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卿看著,臉上的笑容也愈發「溫柔」。
2022 年 8 月 28 日
by

月卿看著,臉上的笑容也愈發「溫柔」。

不知從哪兒又掏出一粒丹藥,放至掌心,伸出手來遞到他面前。

阿福眼睛一亮,遲疑了一瞬,伸出手剛要碰上,誰料月卿五指一攏又縮了回去。

「你……」阿福眼中閃過一抹凶光,又轉瞬消散。

「逗你玩的。」月卿笑了笑攤開了手。

這回阿福不再遲疑,伸出小手飛快地抓了過來,頭一仰便將那丹藥吞進喉嚨。

月卿轉頭看了一眼床上的娘親,此刻竟安靜得很,雙眼緊閉著,嘴角卻留存一抹詭異的笑。

再一回頭,一隻冰冷的爪子便抵在了她喉管處。

「月卿,想不到這能升一甲子功力的靈丹,你就隨隨便便餵給一個凡人吃了。」阿福褪去了一切偽裝,面上儘是姦邪之氣。

月卿挑了下眉,道:「靈丹嘛,就是用來吃的,無所謂給誰。」

阿福滿眼諷刺道:「您倒是大方,一千年前怎麼不見你這樣大方?」

月卿一攤手,「我那時候摳門,我以為你是知道的。」

「放你娘的屁!我現在只要輕輕一捏,你就必死無疑!別給我扯那些沒用的。你現在的命是捏在我手裡的!是捏在我手裡的!」

他說「我」字說得格外重,甚至有種咬牙切齒的感覺。

「你誰啊?都不敢以真面示人?莫不是哪兒來的膽小鼠輩,在本仙面前裝逼的?」月卿眉宇間儘是挑釁的意味。

「我……」阿福眼神左右晃了一圈,「我知道了,你是想拖延時間!」

「你還以為那個人還會來救你嗎?做夢吧!他都死了,魂飛魄散了。連渣都不剩了!哈哈哈……」阿福笑得很是浮誇。

月卿都感覺透過他嗓子眼都能看見他的肺。

月卿也不惱,神態自若道:「哦?看來是故人,就不知道哪位故人竟然還厚顏無恥地佔著凡人的皮囊,在本仙面前裝蒜啊?」

「還厚顏無恥地佔著五歲幼童的皮囊,裝稚兒……嘖嘖嘖,我都替您害臊啊~」月卿拍了拍自己的臉。

這話果然把面前的人給惹惱了,當即收緊了她脖子上的爪子。

月卿只覺得呼吸一窒,喘不上氣,有種掉入河中怎麼都游不上去的感覺。

「怎麼……還……沒……起效?」月卿從牙縫裡艱難蹦出來這幾個字。

話音剛落,只聽得「咣當」一聲,眼前這個假阿福便四仰八叉栽在地上。 就覺得這個人太過份了,居然讓齊墨川消失了兩晚,這真的太不可思議了。

她一直都以為這世上可能都找不出一個能管得了齊墨川的人。

但現在她知道了,絕對有這麼一個人物的存在,還是讓齊墨川不好下手的人物。

齊墨川腳步滯了一下,隨即道:「他是他,我是我,大不了換個號碼不要那個手機號了,老婆,咱不能被他影響心情,明白嗎?」

蘇小荷輕輕點頭,她明白,全都明白。

可是心情的變化,又哪裡是人所能控制得了的。

很難很難。

他不在家的時候,她心情很不好。

這個時候,她很想問清楚,可齊墨川不說,她也沒辦法。

況且,漢丁頓先生還等在會客室,再耽擱下去,那就很過份了。

蘇小荷緊跟在齊墨川的身後走出他的辦公室,看著他的側影,冷峻的象是一座冰山,可就是這樣的一個看起來的冰山男不久前親自為她點了粥呢。

蘇小荷想到這裡,胃裡很暖,心裡更暖。

齊氏集團的頂樓。

小型會客室。

漢丁頓先生正在與高雨菲討論著一些合作事宜,然後只等齊墨川一到,就拍板確定下來。

高雨菲一直都有點心不在焉,時不時的瞟一眼腕錶上的時間。

終於,聽到了她熟悉的腳步聲。

「齊總……」她轉頭,看著朝著會議桌走過來的男子,眸底是刻意隱藏的情緒。

齊墨川淡淡的點了點頭,挺拔的身形便往漢丁頓先生的對面走去。

緊跟在他身後的蘇小荷在看到高雨菲的時候,腦子裡閃過的居然是齊墨川辦公室里的咖啡,那是高雨菲親自手磨的。

這一刻,很想要跟著齊墨川過去坐在他的身邊。

可當掃過漢丁頓先生的時候,蘇小荷及時的止步。

人也清醒了過來。

她今天來齊氏,是漢丁頓先生的翻譯。

高雨菲已經為齊墨川拉開了椅子,他才要坐下,就發現走到漢丁頓先生身邊的蘇小荷,不由得微微皺眉,睨著她道:「過來。」

「我……」蘇小荷一時懵了懵。

站在那裡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完全不知道要怎麼應對齊墨川了。

他那眼神彷彿是她要真要在漢丁頓先生那邊坐下,他今天一定會修理她。

蘇小荷抿了抿唇,可隨即就坐到了漢丁頓先生的旁邊,他叫她過去,她就過去,那多沒面子呢。

他要是敢修理她,她也修理回去。

齊墨川,她才不怕他。

齊墨川的臉色在蘇小荷坐下去的時候就徹底黑了。

隔著辦公桌,漢丁頓先生打了一個寒顫,不由自主的就覺得冷。

齊墨川的眸色更冷。

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手裡的企劃書,其實蘇小荷並不清楚他和齊墨川接下來要討論的項目內容,她只是一個翻譯而已。

真正的洽談和唇槍舌戰你來我往都是他和齊墨川之間的事情。

齊墨川在生意場是一個從來都不肯吃虧的人。

想在齊墨川身上多賺一分錢,都得使出渾身的解數來。

或者,蘇小荷就是他的軟肋也說不定。

想到這裡,漢丁頓先生非常『善解人意』的微微的一笑,「齊太太,你坐我對面剛剛好,正好可以看到我的手勢,也便於理解你所要翻譯的話語,嗯,去吧。」

才坐下的蘇小荷懵了懵,實在是沒想到她居然被自己的老闆給出賣了。

好在是出賣給了自己老公,否則,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算了,既然老闆和老公都要求她坐在對面,她乖乖去坐那裡就好。

不過是個座位罷了,真不明白齊墨川怎麼象個孩子似的這麼固執呢。

繞過了會議桌,蘇小荷坐到了齊墨川的身邊,齊墨川的另一邊就是高雨菲,呃,她怎麼就有一種他這是在享齊人之福的感覺呢,不由得就往旁邊移了移椅子。

彷彿齊墨川是洪水猛獸,她要離他遠點似的。

齊墨川面色更冷。

只不過這個時候,漢丁頓先生也愛莫能助了。

齊先生,你自己惹了你自己的小妻子,你自己哄吧,這怎麼能怪上他呢?

他此刻只求齊墨川的心情千萬不要發泄在這個項目上,千萬不要把他的價格壓死。

洽談開始了。

這是蘇小荷第一次看到這樣冷峻嚴肅認真的齊墨川。

哪怕他不說話,他都是這間小小會議室里誰都不敢忽略和小覷的王者。

漢丁頓先生開始宣讀講解他的企劃書。

齊墨川認真的傾聽著,時不時的與漢丁頓先生交流一下意見。

而蘇小荷就成了兩個男人間交流的必要存在。

有些語言,她要是不翻譯,漢丁頓先生聽不懂,齊墨川也聽不懂。

蘇小荷第一次覺得在齊墨川面前,原來她也不是一無是處的,嗯,她也算是個很有用的人呢。

起初,面對齊墨川那張冰山臉,她還有點小緊張,時不時的結巴一下,漸漸的,她就進入了狀態,也慢慢的聽懂了這個項目的內容。

這才發現,這是一個涉及到上百億資金的大項目。

怪不得齊墨川親自坐陣呢。

從聽到那個數字開始,蘇小荷就開始全身心的投入到兩個男人間既合作又針鋒相對的討論中了,她要認真翻譯,一個字都不能錯。

尤其是數字,要是錯了一個數字,那涉及的可不是一百兩百一千兩千的人民幣,而是上千萬甚至是上億元的損失呀。

她不想齊墨川損失,當然也不能讓自己的老闆漢丁頓先生損失。

所以,她就一碗水端平,她只做翻譯,絕對不摻雜進任何的感情因素。

一場洽談,進行了三個多小時依然沒有結果。

蘇小荷餓了。

吃的粥早就消化了。

眼看著都過了飯點,她餓得小身板都有些坐不直了。

正咬著唇認真傾聽著漢丁頓先生說話,忽而,耳邊一熱,男人的氣息撲面而來,輕聲在她耳邊道:「餓了吧?」

「啊?」蘇小荷一愣,一下子驚跳了起來,實在是之前聽得太認真了,然後怎麼也沒有想到三個多小時都沒看她一眼的男人就這樣的突如其來的在另外兩個人的注目中,一點也不嫌害臊的靠近了她,「什……什麼?」

。髕骨脫位,人在醫院,請假一天

《神明的諸天試煉場》請假條 葉扁舟沉默了一陣,他想了陣,開口說:「可能是因為,那些人並不是去拜佛的。」

「啊?」蘇明月茫然問道,「那是去幹嘛?全都去出家?哈哈…」

她想到這個理由,倒是自己把自己逗樂了。

可葉扁舟卻認真道:「或許真是這樣。」

蘇明月看著他認真的表情,依舊不信的擺了擺手:「不可能。你看看那些馬車,基本都是世家的,世家發什麼瘋,讓自家閨女去當尼姑?」

突然,一輛馬車經過兩人,窗帘陡然被風吹開。

蘇明月驚訝的喊道:「雲妹妹。」

估計是她的一聲喊,讓對方聽見了。

對方立馬掀開馬車帘子,顯然在這個地方看見蘇明月,她也是很驚訝。

而蘇明月連忙問她:「你也是去清凈庵的?」

結果對方垂下眼瞼,悲傷的一點頭:「嗯。」

「你去清凈庵做什麼?先帝曾下過令,那邊不是不得隨便靠近嗎?」蘇明月著急的問道。

雲蒹葭陡然期盼的抬頭看向蘇明月:「蘇姐姐,你能不能救救我,我不想去清凈庵做尼姑。嗚嗚嗚……」

說著,她想跳下馬車。

而趕馬車的漢子,和一老麼麼,連忙阻止她出馬車。老麼麼還推著她,嚷嚷道:「哎呀姑娘,你快別出來,進去吧。

老爺交代過,沒到地方,你不能下馬車,您必須去清凈庵清修!」

「什麼!怎麼回事?」蘇明月聽到這話,立馬就感覺不對勁了。

她直接翻身下馬,跑到對方馬車前,將馬車攔下。

「站住,不許走!」

老麼麼和漢子頓時一臉為難。

而後方的馬車,被堵了許久,不耐煩的大喊著:「要不要走了!不走別擋住路!」

老麼麼立即對蘇明月說:「蘇姑娘,您也別為難我們。再說了,這是我們雲家的事,您管一手恐怕不好吧?」

「我說了不許走,就不許走!」蘇明月依舊不讓路,甚至招手讓葉扁舟也擋在馬車前面。

葉扁舟自然會站在蘇明月這邊,與她一起擋住雲家的馬車。

漢子和老麼麼見葉扁舟出手了,兩人委屈得跳下馬車。漢子滿臉為難道:「小侯爺,你別為難小的們,奴兩個也是聽我們家主吩咐。要是事情沒辦好,家主會打死我們兩個的。」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