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密的樹林里,只有零星幾點陽光穿過。

2022 年 5 月 10 日
1 min read

近飽和的空氣濕度,近六十度的高溫,還有堪比三千米高原的低氣壓。

天山地下城四層:生命搖籃。

名字很好聽,但實際上,這裡的環境類似於原始森林,真理的HUD界面顯示,空氣中的含氧量甚至不足12%。

這樣的環境,換做一個沒有修為的普通人,哪怕什麼都不做,光是坐著,恐怕也會在一小時內斃命。

濕潤的地面長滿了各種植被,但一腳踩下去,整個腳踝以下都會陷入土中。

泥土濕潤的簡直和沼澤一樣。

這樣惡劣的環境下,楊嘉的自我恢復非常緩慢。

甚至代表體力和行動力的AP完全不會恢復,如果走的稍微急一點,還會倒退。

也幸虧有異常狀態抵抗lv2,如若不然,缺氧,中暑,中毒,光這三種Debuff,就足夠要了楊嘉的命。

突然,視線里,茂密過膝的草叢裡劃過一抹光點。

楊嘉喜出望外,一個虎撲,沖了上去,扒開草叢,挖出了那顆植物。

這是一顆水銀色的薄荷。

看起來像用白銀鑄造的藝術品。

楊嘉火急火燎的將這薄荷揉碎,塞進了嘴裡。

霎時間,一股清亮沿著口腔蔓延全身。

惡劣的環境帶來的不適感瞬間煙消雲散。

二星藥材:冰薄荷。

這是四層最常見的藥材,直接服下,可以過得對炎熱和缺氧環境的特化抗性,持續60分鐘。

副作用是,60分鐘內,MP無法自我恢復。

在四層一周,加上先前的半個月,楊嘉在這裡好歹也有近一個月的閱歷了,對於這裡的藥材熟門熟路。

找到這玩意,就等於你在40度的大夏天曬了一下午的太陽,然後突然讓你進空調間呆60分鐘一樣,怎能不爽?

60分鐘的自我恢復,也就120左右的MP,但有了這個,炎熱和缺氧不再影響體質,這60分鐘里,HP恢復加快,AP也能繼續恢復。

算下來,其實是划算的。

只可惜,冰薄荷的產量太少,如果像清心一樣遍地都是,楊嘉也不至於受這四層之苦了。

楊嘉附近搜颳了一陣,確定沒有其他冰薄荷之後,只能失落的繼續趕路。

然而就在這時。

「嗷嗚~」

一聲狼嘯透過雨林傳來。

這個聲音是…

這聲狼嘯,讓楊嘉在聽到的瞬間,渾身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戰。

遠方,傳來了樹木垮塌的聲音。

沉重的腳步聲一步一步的向著這邊靠近。

剛服下冰薄荷的楊嘉,頓時額頭沁出了滿滿的冷汗。

那個聲音…那個聲音…

這一刻,楊嘉的心臟再次暴走。

那是轉生第一天,就刻在靈魂深處的噩夢。

是楊嘉即便有了奶媽保護,也無法忘懷的夢魘。

是為楊嘉人生中第一次帶來死亡恐懼的存在。

錯不了。

這個聲音,即便時隔一年半,也恍如昨日。

楊嘉這輩子都不可能忘記的聲音。

那是…地下城四層的霸主。

四翼風魔狼的聲音!

不可能!

這裡只是四層外層而已。

為什麼這種寄宿在核心區域的魔物,會跑來這裡?!

…………………… 一名隊友忽然死亡,其餘人還沒從震驚中緩過來,林導就直接發怒不幹了。

夜老大的臉色也變得極為難看,不過是對於自己的隊員!

「錢我退給你們,你們愛怎樣就怎樣,恕我不奉陪了!」林導氣道。

「這」

其餘人面面相覷,看林導的樣子,他不像在說什麼氣話。

這時候夜老大終於忍不住發話了:「林導,是我管教不嚴,下次絕對不會發生這種事了。還有你們,給我都安分一點,知道嗎?這裡可不是外面!」

「還有下次?!」

林導冷笑:「知不知道為什麼一路上你們沒有碰上什麼妖魔的糾纏嗎?還不是我給你們找了一條好路,要不然早就碰上山裡的虎紋黑熊了!」

眾人一瞬間恍然,怪不得他們進入神農架之後也沒有遇上什麼妖魔,原來是因為林導。

林導繼續道:「還有溪裡面的妖鯢,知道我為什麼沒有出這片樹林嗎?就是因為溪裡面的東西都在盯著這裡呢!」

「那這樣好吧,我們以後堅決聽從你的安排如何,如果再有人敢擅自行動,我第一個饒不了他!」夜老大也是擔保道。

可是林導還有些遲疑,小隊里其餘人連忙紛紛保證,林導這才同意繼續上路。

「真和他說的一樣嗎?」

靈靈湊到洛塵身邊小聲問道,她們這邊有個大佬當然不會只聽信林導一個人的話。

「嗯。」洛塵點頭:「我們來的路上確實避開了不少妖魔,小溪裡面也有上百頭妖鯢,那頭瀑布里應該還睡著一個傢伙」

靈靈目瞪口呆地看著洛塵將一頭頭妖魔如數家珍般指了出來,心中佩服洛塵的同時也不禁感慨林導的經驗豐富。

忽然,靈靈感覺自己的身子一輕,直接飄了起來。

但還為等她求救的時候洛塵就先道:「他們要爬山了,我背你上去。」

靈靈看著林導等人已經著手登山了,也沒太過排斥洛塵。

一百米左右的高度,對於他們這些中階高階魔法師來說並不算太難。

風系法師一溜煙地踩著幾塊凸出的岩石飛竄而上,就和在平地奔跑一樣,很快就和其他人開來了一大截。

土系法師也很給力,製造出很多個可以給人搭腳的石墩,讓人更容易攀爬。

洛塵三人留在最後,洛塵也不去做出一些什麼出格的行為,因為他發現林導的心有些太過脆弱,怕到時候真把他給氣走了。

不遠處的濤聲浪浪,時而急促,時而輕緩,時而婉轉,時而猛烈,就是一場大自然演奏的高山流水之音。

只不過,其中摻雜了一些其他東西

咻~~

磅礴的水勢之中,一條紫黑色的舌頭陡然間鑽了出來,周圍的空氣都伴隨著這隻舌頭的出現產生一聲聲刺耳的爆鳴!!

這突發事故就算眾人保持著警惕之心也來不及反應,紫黑色舌頭直接洞穿了一名靠近瀑布的法師,將其給卷進了白色瀑布中。

「應該是剛才的血腥味把它給驚醒了,不過你們也不用怕,箭毒蛙的體型不算大,一具屍體足夠了!」

林導的聲音讓眾人再次波瀾起伏的心沉默下來,這還沒有進入神農架多遠,就死亡了兩名隊友!

這損失可不是一般的大!

「不去了,我不去了!!」

隊伍里有人崩潰起來,他瘋狂地大喊大叫,甚至放棄了攀爬,朝著他們來時的放向不要命地跑去。

他有意思地遠離了瀑布,卻踏進了更深的森林之中。

「吼!」

一陣似虎咆哮,又似熊震吼的聲音從森林另一頭傳來,所有人都被這聲長嘯給震懾住了心神,包括已經逃下去的那位。

他頓住了腳步,驚恐地看向遠處一個黑色巨獸瘋狂掠奪過來,所過之處煙塵四起,一些矮小的樹木甚至被震得斷裂倒塌!!

「虎紋黑熊!」

黑色巨獸的額頭上有著王之虎紋,黑色的毛髮濃密如鐵,奔跑時那龐大的身軀已經給人足夠強的壓迫了,可當它直立起來時,身高足有十幾米!

身形龐大,可虎紋黑熊的速度卻絲毫不慢,在逃跑那人被震懾住時,就來到了其身前。

一隻碩大的熊掌完全能夠將其拍死,但虎紋黑熊看到人類時瞳孔散發出的光芒更多的是玩樂!

或許是發現了什麼,它帶著那人直接來到了洛塵他們腳下。

「它看到我們了?!」小蓮驚懼道。

百米高對於這隻十米多高的虎紋黑熊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或許以它恐怖的爆發力只要輕輕一躍,就能將他們完全給弄下來!

林導卻閉上了眼睛,語氣中透露著濃濃的無奈與顫抖:「你接著看。」

虎紋黑熊停在了峭壁邊,它戲謔的眼神盯著上面一群人,或許只要它一伸手,就能將落在最下方的洛塵給拍下來,但是它沒有。

緩緩伸出了一根鋒利如刀滲透出濃濃森寒光芒的熊爪,然後在上方所有人的視線中,輕輕地,一點一點將被它抓住的那人給開膛破肚!

呲~~~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整片天地就只有那歇斯底里的哀嚎聲!!

虎紋黑熊似乎有些不滿這麼雅靜的氛圍被慘叫聲給破壞,它控制好力度一巴掌把人的嘴巴給拍碎。

「呃啊啊!我受不了了,我要下去和他戰鬥!!!」

豬彪第一個忍受不了他的同伴竟然被這麼一頭畜生給虐待,尤其是它還這麼挑釁他們!!

可是林導第一時間給他潑了一盆冷水:「那你下去,你們這些氣血青年都下去,和它一決死戰!這頭虎紋黑熊頭上的王紋已經出現白色斑點,實力在統領中也是佼佼者!」

「知道它為什麼不上來先拍死我們嗎?因為它們在玩!拿我們的性命在玩!一次又一次,你們不聽我的話,結果呢?引來了一隻又一隻妖魔!」

「氣血青年,感到義憤填膺,是不是覺得自己的尊嚴受到了挑戰?是不是很不服?可這就是下面那頭畜生要的結果!」

「知道神農架為什麼那麼多法師不願來這嗎?這就是原因!」

虎紋黑熊仰頭看著上方的人群,竟然咧開嘴唇人性化地笑了起來。

然後再次將熊爪伸進已經有氣無力的隊員胸前,然後將那顆跳動的心臟給扎了起來,當著所有人的面放進了嘴裡咀嚼起來!!! 一馬當先的將者頭帶鷹嘴盔,身穿連環鑌鐵甲,手執一柄長長的眉尖刀,年約中旬左右,由於距離較遠,模樣如何楚風很難看清。

在這名將軍的身後便是隆聲大作,烏壓壓、一群群列隊而行的輕騎兵隊,個個身着輕型黑色盔甲。

馬鞍上左右掛着長弓和箭矢,腰部橫插無鞘的馬刀,人人沉默無語,只有馬蹄和嘶鳴的聲音在響徹整個草原上空。

楚風橫在前方的必進之路,沒有意料之中的斥候,前來探路和打探消息,只能說明對方自認為有碾壓對方的實力,根本無需多些一舉。

另一方面也吃准自己楚部落中的百姓,根本無法躲掉對方的追擊。

不久后,已過不惑之年的公孫贊,已經發現了前方百米左右的楚風,他將手猛然向後一揮,緊隨的軍隊也隨之放緩了行軍的速度,並漸漸停了下來。

停下馬的公孫贊緊緊盯着遠處的楚風,兩者神情凝重,遙相互望,彷彿在心中判斷着什麼。

接着兩匹馬不約而同地驅馬緩緩向前,待相距十幾米后,卻又自動停了下來。

楚風只見對面的將軍,臉上佈滿了橫七豎八的傷痕,導致樣貌醜陋且凶厲,但是你一旦注意到了,他那雙飽經滄桑的目光時,卻讓人很容易忽略掉他的相貌。

兩人就這樣默默地對視着,目光平靜無波,這種剎那間凝靜下來的氣氛,卻給人一種陌生而又偏偏神交已久的矛盾感。

「是你!」

公孫贊率先開口道。

「是你!」

楚風平靜地回道。

「真是聞名不如見面,看來這些年,我到象是一個磨刀石,將你磨練成一柄鋒利的寶劍,處處不會收斂著鋒芒。」

公孫贊緩緩的說道,淡淡的語氣就像是在跟多年未見的老朋友,敘述著以往的事情,絲毫沒有摻雜進自己的仇恨情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