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浮生問道。

2022 年 4 月 15 日
0 min read

「你知道不知道,你會死的!」

「我一般不考慮這個問題!」

「此刻,你可以考慮了,你這麼的嘚瑟下去,真的是特么的會死的,我會殺了你,殺了你呀!」

對方大喝。

「哦,那我知道了!不稀罕是搭理你!」

葉浮生說道。

「我叫孫老大!」

「孫悟空啊?」

「不是,我叫孫天成!」

「我就聽過孫悟空,沒聽過你的名字,所以,你是嘚瑟錯了地方,你還是哪裏好玩哪裏去吧,滾!」

葉浮生不屑一顧的說道。

孫天成那叫一個憤怒啊!這個該死的,這種態度,這種感覺,這,這簡直就是相當的是找死的這麼一種感覺啊,就沖着對方是這麼的一種狗德行那是一定一定是要將對方給弄死的這麼一種感覺啊。

就是這麼的氣死人這麼一種感覺啊。

砰砰的聲音,已經是響起了,這攻擊打在了孫天成的身上。

這不,你生氣是你的事情,你挨打,那也還是你的事情!

你要是懂事一點,就問你,你還有挨打的這麼一種可能么?你呀,你呀,你這是純屬就是不懂事,最終,你這是將你自己這麼的就給送上了黃泉路,絕路,你呀,你呀!讓人失望!

這忍無可忍的這麼一種情況之下,孫天成的身形,簡直就是一晃之下,直接就來,來了以後,這是在瞬間的功夫就是朝着這葉浮生的身上幹了上去。

挨打。

就算是孫天成的這個偷襲那叫一個漂亮,簡直就是給人整的那是措不及防,不好意思,還是個挨打!

一直就是個挨打!

這是要這麼的一直的挨打下去,這是將人的自信心都特么的那是給打沒了啊,這簡直就是完全不是這葉浮生的對手啊。

「我,我不跟你來了!」

大哥的身形爆退,他的雙眸頓時就是看向了自己的小兄弟。這些兄弟,已經是做好了準備,只要是他一聲令下,大家就會是一起上!

在這一起上的這麼一種情況之下,一定是要將你給徹底的是淹沒在了其中滅殺的這麼一種節奏。

嗖嗖的聲音響起,這不,一個眼神下去,這些下屬可是一絲絲的含糊都沒有就朝着這葉浮生貼近了去。

這攻擊的感覺,那是沖着滅殺去的。

真的是想的那是可好了,實際上呢。那是沒有成功的可能。

來一個,那是挨打一個。

就聽見砰砰的聲音簡直就是不絕於耳。

誰來,誰的處境,那就是這麼的糟糕。

這麼的糟糕下去,這是肯定不是個事的。

懂事一點,那就應該是到此為止。

一個懂事,偷摸的就跑了!

第二個懂事,也是偷摸的就跑了!

第三個,那也是懂事,偷摸的就跑了!

這不,到了這最後,因為你一動彈就會是被這葉浮生給看見,你就不要是指望有偷摸的這麼一種可能,就這麼的,這是死死的盯着你,鎖定了你。

那偷摸不成功,乾脆就是這麼的明著跑就算了,就是這麼的簡單的一回事,一定是要從這裏逃離,不能是允許就這麼的被你給收拾了。

其實,葉浮生也是不稀罕追,他要是稀罕追的話,追上去,他覺得自己是有十足的把握的,壓根就是沒有多大的難度,不稀罕追,那就是要放任對方的意思,嗯,只要是這老大不跑就行了。這不,眨眼之間,這就剩下了老大一個了。

老大一想到剛剛挨打的這麼一種情況,身上簡直就是在發抖,這是一種懾懾發抖,真的是一點把握都沒有的這麼一種感覺,心情,那是在這一刻,在這一瞬間,那是變得真的是相當的是糟糕,是糟心的這麼一種樣子,怎麼辦?

要想辦法解決了問題才行啊,真的是。

老大不開心。

這不,老大看向了這該死的張天澤,如果不是對方,這事情會不會是發展到這麼的一種樣子?自己可是對方給整來的,整自己來,那就是為了坑害自己,是么?

三步兩步,老大就朝着張天澤走了去,走了去以後,這大巴掌,直接就是朝着對方的臉上扇呼了上去。

啪啪啪的聲音簡直就是不絕於耳。 王湘玲也在驚恐的大喊,「肯定是有人陷害我,警察同志,我是無辜的……」說著,當王湘玲看到突然進來的靳子塵時,立刻哭了起來,「子塵,救救媽,媽是清白的……」

靳子塵幾大步跨到了王湘玲身邊,「到底怎麼回事兒?」

靳子塵當年是景騰市的名人,所以很多警察都認識他,儘管他現在已經落魄了,但那兩個警察還是給了他幾分薄面,淡淡的解釋道:「靳總,你母親王湘玲涉嫌八年前一起買兇殺人案,又跟近期發生的一起槍殺案有密切的關係,這是拘捕令,我們也是按法律辦事,請你們配合調查……法律不會冤枉一個好人,如果你母親真的是清白的,她很快就會回來。同樣的,法律也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壞人!」

靳子塵看了一下拘捕令,拘捕令是真的!一張俊臉一下子變得慘白。

「子塵,媽是被冤枉的,肯定是有人要陷害媽……」

這一刻,王湘玲有了前所未有的恐懼感,她本來還想著韓東子一死,她就安全了,她和韓東子之間的合作關係就會煙消雲散,可沒想到韓東子卻已經出賣了她!

不行,她不想坐牢,她絕對不能坐牢!

「請不要為難我們,如果拒捕,後果會更嚴重。」

靳子塵緊緊的捏了捏拳頭,且不說是不是被冤枉,既然搜查令都查來了,事情肯定很嚴重,想了想,靳子塵看向了王湘玲,「媽,你先跟著這兩位警察同志走,你是清白的就一定會沒事!」

「子塵……我……」

「去吧,我一會兒去警局接你!」隨後看向了兩位警察,「警察同志,我母親一定會跟你們去警察局的,你們能不能打開她的手銬……」

兩個警察互相看了一眼后,點了點頭,打開了王湘玲手上的手銬。

王湘玲抬眸看了靳子塵一眼,見他朝自己點了點頭時,心裡這才覺得有些安心,只要子塵回來,肯定會救她出來的。

在被警察帶出門的一剎那,王湘玲突然停住了腳步,「警察同志,我能不能抱抱我孫子?」

兩個警察皺了皺眉,但最終還是同意了,聞言,楚可可將小皮蛋抱了過來,王湘玲抱著小皮蛋,用臉在小皮蛋的臉上蹭了蹭,一行熱淚瞬間流了下來,「小皮蛋,在家乖乖等奶奶,奶奶很快就會回來。」

這一幕讓兩個警察見之感慨,如此慈祥和善的婦人怎麼可能是買兇殺人,蓄謀害人的幕後黑手呢!

王湘玲最終還是被警察帶走了,靳元東臉色無比難看,而楚可可一直在哭……

靳子塵走過去安慰了靳元東一番,「爸,你別擔心,媽一定會沒事的。我現在就去了解一下情況!」

靳元東皺著眉,動了動嘴,最終什麼都沒說只是嘆了一口氣……

靳子塵走出家門去調查王湘玲的事件時,楚可可追了出去,「子塵,你要去哪裡?」

「媽絕對不會買兇殺人,她肯定是被人冤枉的,我得想辦法救她出來並且知道究竟是誰想陷害她!」

。 就在方寧和大家交流有關島嶼之王的事情后,院子里突然多個一個陌生的聲音:「精靈學院,我來了。」

他們來到了出了教室,方寧看到這個少年不就是前面自己撞到的那個人么,他也是這個學校的學生?

朝著他走了過去:「你也是這個學校得學生?」

他沒有回答方寧的,轉頭看著自己跟前的精靈反應,對著方寧反應有點大:「你這裡是不是有異獸?」

卡奇快步朝著黑髮紅夾克少年走了過來,看著笑著說道:「弗列德方寧這傢伙前面剛去秘境,收服一隻異獸。」

「你為什麼去收服異獸,他們就不應該存在這個世界。」弗列德聽到卡奇說他收服異獸就很生氣,對他質問道。

方寧看到它會有這麼大得反應,看著一旁的卡奇問道:「卡奇,他為什麼會對異獸這麼的抗拒排斥?」

「因為她妹妹莉莉安,被異獸弄得害怕精靈。」小胖子走到方寧跟前並回答道。

「我們來雙打對戰吧!」拿出一個精靈球,看著方寧很是生氣提出對著邀請。

方寧不解:「為啥」

弗列德道:「我贏了,你的異獸就被我的精靈狗帶掉。」

觸發支線任務:雙打對戰。

任務說明:「一人指揮兩個精靈。

獎勵:未知。

方寧剛要拿出喇叭啄鳥的精靈球,而且有點興奮:好久沒有雙打對戰,也好借這個機會讓喇叭啄鳥積累精靈。

「出來吧。」弗列德拿出另一個精靈球,從裡面放出一個龍系精靈。

方寧看到眼前的兩個精靈自己沒有見到,立馬向著電腦連忙問道:「電腦,你有沒有這兩個精靈資料?」

精靈:仗尾鱗甲龍。

屬性:龍,格鬥。

介紹:透過從下而上揮動手臂的上鉤拳把對手打飛到遙遠的高空,是杖尾鱗甲龍最強的招式。杖尾鱗甲龍揮舞手臂時的衝擊力,連附近的地形亦會改變。

方寧聽到看著看著弗列德放出的這個精靈信息,他咽了一下口水:「沒有想到,這個人的實力會這麼強!」

電腦:「搜到不到!」

在電腦傳出搜索不到的聲音后,方寧愣住了,沒有想到居然會有電腦查不到的精靈,那個精靈是什麼鬼?

弗列德拿出一個光碟,看著自己精靈喊道:「來吧銀伴戰獸,接受這幽靈系的光碟。」射進它的身體裡面。

方寧看著這一幕生氣了,他的那隻精靈居然可以接受屬性光碟,這不就是赤裸裸的外掛么,作弊么!

孰可忍孰不可忍!

弗列德看著方寧:「你還是把你的異獸放出來吧,別的精靈不是我的對手!」

方寧:「出來吧,毒貝比。

看著自己的路卡利歐和毒貝比,而且很是看不慣這個作弊的傢伙:「毒貝比使用毒液衝擊,路卡利歐用子彈拳!」

弗列德:「銀伴戰獸用催眠術,杖尾鱗甲龍用音速拳!」

銀伴戰獸用幽靈系的催眠術讓毒貝比睡著了,而杖尾鱗甲龍一拳就讓路卡利歐連續的倒退了好幾步。

弗列德:「你就這點實力?」

方寧道:「還沒完呢,路卡利歐超進化!」

弗列德看到方寧的路卡利歐超進化了,有了那麼一點意思:「沒有想到你路卡利歐還可以超進化,有點意思。」

「銀伴戰獸用食夢,杖尾鱗甲龍噴射火焰!」

毒貝比被銀伴戰獸的食夢絕招而一下子就被打敗了,方寧讓路卡利歐躲開了杖尾鱗甲龍的攻擊,並用波導彈攻擊。

毒貝比被方寧收回精靈球里,就剩下一隻路卡利歐的方寧,對戰別人非常吃力,而且打起來非常的勉強。

方寧:「路卡利歐,合金爪!」

弗列德:「杖尾鱗甲龍用增強拳,銀伴戰獸對著路卡利歐用奇異光線。」

路卡利歐剛躲開銀伴戰獸的攻擊,就被杖尾鱗甲龍的增強拳直接命中,接著又對戰了幾個回合后,路卡利歐被打倒了。。

弗列德:「你輸了,交出你的異獸。」

方寧看著弗列德非要讓自己交出毒貝比很不爽,看著他生氣的說:「還沒完了,我和路卡利歐還能對戰!」

路卡利歐站了起來,同時方寧和路卡利歐的時候發生變化,在超進化之後,居然再一次的超進化了。

弗列德看著這一幕愣住了:「超越超進化的雙重進化,這……這怎麼可能。」

方寧道:「路卡利歐,增強拳!」

路卡利歐飛速到了杖尾鱗甲龍的跟前對它直接就是一拳,讓杖尾鱗甲龍倒退了幾步,同時路卡利歐的進化消失了,立馬直接倒在了地上。

「回來吧。」弗列德將自己的精靈收回精靈球里,看著方寧撂下一句話:「你現在不是我的對手,我再給你一次機會。」說完,就走出了學院。

方寧把路卡利歐收回精靈球,看著他的背影:「下次醒的人,那絕對是我。」

看著卡奇和馬瑪內他們兩個問道:「對了你們不是說害怕精靈么,為啥莉莉安能碰甚至可以抱著六尾么?」

卡奇:「這個……」

馬瑪內想到了一個可以說得通的理由:「我想應該是她自己孵化出來的吧。」

水蓮:「幾年沒見,弗列德居然這麼強啦。」

莉莉安:「哥哥,好樣的。」

卡奇:「不愧是,我的對手!」

馬瑪內:「我們班的驕傲,學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