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秦可便帶着鄭圓圓和鄭耀先回了家。
2022 年 9 月 2 日
by

而秦可便帶着鄭圓圓和鄭耀先回了家。

等林殊帶人回來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小時后了。

一進門,田蓉真便走過來將鄭樂樂抱在懷裏。

「樂樂你受驚了。」

林昭和鄭邦民站在外圍,看着這個安撫兩聲,那個安慰兩句,可自己就是沒有辦法靠近孩子。

「鄭邦安?」聽名字,所有人都抬頭看向鄭邦民,只是看名字,就知道這個人到底是什麼人。

鄭邦民和林昭對視一眼眼裏都有餘悸。

誰能想到鄭邦安能喪心病狂到這個地步,不管怎麼樣,樂樂也是他親侄女啊。

鄭邦民蹙眉開口:「爸、媽,鄭邦安是我四弟……」

鄭邦民沒有保留,把和鄭邦安之間發生的事情全說了出來。

等說完,鄭邦民攥着手,其實,他也知道,錯事即使不是自己做的,但是也是因他而起,他不擔心岳父岳母責怪他,但卻擔心,他們會覺得自己沒有能力照顧好林昭和三個孩子。

林昭自然感受到了鄭邦民內心的擔憂,伸出手,和他的窩在一起,用自己的辦法給他力量。

林清澤重重的一拍桌子。

「豈有此理。」

田蓉真也是蹙著眉,有這樣的婆婆和小叔子,林昭這麼多年,還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

但是她知道是一回事,但卻不能再這個時候說出來。。 亞洲各國都知道,可怕的不是數百萬的野獸。

而是這些野獸一旦破壞了邊境上的防禦工事,隨著湧進來的難民。

現在吉爾吉吉斯丹用人間煉獄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

在見識到那些難民的厲害之後,亞洲各國怎會任由他們湧進自己的國家。

可是一直這樣耗下去也不是一個事啊!

隨著野獸數量增加,每次驅趕它們使用的搗蛋越來越多。

就算是亞洲各國貯備的搗蛋數量再多,也終究有耗盡的那一刻。

一旦搗蛋耗盡,那麼亞洲各國再無其他手段驅趕這些野獸。

所以,再歷時五天之後,亞洲各國終於同意,讓野獸自行選擇。

這背後的含義便是必須有一個國家遭殃。

吉爾吉吉斯丹內!

當安妮絲得知這一消息之後,眼睛立馬就亮了起來。

很快,吉爾吉吉斯丹境內便流傳著這麼一則消息。

亞洲的某個國家的邊境防禦工事即將被破壞。

也就是說,難民們又有了新的去處。

「上天保佑,那些野獸一定不要選擇我們國家,要不然咱們可就慘了。」

「該死的,真不知道正府那些高官是怎麼想的,竟然會同意這麼荒唐的辦法。」

「不要慌,現在野獸群距離咱們國家將近五百公里,應該不會選擇我們這個國家。」

「最新消息,野獸群離得最近的乃是琉璃國,如果沒猜錯的話,他們應該會進入琉璃國。」

其他國家知道的事,琉璃國高層自然知道。

琉璃國素來是一個不肯吃虧的主,自然不會吃這個虧。

很快,琉璃國的外交部便作出了發言。

琉璃國外交部:「我琉璃國並沒有針對龍國的意思,只是龍國想出的辦法對我琉璃國非常的不友好,所以我國建議,取消先前的提議,另想他法。」

不僅琉璃國,就連離得野獸群稍近的一些國家的外交部也紛紛提出了抗議。

眼看龍國的想出的辦法又要被否決,場面繼續這樣僵持下去之際,熊國卻是跳了出來。

熊國外交部:「為了公平起見,我熊國建議,各國聯手,將野獸群驅趕到亞洲的中心,隨後再由野獸群自行選擇。」

熊國外交部的發言,立馬得到了某些國家的支持。

當然,這些支持的國家都是現在距離野獸群稍近一點的國家。

熊國發話,哪怕某些國家心理再不情願,可是也不得不遵守。

於是乎,野獸群在各國聯手驅趕之下,來到了『最中心地帶』。

當然,這裡的最中心並非指亞洲最中心,而是亞洲各國都能接收的位置。

在完成驅逐工作之後,各國的衛星開始死死盯著野獸群。

數日的驅趕,早已經讓野獸群疲憊不堪。

不過就算是在疲憊,野獸群也不得繼續動身。

沒辦法!

野獸群的數量實在是太過於浩大。

路上的野草根本不能養活整個野獸群。

它們唯有去到肥沃的土地,方能徹底的安頓下來。

隨著野獸群一動,亞洲各國高層的心都提了起來。

不過當亞洲各國高層發現野獸群移動的方向之後,臉上立馬出現了古怪的神色。

這不是去喜馬拉雅山脈的路線嘛。

那裡可是龍國的領土。

難道說這些野獸是打算進入龍國。

熊國!

當羅爾斯得知野獸群行進的方向之時,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

至於熊國的高層更是直接瘋狂大笑起來。

「走得好,這次龍國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真想看看,龍國面對這些野獸,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

「龍國不是一直自詡東方第一大國嘛,現在我倒想看看,他們將如何應對接下來的難民。」

「哈哈……真是笑死我了,主意是龍國提出的,可是現在那些畜生卻是奔著龍國而去,一旦龍國邊境上的防禦工事被打破,那些難民會瘋狂的湧進龍國,到那個時候,龍國可是進退兩難了。」

這一刻,亞洲各國紛紛將目光對準龍國。

他們很想看看,龍國會如何應對接下來的局面。

龍國境內!

當蘇寒得知這一消息之後,眉頭立馬緊皺起來。

打死他都沒有想到,那些野獸竟然會選擇龍國。

「蘇組長,絕對不能讓那些野獸破壞咱們邊境上的防禦工事,要不然大批的難民就會湧進龍國。」

「是啊!蘇組長,我可是聽說那些難民都是魔鬼,如果讓他們進入龍國,咱們龍國的國民可就要遭殃了。」

「蘇組長下來吧,憑藉咱們龍國的實力,就算是公然毀約,其他國家也不敢說半個不字。」

一時間,龍國的高層都緊張起來。

他們不是普通民眾。

自然知道野獸群背後代表著什麼。

一想到無數的難民會湧進龍國境內,將整個龍國變成人間地獄,他們頭皮就一陣發麻。

此時,蘇寒沒有理會眾人。

他竭力思索,想要尋找出那批野獸為何會奔著龍國而來。

忽然,蘇寒似乎想到了什麼,嚴肅的問道:「這批野獸跟先前遷移的那一批是不是同一批。」

「沒錯蘇組長,就是當初咱們拯救的那批,早知道是這樣,當初咱們就不應該救它們。」

蘇寒自己忽略了最後半句話,眯著眼睛說道:「我好像已經明白它們為什麼會來龍國了。」

……

野獸群一走就是兩天。

在這兩天當中,龍國沒有使用任何手段阻止這批野獸前行。

就在亞洲各國都以為龍國接受這個事實的時候,龍國境內卻是傳出一陣陣獸吼聲。

當野獸群聽到這陣獸吼聲之後,情緒明顯有了變化。

嗷……

嗷……

嗷……

一陣陣奇怪的獸吼聲響起,與龍國境內的獸聲形成呼應。

「該死的,這些畜生為什麼不繼續前行了?」

「混蛋,不是說不得使用任何的手段影響野獸群的前進,可是剛才龍國境內傳出的獸吼聲是怎麼回事?」

「違規,龍國違規!」

面對各國的質問,龍國很快作出了回應。

龍國外交部:「龍國秉著公正、公開、公平的態度,絕對沒有使用任何手段,這批野獸跟上次遷移的野獸是同一批,恰好龍國上次收養了一批野獸的幼崽,這些野獸只是在呼喚自己的幼崽而已,如果這批野獸繼續向前,龍國絕對不會多加阻攔。」

「你們快看,野獸群停下來了,它們沒有進入龍國的打算,它們只是回來看看自己的幼崽而已。」

「哎……龍國的確是一方大國,在我們想著逃難之際,龍國卻收留了一批野獸幼崽。」

「你們快看,野獸群改變方向了,它們竟然沿著國洲際鐵路線,直奔熊國的邊境而去。」

「龍國今天用事實向我們證明,什麼叫作好人有好報!」

熊國議政大廳!

羅思爾看著狂奔而來的野獸,面無血色。

至於熊國的其他高層更是直接原地爆炸。

「完犢子了,這些野獸已經開始衝擊咱們的邊境線了。」

「混蛋,不能讓這些畜生破壞咱們邊境線的防禦工事,必須想辦法阻止。」

「可是……」

「可是個屁!現在已經顧不了這麼多了。」 看到藍小染心情不好,就不想繼續待在這對戰城堡了,看著她並牽著手笑道:「走吧,我們去別的地方玩。」

方寧帶著她繼續朝前走,可以藍小染她站在原地不肯走,有點疑問得看著他:「怎麼了小染,怎麼不走了。」

「我……我明天就回去了。」藍小染很是不舍。3

方寧聽到眼神流露出不舍,牽著手而且更緊了,看著她笑了笑:「沒事,今天這一天就開開心心的就好。」

藍小染弱弱的點了點頭。

今天玩的非常快心,去電影院看了幾部不錯的片子,又去了一家餐廳點了一個西餐套餐,最後就是壓馬路!

到了第二天,方寧把藍小染送到了飛機場,不舍的給她一個擁抱在耳邊說著:「放心去吧,我會想你的。」

看著藍小染買了車票,目送她離開不舍的揮了揮手,對她大聲的喊著:「小染我會想你,我會想你的!」她走了后,心裡總了覺得空落落的。

電話響了起來,一看是爸爸媽媽的電話就很快接通了:「喂小寧子,你跟藍小染這個小丫頭獨處怎麼樣?」

方寧笑道:「還不錯。」

把藍小染接到電話就離回去成都地方,接著他的爸爸在電話里繼續說:「那你來方緣地方吧,你表哥很想你。」

表哥!

一聽這兩個字,腦海里出現那個摳門到極點的鐵公雞表哥陳海的記憶前段,下意識搖頭回答道:「不去不去,我可再不想讓表哥在坑我一次。」

方寧爸爸:「有件事跟你說一下。」

方寧拿著電話臉上出現好奇的表情,問著自己的父親:「說吧,你想要告訴我的到底什麼事情呀爸爸?」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