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喬音起來的時候,於秋也已經找來了。
2022 年 10 月 23 日
by

結果喬音起來的時候,於秋也已經找來了。

進了門看到林宇堂,於秋徹底沒反應了,站在房間裡面不斷地揉著頭。

「現在記者和粉絲要求開記者會,你說怎麼辦?你的私生活我可以不管,但你和陸總,寧總……現在這個……」

於秋真是操碎了心!

喬音知道今天不用拍戲,困意更濃了。

「下午三點開記者會,我會過去,另外要陶桃陪我。」

喬音說完就繼續去睡了。

於秋被氣得不行:「你這是什麼態度?」

喬音起身坐起來,虛心聽教的樣子。

於秋說了半天,這次是真的很生氣,所以說了許多訓斥的話,喬音一言不發,畢竟是讓於秋難做了,所以她很乖。

於秋最後都沒脾氣了:「你能不能挺住,不行我就公關了。」

「不用,我可以解釋清楚。」

喬音算是給予秋吃了一顆定心丸。

於秋這才轉身準備離開,但她轉身的時候看了一眼林宇堂,長得確實比陸景深有過之而無不及。

但於秋是不明白,陸景深和喬音的感情不是很好的么,怎麼就鬧成這樣了。

於秋離開喬音就又回去睡了,反倒把陶桃緊張得不行,她不知道喬音怎麼解決這件事。

她也沒辦法去找喬音,她現在已經被林宇堂迷糊了。

兩人都那樣了。

喬音下午才起來,林宇堂陪她出席了記者招待會。

喬音下了車,周圍上來不知道多少記者,都想知道喬音為什麼要背叛陸景深,和陸景深最好的朋友搞在一起。

林宇堂這一點上保護得很好,人再多,也沒人能靠近。

喬音去發布會的時候,唯一的遺憾就是陸景深沒陪著她。

想起陸景深喬音還是有些不舒服的,心裡的酸的難過的鼻子發酸。

可惜到這個時候了,這些都很矯情。

喬音沒有管那些人說什麼,徑直來到招待會現場。

坐下來,喬音拉了一下麥克:「這件事我無法解釋,我相信寧總可以,還有大熒幕上的視頻。」

喬音說完大熒幕上出現畫面,多維角度出現了許多畫面,直接把酒店那天的事情拉近放大。

眾人驚呆,寧離是寧離,但喬音不是喬音。

林宇堂都被驚呆了。

什麼情況?

大家都在震驚的時候,暗處的林倩也驚呆了。

喬音打電話報警起訴林倩,告她誹謗和詆毀她人名譽,一旦成立,就會坐牢。

警察很快趕到現場,林倩想跑,結果又給抓了回來。

林倩不肯,她強拉著喊喬音:「喬音,你故意的,你故意害我!」

「……」

喬音卻很煩悶,留在記者發布會沒有意思,她趁著大家都尋找陶桃的時候,而未免要跟陶桃說抱歉,她就先走了。

林宇堂帶著她上了車,兩人一起離開。

寧離這才出現在前面,身邊帶著陶桃,陶桃低著頭,臉紅得滴血。

寧離簡單地說了他和陶桃的關係,他正在追求陶桃,去找陶桃的時候被某些人算計了。

事情很簡單,大家抓不到喬音什麼事情,乾脆把焦點聚集到寧離和陶桃的身上,畢竟陶桃是這部戲的女三。

弄得陶桃被嚇死了,躲在寧離身邊不敢亂說話。

最終承認了和寧離的關係,也想起了那天的事情。

林倩這次出事,喬音不打算再放了她了,這麼下去,三不五時地出來找麻煩,林倩不累,她都煩了。

律師直奔警察局,起訴林倩的事情刻不容緩,林倩以為最多也就是拘留半個月,沒想到這次情節嚴重,她有敲詐勒索罪,成立要三到七年,林倩當即傻眼了。

她也想要打官司,找個好點的律師,但她的錢都已經揮霍了,她也不認識什麼人,她請不起律師,求救無門。

解決了林倩,喬音去海邊。

林宇堂停車,喬音從車上下來,去海邊吹海風。

林宇堂心疼,脫了外套給喬音披上,喬音轉身看了一眼林宇堂:「弟弟想什麼呢?」

「……想你明明很傷心,也心有不甘,為什麼還要離婚?」

。 司徒清珊順着手往上看,只看到一臉焦急的慕馨月。

司徒清珊在看到慕馨月的臉的一瞬間,直接冷聲開口:「幹什麼?」

「珊珊!你要去哪裏?」慕馨月着急地拉住司徒清珊問:「怎麼你要出去也不跟媽媽說?」

司徒海的電話是直接打到司徒雅那裏的,所以慕馨月並不知情。

而司徒清珊對慕馨月的信任已經完全消失殆盡,所以也沒有告知她。

但慕馨月直覺司徒清珊要去的不是什麼好地方。

司徒清珊一把甩開慕馨月的手,高昂着下顎說:「我能去哪裏?當然是回家啊!」

「回家?」慕馨月意外地問:「你爸爸怎麼忽然肯讓你回去了?」

司徒清珊不耐煩地掏掏耳朵說:「我是爸爸的親生女兒,他當然不會讓我一輩子留在這兒。」

然而慕馨月只覺得奇怪。

「你爸爸不是會莫名其妙接你回去的人,你別回去,這很有可能是陷阱!」

「你胡說什麼呢?」司徒清珊不悅地擰起眉頭說:「你自己冷血,自己的女兒都不管就算了,別以為全世界都跟你一樣!讓開,我要走了!」

司徒清珊說着,直接擠開擋在自己面前的慕馨月,大步朝車子走去。

「珊珊!別去!」

慕馨月還要去攔,但回應她的只是司徒清珊重重關上車門的聲音。

「走吧!」司徒清珊命令司機直接開車,把追在後面的慕馨月遠遠甩在了身上。

看着慕馨月越來越遠的背影,司徒清珊嘲諷地勾起唇。

現在輪到慕馨月一個人在廟裏漫無期限地等待了,她這個冷血無情的媽也該嘗嘗這種絕望的滋味!

徹底看不到車子的慕馨月焦急地摸出手機要打電話。

但是她的通話鍵還沒撥出去的時候,一隻長手就撈走了她手裏的手機。

慕馨月抬頭一眼,臉色難看了起來。

是司徒雅。

「大姐,你這是幹什麼?」慕馨月強忍着焦急問。

司徒雅面無表情地說:「我說你這段時間怎麼每天都有人給你悄悄送吃的,原來是有手機啊……手機,我沒收了!」

「不!大姐!你給我打個電話,我有急事要……」

司徒雅根本不聽,轉身就走。

慕馨月剛要追上去,兩個青衫男人攔住了她。

「司徒夫人,請回吧!」

「不,我的手機,我要拿回我的手機——」

慕馨月的喊聲衝破了天際,但回應她的只是林中騰空飛起的鳥兒。

……

另一邊。

車子開出去半個小時,司徒清珊意識到路不對。

難道……慕馨月說的是對的?真的是有人要害她?

司徒清珊縮起了脖子問:「這是去哪兒?這不是回家的路!」

司機笑着說道:「珊珊小姐,老爺吩咐了,讓您參加完許星星小姐的生日宴再回家。」

「許星星的生日宴……」司徒清珊喃喃地重複了一遍,臉色放鬆起來。

原來是這樣啊。

肯定是星星幫她說了好話,所以爸爸才會讓她回家。

一會兒見了星星,她要好好感謝她。

但隨後,司徒清珊就開口讓司機停車。

「我不能穿成這樣就去,我得回家換套禮服。」

「您放心吧,星星小姐都準備好了,禮服就在您的右手邊,您看看。」

司徒清珊這才注意到右手邊放着一個奢華禮盒。

她打開一看,發現裏面靜靜地躺着一件質地上乘的黑色晚禮服。夜半時分

一個高大的身影,偷偷摸摸地摸進了無人的廚房,一把抱起了一盆涼掉的醬豬蹄,便朝著屋外走去。

月光照在那人的身上,露出了一張熟悉的面孔。

赫然正是「失聯了」整整一天的古塔。

「淦……餓死我了。」一邊往嘴裡塞著冷掉的食物,古塔一邊探著頭環顧四周,確認沒有

《狩獵,然後吃》第一百八十一章我儘力了,毀滅吧,趕緊的,累了……修無名被餓了快兩天,本就病懨懨的面色,顯得更加難看。

他整個人蜷縮在馬車裡,有氣無力的瞥了眼玉姝,一臉生無可戀的樣子。

玉姝想了想,對方開霽說道:「就將他安排在我的院子里,他擅長使用幻術,誰看著他我都不放心。」

方開霽……

《鳳臨朝》第923章人多反而眼雜依舊是異能世界。

主角的能力和衣服有關。

紅是火,藍是水,綠是木……五彩斑斕全屬性。手環能儲物,戒指變利刃……

今天穿什麼呢?

。 「家主沒有別的意思,只是覺得韓神醫如此年輕就享神醫之名有些感嘆罷了。」車陳晨覺得馬遠越發的沒腦子了,在這種關鍵時候說出這種話。

馬遠此時也是感覺到了自己說的話有些不太合適,見陳晨開口打圓場了也立馬接了下來。「沒錯沒錯,我沒有質疑韓神醫的意思,只是有些感嘆韓神醫如此年輕就已經這麼厲害了。」

韓風看着打圓場的兩人臉上帶着淡淡的笑容並沒有說話,此時的他對馬遠旁邊的這個年輕人有些感興趣,這個人看起來比馬遠人聰明多了。韓風不接話頓時氣氛又瞬間冷了下來,馬遠頓時覺得自己的面子有些掛不住了。

岳陽見韓風的樣子就知道他還不打算開口,所以也是立馬開口替韓風說話了。「師父他人大度,不會在意這些的。這次馬家主來是有什麼事嗎?」岳陽看着馬遠也是和韓風一樣臉上帶着淡淡的笑容說着。

馬遠和陳晨見岳陽開口說話了也是立馬鬆了口氣,要是再沒有接話馬遠的面子都要被丟到地上了。馬遠知道自己有求於人肯定要態度低一點才行,便立刻回答了岳陽的話。

「是這樣的,我的母親前一段時間不小心摔了一跤之後到現在都沒有醒過來,可是去醫院檢查各項指標都沒有問題,可是我母親她就是不醒。這讓我也是十分擔心,聽說韓神醫醫術高超就想着勞煩韓神醫動手救治我母親。」

馬遠將自己來的目的說了出來,旁邊的陳晨也是附和的點了點頭。韓風和岳陽早就在來的時候調查了馬家的事情,自然對於這個事情再了解不過了。

不過他們知道的事情肯定是不能說出來的,岳陽在馬遠說這些事情的時候也是裝作一些認真的聽着。旁邊的韓風看着馬遠看着自己也知道自己得開口了,「馬家主之前沒有找過別的醫生看嗎?」

韓風說話並沒有看着馬遠,說完韓風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馬遠聽到韓風的聲音又不禁感嘆,這個韓神醫是真的年輕,聽着聲音比他想像中的還要年輕幾歲。

「我們也找個南城一些十分有名的神醫,可是他們都沒有找出來個所以然。」馬遠想到自己老母變成這樣也是有些傷心,他當初發家致富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安置好母親她。

她把自己一個人養大成人也是受了不小哭,在自己拿着中彩票的錢做生意有了一些起色之後他也是十分高興的把母親接了過來,告訴她現在她可以安心養老了。

這幾年馬遠的母親身體也是十分好的,但是誰承想摔了一跤變成了這樣。馬遠雖然為人不怎麼樣,但是對待自己的母親是打心底的關心。在出了這件事情之後他也是四處求醫,找人來看看他的母親。

韓風聽着馬遠的話將茶杯放下,手卻是開始敲起了桌面。對面的馬遠和陳晨的心也是隨着韓風的打擊感跳着,韓風覺得自己不能那麼快就答應馬遠,不然會讓馬遠覺得他太好請了。

「條件。」一分鐘過去韓風一臉平淡的開口了,眼前這人可是暴發戶起家肯定也是有不少資本的。韓風覺得可以狠狠的宰一筆用來做這邊藥店的投資,這樣還不用自己花錢。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