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耀無奈的看向了一旁十分淡定的林若曦,妹妹是一個古靈精怪的機靈鬼,姐姐還是比較淡定一點的,看起來正常一點。
2022 年 11 月 4 日
by

王耀無奈的看向了一旁十分淡定的林若曦,妹妹是一個古靈精怪的機靈鬼,姐姐還是比較淡定一點的,看起來正常一點。

叮~您有新消息。

楊子悅:王耀,對方加了五萬塊錢,你一定要不留餘地的滿足對方的要求,這可是一個大單子。

「王耀,你接到楊子悅的消息了么?」

「收到了,算你們狠,跟我走吧!」

王耀拎小雞般的將這隻狼王拎了起來;一隻土狼的狼王而已,實力也就比正常的冒險家們強一點點,連精英怪都算不上,難道就因為長的漂亮點,收它做魔寵?

冒險家的魔寵欄是有限制的,最多只能收三隻,為一隻土狼浪費一個魔寵欄,只有林若彤這樣的天真少女才能做的出來。

「小土狗,你的運氣爆棚了!」王耀得意的將狼王拎了騎來,仔細的打量了一下……

拎着狼王的王耀帶着兩位女生來到了鍊金術師公會;此時的王耀更加確定了一件事兒——鍊金術師公會絕對是遊戲商城!

繪製魔法捲軸這件事兒只能由鍊金術師公會去做,而且繪製捲軸的價格是十分昂貴的,一般人根本就給不起。

「咦!王小子,你怎麼又來了?」徐海看了看門口的來客,立即走出了櫃枱。

「徐大師,混個熟臉唄!」王耀一把將狼王扔在了大廳:「給我弄一張捕寵捲軸,這小丫頭想要這隻狼來當魔寵!」

徐海看了看王耀身邊的兩個女孩兒,不見剛剛一起離開的上官寧寧,搖頭笑道:「一隻土狼而已,收服它一點價值都沒有,你確定么?捲軸可是很貴的!」

「我確定,我就要它做我的魔寵!」林若彤嬌呼。

「看在王小子的面子上,給你們打五折,收三千金幣吧。」徐海從櫃枱里拿出了一張捲軸:「這隻狼擁有銀月天狼的血脈,但是已經稀釋了無數代,這一絲絲血脈已經沒有用了,如果感興趣可以喂它一點靈藥,它的實力還會在提升一點。」

在徐海的主持下,林若彤順利的與狼王完成了契約。

野狼王:(高級野獸)

等級:8

生命值:3600

攻擊力:120

力量:460

體力:880

智力:5

精神:600

技能:

撕咬:咬住獵物進行連續撕扯,造成三百點撕扯傷害,使對手進入流血狀態。

簡介:銀月天狼的第n代子孫,一身銀色毛髮正是貴族的證明。

這種屬性對上一般的冒險家還算是中肯,收服一隻狼王,對於現階段來說,幫助還是蠻大的。

「大師,您說小銀能成長是么?」林若彤問道。

「是的!」徐海點了點頭:「如果餵養得當,長成銀月天狼也不是不可能,只是這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

「謝謝大師!」林若彤一把摟住了狼王,笑嘻嘻的說道:「我就知道小銀不是一般的狼。」

「小銀,你要加油哦!」林若彤再次摸了摸狼王的鼻子。

「妹妹,我們該下線去練鋼琴了!」

「姐姐,這個暑假我就不練琴了,我要打遊戲,我要全天在線!」

林若曦搖了搖頭,她這個妹妹又著魔了。

算了,隨她吧,只要她開心就好。

姐妹二人向來是形影不離的,林若彤不想下線,林若曦也不好直接離開,這個遊戲的體驗還算是中肯,玩兒玩遊戲也好。

二女沉浸在剛剛收穫魔寵的喜悅中,一旁的王耀則是打量起了鍊金術師公會的櫃枱。

徐海恰如其分的出現在了王耀的身後:「王小子,牧師是可以隨便換的,你不要有心理負擔!」

「徐大師你在說什麼啊!」

徐海見王耀有一點點的窘迫,小聲笑道:「我這雙慧眼發現那個女人絕對是光系元素體,我把她引導上牧師的道路,讓她助你一臂之力!」

徐海指了指站在那裏看着妹妹擼狼的林若曦:「看我去忽悠她成為牧師,你就偷摸的感謝我吧!」

「哎!」

王耀伸手去拉徐海。

這一次,徐海幾乎是瞬息便來到了林若曦的面前,王耀直接抓了一個寂寞。

王耀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徐海在與林若曦巴拉巴拉的說些什麼,隨後那本熟悉的牧師大禮包就出現在了林若曦的手中,隨後又送出了所謂的祝福大禮包。

林若曦也是十分乾脆的將兩本技能書全部學習了。

「力之祝福!」

一道白光在王耀的身上一閃即使,力量瞬間增加了100點。

「讓我看看你的板面!」

王耀將板面展現給了林若曦,650加100的力量讓林若曦當場石化。

這哪裏是天花板戰力,僅僅6級就有這樣的四維,這簡直就是天花板中的天花板啊。

見王耀實力這麼強勁,林若曦骨子裏的冒險精神也被激發了,她決定帶着妹妹與王耀去闖一闖副本。

「妹妹,小耀子,我們走!」

林若曦大手一揮,十分豪爽的走出了鍊金術師公會。

王耀看向徐海,一臉苦笑的不知該說什麼好。

「去吧去吧,不用太感謝我!」

看着王耀的背影,徐海喃喃的說道:「君莫邪,你想破頭也想不到我遇到了一個全系元素靈體吧,你辱我妻女,殺我全家,這個仇我會一點點的報的!」

每個人都有着他不同的故事,跟着兩個女生一起的王耀還不知道,自從徐海看見了他的元素靈體后,他就被捲入了一個隱藏的支線任務里。

「呀,我們是不是沒給錢呢?」王耀忽然來了一句。

「好像是!」

姐妹二人不約而同的看向王耀。

「算了,我和徐海那麼熟,下次一起給吧,下次!」

「楊子悅說刷副本現階段可以去刷腐爛的村莊,現在他們的開荒團在那邊,你們二人有什麼意見么?」林若曦看向王耀,這句話主要是說給王耀聽的。

「我沒什麼意見,刷哪裏都是刷!」王耀補充:「但是你們倆要一直躲在我的身後。」

「看情況吧!」

王耀一頭黑線……

(未完待續)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池容沒有那個公主命,所以洗衣做飯這種活兒,對於她來說,並不成問題。

尤其是在哥哥去世之後,她就已經開始學著自己照顧自己了。

她和姚烈,男未婚女未嫁,住在一個房間里的確不太合適。所以昨晚上姚烈離開的時候,她也默許了。

早上起來之後,她直接去了廚房。

姚烈是個經常在家做飯的人,所以廚房裡煙火氣很足,冰箱里也儲存著各類食材,池容很輕易的就做好了兩人份的早餐。

叫姚烈回來吃早餐是小事兒,重要的是池容想儘快把哥哥的墓地給定下來,好讓哥哥早點入土為安。

姚烈想了想,才問:「介不介意我帶著一個人回去一起吃?」

池容愣了一下,然後說不介意:「我再準備一份就好了。」

掛斷電話,姚烈把手機放倒一旁的床頭柜上。

江小魚被吵醒了,臉色陰沉著,完全是起床氣發作的樣子。

姚烈伸手,寵溺的扭了扭她小巧的鼻頭,說:「起床咯,我們一起去吃早餐。」

剛剛的電話,已經被江小魚給聽到了,她翻了個身,背對著他:「我才不要起床……」

更加不想去吃那位池小姐做的早餐。

「去吧」,姚烈將手放到她的腰上,說:「就當是大家認識一下,遲早都是要認識的。她手藝很不錯的,去吧……」

反覆遊說,江小魚還是被他給說動了。

她從床上爬了起來,胡亂洗漱了一下。

因為是去姚烈的房子里吃早餐,所以就沒有化妝,只在臉上擦了點素顏霜。之後,她從衣櫥里拿了條粉白相間的粗花連衣裙穿在身上,然後才和姚烈一起出門。

門打開的時候,江小魚頭一次見到了姚烈口中的池容。

池容看樣子比她小几歲,一張臉白白的,文靜又秀氣。她人有點瘦,所以顯得眼睛有些大,炯炯有神,算是個很漂亮的女孩子。

她身上還系著姚烈的圍裙,看起來宜室宜家。

「你好!」

江小魚微笑著朝她伸出手去:「我叫江小魚……」

姚烈也笑著給她介紹:「這是我女朋友,不過還沒有公開。小容,你先不要說出去好嗎?」

池容看著江小魚,似乎才回過神來,連忙伸手跟她握了一下,說:「你好」,說完,又似乎在感慨:「難怪第一眼的時候就覺得很眼熟,原來是個明星。」

江小魚很客氣的笑笑:「演員而已!」

她還給池容帶來了一份禮物,是一枚珍珠胸針。頭一次見面,就跑來吃人家做的早餐,江小魚覺得怪不好意思的,所以特意帶了禮物。

胸針是她從日本帶回來的,還沒有拆封,是新的:「送給你的,希望你可以喜歡。」

「謝謝。」

池容很客氣的接過來,然後說:「快進來吧,早餐已經做好了……」

餐廳里,擺放著很豐盛的早餐。

「江小姐應該吃不慣飯糰吧,這裡有豆漿和包子……」

池容一邊說著,一邊把手邊的一份小籠包和熱豆漿朝她推了過去:「豆漿是我早上剛剛榨的,但是小籠包來不及做,所以這是速凍的,下次再給你做手工的吧。」

江小魚連忙搖了搖頭:「沒關係,是我來得突然,池小姐費心了。」

池容這才笑了笑,說:「叫我小容就好了。」

「行」,江小魚沖她微微笑,說:「那你叫我小魚就行了,這是我的小名。」

池容微笑:「是嗎?如果是小名的話,那挺可愛的。我以前在媒體上看到你,名字一直都是江瑜。」

早餐的氣氛還算是融洽,江小魚吃早餐的時候,順便問了一下她的專業,然後又把自己的手機號碼留給了她,說:「小容,你好久都沒有回帝都來了。這幾年,這裡的變化挺大。我的號碼你存一下,如果有需要幫忙的話,一定要給我打電話。」

池容連忙把她的號碼存了起來,說:「謝謝。」

飯後,姚烈收拾了碗筷,洗了碗。

之後,他準備帶著池容一起出門去看看墓地。

他讓江小魚也一起去:「出去走走吧,今天天氣挺好的。」

江小魚卻搖了搖頭,說:「章琰約了我,說要帶我去參加一個飯局,想要早一點把《唐歌行》這個項目給定下來……」

陸嘉琳那邊還在鬧騰著,所以江小魚昨晚上和章琰聊了會兒,兩人都覺著這件事兒,應該先下手為強。

姚烈聽了,點點頭,說:「也行,那晚上再一起吃飯吧。」

江小魚微笑著說:「好。」

她目送著兩人一起出了門,然後才回了自己的家。

「她人真好。」

上了姚烈的車子,池容才說:「而且,她看起來也不討厭我,不但送了我禮物,還讓我有事兒給她打電話——好多女明星的架子都很大的,手機號碼都不會輕易給人!」

姚烈笑了笑,說:「是啊,她對人都挺好的,很平易近人。」

池容像是鬆了口氣似的,說:「我一開始以為,她會討厭我的。」

「你想多了」,姚烈勸她:「她不是那種人。」

池容說:「那也是你的福氣,你要學會好好珍惜。」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