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昆問:「能打折嗎?」
2022 年 10 月 27 日
by

沈昆問:「能打折嗎?」

林姜姜陪笑:「您開玩笑了。」

。 順著囂張的叫囂聲,顧西川抬眸就看到了姨娘白柔的二女兒——顧綿綿。

顧綿綿身穿一件耀眼的明黃色底胸長裙,肩披著一層銀白色的薄紗,腰系著三倆玉佩叮咚作響,額前碎發隨風飄搖看著裝扮就是精緻的小姐,但是唯獨再好的裝扮卻因為這張尖酸刻薄的臉失去了光彩。

一張薄薄的嘴唇時刻撅著,微微眯著的眼睛充滿了不屑,那雙眼睛細長而又冷穆,似乎她就是高高在上的神一般必須萬人敬仰。

她掐著腰,看著面無表情的「傻子」,嘲諷著:「顧西川阿,你這個傻子帶著一個野種,你還敢帶他回來?爹知道了一定會掐死這個野種,哈哈哈野種瘦了吧唧的,跟個野草一樣長的,也不知道爹在哪裡要飯的。」

聽著這種難以入耳的話,秋楓眉頭皺得巴巴。

玄佑更是一臉呆萌,看著顧西川的臉問道:「阿娘?什麼是野種?」

「玄佑寶寶。」

秋楓欲開口卻不知如何繼續說下去。

顧西川捂著玄佑的耳朵,微笑著看著他道:「寶寶,你先乖乖跟著秋楓姐姐回去,阿娘要嘿嘿嘿~等會找你。」

「阿娘。」

「帶他回去,這裡交給我。」

顧西川命令道,眼神極其堅定。

「小姐!」

「放心啦你帶崽崽回去,我這武功可不是吃素的!」

顧西川命令丫鬟離開,丫鬟秋楓雖然心中有著眾多無奈,但是卻也是沒有辦法,她起身抱著奶娃娃玄佑,走向屋內閨房。

顧綿綿看著丫鬟火速抱著崽崽離開,她更是看不起從鄉下回來的小瘋子顧西川了,她撅嘴往顧西川身上吐了一口吐沫:「呦呵,怎麼玩不起了,野種就是野種,不能見光的!你們母子倆可真的搞笑。」

她頓了頓冷笑一聲:「你真的是飢不擇食啊,竟然敢給王爺帶綠帽子,現在還把野種帶回來,爹知道你帶野種回來了么,我真的想看看爹把你和野種活活打死的樣子!嘖,那是什麼滋味?」

顧西川扭動手腕,嬉皮笑臉道:「好妹妹,那個滋味姐姐我不知道呀,不過我今天會讓你知道我的專屬滋味?」

「你的專屬滋味?那是什麼?」

顧綿綿開口問道。

當她轉眸,卻正好對上一拳頭,這麼一拳頭打得她眼冒金星,當她準備還手卻又對上了顧西川的雙腿,顧西川轉身,收手,踢向腳腕關節,弱不禁風的顧綿綿就那麼被打趴在地上。

「顧西川!你幹什麼!」

顧西川輕笑,瞪大一雙似笑非笑的桃花眼道:「給你嘗嘗我拳頭的滋味鴨。」

聽著這話,顧綿綿心中氣壞了,由於被打得太重,她這個弱女子被打趴怎麼也起不來,渾身又疼又委屈。

她竟然被顧西川給揍哭了。

「來人,來人!我要打死這個瘋子!」

顧綿綿叫著下人前來。

顧西川見此,表面慌如牛馬,內心卻穩得一筆,她揉了揉腦袋,看著越來越多的人群,拿著手裡髒兮兮的手帕,順著人群走向哭嘁嘁的。

「嗚嗚,妹妹不要哭,給你擦擦臉,人丑還愛哭還愛裝病痛,以後沒有人要咯,羞羞臉。」

顧西川裝得傻乎乎,一邊看著眾人一邊看著又氣又怒的顧綿綿,擺擺手,嘴裡支支吾吾道。

「呼呼,紙鳶飛高高咯~我要騎大馬馬~」 不過看他臉,依舊是習慣性淡漠且冷,一點異樣都看不出來,但是誰能想到,這樣一沉穩的人,是經不起人撩撥的。

就像之前莫衍書想的那樣,沈虞臣沒有經歷過愛情,雖然看起來很可怕很強大,可是一撩就能被撩到的。

顏所棲終於發現沈虞臣不是刀槍不入的那種,這簡直也太好了,因為以後有的是機會逗大總裁啊。

看看現在,她就說了一句話,沈虞臣雖然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的樣子,可就是不說話了,眼神也有點飄,甚至不怎麼跟她對視。

過了好幾秒鐘,沈虞臣才反應過來,哦不,應該是才想到怎麼轉移話題,「你嘗嘗蛋糕,檸檬味的。」

「哦哦哦,檸檬味啊,我懂我懂。」顏所棲說:「大總裁也一定懂的吧。」

沈虞臣:「……」

沈虞臣噎了一下,剛好也聊了很久,雲舒安到了。

他鬆了一口氣,站起來朝雲舒安走去,可身邊多了一個人,是簡向緋。

沈虞臣還沒有開口,簡向緋已經非常乖巧地上前,幫忙擰過她手裡的東西:「媽,你來就來了,怎麼還帶著這麼多東西,讓你的手受累了。」

沈虞臣眼皮一跳,眼神甚至帶上了一絲不可思議,簡向緋跟雲舒安是這樣相處的?

顏所棲說簡向緋討好雲舒安,他還不當一回事,但是現在來看,給他的衝擊力很大。

可能他對父母感情淡漠,以為誰都是這樣,可如今看到旁人對自己的母親這樣的好,沈虞臣心理果然有點不適應,一時間沒有說一句話。

雲舒安眼睛都笑圓了:「謝謝兒砸關心,我不累的哈哈,都是凱恩幫我提的。」

「現在我來提。」簡向緋笑道:「你坐著休息就好。」

雲舒安被自己的愛豆兼兒砸哄得暈頭轉向,「好滴,謝謝兒砸,阿媽很開心。」

簡向緋笑,眼神有意無意地瞥過沈虞臣,沈虞臣抿唇,一言不發。

所以搞得雲舒安跟簡向緋才是親母子,他只是一個外人,實在是有些可憐兮兮的。

忽然,顏所棲過來,大聲一喊:「媽,你來看我和沈虞臣啊!」

雲舒安被簡向緋哄暈后,才發現自己還有一個兒子在這裡,「咦,臣臣你也在啊。」

沈虞臣:「?」

什麼臣臣?以前他跟雲舒安說話的機會都不多,最近才頻繁見面,連喊他的稱呼都變了。

一看就是雲舒安女士最近非常的快樂,早就忘記了母子關係尷尬,以前面對他還有點怯怯,現在不怕了,就怎麼開心怎麼來。

不過,什麼叫你也在啊?

他不就一直杵在這裡么,怎麼眼裡都沒有他呢?

這簡直太沒有存在了吧,可大總裁到哪裡都氣度不凡,鶴立雞群,是無法忽視的存在,可見現在確實有點太慘了。

雲舒安看了沈虞臣和簡向緋兩人一眼,忽然望著沈虞臣,整個人非常的高興:「兒子,我有一件事情還沒有來得及跟你說,你要不猜一猜?」

沈虞臣一言難盡。

雲舒安知道他不開口,她也不會逼,而且她自我安慰的技能很強,立馬給自己台階下啊,就自己回答道:「我認了一個乾兒子,你已經有一個弟弟了,是不是超級開心?」

沈虞臣:「……」

真開心不起來。

。 天際倒台之後,唇亡齒寒,五福會的其它成員也會感到威脅。衛浮子應該更是驚弓之鳥,惶惶不可終日。

張凡現在既然開了殺戒,把卜興田搞倒了,對衛浮子也不要客氣,只要衛浮子敢出手,張凡必然要一錘定音,徹底解決自己和衛浮子之間的恩恩怨怨。

不過,衛浮子極其狡猾,輕易不會露面,想找到他的藏身之路,真是難如登天。

「我們在明處,衛浮子在暗處,我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觀察之中……」張凡沉吟道。

周韻竹眨了眨眼,忽然道:「既然這樣,你何不誘他上鉤?」

「怎麼引誘?」

周韻竹嘴角抹出一絲微笑,「馮靜雲就是一個最好的誘餌,你可以把她撒出去。」

「把她當誘餌?怎麼誘?」

「多帶她出去玩兒啊!比如說逛商場,下飯店,泡酒吧,像一對情人那樣,只要衛浮子認定她是你的女人,我想衛浮子就更加有強烈的慾望要得到馮靜雲。那時,他就上鉤了。」

這點張凡倒是相信。

只是……不知周韻竹說的主意是真是假,要是她故意用這話來試探張凡怎麼辦?

所以,張凡謹慎的笑道:「我跟一個保姆做什麼情人呢?這根本辦不到這種餿主意,你不要再出了。」

周韻竹冷笑一聲,不再說話。

第二天早晨,張凡剛剛起床,便給錢亮打了個電話。錢亮正在京城出差,張凡約他上午在咖啡館見面。

上午十點,這對很久沒見面的老朋友,在一家幽靜的咖啡館相聚了。

一個月沒見錢亮,他顯得比原來精神多了,神采奕奕。

「錢叔,你最近是不是發大財了?弄到好項目了嗎?」

錢亮很矜持地喝了一口茶,然後裝作很深沉的樣子,道:「投資了一個m國的石油項目。本來對那片盆地沒有抱多大希望,以5000萬元買下了採礦權,沒想到經過勘探之後,卻發現了一個中等油田,可以說是小小的發了一筆。」

「我去!一個中等油田,還說是小小發了一筆?你得多大才算大發一筆呀?」張凡幾乎叫了起來。

「小凡,這件事情事先我沒有跟你說,我可不是故意瞞著你。」

「我對石油也不懂,反正我也不感興趣。」

「我以前也沒接觸過石油,不過這一次是我們家錢蘊介紹的朋友,我才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參與。」

「噢?」張凡一聽錢蘊這個名字,不由得想起和她同睡一張床的那個夜晚……而且,他直到現在,還是錢蘊的「修選」男友呢。

錢亮和李秀嫻對這件事情始終沒有放棄,一心一意要把女兒嫁給張凡,以前他們的意思是張凡跟涵花離婚,然後跟錢蘊結婚,可是後來發現張凡根本辦不到,兩個人便退而求其次,即使女兒沒有名分,也要嫁給張凡。

張凡的意思是:即使沒有名分,我也不敢要。

為什麼?

坑人啊!

所以一直避開這件事。

好在這段時間以來,錢蘊一直在米國留學,錢亮夫婦便沒有再來麻煩張凡。

所以,此刻張凡一聽到錢亮提到這兩個字,生怕提起以前的事情,一時間竟然有點頭疼。

「是這麼回事兒,我去米國看錢蘊,這丫頭不好好讀書,竟然在那裡辦起了貿易公司,看來也是遺傳基因上有經商的天才吧,這丫頭有點像我,把貿易公司辦的紅紅火火,現在業務開展的挺大。」

「她做什麼業務?」

「叫什麼投資諮詢公司,其實在我看來就是市場掮客,對縫的,但是她對的縫比較大,可以說是國際對縫。所以我這個項目就是她給對的縫兒,7000萬,我也不抱多大希望,心想拿幾千萬賭一賭,沒想到賭正了,竟然賭出一個油田來!小凡,通過這件事情我發現,在咱們大華國生意資源被大家開拓的有些枯竭了,可是在國外尤其是第三世界國家還有很大的發展機遇,這是一個大方向,我們不能放過。」

對錢亮的見解,張凡深表同意,「錢叔,實際上我也在國外有一個投資意向,那就是跟R國石油公司合夥,在歐洲辦一個化妝美容品連鎖,我出產品,對方出資金,換句話說,我就是技術入股。最近,他們又跟我聯繫了,準備具體實施。」

錢亮點了點頭,警覺的說:「跟R國人做生意,你要小心,好在你這次不出錢,他們也騙你騙不到哪裡去,以後關於國際投資的事情,你就跟錢蘊多多合作,起碼她不會騙你。」

「自然,那是自然。」張凡急忙回答,心裡卻是十分擔心錢亮再把那件婚事提出來。

錢亮並沒有提那個話題,只是微笑的看著張凡,竟然輕輕的打起口哨來,顯示出心中的十分得意。

張凡看到他這個得意的樣子,便想打擊打擊他的高興勁兒,笑道:「錢叔,我最近也發了一筆小財!」

「咦?」錢亮滿不在意的哼了一聲,「說!」

「有個大金主,因為家庭的變故,萬念俱灰,竟然削髮出家,把30多億的家產全贈予給我了。」張凡假裝平靜的說著,一邊用眼神觀察著錢亮的反應。

錢亮最初以為張凡是在扯淡,一連問了三遍,張凡都給予肯定的回答,錢亮開始半信半疑,撓著頭皮說道,「天下還有這等好事兒?」

「沒辦法,跟你一樣,運氣來了擋都擋不住。」張凡假裝平淡的說道,抬起頭望著天花板,也學著錢亮的樣子,打起口哨來。

看看張凡這個樣子,勾起了錢亮強烈的好奇心。

「哎,我說你是不是把哪個女人拿下了?把人家搞暈頭了,乖乖地把家產獻出來?」

張凡含蓄的一笑,他倒是希望錢亮認為自己的私生活越爛越好,免得他老把錢蘊的事提出來。

「不完全是,但是有關係!」張凡自得的一笑,好像一個採花大盜隨便摘了一朵小花那樣輕描淡寫。

「我就說嘛,天下哪有這麼傻的!原來是被你把那個女人的心給掏去了……小凡啊,小凡,我是服了你,你簡直是女人的殺手!我怎麼就沒有你那兩下子呢?」錢亮無比遺憾的說著。

。 在葉棠最熟悉的歷史里,波蘭前後被瓜分了三次。第一次瓜分波蘭,其主導國家是俄國、普魯士與奧地利。

但這個世界的歷史與葉棠所知道的歷史並不相同。

根據葉棠正在看的這份報紙上的新聞所寫,俄國似乎還沒有染指波蘭,目前是普魯士與奧地利正在積極地進行對波蘭的瓜分。而俄國與意大利也想從中分上一杯羹,奈何普魯士與奧地利並不歡迎。於是俄國與意大利對普魯士還有奧地利的瓜分行動大為光火。這邏輯大致上可以這麼理解:你倆小子分蛋糕居然不叫上你們大哥我!?那不行!我不同意你們吃獨食!

蘇維斯人相當關注波蘭的情況是因為蘇維斯的情況比較尷尬。與接壤的奧地利、意大利還有普魯士相比,蘇維斯無疑算不上什麼大國。奧地利和蘇維斯一樣,不像意大利法蘭西那樣幅員遼闊,但奧地利的經濟水平遠超蘇維斯,蘇維斯人對奧地利的產品大為追捧,報紙上的廣告對奧地利產品是極盡溢美之詞,在寫到奧地利名人時也語氣謙卑恭敬,甚至帶着一股子跪舔味。

這樣看來,蘇維斯在周邊一眾國家裏可謂是個弟中弟。也無怪乎蘇維斯連獨立的貨幣都沒有,市面上流通的一般貨幣的是隔壁法蘭西的法郎。

俄國與意大利不滿奧地利還有普魯士瓜分波蘭,眼看着就要形成雙方對壘的形式。偏偏法蘭西又是波蘭的友好國。最要命的是蘇維斯就被法蘭西、普魯士、奧地利還有意大利圍在中間。

蘇維斯一旦輕舉妄動,那就是幾面不是人。可蘇維斯要是始終不動,還是會幾面不是人。波蘭是蘇維斯的前車之鑒,但國家實力還不如波蘭的蘇維斯也可能會在波蘭被瓜分完畢之前就淪為列強們的新獵物。

不過如果這個世界的歷史與葉棠所熟知的歷史走向大差不離,蘇維斯這個國家在隔壁的法蘭西爆發大革命-之後會很快找到自己的發展道路,日後成為歐洲最富朝氣的國家之一,同時也會成為洗錢天堂,其銀行為全世界的無數犯罪者提供了金融庇護。

暫且不提國際局勢與國家興旺,只說葉棠此行的目的地。葉棠的目的地是塞特圖爾,這裏曾經是索菲婭與她父母共同生活的城市。

真正的梅·沃克出生在聖加倫周邊的農村裏,她從八歲開始就每天步行到聖加倫去販賣鮮花。到梅的哥哥與姐姐去給上流人家當了下人之後,沃克家有了點積蓄,梅販賣的東西也從鮮花變成了麵包。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