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承軒聽見沈初心的話,看着小女兒失落的表情,心中頓時起了關心之意,「初心別灰心,你這次的表現爸爸也看了,很不錯,爸爸說要給你獎勵,就一定會給。」
2022 年 8 月 29 日
by

沈承軒聽見沈初心的話,看着小女兒失落的表情,心中頓時起了關心之意,「初心別灰心,你這次的表現爸爸也看了,很不錯,爸爸說要給你獎勵,就一定會給。」

「真的不用了,爸爸我知道我先前做了很多錯事,但我只是一時鬼迷心竅,害怕姐姐搶走你,現在我已經不敢奢望了,只求爸爸別不要我,我會很乖地……」

沈承軒看着小女兒的表情,突然又有些心疼這樣的沈初心了,就在這時,車子已經到達了沈家。

方柔走在沈承軒身邊,忍不住嘆了一口氣,「初心從小就喜歡粘着你,可你這些日子的心思都在初雲身上,她難免內心不平衡,你別怪她。」

「她是我女兒,我怎麼會怪她。」

「我知道,有初雲這樣優秀的姐姐,我真的很怕初心以後會養成自卑的個性,她先前就一直在夢裏哭着說爸爸我會努力的,別不要我這種話,看着我怪心酸地……」

說着,方柔忍不住低頭拭淚。

沈承軒心口一動,忍不住抿唇,「我知道了,我去和初雲聊聊,初心輸了比賽,你去她房間好好安慰一下她。」

方柔心下滿意,點了點頭就轉身走了。

晚上,沈承軒走到了沈初雲的房門外,敲了門。

裏面傳來了沈初雲的聲音,「誰啊。」

「是啊,爸爸,可以進來嗎?」

沈初雲看了一眼電腦時間,沒想到沈承軒會在這個時候進來,不過還是開口,「可以。」

沈承軒開門走了進來,一眼就看見了坐在書桌前的沈初雲,他走到沈初雲的身邊,遞給她一張卡,「爸爸不知道你喜歡什麼,這卡里有二十萬,算作你這次的獎勵。」

沈初雲看了一眼放在桌上的卡,忍不住抬頭,「爸爸,我的錢夠花。」

「這是爸爸給你的,你就收下吧。」沈承軒坐到了沈初雲的身邊,「在做作業嗎?」

「剛剛做好。」

沈承軒看了一眼沈初雲,見她面色沉靜,不溫不火的樣子,忍不住感慨:「初雲,你媽媽把你教地很好。」

「謝謝爸爸。」

「初雲,你這一次的表現很優秀,但是初心畢竟是你的妹妹,如果可以,在有些方面,你盡量讓讓她,讓她面子上過得去一點。」

「爸爸指的有些方面,是什麼,考試成績,鋼琴,還是這次的校慶。」沈初雲看着沈承軒,感覺內心有些涼。

讓讓她,多麼輕描淡寫的話,上輩子他也是這樣和她說的,她是你妹妹,她從小被我寵著,脾氣不好,你當姐姐的讓讓她。

她讓了一輩子,這輩子,不想讓了。

沈初雲略帶尖銳的質問讓沈承軒臉色微變,他薄唇輕抿,卻還是執意開口,「初心已經錯了,你就大度一點,你畢竟是姐姐,自家姐妹,有什麼好爭的,不管你和她哪個人獲得榮譽,爸爸都會愛你們。」

「……」沈初雲緊緊抿唇,她在內心譏笑,「照爸爸這麼說,高考的時候,我是不是也要讓着她,故意考差一點,省地她養成自卑的性格啊。」

方柔那些話她早就聽見了,沈初心會自卑?她不自負就謝天謝地了。

「初雲,爸爸不是這個意思。」

「那是什麼意思?爸爸,每個人想要什麼樣的榮譽和成就,都是要靠自己的雙手去爭取的,現在我能讓着她,那麼以後呢?大學城,甚至是職場,那些人會不會讓她。」

在沈承軒的目光下,沈初雲將手上的卡遞給了對方,「看來爸爸不是來送獎勵的,這卡爸爸拿去吧,我受之有愧。」

「初雲,你不該拿這種態度和爸爸說話。」被沈初雲看出了自己的意圖,讓沈承軒眉頭一皺,雖然知道沈初雲說的話有道理,但是有些時候,事情本身就是分理性和感性兩方面的。

「我是你們的爸爸,我當然是希望你們兩個都好,如果不是什麼必要的事情,你讓讓初心又怎麼樣?為什麼一定要那麼強勢?凡事都爭第一呢。」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穿書之系統總跟我作對最新章節、穿書之系統總跟我作對梨子果果、穿書之系統總跟我作對全文閱讀、穿書之系統總跟我作對txt下載、穿書之系統總跟我作對免費閱讀、穿書之系統總跟我作對梨子果果

梨子果果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快穿回來后養老任務、穿書之系統總跟我作對、

。 貝家公館,火光衝天。

可是貝瑤的一句話,卻讓在場氣氛,陡然冷了下來。

貝森的神情陡然的從憤怒,慢慢的轉變成為了不可置信,看向貝婉星,「星兒……她說的是真的?你不是說你只是教訓一下貝瑤嗎?」

貝森就算是平時對別人再狠毒,再看不慣貝瑤,但是也沒有到真的要弄死自己的親妹妹的地步。

貝婉星雖然不是他的親妹妹,但卻是他從小捧在手心長大的小公主,在他的心裡他的星兒一直都是善良美好的。

所以當貝婉星說要他幫她懲罰一下貝瑤的時候,他便真的信了她,只是將她關起來餓一天。

但是現在怎麼會弄成這樣?

「住口?難道今天的天然氣不是你故意打開的?就是為了借貝森的手將我毒死在小黑屋!貝婉星,你還真是好手段啊!」貝瑤拍了拍手掌,嘆息似的道,「既可以將我除了,自己又可以摘除干係!」

貝瑤的話,再一次如當天棒喝敲在了貝森的心頭。

今天是他強行將貝瑤帶回來的,要是貝瑤在貝家出了任何事情,第一個被問責的,當然是他!

貝婉星注意到貝森看著自己的目光,立馬眼角帶淚的搖頭,「二哥,你不要相信她的話!」

「是不是你打開的天然氣?是不是你想要毒死貝瑤?」貝森冷聲質問。

現場已經炸開,而且燃燒個精光,找不到任何的證據可以證明自己做的事情了。

貝婉星迅速地在心中掂量了一番,「不是!我怎麼可能做這種事情?二哥你是最疼我的,我難道還會利用二哥?二哥……你不相信我?」

貝瑤緩緩踱步走到了貝婉星的面前,舉起了自己滿是鮮血的手。

「難道,你的意思是我會算準了你會將我關在小黑屋,還能夠提前自己去打開天然氣?」

貝瑤逼近貝婉星,美眸微眯,眼底毒光閃現,笑得森然,貝婉星被她逼得節節後退。

就在貝婉星退無可退了的時候,貝瑤忽然湊在了她的耳朵面前,放低了聲音,學起了曾經貝小傻的語氣。

「姐姐,你都把我的所有都搶走了,為什麼還非要我的命呢?」

話落,便開始癲狂的笑起來,從小聲到大聲,從輕聲到細聲……

貝婉星的全身開始顫抖,看著貝瑤像是看著陰間回來鎖魂的厲鬼一般。

忽然一把將貝瑤推開,淚眼朦朧的看著貝森,「二哥,我真的沒有,都是妹妹在冤枉我啊!如果你不信,那我……那我……」

貝婉星看著一旁的柱子,忽然猛然的朝著柱子沖了過去。

「星兒!」貝森驚聲大呼。

這時候,門口忽然一道身影閃過,霸氣凜然的貝擎霖及時的將貝婉星拉住,救了她一命。

「爹地……妹妹她……」

貝婉星抽抽噎噎的說完,忽然兩眼一翻,就「恰到好處」的暈了過去。

「醫生!」緊隨其後進來的雲霜嚇了一跳,立馬讓管家去叫醫生。

貝擎霖渾厚的嗓音怒起,「貝瑤,你又在搞什麼?」

看了一眼窗外的滔天火勢,吩咐了人立馬救火,然後面色鐵青的又問道,「到底誰幹的?」

說完,視線在貝瑤和易瑾爵的面上冷冷一掃。

易瑾爵的面色也異常的難看,剛準備上前,卻被貝瑤伸手攔住。

「貝家的事情,我來。」

話落,優雅的甩了甩頭,姿態慵懶的看向貝擎霖。

「我乾的,怎麼?」

貝森瞬間怒火滔天,「果然是你,剛剛你竟然還污衊星兒——」

說著,氣勢可怕的就要衝向貝瑤,卻被雲霜一把拉住。

「森兒,那是你親妹妹!」

看著貝瑤滿身的傷,雲霜的眼底流露過一陣心疼,想要上前,卻被貝瑤冷漠的眼神打斷,只能柔聲問道,「瑤兒,告訴媽咪到底怎麼回事?」

貝瑤的眼尾泄出一絲嘲諷,看傻子一般的看向貝森,「我說的是點火是我乾的,但是打開天然氣想要毒死我的人……是貝婉星!」貝瑤一生光明磊落,是她做的事情,她不會否認,但是別人的黑鍋,也別想讓她背!貝森依舊不敢相信,「不可能,星兒才不是那種心狠手辣的人,肯定是你,敢做不敢認!」雖然貝婉星剛剛的那一撞讓貝森徹底的相信了貝婉星,但是貝擎霖和雲霜,心中卻是動搖的。但是不管怎樣,貝婉星依舊是貝擎霖心中最出色的女兒,貝婉星代表的是貝家的顏面。所以……這件事情他只能暫時壓制。轉而一臉憤怒的注視貝瑤,「你竟然連自己的貝家公館都敢炸,我看你是要上天!」還真是偏心啊,對於貝婉星想要毒死自己避而不談,卻在這裡對自己炸了貝家公館興師問罪,貝瑤冷笑,語氣陰毒,「炸了又如何?我還恨不得將你們所有人都炸死!你們都是殺死曾經那個貝瑤的兇手,死了正好贖罪!」眾人皆是一怔,不可置信的看著貝瑤。她竟然敢說出這樣的話!!!是大言不慚,大逆不道,還是失心瘋了?

「你、你簡直是瘋了!」貝擎霖氣得渾身發抖。只有易謹爵凝視著貝瑤滿身恨意的樣子,眸底晦暗幽深。他知道,貝瑤那句話,不是假的,她是真的想要殺了貝家所有人。現在他越來越好奇,這個女孩到底經歷過什麼,才會如此的殺伐果斷,心狠手辣。

他現在對她,真是越來越感興趣了。她眸底的恨意和滄桑,是超乎年齡的存在。一陣風吹過,帶來一陣焦味,也吹亂了貝瑤耳邊的髮絲。

她毫不畏懼的直視著貝擎霖的鷹眸,雲淡風輕的道,「你們現在有什麼資格教訓我?又有什麼資格擺出可憐兮兮的模樣?在我被關在療養院,每天被抓去做各種各樣的實驗,被喂各種各樣的葯,全身痙攣,口吐白沫的時候你們在哪裡?」

越說貝瑤的語氣越冷,甚至喟嘆一聲,道,「那種生不如死的感覺,你們永遠也不會明白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能反覆的被折磨,被電暈之後,又被喂葯蘇醒,然後又是下一輪的折磨……」

。可如今聽到師兄這樣講他心中也隱約升起了一種恐懼的感覺。

那可是十階的鋼尾巨猿啊,若是那鋼尾巨猿不肯善罷甘休,還想要來找他們師兄弟二人來報復,那麼他們兩個人又該如何抵擋?

孫立抬起手,在師弟的腦子上狠狠地敲了一下。

然後他小聲說道:……

《丹道至聖》第六百八十二章謀划 邢軍的臉色稍稍緩解,指了指箱子:「打開吧!」

龍翼小心打開,侍立一旁。

「模型轉換器?」邢軍驚叫道。他看起來十分興奮,一把抱住箱子。細細看了片刻,然後從箱子裡面將模型轉換器取出來,在手裡翻來翻去,從小洞中往盒子內部看,越看越是興奮,道:「沒錯!沒錯!就是這個東西!模型轉換器!」

沒等龍翼發問,他抬頭看著龍翼,原本有些慍怒瞬間煙消雲散。這個結果,倒是符合了龍翼來這裡的本意。

邢軍手猶豫了一下,又將模型轉換器放了回去,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若有所思地問道:「原本人類的武器是比機械城先進的,我們原本能和機械城在太空中把這場戰爭繼續延續下去的,你知道為什麼我們最終沒能繼續保持優勢,而是在太空戰中失去了主動權?」

「這……這個……資料裡面記載,說是因為當時的主要原因是人類軍隊太過輕視機械城的戰鬥能力,當然,還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們人類的建制是國家制,這些結構投射到軍隊裡面就會分成不同的國家軍隊,國家之間互相有了私心和矛盾,就容易被人所利用,這兩個條件導致了在面對機械城部隊的時候人類無法全力運作戰爭力量,最後導致了機械城抓住這一點痛擊人類部隊,然後取得了戰鬥的主導權。」龍翼答道。這基本上是歷史教科書上的標準答案。的確,人類的這種天生不團結是自主意識的天性,哲學家和歷史學家幾十年的研究基本上都得出的是個好么一個結論。

「哼!大的地方說的沒錯,但是……有幾個人能說清楚這背後的技術力量對比呢?」邢軍一邊再次細細看著那模型轉換器,一邊長長嘆息道。長嘆之後,龍翼原本以為他後面要說一些超出自己預期的話,邢軍卻沒有說,而是去角落的柜子裡面取出來數個墊腳的支架,仔細在金屬實驗台上布好位置,然後將模型轉換器放了上去。

支著腦袋端詳了模型轉換器片刻,邢軍取出一面盤狀的激光發生器,塞到了模型轉換器的下面。這個激光發生器做的極為精細,一個面上足足集中了上千隻發射管,所有的光線集合在一起,根本看不出來這一束光是由上千根更為細微的激光束統合在一起的,從表面上看去,那只是一束碗口粗細的大光束。

這東西沒有什麼奇怪的,在軍部的研究機構這種東西也有幾個,大多是用來在不同設備之間傳遞數據的,與光纖相比,這種傳輸耗費的材料更少,在線下這個物質資源匱乏的時代用起來更廉價。但是這東西是百年前人類常用的東西,現在已經很少見了。那個時候的人們,能做出以平方米為單位的這種設備,而每平方毫米上的激光柱數量,足可以達到上百個,而且那些及關注可以按照要求改變方向。

光速從模型轉換器的下方射入,卻沒有透出來任何東西。龍翼知道這東西的大概原理,對於激光的直接編程能讓一些程序的執行直接在激光序列排列的時候就完成物理邏輯編程。

沒有反應,這個模型轉換器看起來並不是這麼用的。

「等一下!」坐到一台電腦跟前,開始敲擊一些命令。從側面看起來,隨著這些命令,激光束微微有些變化,或斷或開、或多束集中到一起射向同一個位置,如果從側面看,可以看到激光發生器的表面在閃爍,編碼過程便由計算機控制著在激光傳輸過程中將信息照射到模型轉換器的表面,完成了一些特定的功能。

這些功能,便是一種意義未明的程序!

能量與程序在激光的傳輸過程中同時傳遞到了模型轉換器的表面!

在某一刻,模型轉換器的表面突然有了變化,它的表面亮起來密密麻麻的紋路!隨著激光能量的輸入,這些紋路在不斷擴展,並蔓延到模型轉換器的內部。

「成了!」邢軍高興得像個孩子,握著拳頭一拳砸在龍翼的肩上。

龍翼呲了呲牙,這一拳力量不小,難以想象,七十歲的人能有這麼大的力量、這麼硬的骨頭。

激光在不斷將能量輸送到模型轉換器內部,而邢軍開始喋喋不休說明這裡面的細節技術:「……能量的衰減變化,實際上完全可以完成信息的傳遞過程,世際上機械城在這種信息的傳遞方面比起人類來有天然的優勢,他們無論什麼,都需要電力、可見光等能量來驅動。有了這個原理在裡面,機械城對於信息的傳遞過程世界上比人類要先進很多,對於他們來說,所有的信息轉換在能量的傳遞過程中就可以完成編碼。這是模型轉換器的基本原理。而將信息保存在能量當中,一旦能量,也就是那些激光束消失了,就算我們有模型,也無法獲取到光線裡面傳遞的信息,所以,當年的人類即便從機械城搶到了這些模型轉換器,也無法破解機械城各個戰鬥單位之間的互相關係。」

邢軍又在電腦上敲出來一串命令,模型轉換器看起來內中又有了動作,過了一會,盒子側面的數道紋路一變,有一副全息影像在盒子上方的空中生了出來。

那上面,是一個戰艦。

「我們拿不到機械城傳遞的一些數據,但是畢竟還是弄到了實物元器件,在幾十年前人類的不懈研究下,我們還是弄明白了一些它的運作原理的,我這裡輸入的,是一些模擬的結果,這些光線中的指令通過模型轉換器轉換過來,就會變成控制目標,如果我想傳遞一個形狀,那麼傳遞的東西就會變成這麼一個全息實物,可是,要知道,當年機械城用來它來控制的,可是一支軍隊!所以,想都能想的出來,那信息傳輸量將會是多大!」

「嗯,是個好東西。」不等龍翼有所反應,邢軍扭頭道:「給我這個東西,算你小子找到了我的弱點!好吧,下面我們來說說軍部上層目前的總體情況。」

邢軍拍了拍龍翼的肩膀,嘆了口氣。

。沉陸闖過層雲,留下龐大的空洞。

凌霄寶殿,玉帝也收回了視線,但那雙眸子卻一直在心底存在,身上躁動的氣運告訴他,那雙眸子的主人絕非善類。

「查,查清楚沉陸來歷過往。」

殿中,太白金星領旨躬身退去。

紫微宮,慈航真人同樣看到這龐大的沉陸,眼神微動。

「時

《我在天庭做馬夫》295、勾陳謀划 坐在汪蠻蠻面前的,是齊家的少爺,齊躍,勝一科技正是他開辦的公司。

當然了,齊躍現在代表的,並不是勝一科技,而是他背後偌大的齊家。

也只有齊家,才有那麼大的一筆財力可以支撐著這樣的一筆生意投資。

聽到汪蠻蠻的話,齊躍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雙眼中閃爍著思索的目光,片刻之後。方才放下茶杯,微微一笑,對着汪蠻蠻說道:「這麼看來的話,汪總是很有誠意跟我們齊家合作了。」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