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有道想了下也就答應,或許對方也不會用鎖靈陣,想要使陣法長效發揮作用,必須用上品靈石或者極品靈石,這兩樣都不是隨便能得到的。
2022 年 9 月 1 日
by

秦有道想了下也就答應,或許對方也不會用鎖靈陣,想要使陣法長效發揮作用,必須用上品靈石或者極品靈石,這兩樣都不是隨便能得到的。

既然已經決定深入虎穴一探究竟,二人就沒有藏着掩著,大大方方的走向了莊園。

莊園大門敞開,兩個黑衣武士守在那裏,看到二人也不問話,直接就往裏面引,像是早就知道二人會來一樣。

對於這七十八皇子的自信,秦有道又有了新的認識。

他就這麼篤定自己二人會來?

莊園內建築很多,能明顯感覺出有不少氣息悠長的武士隱跡其中。

對於這麼明顯的佈置,秦有道付之一笑,但並沒有輕視,相反,以他謹慎的性子,邊走邊灑下了些東西。

對付江湖人,還得用點江湖的手段穩妥些。

二人被人領着穿過一處不算小的廣場,廣場上零零散散的杵著不少武士,到了這裏,氣氛中就有了蕭殺了味道。

很快,二人被領到一處大廳,大廳很大,裝飾的很豪華,映着燭光,竟有一種金碧輝煌的效果。

在首端有一個金裝大椅,上面坐着正是白天見過的陳府二公子,也就是燕國七十八皇子。

他現在正以一種上位者的姿態,居高臨下的看着二人,嘴角勾起一道弧線,眼神中帶着玩味。

秦有道微微挑眉,以一種嫌棄的語氣道:「請人要有請人的樣子,好歹你也置辦一桌酒席啊,這是連裝都懶得裝了嗎?」chaptererror(); 鄭樂樂蹙眉,不想打開,鄭圓圓卻已經主動給她打開。

和鄭樂樂的不一樣,她的裡面是一個翡翠鐲子。

鐲子是十分常見的糯米種,但卻綠的很均勻,綠裡帶著幾個紋路,顯得有幾分俏皮,不是什麼特別好的料子,但十分適合年輕女孩子戴。

「哇,姐,為什麼你的就這麼好看啊。」

鄭樂樂只看了一眼就低頭繼續擇菜。

「你喜歡就給你吧。」

鄭圓圓立刻搖頭:「不行,這是蕭大哥給你的,我不能要,而且,我偷偷告訴你哦,這是蕭大哥親自選的。」

鄭樂樂冷哼一聲。

那個大尾巴狼親自選的,那她更不能要了。

或許鄭樂樂本人沒發現,但是,自從重生回來,她的性格也逐漸向著自己原本十六歲時候的性格考慮,純真天然,去掉了那份叛逆,卻活的越發肆意自在。

蕭言正好出來,走到鄭樂樂面前,鄭圓圓賊兮兮的一笑,站起身就跑掉了,院子里只剩下了鄭樂樂和蕭言。

蕭言蹲在鄭樂樂面前:「之前事出突然,不太方便和你相認,是我的錯。」

此刻的蕭言一本正經十分靠譜的樣子向著鄭樂樂道歉。

鄭樂樂卻是一撇嘴:「你忽悠誰呢,那今天呢?」

蕭言挑眉笑了笑:「只是再次見到你有些意外,而且,我不認識路,所以去找你問路。」

鄭樂樂只想呵呵,你要是光明磊落坦白了自己的身份,說出自己的目的,她還能傻不愣登的挖坑把自己埋了嗎?

說到底,還不是一個大尾巴狼。

蕭言失笑,從之前第一次見面少女就和照片里的完全不一樣。

照片里的少女活像只兔子,乖巧軟糯。

而眼前的少女,卻是一個張牙舞爪到處磨爪子的奶貓。

看似凶神惡煞,其實,皮毛下全是軟乎乎的軟肉。

這才讓他有了想逗一下她的想法。

只是沒想到,徹底惹炸毛了。

「這件事情是我不對,我道歉。」

「你道歉我就要原諒啊,我有那麼好打發嗎?」

林昭正好走出來,聽到這句話,蹙了蹙眉:「樂樂說什麼呢,你蕭哥哥和我們說了事情的經過,現在也道歉了,你什麼時候這麼小心眼了?」

鄭樂樂委屈巴巴的看向林昭,就說這個傢伙是大尾巴狼,把她爸媽都收買了。

等吃飯的時候鄭樂樂和蕭言被安排在一起,吃飯的時候筷子時不時就打架,桌子上的所有人都察覺到了他們之間的暗潮洶湧。

林昭看著鄭樂樂無奈嘆氣,然後一個勁的給蕭言夾菜,擔心把客人給餓到了。

鄭樂樂更委屈了。

「蕭言這次來是不是要多住段時間啊。」

「這次是和老師一起來的,主要是來看鄭叔和林姨的,不過老師還有一些事情,可能要多留一段時間。」

林昭急忙說:「要不住到家裡來啊。」

「不用了林姨,這次出來已經訂好了住的地方,哪能再打擾到你們呢。」

「這算什麼打擾啊。」鄭邦民也說。

不過兩人都沒有強留,不說別的,就現在這個條件,就是想邀請蕭言住下,怕是也會休息不好。

鄭樂樂鬆口氣,走了好,走了別再來最好。

蕭言是在黃昏的時候就離開了的,他前腳走,李秀蘭後腳回來的,林昭已經將蕭言今天送的禮物都規整好,一點痕迹都沒漏。

李秀蘭看今天竟然有肉吃也沒有多想,吃完就去晃悠一圈準備睡覺了。

鄭樂樂便再準備明天要做的滷蛋。

等做到一半鄭邦民將所有人叫到了一起。

「我已經找人將咱們租的門面裝的差不多了,過幾天咱們就要搬家了,樂樂,以後小吃店的事情你就別管了。」

鄭樂樂蹙眉:「爸,我可以幫店裡打打下手的。」

「不用,你高中可是好不容易考上的,現在就是要以學習為主,其他的事情,都不用你再操心了。」

鄭樂樂:「爸,你放心,我不會耽誤學業的。」

鄭邦民直接開口:「那你說,這段時間,你看了幾次書。」

鄭樂樂一噎,然後心虛的撓了撓臉。

的確,重生后她滿腦子都是賺錢、賺錢、賺錢,學習早就被她忘在了腦後,更別說看書了。

鄭邦民和林昭最關注的就是三個孩子的學業,好在鄭樂樂和鄭圓圓學習都還不錯,就是鄭耀的差一點,但有兩個姐姐看著,出不了大問題。

但現在,鄭樂樂和鄭圓圓因為生意的事情學業都荒廢了,兩個人不惱火才怪。

鄭樂樂也是心虛:「那個,爸,就明天最後一天,回來后我一定好好看書學習,絕對不把學業拉下。」

鄭圓圓也跟著保證。

再三請求之下,鄭邦民和林昭才鬆了口。

就當明天是她們最後的假期吧。

鄭樂樂鬆了口氣,看著準備的雞蛋。

看來明天得去車站賣,才能快一些把這些雞蛋賣掉。

她對鄭邦民和林昭的性格再清楚不過了,只要是他們定下的事情,就絕對沒有轉圜的餘地。

而且,學習,對於現在才十六歲的自己來說的確太重要了。

上輩子沒有考上大學也是她未來的一個痛苦。

這輩子,她一定要把所有的遺憾都填不起來。

第二天,鄭樂樂和鄭圓圓便推著自行車準備走車站,這裡的生意可是又快又好做。

鄭耀跑了出來,一把拽住他們的後座。

「姐,我也要去。」

鄭圓圓點著鄭耀的腦袋:「你去幹嘛,盡搗蛋。」

鄭耀一仰頭,雙手叉腰,開始耍賴:「你們不帶我,我就給媽告狀,你們不帶我玩。」

鄭圓圓怒瞪:「你賴皮。」

鄭樂樂看著活寶弟妹,最終決定:「行,走吧,不過鄭耀你必須聽話。」

「知道了大姐,我一定聽話。」

等到車站,之前擺攤賣滷蛋的兩個人也在,只是這次看到鄭圓圓和鄭樂樂,她們只有遠著的份,哪裡還敢靠近。

甚至有一個在看到她們之後便離開,直接換地方。

而他們的滷蛋在車站也小有名氣了,一擺上就有人蜂擁而至,將他們的攤子圍的個水泄不通。。 「誰瞎逛了?難道你知道怎麼出去嗎?」黑絲女子也不知道出於什麼心理反懟了一句。

「我不知道,你知道嗎?」沈明歪嘴一笑,他還就真的知道怎麼從這個鬼地方出去。

「你來過這裡?」黑絲女子突然覺得細思極恐,如果沈明真的知道怎麼從這個地方出去,那是不是說明對方曾經來過這。

沈明聽到這話,微微有些沉默了,一會兒。漸漸的,笑容變的慎人了起來。

「你猜!」

陰霾的聲音回蕩在黑絲女子的耳邊,黑絲女子不由自主地後退了兩步,整個人的臉色也變得怪異了起來。

「你……」

沈明一步步向著黑絲女子走去,臉色說不出的怪異。

「鏗鏘!」

魚刀出鞘,鋒利的刀鋒劃過黑絲女子的側臉,如此貼近了吹彈可破的容顏。

黑絲女子也是大驚失色,她不知道沈明為何要突然出手,甚至來不及反應。只能下意識的側身躲過,看著那貼身而過的魚刀,血色的刀刃上紫黑色的雷霆包裹,只要靠近,連皮膚都感覺刺痛。

「噗呲!」

聽著聲音,魚刀好像刺進了什麼生物體內一般。剛準備出手反擊的黑絲女子再次嚇了一跳,兩隻綠色燈籠一般大的眼睛正直勾勾的在自己的身後看著自己。

「次元種!這麼大一隻?」

兩隻鐮刀鉗子般的嘴巴滴漏著粘稠的液體,綠色燈籠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兩人,那純白卻又令人作嘔的軟糯身體,看上去活像一個變異的噁心蟲子。

「我的雷電被免疫了?」沈明只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下意識的拔出了魚刀,反手摟住了黑絲女子的細腰,一個墊腳,倒飛出了數十米。

「這什麼東西?怎麼可能免疫我的雷電?」沈明皺著眉頭,忍不住問道。

黑絲女子感受到腰間傳來的溫暖感覺,臉色不由得微微泛紅。

沈明此刻可沒有絲毫想要亂作為的心思,他現在的實力說是十不存一也不為過。

沈明這一次比博城的那一次借用狂雷暴君的力量可狠的多了,無論是肉體還是精神都幾乎超出了沈明的極限。

永恆雷霆王座的出現,也使得狂雷暴君出現了短暫的虛弱。更要命的是,沈明現在體內魔能幾乎就沒剩下多少,要是再出什麼亂子,可就涼了。

「次元種?你還真是運氣,孤當年在孤的陵寢之中不過放了區區一掌之數的次元種,竟然還真被你遇到一隻!」古老王的聲音在沈明的腦海中回蕩著。

沒錯,古老王選擇寄居在沈明的體內,而不是奪舍。

古老王甚至十分慶幸這個決定,沈明的精神世界比他想象的要牢固得多,彷彿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將他限制在精神世界的一角。

「現在還有心情冷嘲熱諷嗎?這蟲子危險嗎?」沈明雖然知道這個問題很愚蠢,古老王抓進來的,而且最起碼活了2000多年,哪怕是頭豬也成為帝王了吧?但即便知道,沈明心裡還有一絲希望,畢竟他現在實在是沒什麼戰力了。

古老王還沒開口,一旁的黑絲女子便搶先說的出來:「次元種,我還是第一次見過這麼大的!真不知道活了多久!」

黑絲女子似乎表現得相當的痴迷,眼神中甚至還有一些佔有慾。

這波可把沈明給看的有些愣了,現在的女生都喜歡這麼噁心的東西了?

「呵呵,小子!你不識貨,不代表別人不識貨!次元種最厲害的地方就在於那悠長的壽命,除此之外它也許就是所有的妖魔之中唯一的魔法親和體!可以肆意的穿梭和構建空間,你說強不強?

孤當年可是用了極為特殊的手段在慶祝這傢伙的,讓他在孤的陵寢之中不斷製造次空間,來拱衛孤真正的所在!」古老王說著說著有些自豪了起來。

沈明聽著這些倒是沒太大感覺,畢竟他才不知道這玩意兒多麼牛逼,只覺得實在長得噁心。

「放開我吧,這大傢伙沒什麼戰鬥力!」黑絲女子紅著臉說道。

「哦!」沈明這才反應過來,鬆開了手,微微的皺了皺鼻子,剛才不小心佔了個小便宜,不過不要在意這些細節。

次元種瞪著個大眼睛好奇的觀察著兩人,它在這裡生活了2000多年,還是第一次見到人這種生物,儘管莫名其妙被人捅了一刀,但卻並沒有表露出絲毫的敵意。

「看來我們必須得儘快找辦法離開這個地方,次元種最擅長的就是穿梭和構建次空間,還不知道有多少次空間,一旦陷入這裡,恐怕永遠就出不去了。這裡應該算得上是它的領地,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大一隻的。可惜了……如果可以和這傢伙締結契約,簡直就是隨身攜帶了一個超階空間系法師!」黑絲女子有些惋惜的說道。

黑絲女子雖然也是召喚系魔法師,不過還沒有達到高階,並沒有多餘召喚獸的空位了。

「這姑娘知道的還不少,次元種可是極為稀有的。她看著並不像中原的人,沒想到西域蠻夷還有此等有見識之人!看來……外面的世界真的變的很多了!」古老王有些感慨的說道。

「你就別扯了,趕快告訴我,怎麼離開吧?」沈明越來越覺得古老王怎麼會是一個這麼羅嗦的人呢?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