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明嘻嘻一笑,對於古老王的冷嘲熱諷,絲毫沒有在意,因為這只是前奏,真正的大招他還沒拿出來。
2022 年 9 月 28 日
by

沈明嘻嘻一笑,對於古老王的冷嘲熱諷,絲毫沒有在意,因為這只是前奏,真正的大招他還沒拿出來。

「跟你說個事,實際上咱們已經出國了!你不覺得這小日子過的不錯的人民除了長的猥瑣一些,和我們長的幾乎一模一樣嗎?你就一點都不好奇嗎?」

沈明略有深意的說道,徐福東渡蓬萊欺騙秦王政求取仙藥,最後定居日本的事情可是自古流傳。雖然這裏面有些虛假的成分,但是古老王又不知道這其中的真假,忽悠他就完事兒了!

「是有點像,只是使用的語言和文字與我等截然不同!何等原因?難不成是藩屬國?」古老王自然是不知道這些,所以心中的疑惑倒是真的,不是裝出來的。

「上鈎了!」

沈明笑嘻嘻的說道:「根據歷史考究……」

……

沈明巴拉巴拉講了一大堆,總之把故事編的能有多扯有多扯。

這所謂的歷史考究,那當然是我們沈明大教授的所考究的了。

「放屁!區區彈丸之地也敢幹出那等喪盡天良之事?照你這麼說,孤豈不是泱泱民族之罪人?

徐福那罪臣不但欺騙了孤,其後世子孫竟敢侵犯孤的國土!」

古老王勃然大怒,心中無比的憤慨,語氣都不由得加重了幾分。

沈明臉上的笑容頓時收斂了起來,這下好像有些玩大了。自己好像有點真的把古老王給惹毛了!

古老王的威然的氣勢不自覺地從沈明周身散發,而四周經過的普通人每每到達沈明的四周都會感到一陣發軟。

這其中不乏有幾個魔法師。

古老王的實力雖然不存在,但有些東西是刻在靈魂里的!那屬於王者的氣勢是永遠也無法改變的!

君王一怒,山河染血!

「大哥,老子開玩笑的!不是徐福的鍋,也不是你的鍋!這破島上本來就有原住民,您別激動!」沈明意識到玩笑開大了,這位也不全是普通人,有幾個低級的魔法師已經注意到了沈明,要是招來了麻煩,沈明恐怕今晚就得到局子裏過。

雖然沈明並不弔這些小日子過得不錯的人,但是畢竟身在異鄉,強龍壓不過地頭蛇。

古老王對於那份情感的看重是沒有人可以侮辱的!

「孤的確錯了,你可知?當初的龍船之上有什麼東西?我一直以為那個混蛋葬身大海了,沒想到他沒死,拿那件東西必然會被帶到這兒來!」

「混蛋!」

古老王心中的憤怒無法平息,沈明也是感受到了自己似乎被幾道七夕給注意上了,雖然都是一些看不上眼的雜魚,不過很快就不會像眼前這麼簡單了!

「閃了!」

沈明直接閃人,自己幹嘛要跟這傢伙開玩笑?這不是麻煩上門了嗎?

……

黑夜是暗影系法師的天然戰場,沈明的身影穿梭在城市之間,一會兒就擺脫了身後的糾纏。

法師也算得上是這個社會稀缺的職業,沈明好歹也是個高階法師,要是這麼容易就被跟上那也不用混了!

「幫孤一件事,要是成功了,對你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如何?」

古老王突然開口,語氣之中竟然有着幾分懇求之意。這倒是出乎了沈明的意料,秦王政會求人嗎?

這說出去,誰會相信?

「幹啥?你這麼求我幫忙,我怎麼有點慎得慌?」沈明心中突然有種古怪的感覺。

古老王沉默了一會兒,過了許久才緩緩說道:「孤一生從未有過後悔的事,但現在孤承認,孤犯錯了!孤後悔了!

當初徐福的那艘龍船之上,有着一件十分特殊的東西!足以關乎到我泱泱華夏之氣運,這件東西一定要拿回來!他本該就是我們的!」

「你想說啥?」沈明摸了摸下吧,自己好像一不小心又開了一個新副本。

水澤國度那個副本還摸不著頭腦呢,這不是又讓自己腦大?只不過和水澤國度的副本相比,古老王說的這個好處應該不是騙自己的。

畢竟可以讓古老王有這麼大反應的東西,絕對是很不平常。

「湯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居水中。9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

「這不是神話嗎?你別跟我說你說的那件東西是金烏啊!那不扯呢嗎?真要有那東西,那就小日子過的不錯的國家不是早就飛天了?」沈明突然感覺怎麼有些扯呢?

沉默!

「不是金烏,是扶桑!扶桑神樹!」古老王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最終才回答道。

「對不起,打擾了!咱們還是談談別的吧!」

沈明臉上抽了抽,這跟自己談的都是什麼?這不是魔法的世界,怎麼扯上神話的東西了?

如果真的有這種東西,恐怕會被日本高層保護的好好的,自己哪那麼容易接受得到!更何況要帶走?

沈明雖然對自己的實力挺自信的,但絕對不是自大。區區一個高階法師,恐怕到時候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就當是……孤求你一次,我等著東西,怎能落入外邦之手?」

古老王似乎是咬着牙,十分不甘的說道。

沈明也許有些愣住了,不可一世的古老王竟然會如此低三下四的求人嗎?

秦王政的一生,卑微過,但從未屈服過!世人對他的人生褒貶不一,但他的確是一個偉大的君主!

可那畢竟是2000年之前的人了,除了從史書中體會他的雄姿英發,曾經鎮壓過一個時代,又怎能真正的理解他是一個怎樣的人?

沒有人比秦王政對那片土地熱愛的深沉!那是他親手締造的國家,後世之君皆是以他為鑒。

沈明起初對這位君主充滿了恐懼,畢竟無論是從那些流傳的故事,還是歷史的課本,秦始皇都是一個讓人佩服的名字,但絕對不是一個讓人想要直面的人。

但是這麼長時間的了解下來,沈明也是漸漸的明白了。

千古一帝也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啊!只要是人,怎麼可能沒有執念?

他熱愛的是天下,是他的子民,是他的國土!他想要締造出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最強大的民族!所以他可以容忍那些被他消滅國家的皇子流落在外,不趕盡殺絕。他可以容忍自己眼睜睜看着親手締造的大秦王國二世而亡!他所要的是天下一統,流芳百世,千秋萬代也許只是期望而不是必須的……

「你確定是扶桑神樹?跟神話中的一模一樣嗎?」

沈明深吸了一口氣,他突然感覺十分的扯淡!原本想要搞一下古老王,沒想到卻把自己給扯進去了!

「多謝!孤犯下的錯,確需你來彌補,當真不應該!」

「算了,雖然我不是什麼好人?但我愛國呀!」沈明豎了一個大拇指,說的十分認真,算得上是今晚說的話中最正經的一句了。

有些東西是流淌在血脈里,儘管這不符合沈明的原則,但卻不能改變。

「關於徐福的事情,其實你說的並不完全對。當初孤並不是讓他去尋求仙藥,孤還沒真的傻到那種程度。孤實際上是想讓他在海外尋一處寶地,安置扶桑神樹!特意賞賜3000童男童女,在海外開闢一處我華夏之龍脈,不曾想……」

古老王雄圖霸業,想人所不敢想,做人所不敢做!這也許就是後世之君無法超越的地方了,不會拘泥於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他的眼中是整個天下!

「其實我比較好奇那樹有什麼特殊的能力?命運這東西我一直不相信,你跟我扯什麼氣運……」沈明摸了摸下巴,有些不相信的說道。

龍脈啊,氣運啊,這些在魔法的世界裏也是扯上天了的事情。畢竟這又不是玄幻世界,怎麼會有那些?

「所謂的氣運,並不是你所想的那樣!國之重器便可以成為氣運,扶桑神樹是傳說中金烏神獸所棲息之地。它的果實可堪比一枚火系天種!它的汁液僅需一滴便可生人肉,死白骨!除此之外……」

7017k 在雲川直截了當的說明了目的之後,古月娜思慮了片刻,最終還是同意了。畢竟如果他所說的都是真的,那麼同意,對她而言有百利而無一害。

有好處,為什麼不同意?

……

一處廣闊的靜室之內。

放置有兩個蒲團。

兩名傾城絕色的女子盤坐其上,面對面,四目相對。距離不過半米遠。

「準備好了嗎?」

雲川看着對面的古月娜,說道:「我要開始了。」

「嗯。」

古月娜輕輕點頭。看似平靜的她,此時內心中也是有些緊張了起來。畢竟能不能治好她的傷,誰也說不準。

在看到她表示準備好之後,雲川同樣輕輕點頭,隨即緩緩的閉上眼睛,體內瑰麗的五色之力流轉……

古月娜同樣閉上雙眸,默默的調息。

而在雲川的身上,瑰麗的五色光芒逐漸亮起!

整個靜室逐漸被五色光芒籠罩……

古月娜此時的感覺非常奇妙。

她彷彿置身於空曠瑰麗的宇宙星空。

一種渺小感不由自主的從心底升起。

漸漸的,原本還有些警惕的身體緩緩放鬆下來,心神逐漸的沉迷到這種奇異的狀態之中,她彷彿掙脫了所有束縛。開始在這漫無邊際的浩瀚星空中飛翔!

越飛越高,越飛越高………

此時,在感應到古月娜漸入佳境之後。

雲川終於開始正式的着手幫她治療了。

浩瀚澎湃的五色之力,悄無聲息的將古月娜整個人包裹,這能夠衍化宇宙萬物的力量根本沒有遭受到她本體的反抗,極為順利的就入侵到了她的體內……

剎那間,古月娜體內的冰山一角,悄悄對雲川開放!

雲川不禁沉迷其中。

彷彿在星海中遨遊。

又如同在閱讀一本深奧的書籍。

關於古月娜這個人的一切,在一點一滴的被他查閱,讓他對於所謂的神,所謂的魂師,所謂的魂力……擁有了全新的領悟!

古月娜終究是代表這個世界戰鬥力天花板的存在,她本質上和神界的眾神是屬於同類。通過了解她,就能夠觸類旁通,逐步的了解到所謂的眾神究竟是什麼玩意兒。

更何況,在她的體內,此時還有一種血紅色的能量存在。

這股能量極為龐大精純,不斷的破壞她體內的平衡,擾亂她力量的運用,迫使的她不得不將大部分力量用於鎮壓這股能量,就連受的傷勢也是久久未愈。

「修羅神的力量嗎?」

雲川觀察到這股能量的存在,頓時就運用五行之力將這股力量攝取出來,進行深度的解析……想要看看這股修羅神之力,和古月娜的神力有什麼區別?

伴隨着不斷的解析。

把這修羅神力揉碎了,拆分開來,再用五行之力同化吞噬!

過往不懂的,不明白的。

通通都茅塞頓開!

「哈哈哈哈!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

「所謂的神,所謂的神力原來就是這麼一些玩意兒……」

這一刻,雲川感覺自己彷彿拿捏住了斗羅世界的真理,掌握了神界諸神的命脈。

……

五色之光,在靜室之內足足充斥了半個月之久。

雲川的解析也是逐漸進入了尾聲。

這半個月的探索,他的收穫頗豐。對於魂環的構成,魂力的本質,以及所謂的神力,都有了極為深刻的見解。

當然,這並不是說他現在就天下無敵了。

並沒有那麼簡單,任何東西想要探究本質,都不可能是一時半會兒就能夠研究透的。雲川雖然在這半個月內,對銀龍王里裏外外的仔細研究了一個遍。但是並沒有把她整個人都研究透,因為其中涉及到一些東西太深奧了,還不是他現在所能夠理解的。就好比讓一個初中生去做大學題,鬼才能看懂啊。

不過,經過這半個月的摸索。

雲川從古月娜身上得到的收穫已經遠遠超出了一開始的預計,現在的他已經能夠隨意的賦予他人魂環,不再需要從魂獸身上獲取了。

甚至百萬年神級魂環也可以隨手搓出來了。

困擾許久的難題一朝解決。

這意味着他現在真正的邁入了神級的層次。

至於改變魂師體系,讓魂師無需獵殺魂獸,就能夠自行凝聚魂環,這個就還差點意思。不過也快了,只要再研究一段時間。應該也能夠把這個難題徹底攻克。到時候就先在武魂殿裏面試試手……

一邊想着長遠的事情,雲川一邊將外放的五色之力回收。頓時瀰漫整個房間的五色之光緩緩暗淡,最後消失不見。

兩名盤坐在蒲團上,相對而坐的女子重新顯出身形。

「呼……」

長長的呼出一口氣。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