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打了輛的士,朝着婁家茶館而去。
2022 年 10 月 26 日
by

然後打了輛的士,朝着婁家茶館而去。

接着張晨又接到王馳的電話說他已經到了,並在婁家茶館定好了位置。

張晨剛下車,就看到門口一個穿着西裝,大約27,8歲的小伙在東張西望,像是在等什麼人,張晨如果猜的不錯,應該是塊手的王馳在等自己。

老遠張晨就道:你好,你是王馳吧?

王馳道:你是?張晨吧!沒想到你真人比視頻上還要帥。

張晨笑道:您可真會說話,我們進去吧。

王馳客氣道:請請,您裏面請。

茶館裏邊,王馳請張晨坐下。

張晨道:說說吧,你們塊手是打算怎麼簽我?

王馳也不磨嘰直接從包里掏出合同遞給張晨道:看看吧!

張晨接過合約,認真的看了起來,合約內容大致是500萬,簽約5年,每天直播不能低於一個小時,不播的時候要跟官方報備請假。

還有就是張晨的歌曲,如果快手使用的話會給張晨相應的費用。

禮物方面跟官方是五五分,簽約時間內除了快手不能在別的平台直播,後面違約金是一個億。

說實話,這合約挺好,但張晨並不滿足。

他可是知道自自己的腦袋裝的後世很多有名的歌曲。

而且,他可是對直播怎麼做,怎麼賺錢可是一清二楚,所以他想為自己爭取更多的分成。

後世張晨可是從網上知道,那些大主播明面上和平台是無5,5分,實際上,只是對外宣佈的是5,5分,實際上比平台要拿的多,只是沒有簽約費而已。

張晨道:我有一個要求,只要你答應我,立馬就可以簽約。

王馳道,您說。

是這樣,5年500萬,你給5年100萬就行。

王池一愣,還有這麼提要求的。

不過接下來的話,令王遲就不這麼想了。

禮物分成方面我要8成,這個要求你只要滿足我立馬簽約。

當然,對外公開的時候還是5成,但是實際上我8成。

王馳還沒回話,張晨的電話響了。

是海蝶音樂打來的,說他們已經到了。

張晨讓他們先找一個包間等著,自己馬上過去。

王馳一聽這電話,還以為是別的公司也要簽約張晨呢!

頓時有些慌了,給張晨說了一下,自己要請示一下領導。

張成微笑着示意他可以,王馳出了門,趕緊把現在這個情況傳達給自己的上級領導。

領導一聽着也慌了,趕緊又向上級請示。

上級的回復是,不惜一切代價拿下張晨。

就這樣一個完美的誤會,在張晨不知道情況下把合約簽成了。

合約張晨還讓他做了一部分修改,比如說除了直播之外的其他事情不得干涉張晨。

比如說商演,比如說張晨開公司平台不得給予干涉。

當然,前提張晨不耽擱直播。

還有張晨除了不能在其他平台直播之外,可以在別的平台發作品,漲粉絲。

張晨還定了以後每天6點到8點,他會在這個時段直播。

並定好,明天晚上六點正式直播首秀,張晨也急需要自己的首秀證明自己的價值,證明塊手沒有簽錯自己。

簽好合同,王馳就離開了,並打算通報全網,為張晨的首秀做宣傳。

還給張晨的買了微博頭條,並通知快手的各大簽約主播為張晨捧場,可所謂是給張晨最大的畫面。

張晨也錄了個視頻,表示明天6點直播首秀,並會在會在直播間演唱自己的新作品。

王馳走了之後,張晨去了旁邊和海蝶公司約定的包間。

海蝶音樂的人已經到了,就在旁邊的包間里。

。 沈初聽到柏生這話,臉上的表情微微變了一下。

說實話,她想笑。

真是蒼天有眼。

但她不想現在跟薄老爺子撕破臉皮,只好忍下來了,面上帶著幾分驚訝:「您身體一直挺好的。」

沈初從柏生的手上接過那報告書,掃了一眼,上面確實是寫著惡性腫瘤,晚三期。

「老先生,現在醫療發達,您積極配合治療,必定能長命百歲的。」

這話沈初說得就違心了,她可一點兒都不希望薄哲茂長命百歲。

這個卑鄙無恥的老頭子。

薄老爺子嘆了口氣,似乎認命一般:「我這個年紀,也該知天命了。大限已至,我也不爭什麼了。阿年的哥哥英年早逝,如今薄家句剩下阿年一個人支撐了,我只想在我閉眼之前,能看到阿年能夠成家。」

「沈初,我這個身體,手術是做不了,保守治療,也就一兩年的事情。我這一輩子最遺憾的事情就是你進我們薄家的時候,我沒有護住你。如今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我知道你是對我們薄家、對阿年失望了。這樣吧,你和阿年先舉行個婚禮,結婚證呢,以後再說,先讓最近的事情過去了,再決定以後的事情,你覺得怎麼樣?」

沈初看著跟前的薄老爺子,不得不說,這老頭子,說起謊話來一套一套的。

什麼先結婚以後再領證,她都跟薄暮年舉行再婚的婚禮了,領不領證,在外人看來,不就是已經結婚了嗎?

這真的是打的一手好算盤,說到底,就是想把她套進薄家。

聽著薄老爺子這些話,沈初甚至有些懷疑,他的肺癌,是不是真的。

沈初原本還想著,薄老爺子弄出這麼多的事情來,她要怎麼反擊才好。

現在好了,這老頭子把機會送到她跟前了。

嘖,她要是不珍惜的話,都對不住這薄老爺子的「一片苦心」了。

沈初微微皺了一下眉:「薄老先生,我對您的病感到很痛心。但是我和薄暮年兩個人之間並不存在兩情相悅,一直以來都是我喜歡他,他不喜歡我。這些年來我也算是累了,所以我不想再跟薄二少有任何的糾纏。」

這老頭子狡詐多疑,沈初要是馬上就開口答應了,薄老爺子必定猜到有詐。

對方做了這麼多就是為了讓她嫁入薄家,沈初也不怕自己就「猶豫」這麼一下,薄老爺子就能放棄她這麼一塊「大肥肉」。

事實上,沈初想得不錯。

薄老爺子聽到沈初這話,有些急了,「沈小姐,你這話就不對了!阿年他喜歡你,他怎麼就不喜歡你了?他要是不喜歡你,城北的那塊地,如果不是他向許越北開了口,那塊地,又哪裡那麼容易落到你的手上。」

「還有,上次沈總大壽,也是他主動提出來他自己去的。上次青青不懂事,得罪了你,他可是親手動的家法!沈小姐,阿年他就是嘴硬,我是他爺爺,我看得出來。」

沈初看了一眼薄老爺子,「我需要考慮一下。」

薄老爺子知道沈初鬆口了,連忙喜笑顏開:「好!不過這圈裡圈外的言論,我們兩家確實要處理一下,沈小姐還是儘早做決定的好。」

沈初點了點頭,故意低頭看了一下腕錶:「薄老先生,時間不早了,我公司還有個會議,就不陪您了。」

「沒關係,你去忙,你去忙!」

薄老爺子如願以償,如今看著沈初都和顏悅色的很。

沈初拿起包包,意味深長地勾唇笑了一下。

她也不知道,到時候,薄老爺子會不會被她直接氣進了醫院。

。 昔日內,一臉陰鬱的大姐的心情也隨之變得好了起來。整個戰家都肉眼可見地看到大姐臉上的笑容。

只是,一直不以為然等待大姐回來的姐夫卻徹底慌了,他派人打聽大姐的事情,卻得知大姐的心情是那麼愉悅,身邊還有那麼多人陪伴,又想起來家產快要被消耗萬盡了,大姐一離開,又沒有戰家的補貼。

一切似乎都是那麼艱難了。

他去戰府邸內,卻發現戰家人對待他是那麼冷淡。

現在,他才知道。

原來是大姐的喜歡給他本身增添了一層光,讓他覺得自己是那麼不可一世。原來戰家是看在大姐的面子上才對著自己一忍再忍,如今大姐離開了,戰家人也無需再忍耐什麼了。

原來,沒有了大姐。

他什麼也不是

現在的姐夫快要後悔死了,他這才知道大姐的重要性,他後悔自己沒有好好對待大姐,更不應該每一次都動手去打大姐,現在他甚至還想要聽聽大姐的嘮叨。

只是,現在這一切都與他無關了。

想到了這裡,姐夫心中不服氣,他暴躁地跺腳,咒罵戰子琴道:「離開我,我倒是要看看有哪一個男人要你,一個不能下蛋的母雞,誰要你阿,真的是誰要你誰倒霉!呵呵。」

……

時間點點滴滴,轉眼間又過去了一個月了。

「有緣吧」的名聲也被打響了,甚至在這裡的賣酒的一個月賺得都比戰老爺出去拉生意賺得多,戰老爺那麼精明的商業頭頭都不得不對顧西川伸出來大拇指。

有緣吧,自從開業都是大姐在享受其中。

很多人不知道大姐的名聲,也只是以為大姐是一個性情好爽的女子,大家也願意一起和大姐玩樂。

戰東耀和顧西川一起前去有緣吧看大姐。

大姐身穿一身紅艷艷的舞裙,臉上化妝得很是濃,只是她看上去心情絕佳,看著顧西川和戰東耀前來,趕緊拿著酒樽過來道:「東耀,西川你們來了,要不要看看我們編排的舞曲,真的特別好,而且我們這還有個小弟唱歌真的是一絕,嗓子就好像是被天籟之音一樣,聽完之後整個人的心情都要放飛了。」

「大姐……」

戰東耀有些無語子了,他皺眉看著她道:「大姐,看來你玩得是挺開心的……看一群人跳舞唱歌,我倒是沒有興趣。」

看著桀驁不馴一臉冷冰冰的弟弟,大姐也覺得有些無語,戰東耀真的就好像是爛泥扶不上牆阿,怎麼什麼都沒有一點點的反應阿。

「西川你呢?要不要一起來玩呀。」

大姐盛情邀請,顧西川眨巴眼睛,看著大姐問道:「大姐,你可別忘了開這個歌舞團是做什麼的,你……你那個事情處理得怎麼樣了,又沒有遇見喜歡的人……」

大姐哈哈大笑,爽朗地說道:「什麼喜歡的人,西川。其實,我感覺我好像是把那群男人都處成兄弟了,一個個都是我的小弟,他們都喊我姐……」

戰東耀:「……」

「大姐,你這不是沒救了。」顧西川難以置信地吧唧吧唧嘴,緩緩說道,「大姐你可是長點心阿,怎麼都變成了兄弟了。」

她欲哭無淚,想笑又想要哭。

敢情,只是給大姐找個很多小弟?

「哎害,有著一群小弟弟也不錯,天天唱歌跳舞,人生歡樂不已阿。」大姐倒是一臉無所謂,拉著顧西川就要唱歌跳舞。

然後,顧西川就去玩了。

戰東耀蹲在一邊等待著顧西川回家。

「女人,真的是麻煩。」

他輕飄飄地從口中飄出來這句話道:「也不知道跟自己男人玩,一直玩那麼久,我都困了,可是還要等她。」

當顧西川玩嗨結束之後這才發現戰東耀早已經睡著了。

她喊醒了他。

戰東耀置氣道:「玩好了?還記得家裡有個男人在等你,等到天昏地暗,都等到連續做了不知道幾個夢了,不理你了。」

「夫君~夫君。」顧西川撒嬌,看著戰東耀嬌嗔地喊道,「不要不理人家了嘛,人家錯了嘛,嚶嚶嚶。」

每次顧西川抬頭看向他,他就轉頭一副傲嬌的樣子。

說實在。

玄佑真的是越長越像是戰東耀了。

現在,顧西川時不時就能從戰東耀的身上看到玄佑的影子了。

「哼。」

虎牙微微側漏,真的是又酷又奶。

「夫君~」

「東耀~」

「阿耀~」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