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幾個人迅速抬起趙武,回到他們趙氏所屬的區域中靜養。
2022 年 11 月 5 日
by

有幾個人迅速抬起趙武,回到他們趙氏所屬的區域中靜養。

而趙武的幾個兒子,眼見趙武被人打成重傷,他們都很不服氣。

三人迅速沖向場地中央的魁梧男子。

「趙武都不是我的對手,你們幾個小崽子還想來送死嗎?」

「沒錯,我們來送死,送你去死。」趙武的大兒子怒目圓睜。

說完他也不廢話,直接向魁梧男子殺了過去。

趙武這三個兒子,實力不算差,尤其是趙武的大兒子,他的實力更是達到二星級戰尊的巔峰。

魁梧男子剛才對戰趙武的時候,體力消耗巨大,這時又被趙武的三個兒子聯手攻擊,他抵擋了幾下,頓時就有些力不從心了。

「該死的趙氏,你們想幹什麼?」林天聖眼見魁梧男子被圍攻,落入下風,他又再次站立起來,大聲吼道:「趙武,你們這麼不要臉,是要群戰嗎?」

趙武受了重傷,奄奄一息,開不了口。

但趙氏的陣營中,有人替他開口大喝道:「群戰就群戰,難道我趙氏會怕了你林氏不成?」

「好啊,那就來,林氏所有人聽我號令,殺,殺光趙氏的人,不要留情。」

「殺!」

「殺!」

武林大會,在這一刻,已經徹底變成決鬥大會,趙家和林家的決鬥。

奇怪的是,舉辦這場武林大會的一方,炎國戰部,竟然沒有要出面阻止這場群戰的發生。

有腦子靈活的人開始暗暗猜測,難道戰部舉辦這次的武林大會,就是為了削弱隱世宗門的力量? 九層幻妖塔突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直接將秦楓幾人都送了出去。

秦楓身形還沒站穩,就看到漫天霞光大放,恢弘而盛大。空中似有泛泛仙樂響起,洗滌眾人心神。

旋即,一尊巨大的靈台浮現在半空中,周圍紫氣如龍,各種祥瑞頻現。

玄黃二氣在靈台中孕育,那赫然是上位帝朝的標誌!

「蒼梧帝朝,晉級成功!」

一聲浩蕩之音傳遍四方。

玄黃二氣灑落,沐浴在眾人身上。

秦楓發現自己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等傷勢完全癒合之後,天運召喚系統中的氣運點和聲望點都在增加。

而身邊的人,實力都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提升。

砰!

最明顯的就是趙武靈,他張開雙手,周身氣勢如虹,直接踏入了歸元境中期。

與此同時,四方有數十道光芒直衝雲霄,引起天地異變。

是陸地仙人氣息!

秦楓身形一震:蒼梧帝朝中居然有這麼多陸地仙人?

但他不知道的是,這數十人中有一大半都是因為蒼梧帝朝晉級成功之後而順利突破的!

「拜見帝主!」那數十道人影出現在四方,齊齊朝空中的靈台拜倒。

那是蒼梧帝朝的玉璽!

「拜見帝主!」四方修士也齊齊叩首。

「賞!」

蒼梧帝主的聲音響起,激蕩的玄黃二氣再次翻湧。

眾人的實力還在增加。

秦楓發現系統中的氣運點已經突破了兩百萬大關,個人聲望也達到了三百萬點!

嘶!

好傢夥,這就是帝朝晉級的福利嗎?

他深吸了口冷氣:想不到帝朝晉級給自己這個路人甲帶來的好處都這麼多,那對於蒼梧大帝來說,好處會有多少?

想想就讓人激動啊!

不過,他腦海中又冒出一個疑竇:為什麼蒼梧帝朝晉級會引起九層幻妖塔的震動,這其中莫非有什麼瓜葛?

就在他疑惑的時候,一道金光突然出現在面前:「奉帝主令,附庸國皇主秦楓勇闖九層幻妖塔,智勇雙全,賞少司空一職!」

話音剛落,秦楓周身的玄黃二氣更加濃郁。

系統中的氣運點一舉突破了三百萬大關,個人聲望更是達到了五百萬點!

秦楓又倒吸了口涼氣,只感覺到一個字「爽」!

四周眾人看他的眼神很複雜,有羨慕、有嫉妒,也有敬畏。

「謝帝主!」他欠身道。

「授印!」金光人影隔空將一方青玉印交給他,那是蒼梧帝朝少司空身份的象徵!

「拜見少司空!」四周人急忙拜倒。

秦楓微微頜首。

原以為好不容易從古丘之戰中脫穎而出,來到蒼梧大會,被人噁心,還被送進了九層幻妖塔,算是倒霉到家了。

但誰能想到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這讓無數人垂涎的少司空一職居然落在他頭上了,而且還是在蒼梧帝朝晉級為上位帝朝之後。這意味著他這少司空的權力無形間增加了不少。

「好,很好!」秦楓大喜。

……

隨後,秦楓讓文龍從棲凰城將元獅那五百萬靈晶、移動宮殿等賞賜都領走。

雖然他現在貴為帝朝少司空,每年的俸祿高達兩千萬靈晶,更有自己的莊園和封地,但是螞蟻再小也是肉,不能浪費啊!

不過,秦楓也發現自己這個少司空其實就是個吃空餉的,嚇唬嚇唬人還可以,但是沒什麼實權。

畢竟蒼梧帝朝中,各大世家、宗門經營了這麼久,勢力盤根錯節,根本沒有他這個空降的少司空可以插手之處。

而這些天,雖然有不少人主動上門投靠,但是都被秦楓婉言謝絕。因為他也不想留在蒼梧帝朝,為建設帝朝而奮鬥終身。

畢竟,天下還是要自己打下來的才香。

而這個少司空一職,對他來說只要足夠唬人,還能領俸祿,那就足夠了!

次日,他推辭了許多酒宴,帶著文龍、葉寧等人返回大月之地。

路上,葉寧若有所指地問道:「陛下,您不後悔嗎?」

「後悔?」秦楓知道他說的是什麼。

「蒼梧帝朝剛剛晉陞為上位帝朝,正是您這個少司空大展拳腳的時候。只要您願意,在帝朝擁有一席之地,絕對不成問題。」葉寧篤定道。

「為什麼?」秦楓挑了挑眉頭,問道,「本王在蒼梧帝朝一沒有根基,二沒有靠山,憑什麼從那些氏族、宗門手中奪權?」

他看向葉寧。

葉寧毫不膽怯地看著他,認真道:「我相信陛下的實力。您能從九層幻妖塔中走出來,肯定就有過人之處。而且,蒼梧大帝也絕對不會平白無故地將少司命一職交於您的。」

從目前來看,蒼梧帝朝少司空一職,確實比白氣皇朝的皇主地位不知道高出了多少。

或許很多人都會捨棄皇主之位,選擇這平步青雲的少司空一職。

但秦楓卻笑了,幽幽地問道:「那又如何呢?」

說話間,他轉過身,看向不遠處,大月之地已經近在咫尺。

葉寧看著他的背影,問道:「陛下想要建立自己的帝朝?」

「不可以嗎?」秦楓反問道。

葉寧臉色變化數次,然後半膝跪地,朗聲道:「願為陛下效犬馬之勞!」

秦楓笑了笑,說道:「葉先生,你或許有更好的出路。而跟著本王,則會走上一條不歸路的。」

「雖九死不悔!」葉寧堅定道。

……

大月之地,梁朝四十萬大軍已經被討梁大軍打得只剩下十餘萬人。原本佔領的大月之地更是只剩下了蒼海之濱這巴掌大的地方了。

潘江鳳眉頭緊鎖。

潘武為難道:「將軍,我軍實力與敵軍相差太大了,再打下去的話,恐怕會全軍覆沒啊!」

全軍覆沒!

潘江鳳從來沒有這麼憋屈過,哪怕在梁朝他們經歷了大小几千場戰役,也從來沒有淪落到全軍覆沒的下場。

但現在,討梁大軍的實力太強了。

他們要面對的不是一兩個皇朝,而是蜂擁而至的數十個皇朝聯軍,其中甚至有好幾個銀氣皇朝。

牆倒眾人推,大概就是梁朝眼前這局勢吧。

潘江鳳深吸口氣,看向營帳中眾人,沉聲道:「陛下臨走時候有令,一定要守住大月之地。今日,本將欲死戰,絕對不後退!爾等……自行決定去留吧。」

他語氣最後還是一軟。

難道梁朝真的不配涉足蒼域嗎?

他不甘心!

。 男醫生忙搶上前,俯身輕問:「夫人,您哪裏不舒服?」

「這裏,肚子,疼,疼得厲害!哎喲!」夫人臉上沁出細細的香汗,臉上的表情相當扭曲,柳腰輕擺,黛眉微顰,病中也能放出一段風雅,頗有病西施的嬌模樣。

「快,快扶夫人起來。」男醫生說着,和女護士一人一邊,將夫人攙扶起來,半拖半拽,走進了處置室。

夫人被扶到診台上,仰面躺下,仍然嬌叫不己。

男醫生如同拖來獵物的豹子,眼裏全是亮亮的光,俯身解開夫人全部衣扣,用聽診器在雪肌上按來按去,一雙眼光貪婪地在上面掃來掃去。

夫人雖是千金之體,但此時也顧不得那麼多了,明明看見男醫生的眼光帶着邪氣,也只好忍耐,俏臉微紅,不斷地哼叫着。

聽了約有五分鐘,男醫生終於取下聽診器,一臉道貌地道:「是小腸疝氣,導致急性破裂。」

「啊?破裂?」小王驚道,「怎麼可能?剛才沒有劇烈運動呀。」

男醫生倨傲地道:「劇烈與不劇烈,並不是小腸破裂的充要條件。我的診斷不會錯。」

「那……」

「必須馬上手術縫合,否則的話,食物進入腹腔,造成全身血液感染,半小時后就有生命危險!」

黃夫人一聽,驚得停止了吟叫,問道:「還要手術?!」

「必須的!這種情況,分秒必爭!」男醫生肯定地說。

「可……」夫人不知如何是好。

即使換任何一個人,遇到這種情況,也會猶豫不定的:沒有思想準備,就憑醫生聽了聽診,說割一刀就割一刀!

小王問:「夫人,你以前得過小腸疝氣嗎?」

「偶爾經期肚子疼,也不知是不是?」

男醫生不容置疑地點點頭:「那就對了。婦女經期,腸道活動頻繁,原有的小腸疝氣部位會疼痛,這次終於大發了。」

夫人抬起頭,看見張凡站在男醫生后,求助地問:「張醫生,你的意見呢?」

男醫生沒等張凡回話,便不耐煩地道:「他的意見不重要,沒有參考價值。」

夫人沒理男醫生,繼續問:「張醫生,你說呢?」

張凡此前早己用神識瞳把夫人體內情況看得清清楚楚,此時忍住內心要發笑的想法,平靜地說:「夫人,你被誤診了。」

「什麼!」男醫生差點跳起來。

張凡的話,如同踩在了貓尾巴上,男醫生指著張凡,高聲罵出髒話,「誰的褲帶沒繫緊,把你給露了出來?竟敢在我面前口出狂言!小子,你要知道,這裏是省人民醫院,是全省醫院天字第一號醫院,我是主任醫師,醫學碩士畢業,有豐富的臨床經驗,你竟敢說我誤診!卧槽泥馬,你有什麼憑據?」

「憑據?」張凡笑道,「憑據很簡單:因為你是個傻逼!」

「我,我傻逼?你——」男醫生沒料到,竟敢有人這樣直接罵他傻逼。平時,只有他罵別人的份兒。

張凡不理睬他,問夫人:「夫人,如果你同意的話,我給你診治一下?」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