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展紅塵手裏撿到的這一枚乳白靈石,正是價值稀有且罕見的星石!
2022 年 11 月 9 日
by

眼下,展紅塵手裏撿到的這一枚乳白靈石,正是價值稀有且罕見的星石!

而且,看對方手裏這一枚星石的外表模樣和規格大小,似乎其品質並不差,似乎已經達到了中品星石的範疇,價值更稀有!

「紅塵,沒想到這裏面竟然藏有一枚中品星石,咱們這回賺大發了….!」看着展紅塵手裏那一枚中品星石,旁邊的崔骨也是投來羨慕目光。

在先前的爭奪中,他也搶到了幾道純白光芒,只不過其中的寶物價值略低,僅是一些低級功法,武學,丹藥和一些不入流的靈寶,和展紅塵手裏的這枚中品星石沒得比。

「確實,繼續搶!不能讓雲浩軒那廝獨吞這炎帝殿內的寶物!」

展紅塵將手裏這枚中品星石收入靈戒,下一刻又是出手奪寶,沖向大殿內四處逸散的純白光芒。

「動手!跟上少盟主!」

見狀,崔骨也是大手一揮,帶着一眾霸刀盟部下紛紛加入搶奪寶物的行列。

與此同時,殿內的廝殺依舊焦灼

「都給我死!」

混戰中,只見一名藍袍青年揮刀斬殺數名圍攻自己的散修,隨後伸手臨空一抓,將其中一團體積不足嬰兒拳頭大小的純白光芒攥住。

「寶物到手了!」

藍袍青年面龐微喜,下一刻掌心一震,將光芒潰散。

唰!

光芒散去,一瓶丹藥浮現在眾人眼前。

只見小小的瓶口緊閉着,其中靜靜躺放着一枚通體晶瑩剔透的青綠色藥丸,藥丸色澤渾然天成,看不出有任何一絲瑕疵,宛如神仙之作,哪怕是封閉置於瓶內,依舊散發着一股渾厚的醇然丹香!

「此丹的品質竟然堪比帝品….!」

藍袍青年緊緊攥住這一個玻璃藥瓶,臉色微變,只見其整個手掌都是微微顫抖,眼神中流露出一絲震撼和不安。

雖然他不是什麼煉藥師,對於丹道一脈沒有任何了解,然而從玻璃藥瓶內這一枚青綠色藥丸上散發出的獨特丹香以及渾厚的靈氣,足以可見此丹的品質不凡。

藍袍青年手裏這一枚青綠色藥丸乃是正宗的帝品雛丹,效果遠超一般的尊品以及聖品丹藥!而且丹藥整體似乎保存極佳,哪怕經過了數千年的歲月流逝,依舊是丹香四溢。

「這是…帝品丹藥!不對,此丹僅是雛丹…尚未完全成型!」

「雖然此丹僅是帝品雛丹,尚未完全凝聚成型,屬於一個半成品,不過其稀有度和藥效也足以碾壓尋常的聖品丹藥….!」

「沒想到這裏竟然還會有一枚帝品雛丹,這小子是踩了狗屎運了?!」

看着藍袍青年手裏那一枚晶瑩剔透的青綠色藥丸,炎帝殿內眾人皆是目光一滯,充滿着火熱和貪婪。

相比什麼武學功法,元石靈符,爐鼎靈寶,這些寶物的價值統統都比不過一枚帝品雛丹!

簡單一點來說,哪怕你是一個沒有任何武道根基的修鍊廢柴,只要服用一枚帝品雛丹,元力修為也會突飛猛進,踏入玄尊境如同喝水吃飯一般簡單!

而且,帝品雛丹不僅對玄尊境武者有效果,哪怕是一些玄聖境強者,只要手裏有一枚帝品雛丹,修為突破也是輕輕鬆鬆,同時沒有任何的後遺症!

。 「你看,這個靚女,看我的眼神,和看李佑大佬的眼神,系不一樣的!她看李佑大佬的時候,眼睛卜靈卜靈的!」

伍六七又靠在梅小姐的耳邊說著,並且體貼地,拔下一根烤鴨腿,送到梅小姐的嘴邊。

這一次,梅小姐只是皺了皺眉,也沒多說什麼,伸手接過了烤鴨腿。

她也看得出來,這江曉蓉,肯定對李佑有點意思!

正如伍六七所言,江曉蓉看李佑的眼神,就好像眼睛裡頭有小星星似的,一閃一閃的。

尤其是嘴角邊上,那偶爾泛起的笑意,這不就是懷春少女的表現嗎?

轉頭再看看張麒麟,保持著一副面癱臉,盯著江曉蓉看,頗有一副吃醋小媳婦的模樣。

梅小姐都按耐不住,在心裡腦補出一個大型的探險三角愛情連續劇來。

「大家補給好之後,輪班休息一下,天亮再行動。」

說罷,張麒麟便將扒好泥土的烤鴨,遞給了李佑,然後用毯子一裹,整個人以打坐的姿勢,坐在地上,閉起眼睛小息起來。

「看,大佬不吃不喝,這是吃醋的表現。」

伍六七低聲嬉笑著,掏出了自己的手機來,發現自己的直播間,觀看人數,竟然直接突破了十倍!

「我丟!」

看著人數和熱度激增的直播間,伍六七笑得合不攏嘴!

「怎麼會這麼多粉絲的?」

他再細看,自己的直播間裡面,討論並不是自己,而是李佑和張麒麟!

「啊啊啊!張麒麟和李佑太好磕了吧!小哥吃醋的樣子,也好帥啊!」

「我站李佑和江曉蓉,拜託你們沒看見,江曉蓉看李佑的眼神嗎?那沒點愛,都露不出這種眼神!」

「喂喂喂,這裡不是伍六七的直播間嗎?你們幹嘛一直聊別人?梅伍CP不好磕嗎?」

「眾所周知,伍六七的直播間,不聊伍六七的事,咱們伍六七的貼吧,也都在磕李佑的瓜,伍六七是咱們的磕CP頭子!」

伍六七看著自己的直播間,竟然全都在聊李佑到底和誰會成一對!還說自己是磕CP的頭子……

不過,好像也確實沒錯吼!

他自己低聲在梅小姐耳邊說的話,全都會通過直播傳達到觀眾耳朵里,按他剛剛所說那些話,被按成CP頭子也正常。

李佑這人氣,也實在是太火爆了,伍六七這麼一個算是附屬的直播間,人數都比現在直播的當紅小鮮肉某簽多!

真是太嚇人了,打賞的禮物,也是不斷在屏幕上面刷屏,價值萬元的火箭,就跟不要錢似的,一台接著一台起飛,伍六七看了直笑。

「你在笑啥子噻?」

李佑看伍六七對著手機屏幕傻笑,他也有點納悶,這傢伙到底在看什麼呢?

他的手機,早就沒有信號,想刷刷東西打發時間都不行,這伍六七倒是對著手機嘻嘻哈哈地笑。

而且,最初見面的時候,伍六七好像是在直播,活躍氣氛來著!

難不成,這伍六七手機還有信號?

李佑湊過去一看,伍六七手機屏幕上,正是伍六七的直播間!

「哎?你這手機,是哪個牌子噻?信號咋這麼牛皮?」

「這個手機,系一個奇怪的大叔塞給我的,雖然信號好,但系只能看見自己的直播間,沒得上其他網,也沒有其他軟體的。」

伍六七也不怕,被李佑看見自己直播間的彈幕,直接把手機遞給了李佑。

李佑隨便撥了兩下,確定只能看伍六七的直播間,心想估計這是節目組的道具,倒也沒了興趣。

若是有信號,他還想看看自己的直播間是啥情況,伍六七的直播間,他沒啥心情看。

那些呼喚著李佑的彈幕,就這麼被他給忽視了。

……

幾人開始悶聲吃起東西,李佑知道張麒麟的積分也有不少,不用擔心他的補給,便將食物都分了分。

或許是寶兒姐的能力強悍,讓李佑一直保持著很清醒的狀態,好像一直不睡覺,都不會覺得困似的。

所以李佑自告奮勇,要當第一個守夜的,讓眾人安心睡上一會兒,等他困了,就再叫醒幾人輪班。

其實張麒麟只是合上了眼睛,實際上還是能感受周圍的變化,如此假寐的方法,既能休息也能一直守夜。

他老盯著江曉蓉的原因,自然不是因為吃醋,而是因為江曉蓉從泥屍群過來,毫髮無傷還什麼都不知道的模樣,讓張麒麟有些懷疑。

至於不吃不喝,那也是誤解,他是隨時提防有危險,如果吃喝太多,容易扯著腸胃,影響活動能力。

……

幾人吃飽喝足,準備開始打盹。

伍六七對梅小姐說:「我一定會保護好你的,你就安心先睡吧!」

結果還沒等梅小姐合上眼,他倒自己打起呼嚕來!

梅小姐嘆了口氣,裹緊了自己的被子,往李佑身邊靠了點,她覺得李佑可比伍六七靠譜得多。

萬一有什麼動靜,離李佑最近的她,也能最快清醒。

江曉蓉吃完補給之後,也裹好毯子,準備好好休息一會兒,也不自覺地往李佑旁邊挪。

李佑現在左手邊一個梅小姐,右手邊一個江曉蓉,兩個都是大美女,躺在他身邊睡著,想想還有點刺激。

直播間里的觀眾老爺們,也是在彈幕裡頭開著車。

「兩個大美女在旁邊,上就是禽獸,不上就禽獸不如。」

「前面那傢伙,你就這麼饑渴嗎?請收起你的猥瑣想法,好歹張麒麟和伍六七都在吧,難不成你還想表演一番不成?」

「不得不說,這李佑艷福不淺啊,倆美女都願意睡他旁邊,我覺得這倆美女,都對李佑有好感,如果平安出去,估計能直接領證了!」

「磕CP請出門左轉,到伍六七直播間謝謝,李佑是我老公!!!」

……

李佑看著幾人都睡下了,也覺得有些無聊,突然想起自己還有獎勵老農功記憶來著!

老農功是需要自行修鍊的,不是直接獲得的能力,因為寶兒姐就沒有練老農功,只是把它給記下了!

這老農功,是《一人之下》故事裡,張楚嵐的爺爺,給張楚嵐留的外掛,非常之強。

如果修鍊好了,實力定然更上一層樓!

李佑也不多想什麼了,借著自己腦中的老農功記憶,就開始慢慢修鍊起來!盛懷錦得到消息后蹙眉,冷笑一聲,還真能沉得住氣啊!

大寶二寶現在在盛家確實是被當成國寶了,剛到盛家那天晚上哼唧了幾聲要麻麻,被盛懷錦抱來的甜妞給轉移了注意力,三個孩子玩瘋了,最後,都睡著了,也就不記得找媽媽了。

關鍵育兒嫂沒變,所以,倆娃不是那麼鬧騰,很快就適應……

《在你眼裡,揉碎的星光》第272章他不是離婚了嗎? 聽到許林的話,汪蠻蠻猶豫了一下,就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顯然她也是被剛剛所發生的事情嚇壞了。

許林來到了吳應雄的巡查車裡,坐上之後,在吳應雄開車的時候,他就把面具直接撕開,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氣,說道:「真的是,憋死我了。」

吳應雄目光掃了他一眼,說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一言難盡啊!」

許林搖了搖頭。輕嘆了一口氣,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說道:「汪蠻蠻的合伙人張瑩被一個馭鬼師綁架了。」

「馭鬼師?」吳應雄愣了一下。問道,「那是一個什麼東西?」

聽到吳應雄的話,許林簡單地說了一下。

「最後怎麼解決的?」吳應雄聽到許林的話后,臉龐上也是微微一變,有些擔心地問道,「你現在沒有事情吧?」

「我要是有事情的話,還能夠坐在這裡跟你說話嗎?」聽到吳應雄的話,許林沒好氣地白了前者一眼。然後又是頓了頓,繼續說道,「最後,自然是利用我的手段將他打敗的了。」

「什麼叫做利用你的手段?我說你說話能夠好好一點說嗎?」許林的話讓吳應雄也是覺得有些搞笑,不過他也聽得出來,許林這是擺明了不想要說,所以吳應雄也沒有再繼續詢問,而是轉移了另外一個話題,問道:「那麼你可知道這個馭鬼師為什麼要綁架張瑩嗎?」

許林搖了搖頭,說道:「並不清楚,因為他到了死,都沒有說為什麼要綁架張瑩,但是很明顯,這應該是大蠻基因科學研究公司與北區雷家合作所銷售的煉武藥劑有關係。」

吳應雄出聲問道:「你覺得誰才會是最後那個幕後主使者?」

許林皺了皺眉毛,搖了搖頭,說道:「老實說,我並不是很清楚,因為我曾經有想過是任家,但是從種種表現上來看,任家好像跟眼前並沒有任何關係,至於王克文,我也找不出到底有什麼線索。」

「那麼你覺得,這個馭鬼師會是幕後主使者嗎?」吳應雄又問道。

「這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許林聽到吳應雄的詢問。想都沒有想,直接拒絕道,「他的背後,絕對還會有人,對了,昨晚我們抓到的那個考比爾,他怎麼樣了?」

吳應雄說道:「他身上的封氣鉛彈已經取出來了,已經沒有性命安危,已經關在了重犯牢飯,只不過今天去審問了一下,他卻什麼都不說。」

許林皺起了眉毛,說道:「沒有對他嚴刑逼供?」

吳應雄搖了搖頭。說道:「你知道,我們南區分局向來都不做虐待犯人這種事情。」

「如果他不開口的話,恐怕我們沒有辦法得到更近一步的消息。」

吳應雄問道:「耐心等待吧,總會有辦法讓他開口的,不過說到昨天晚上的事情,那個傢伙身上的封氣鉛彈,是誰給他中下的?」

「昨天晚上我看到的是一個蒙面黑衣人,不過,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大雁。」許林想了一想,出聲說道。

「大雁?」吳應雄顯然也是被許林的這個答案說得臉上浮現出了意外之色,他皺了皺眉毛。問道,「你的意思是說,是大雁救了你?」

「沒錯。」許林點了點頭,說道。

「但,這是為什麼?」吳應雄問道。

許林搖了搖頭,說道:「我並不是很清楚,但是在我出來后,三蓮會的會長。他說過,要讓我們把外來的手,全部斬斷。」

「你的意思是說……」

許林輕嘆一口氣,臉龐上浮現出了複雜之色,說道:「台都,恐怕不會太平了。」

……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