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祖見此,卻誤以為楊恆就是亂星海的楊家人,他的眼中頓時滿是驚喜和激動的光芒。
2022 年 8 月 29 日
by

第一祖見此,卻誤以為楊恆就是亂星海的楊家人,他的眼中頓時滿是驚喜和激動的光芒。

「想不到大哥來頭大如天啊!」

「哈哈哈,既然如此,咱們以後就能在亂星海橫著走了!」

「剛才小弟還在擔心您殺了柳家人,咱們以後在亂星海不好混了,沒想到大哥是楊家人…..」

兩人正說著。

前方星空里,有三道流光飛來,落到了三人的面前。

這三人,都是中年人,修為在主宰境,但一副高高在上的神色,眸光冷冽的盯著楊恆和第一祖。

「看來是剛進入亂星海的菜鳥,還不知道規矩,竟敢殺我們柳家的人!」

站在c位的中年人說道,但他卻沒有剛才那個年輕人那樣無腦和囂張,反而擲出了一個信息玉簡。

玉簡上,清楚的記錄了亂星海的勢力劃分,尤其介紹了「兩姓三霸主」的強大和可怕。

重點描述了兩姓中柳姓的恐怖滔天,飼養了無數外宇宙,更圈養了數不盡的強者,並且明確指出,柳姓是真正的遠古獨姓,來頭比天還大。

楊恆看完玉簡,就算這玉簡上記載的內容有所誇大,但也足以說明「兩姓三霸主」的可怕了。

他長吸一口氣,內心有些震撼,但面色不為所動,轉頭看了眼第一祖。

第一祖一愣,旋即大聲道:「楊大哥,此番我們滅了寶來星系,屠了億萬生靈,回歸家族后,必能得到重用啊!」

楊恆搖頭嘆息道:「不能大意,我對楊家少族長之位,勢在必得。」

兩人就這樣說了起來,開口閉口都是楊家。

對面。

柳三通一愣,和身邊的兩個好友族人對視一眼,都有些驚詫。

這個拍死他們族人的陌生強者,竟然是楊家人?!

聽口氣,似乎來頭不小,還是楊家的核心族人,在爭奪少族長之位。

可據他們所知,楊家的少族長早有人選,而且在一萬多年前,就神秘失蹤了,下落不明,哪裡還需要爭奪少族長?!說著,楚秦放棄使用修羅神劍,直接揮動天聖裂淵戟,刺向了深淵聖君的胸膛!

「放開他,否則,你的這些女人,可就沒命了!」楚秦轉身一看,只見一道絕美的身影,出現在了小舞她的背後。

此人,身高在一米八左右,一頭暗紅色的秀髮垂肩,白皙的肌膚散發著瑩潤的光澤,全身都散發著一種奇妙的感覺

《斗羅之開局簽到女神小舞》585深紅之母,冰雪二帝 「所以……」

降谷零嘴角抽搐的站在原地,看著眼前這個明顯是死胡同的小巷,「你說的那個地方,就是這裡?」

「嗯……」

他前面銀白髮色的男人一手扣著下巴一手撐在手肘下,盯著眼前的牆壁思索了半天,終於放棄的嘆氣,「看來,他們好像搬家了。」

「明明是你迷路了才對吧?」降谷零心累的戳穿他。

「那怎麼可能呢零。」遼蒼介懷抱著一種令人嘴角抽搐的自信特別淡然的說著,「一定是他們搬家了。我的方向感絕不會有錯。」

——那種自信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啊你個超級大路痴!

「行吧。」

早好幾年前就已經無力吐槽這種「路痴の謎之自信」,降谷零連賭氣的心思都沒有了,認命的掏出手機去搜地圖。

「那個地方叫什麼?我送你過去吧。」

「都說了我的方向感絕不會有錯。」遼蒼介不屑的說著,面無表情的抱胸,「不過告訴你也沒關係。」

降谷零忍了忍,才忍住了當場笑出來的衝動。

他勾起唇角抬眼去看蒼介,眸底深處飛快的閃過一絲無奈,看起來幾乎有些溫柔。

遼蒼介的面上看不出絲毫求助於人的端倪,直接說:「名字是HO——」

「啊嘞?小蒼?」

乾淨又柔和的聲音從身後傳來,遼蒼介一頓,扭頭一眼就看到了眼熟的金毛青年。

他挑挑眉梢,看起來完全沒有多少意外的勾唇:「多多良。」

「果然是小蒼啊!怎麼傻愣愣的站在這裡?」

金色短髮,左耳上戴著一隻耳環,手裡還提著很多東西的俊美青年——十束多多良驚喜的走過來,話音剛落便自顧自的恍然大悟,露出了好笑的表情。

「啊,我知道了,反正肯定是又迷路了對不對?」

遼蒼介頓了一秒,表情變都不變的接過他手裡的袋子:「我送你回HOMRA。」

「轉移話題的目的太刻意啦!」多多良忍不住失笑,吐槽的話里滿含笑意,帶著股令人羨慕的熟稔和親昵味道。

降谷零一直微笑著站在一邊,聽到這裡忍不住眼眸一動,不著痕迹的看了眼遼蒼介。

HOMRA?

身為公安高層的他曾隱約有過耳聞,這個組織……好像是東京那幾個傳說中的超能力組織之一?

就在他看向遼蒼介的同時,多多良也笑眯眯的看了過來:「說起來小蒼,這位是?」

「?他是——」遼蒼介冷淡的眼神掃了過來。

「安室透。是一名偵探。」降谷零會意的主動說出假名,禮貌的向青年伸出手,「我和遼先生是……剛認識不久的朋友。」

他遲疑了一下才選擇了「朋友」這個詞,心裡有點發虛,眼睛也往蒼介那裡飄了飄。

英俊的銀髮男人沒有對這個說法表現出什麼明顯的情緒,但淡笑中卻透出一股意味不明的意味。

朋友?

小蒼的朋友吶……可沒那麼好當。

十束多多良以溫柔的眼神守望般看了遼蒼介一眼,然後很快轉回頭,十分開心的握住了降谷零的手:

「誒,你是偵探嗎?好厲害!我是十束多多良,和小蒼國中時就認識啦!這傢伙平時就是個讓人擔心的大路痴,麻煩你照顧他咯!」

「啊……不,其實是遼先生一直在關照我。」

外人面前智商演技雙雙上線的降谷零不好意思的笑著,抬手撓了撓後腦。

遼蒼介在這時輕嘖一聲:「多多良,要我說多少次你才明白我不是路痴?」

「是是是,就當是那樣好了。」十束髮出愉快的笑聲,開玩笑一樣在他肩上拍了拍。

被敷衍的遼蒼介無力的嘆了口氣,又抽出一根煙叼在了嘴裡,但卻沒有把十束的手打掉。

降谷零若有所思的看著他們,目光轉移到十束燦爛的笑臉上,心裡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沒人比他更了解遼蒼介這個人有多冷淡、多難以接近了,普通人甚至連碰到他都很困難。

可是突然出現的這位超能力組織成員,卻輕而易舉就打破了遼蒼介與周圍人的隔閡,坦然自若的跟他說笑在了一起。

「在想什麼?」遼蒼介的聲音突然響起。

降谷零轉眼對上他極地冰海一樣冷徹的眼睛,呼吸下意識收緊了些。

這個男人的眼神還是這樣,乍看上去似乎散漫又淡定,但本質卻寒浸浸的不帶一絲溫度,透著彷彿能剖開皮肉直視靈魂般的犀利,任何秘密在他眼前似乎都無所遁形。

降谷零反射性的撇開視線,禮貌道:「沒什麼,只是在想十束先生真是個開朗的人。」

「是嗎?多謝誇獎~」十束歪頭笑著感謝道。

遼蒼介漫不經心的收回視線,也不在意他的躲閃,只是不置可否的輕笑:「看起來開朗,實質就是個傻樂觀的天然呆而已。」

「啊?那個說法,好過分哦小蒼?」

「我是實話實說。」

「更過分了!」

被抱怨的遼蒼介淡淡微笑著,不怎麼走心的向降谷零發出邀請:「我要送這傢伙回HOMRA了。你呢,要去喝一杯嗎?」

「哎?……我?」降谷零愣了愣,隨即在遼蒼介看傻子一樣的目光中回過神。

他為自己這種遲鈍的反應苦笑了一下,抱著一點曖昧的小心思,微笑著反問:「嗯……那個,這算是約會邀請嗎?」

「……?你說是就是吧。」遼蒼介無所謂的點頭,眉眼中微不可察的閃過了一絲笑意。

降谷零目不轉睛的看著他,喉結滾動了兩下,才輕聲發出了一聲苦笑。

「雖然我很想答應……但是很不巧,今天好像不行。」

他嘆息般的說著,舉起從剛才開始就震動個不停的手機,示意了一下自己現在有多忙,「不介意的話?」

遼蒼介懶洋洋的抬了抬下巴。

降谷零眼眸一黯,走開兩步接起了電話,聲音壓的很低,讓人聽不見他在說什麼。

十束多多良斜眼看了看遼蒼介,後者似有所覺的回望過來,輕慢勾唇。

「……」

十束忍不住同情了一下降谷零。

他可不覺得遼蒼介恰巧出現在自己會經過的路上只是巧合。

這位降谷零君,應該只是個正在被利用的工具人而已吧?

遼蒼介那個腦子呦……

十束多多良嘖嘖感嘆了兩聲,不去不自量力猜大佬的劇本,只在心裡給降谷零捧了把土。

絲毫不知自己在別人心裡已經被打上了「工具人小可憐」的標籤,降谷零掛了下屬打來的電話,十分抱歉的看向遼蒼介和多多良:

「很抱歉,遼先生,十束君,我工作上有點事要去處理……」

「那你去吧,不用在意我。」遼蒼介隨意的朝他點了點頭,又示意了一下身邊的十束,「我跟著這傢伙走就行了。未來的事,下次有機會見面再說。」

「請路上小心,安室先生。」十束多多良也禮貌的向他告別。

降谷零對他點點頭,最後看了遼蒼介一眼,隱藏起自己隱隱有著複雜和不舍的眼神,轉身匆匆離開了。

他一走出這條小巷,刺骨的寒風便迎頭吹來,忍不住收緊衣襟打了個寒顫。

「真可憐。」十束多多良遠遠的看著他的背影,有些揶揄的看向遼蒼介,「還想下次再見面?怎麼,拋棄草薙哥之後這麼快就有了新目標?」

「拋棄這個詞不是這麼用的,笨蛋。」

遼蒼介輕飄飄避過他的問題,抬手點燃了香煙,順手在他腦袋上敲了下,唇角的笑帶了幾分真意,「還有,我跟出雲是和平分手,懂么?」

十束抬手捂住腦袋,望著他罕見的笑容,愣了愣才故作嫌棄道:「你以為拿和平分手當理由就能掩蓋你渣男的本質了嗎?天真!」

他不想留在原地承受多看幾次就有可能把自己掰彎的美顏攻擊,直接轉身往回走,嘴角的笑和善又樂天:

「要我說,誰要是真被你當做目標,那才是真的可憐呢!幸好你對柔弱的女士們沒興趣。」

「那你真的該慶幸,我認識的女人沒有一個是柔弱的。」

遼蒼介被他噴了表情也沒怎麼變,只是抬手在他腦袋上拍了拍。

立竿見影的,十束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暖了起來,眼前似乎還有金光閃過。

他笑著看了蒼介一眼,也不點破,只笑眯眯的問:「包括安娜嗎?」

「你太小看安娜了。」

「也是呢,上次她還自己一個人吃掉了一整隻烤鴨,三塊蛋糕,一整盤曲奇,還有兩杯果汁……」

「……你們是想撐死她嗎?」

一路閑聊著來到HOMRA酒吧,十束多多良和遼蒼介先後推門進去,立刻就被溫馨的吵鬧聲包圍了。

以八田和鐮本為首,赤之氏族的小夥子們齊聚一堂,正在客廳里熱火朝天的玩滑板。

周防尊沒什麼精神的窩在沙發里,頭一點一點的打著盹。

草薙出雲站在吧台後,一邊大聲警告小夥子們不準靠近吧台,一邊紳士的將一杯特調血橙汁推到安娜面前。

雪色長發,像洋娃娃一樣精緻的女孩兒原本正安靜的端坐在吧椅上,聽到門響後轉過頭,待看清來人之後,那雙紅寶石一樣瑰麗的紅眸立刻亮了起來,跳下椅子直直的往青年懷裡撲。

「蒼介!」

她細細軟軟的嗓音叫出青年的名字,還不及青年腰際高的小身體被對方穩穩接住,臉上紅撲撲的露出了笑容。

「晚上好,安娜。」遼蒼介將手裡的袋子順手交給迎上來的鐮本,眉宇間的神色溫和下來,將手伸到小蘿莉腋下,輕而易舉將她舉了起來,「最近有沒有想我?」

「嗯!」安娜歡快的高舉起手臂,聞言用力點頭,大大的眼睛中好像灑滿了期待的星星。

「誒……我說安娜,小蒼一出現,你眼裡就連我的存在都沒有了嘛?我也是一起進門的,還給你買了生日禮物哦!」

多多良在一邊故意吃醋似的說著,還朝蒼介誇張的聳了聳肩:「反觀這個傢伙,可是兩手空空什麼都沒有帶哦?」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