地,鮮血直流。

他看著倒地不起的李奇,知道拿人威脅羅天的計劃行不通了,畢竟聯繫不了那群小弟。

整個風雲會除了李奇,都是飯桶,關鍵時刻沒有能來得及時的!

曹文心中暗罵那群辦事的小弟,可眼下的問題,還需要解決。

心一橫,牙一咬:「羅天,這是你逼我的!」

之前未曾受到生命威脅,現在是危在旦夕了,不再隱藏,他決定釋放自己的秘術。

他知道使用過後的副作用,不僅會徹底失去武者的能力,還會失去雙腳,甚至會成為植物人。

但一切,都比死了強!

曹文話音落下,身體的氣勢變得極其強大,更重要的是體格,竟然長到了兩米多。

上衣被撐開,胳膊和胸膛上充滿了爆炸性的肌肉,極具力量感,還有那凌厲的眼神,散發著無邊的殺氣。

他的目標只有一個,徹底剷除羅天,機緣都不重要了!

羅天看著曹文瞬間的變化,感覺不可思議,這是什麼秘法,竟然和曾經看過的漫畫里一個角色差不多,能變大一點。

正思索間,曹文就如同脫韁的野牛衝撞而來。

羅天看到這一幕,還真不敢硬抗,那就交給白骨妖兵吧!

這傀儡,不怕疼!

他則是在一旁督戰,伺機偷襲,這可是越級而戰,偷襲的戰術不寒磣。

戰鬥進入到了白熱化,這種狀態下的曹文,竟然能和白骨妖兵傀儡打得有來有回,甚至還有一點優勢。

傀儡在靈活性上略遜一籌,但勝在比較能抗,挨打了,也沒多大事。

「這……」

曹文越打越是心驚,他所使用的秘法是在透支生命力,可現在的年齡,最多只能使用五分鐘啊!

攻擊遲遲解決不了眼前的白骨怪,這讓他難以接受。

要知道,這樣拖下去的話,他必死無疑。

「羅天,我承認我一直都小看你了!但我死了,你也別想好過!」

曹文有些氣急敗壞,他再也無法冷靜了。

手指微微做出幾個動作,便扭頭看著羅天。

無視身邊的白骨妖兵傀儡,他用最快的速度衝到羅天身前,用勁全身的力氣,打出一拳。

這一拳來勢洶洶,似乎有破萬法的威能。

羅天躲閃不及,強行把鎮山重劍橫在身前,做出抵擋的姿勢,畢竟對拳,是作死的行為。

很顯然曹文臨死之前,要做最後的反撲,羅天選擇最穩妥的方式,防禦!

嘣!

拳頭打在重劍上,周圍掀起了重重氣浪,威力很大,恐怕是內勁初期的人被氣浪打中,也會身受重傷。

被如此大的巨力攻擊,當事人羅天更加難受。

他雙手脫力,重劍狠狠地砸在胸膛,即便有著金鱗魚甲,也不足以卸下這麼大的力道。

當然,曹文也被隨之而來的白骨妖兵傀儡一刀劈中後背,從脊椎處開了花,落在地上,如同一灘爛泥。

很顯然,已經失去了呼吸。

不過羅天的危機,還沒有解除,遠處山頭的狙擊手,也在關鍵時刻,打出一發子彈。

狙擊手接收到曹文手指傳來的信號,攻擊的時機,選擇的無可挑剔。

子彈來的太快,一時間羅天大腦都沒能反應過來,他身體感應到危險,有自動躲避的肌肉反應,武者都會有。

但境界不高,躲不開那麼快的攻擊。

羅天看著子彈,還有側面那試圖扔過來盾牌的白骨妖兵傀儡,這一瞬間,他感受到了死亡。

然而子彈沒有像他想象中的一樣徑直飛來,反而是改變了飛行路徑,從臉的側面滑過。

羅天驚出一身冷汗,過了這生死一瞬,他知道是那個小女孩出手了。

隨即看向她,開口說道:「謝謝你!」

他不知道這女孩為什麼出手,但基本的禮貌不能沒有。

「你身上的氣息,讓我很舒服,不能死!」

小女孩眼神平靜,很認真的說著,說完又往前走了一點。

距離更近了后,臉上也有些喜悅。

羅天聽到這句話,覺得十分熟悉,記得初次小女孩見到他,也這麼說過,他不由得聯想到月宮晨露,難道小女孩真的想要這個嗎?

心中的疑問很多,他猛然想到別的,轉而問道:「蘇子涵現在怎麼樣了?」

「暈倒了,沒有危險,等會兒會醒的!」

小女孩看了一眼,就立刻回應道。

「還有,剛剛蘇子涵被挾持,那麼危險,你怎麼不早點去救?」

這一點羅天實在是不懂,要知道,小女孩說過蘇子涵身上有她的東西。

於情於理,應該保護好才對啊!

「救?她很危險嗎?我沒感受到那人真想殺。」

小女孩歪著腦袋,指著還有些許呼吸的李奇說道。

「那萬一呢,他想殺,你還來得及救嗎?」

「來得及啊,怎麼來不及?」

小女孩面露疑惑的神色,不解的反問。

這句話一出,羅天瞬間受到一萬點暴擊,實力到底有多強啊,才說出這麼有自信的話。

「行吧!」

羅天愣了幾秒鐘,這才回應,並且隨手把鎮山重劍收了起來,目光朝著山頭看去,似乎想知道那狙擊手還在不在。

「你在看什麼?那山頭的人已經走了。」

小女孩見羅天看向遠方,便張口說道。

方才的戰鬥她都看在眼裡,但始終沒有出手,至於原因嘛,自然是沒人有危險。

高手的心態,就是和普通人不同。

。 「我……我……好吧。」

怕這些人對自己不利,阿碧沒敢拒絕,繼續划水。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