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自己,太特殊了,或者說自己擁有的九個小黑點太特殊了,讓自己修鍊出了不一樣的靈力,也就是不一樣的「炁」,跳過了漫長繁瑣的打磨,直接澆灌出了心花,具化了「神」。
2022 年 9 月 11 日
by

而自己,太特殊了,或者說自己擁有的九個小黑點太特殊了,讓自己修鍊出了不一樣的靈力,也就是不一樣的「炁」,跳過了漫長繁瑣的打磨,直接澆灌出了心花,具化了「神」。

想明白一切之後,蘇輕狂喜起來!

他忽然意識到,人類孜孜以求,無限憧憬的「仙人之境」,就在自己眼前!

或者說,已經看得到,也摸的著了!

自己將要成仙了?

自己將要成仙了!!!

他從床上蹦起來,在房間里走了兩圈,又重新回到床上坐好——因為過於激動,黑點內再次有精華溢出,化作比昨日殺人後還要洶湧的靈氣,最後修鍊成靈力,足足有九十五點,總靈力來到7110點。

這一次,他徹底「吃」撐了。

收起修鍊,直接暈乎乎地躺在床上,過了好半天,才慢慢晃過神來。

「看清了人仙之路又怎麼樣,今天才累積三百三十五點靈力,就懵圈了……較真起來,其實也不過是剛看清人仙之路而已,離真正修得人仙道果還遠著呢……驕傲啥,想想天神創世論中那混沌天神的偉岸吧……」

對比起創世論中開闢洪荒的混沌天神,蘇輕頓時覺得,區區人仙道果,實在是太渺小了。

何況自己離這渺小的人仙之境,也還有一段很遠的路。

實在不值得一提。

當然,只要不過分的驕傲和得意,修鍊出靈識,提前看清人仙之路,還是令他極為高興的,決定晚上一定要好好慶祝一下。

不過在此之前,還需好好總結。

「也是這個文明在修行方面的發展太低端,前路沒有可以借鑒的知識和經驗,否則,自己也不會到現在才反應過來,其實靈識就是代表的就是「神」……唉,自己也真是,連快要成仙了居然還不自知。」

蘇輕有些感嘆,也有一種「獨自上路」的孤獨。

好在,目前自己的「前路」已經明了——

「現在的關鍵在於『神』的壯大,在於靈識的增長。」

剛剛產生的靈識還很弱小,需要不斷給予營養,使其發展壯大。

靈識從心花之中孕育,所以要壯大靈識,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想辦法壯大心花。

心花是非常特殊的存在。

心花的根本是「神」引導下的精炁交織,使得靈識在交織中孕而出。

蘇輕靈光浮現。

自己之所以能提前修鍊出靈識,最主要的原因是自己擁有特殊的靈力,也就是極為特殊的「炁」,這特殊的「炁」讓肉身(精)滋養的超乎尋常的強大,使得精、炁這二寶有了交織的可能。

但最近針對心靈感知能力的訓練也是關鍵,此時總結,才發現,這種正對性訓練,訓練的正是思維意識,是心靈自我,是「神」,是三寶之中,自己最弱的一環。

正是因為這種訓練,是自己的還未成「規模」的神,得到了成長,有了引導精炁交織的能力。

而又因為精炁交織,使得神急速壯大,誕生了靈識。

所以修行之妙,玄之又玄。

但如今,靈識已經誕生,精炁神三者已經俱備,那麼,未來一段時間,自己最主要的努力方向,是抓住自己最大的優勢,不斷地累積靈力,壯大「炁」。

相應的,靈力增加會進一步滋養肉身,使得「精」得到壯大。

「炁」和「精」的壯大,同時將孕育更多的靈識,從而「神」也會隨之壯大。

只要不斷壯大精炁神三寶對應的肉身、靈力和靈識,三者達到極致,自然會結出道果,演化法力。

那時候,再無靈力,再無靈識,只有法力——法則之力。

唯有法力,才是仙。 「霸王卸甲?」

「陛下,難道這曲子和項王有關係!」

眾女皆是項羽被楚帝封賞為西楚霸王,此曲名曰『霸王卸甲』,怕是出處就是來自於項羽。

「呃………..」

「的確有點關係!」

楚帝一時間不好解釋,霸王卸甲乃是項羽被困烏江河畔,獨戰劉邦大軍,虞姬奏下的曠世之曲。

可這一切都是歷史大事件,戰爭大陸上,項羽的確也被困烏江,可楚帝不遠千里,乘朱雀飛行器化解危局,救項羽於危難之中。

烏江一役,已經成為戰爭大陸十大戰役之一,楚帝萬人敗四國大軍,以少勝多,扭轉乾坤。

「此曲激昂澎湃,讓人熱血沸騰,將將軍百戰死,血染征袍展現的淋漓盡致,可最終卻王氣耗盡,悲戚落幕,倒是讓人惋惜。」

震驚。

詫異。

驚悚。

楚帝沒想到南宮曦只聽了一遍霸王卸甲,居然能夠給出這麼確切的評價,好像一起經歷了烏江之戰。

「曦兒才是真正的行家,評價精準無誤,讓朕大吃一驚!」

「相公謬讚,主要還是相公彈奏的太完美了。」

「不行,曦兒姐姐,妹妹也要和相公切磋,昭君姐姐切磋琵琶,相公竟有賞賜,我也要。」

上官邦寧突然開口,倩影出現在楚帝面前,俏臉上噙著暈紅,一副志在必得的樣子。

「寧兒想切磋什麼,相公奉陪!」

「就比相公最擅長的對聯,妾身有一上聯,相公聽好了。」

「十口心思,思君思國思社稷,請相公給出下聯!」

「嗯!」

聽到上官邦寧給出的上聯,楚帝竟有種熟悉的感覺,好像在什麼地方聽過,心神一動,瞬間恍然大悟。

「十口心思,思君思國思社稷,下聯是:八目共賞,賞燈賞月賞愛妃」。

這幅對聯楚帝早就瞭然於胸,只不過所謂的下聯被他略微改動了下,感受到楚帝手掌輕挑在自己下顎,上官邦寧俏臉愈發紅暈,香腮和耳墜都紅了,好似熟透的蘋果。

「寧兒,相公的下聯如何?」

面對楚帝的詢問聲,上官邦寧倩影一轉,來到南宮曦身旁,嬌嗔道:「相公壞死了,對對聯,還要戲耍臣妾。」

「寧兒妹妹,對聯可是相公最擅長的,你這不是羊入虎口?」

「不過你放心,姐姐這就給你出氣。」

南宮曦遞給上官邦寧一個放心的眼神,乍然抬首注視著楚帝,道:「相公,詩詞歌賦,樂器對聯都是相公強項,臣妾要與相公切磋歌曲。」

「唱曲?」

要不是南宮曦提起唱曲,楚帝都快忘記還有歌曲的存在,來到戰爭大陸不曾開嗓,最多聽到的是眾女吟唱的曲子。

對於戰爭大陸的歌曲,可是楚帝的短板,他一首都不會唱,可以說連一首完整的歌曲都沒有聽完過。

「曦兒,歌曲比拼,自創的可以?」

不懂戰爭大陸的歌曲,但是楚帝腦海中前世的歌曲,可是有海量的存儲,完全就是行走的歌曲庫。

「當然!」

「誰先來?」

見南宮曦答應可以原創,楚帝順價信心十足,更是穩超勝券,有種躍躍欲試的感覺。

「這一局,讓相公先來!」

南宮曦的嗓音可是眾女中最好的,所有人都沒有聽過楚帝唱曲,她決定讓楚帝先來,算是有承讓之意。

「好,既然如此,那朕就獻醜了!」

今夜楚帝興緻非常高,好久沒有這般狂喜,加上眾女的陪伴,他很享受眾女環繞的感覺。

咳咳~

楚帝清了清嗓子,起身移步走動,唱道:「解開我最神秘的等待,星星墜落風在吹動,終於再將你擁入懷中。」

…………

「你會知道我等著你,在千年之後,愛是心中唯一不變美麗的神話」

楚帝用略顯沙啞厚重的嗓音,演繹了一曲『美麗的神話』,這首歌能夠代表的心境。

其中包含了對眾女的愛,亦有穿越千年的曠世奇緣,可能是因為心境相同的原因,楚帝在演繹這首歌的時候非常之投入。

就算面前眾女潸然落淚,他都不曾察覺,歌聲悠揚旋轉,這是一首與楚帝有共鳴的歌曲。

少時。

歌聲戛然而止,楚帝凝神向眾女看去,一個個梨花帶雨,楚帝的演繹徹底打動了她們。

「相,相公,你到底有什麼不會?」

南宮曦輕撫臉頰上淚水,撲倒在楚帝懷裡,有些哽咽的詢問,楚帝淡然失笑。

他,不會的東西多了。

他是人,又不是神,不可能什麼都懂。

「曦兒,這曲子怎麼樣,愛妃是不是該演繹了。」

「相公,曦兒認輸,相公在唱一曲好嗎?」

「對,再唱一曲,臣妾沒聽夠!」

眾女紛紛上前拉著楚帝,讓他再唱一首,看著她們撒嬌的樣子,楚帝答應了。

可他沒想到接下來竟淪為眾女點歌機,半個時辰四首歌唱完,凝香宮已經成為楚帝的個人演唱會。

他就是『歌神』,眾女卻是他『忠實』的粉絲。

歌聲消散,眾女依偎在楚帝兩側,小鳥依人,完全沒有了先前『張狂』的樣子,想要懲處楚帝,卻沒想到被他大獲全勝。

「眾愛妃,趕緊收拾下,狂歡之夜已經開始,朕帶你們一起楚宮,我們與民同樂,享受上元節的喜慶。」

「一切都聽相公的。」

眾女開始收拾,內侍婢子被召進殿內,楚帝終於可以緩口氣,將手中茶杯放下,起身向殿外走去。

來到殿外,揮手示意小桂子上前,低語一番,小桂子疾步行風離開。

「正淳,挑選二十名羽林軍,隨朕一起出宮,今夜朕要帶著眾愛妃與民同樂。」

「陛下放心,奴才這就去辦!」

小桂子和曹正淳相繼離開,楚帝吹著森寒的夜風,整個人精神異常,今夜凝香宮的娛樂,讓他前所未有的放鬆。

約莫半個時辰過去,小桂子和曹正淳都去而復返,顯然是交代他們的事情都已辦妥。

此時。

眾女也已經準備就緒,楚帝聽到背後傳來腳步聲,回首看去發現,眾愛妃皆是一襲男裝,英姿勃發,俊朗非凡。

「你們………….」

「如果這樣出去,今夜長安城的少女們,怕是徹底不淡定了。」

「相公,是不是我們太風流倜儻了,相公擔心威脅到自己。」

南宮曦太聰明了,一語道破楚帝心中所想,身旁帶著一群風度翩翩的公子,還有誰會注意到自己。

「你們這是故意,對不對,曦兒!」

「相公,臣妾是在幫你分擔,要是相公一人進入坊市,怕是會被少女們瘋搶,有了我們的加入,相公很安全。」

「………….」 「不用了。」哈倫教授擺擺手:「我這人就喜歡獨來獨往,你們陪着我會拘束。」

顧綰綰只得放棄,她深知自己剛才的話在哈倫教授心裏加分了,言多必失,哈倫教授的性格她還沒摸透,不陪着哈倫教授也好。

「那哈倫教授,我先去圖書館了。」

「好的,你去吧。」

顧綰綰抱着一堆教案離開。

她的翻譯工作量其實很大,那麼多教案,她需要精簡成一冊。

這些工作原本是要由京都大學的英語老師們來完成的,但潘校長也希望自己學校能多輸出一些學生到英倫大學,所以讓老師們儘可能地把機會多留給學生。

一眾老師看着顧綰綰離開,轉頭對哈倫教授說:「教授,我們學校的學生都非常優秀,你們一直在向國際招生,但給我們京都大學的名額並不多,希望這次友好交流您回去之後能跟校長多溝通溝通,讓他多給我們幾個名額。」

哈倫教授哈哈大笑:「優秀的學生我們可不嫌多,只要你們學生夠優秀,名額什麼的都是狗屁!」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