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揮部的氣氛,緊張的讓人窒息。
2022 年 9 月 21 日
by

指揮部的氣氛,緊張的讓人窒息。

大小軍官將領,都恨不得自己親自在大汶口戰場。

劉紫曼,老杜都捏緊了拳頭,心裏喊著一定要成功啊。

也許是心隨所願。

炮團平安到達指定位置,正在構築陣地的電報傳來。

指揮部一片歡騰。

這場戰鬥,最難的就是神不知鬼不覺,突破對手外圍防線,把火炮送到可以炮擊的地方。

大汶口機場那麼大的目標,停著近百架飛機在機場,根本不用試射。

168師用的川造德國81口徑迫擊炮,射速極快。每分鐘二十五發炮彈,打上兩分鐘撤離,夠鬼子受的。

「給楚天舒發電報,讓他規劃好撤退時候躲避火炮的線路,一定要警惕鬼子報復的火炮,現在大汶口至少有口徑以上的大炮!」

炮擊也許只需要兩分鐘,可是挖掘炮兵陣地,防炮的戰壕。

運輸炮彈,都需要時間準備。

沉悶的地下指揮部,緊張的讓人喘不過氣來。

周小山給劉湘,馮天魁點支煙,也一起走到外面抽煙。

等他們在外面轉悠,看了一圈的星星回來。

電報也到了。

168師迫擊炮團開始炮擊,楚天舒命令各炮位準備好以後,不用等命令,立刻開火,把運到火炮旁邊的四十多發炮彈,用最快的速度打出去。

終於,在炮擊一分鐘以後,引發了鬼子飛機的殉爆。

炮襲戰成功了。

就在這時候,十八集團軍轉來了東北的緊急情報。

日軍在東北第12師團,不知去向,第12師團的炮兵聯隊,到了北平,十八集團軍懷疑日軍漫天過海。

偽裝成為東北偽滿軍,進入了大汶口。

這個情報印證了川軍在大汶的偵查情況。

大汶口的偽滿軍,訓練有素,十分警惕。

因為他們沒有南下,周小山當時就懷疑是日軍警備部隊。

他們駐地附近的警戒線拉的很遠,偵察部隊無法輕易靠近。

現在一切真相大白,這兩個偽滿軍師根本就是兩個鬼子步兵旅團。

「撤,立刻給楚天舒下達撤退命令,並且把鬼子第12師團可能偽裝成東北偽滿軍的信息,發給楚天舒!」

周小山電報都沒看完,就在指揮部吼起來。

來山東這麼久,周小山還第一次如此失態。

馮天魁退了一把秦烈,讓他馬上去發報。

楚天舒一個旅,在大汶口對上幾個炮兵聯隊,擺脫追兵,平安離開的可能性很大。

對上第12師團,就完全不一樣了。

這份情報怎麼才來。

要是早想到大汶口那部分偽滿軍是鬼子第12師團,周小山和馮天魁說什麼也不會讓楚天舒今夜冒險。

如同楚天舒和馮天魁自己預料的一樣。

炮擊摧毀了鬼子很多飛機。

部分殉爆也造成了空前的損失。

大汶口機場再次陷入火海。

而鬼子的報復火炮,來的非常快,他們炮兵和炮兵陣地,二十四小時戒備。

不到十分鐘,以剛才炮擊點為中心,兩公里的地方,就遭遇四個炮兵陣地一起炮擊。

第12師團偽裝偽滿軍兩個師的部隊也吹響了集合哨。

朝着楚天舒所帶領的旅,開始出擊。

電台開始轉移。

電訊兵把轉移消息發往,就陷入了沉默。

軍部直屬的偵查部隊,發來電報。

鬼子瘋了,不停的對剛才炮擊的地方發射炮彈。

大汶口幾個日軍營地燈火通明。

摩托車,汽車,開着燈,接二連三的從營地里駛出來。

朝着剛才炮擊的方向。

劉湘,馮天魁兩人不約而同的錯揉着臉。

明知道大汶口機場防備森嚴,卻不得不打。

一切已經發生,一個旅的部隊送入了虎口,大汶口機場的覆滅的目的達到。

至於川軍的損失,指揮部的人幫不上了,一切只能看楚天舒自己的了。

「大帥,要不要照原計劃,給戰區,軍委會,通報大汶口之戰的戰績?」

「報,立刻報,讓中央社廣播這個勝利的消息,把番號縮小成團,看看能不能迷惑鬼子!」

劉紫曼的問題剛出口,周小山馬上給了回答。

也是,報一個團,儘管有可能激怒鬼子,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總不能報66軍一個軍把,死馬當成活馬醫,情報的事情,就是儘可能誘導對手出錯。

劉湘和馮天魁明白了周小山的意思,點點頭。

劉紫曼飛快的趕去通訊綜合處了。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這東屋的裡面一桌人,是大姨父家的親人,同樣都被周想的大手筆給驚到了。

同時,也被周想一番維護董雲月的話給震住了。

周想的意思很明白,東西是給大表弟的,卻要讓她大姨看管著,這是在給董雲月抬身價。

大姨父盧永安正在陪自家的客人,媳婦自作主張要延遲半個小時開席,他是不高興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200章也只能辦百天酒了 時淵雖然難以理解席聿衍為什麼會現在讓他出去。

但是他可以肯定下來的就是席聿衍肯定比自己聰明,他做這些事情也一定都是有原因的。

「爺爺,姐姐,我先跟姐夫出去一下,說一下我工作的要求。」

時老爺子點點頭:「你去吧。」

席聿衍離開前,還不忘跟時宜交換一個眼神。

那意思時宜明白,就是讓她安慰安慰時老爺子。

時宜心一跳,幸福的感覺延伸出來,但是她卻沒有忘記自己的使命。

「爺爺。」

時宜直接搬了一張凳子坐到時老爺子身邊:「我不想讓你為傅婉清擔心,因為她根本就不配讓你擔心。更加不配讓你為她傷心。說真的,你對她已經非常非常好了,但是她自己卻不知道珍惜,這是她的問題,而不是你的問題。你不可以因為這些事情而懲罰自己。」

時老爺子對他們的好,時宜早就記在心裏了。

「其實她就跟一條毒蛇一樣,終究是冷血動物,我們根本就溫暖不了她。」

其實時宜早就想到這一點了,但凡傅婉清有點良心,都不會對他們如此冷淡了。

也就是因為沒有任何感情,才可以無拘無束的做到這一步,而心裏還沒有任何愧疚。

時老爺子搖搖頭:「我不是在因為她的事情而難過。」

這下時宜就不明白了:「如果不是因為這件事情而難過的話,那麼爺爺你又是在為什麼事情而難過呢?」

「為你們。」

時老爺子望着時宜,眼裏都是歉疚:「如果我早點讓傅婉清離開,如果我早點看穿她根本就不愛你們的話,你們就不會受到這麼多苦了,這一切都怪我。」

「爺爺,你怎麼會這麼想呢?」

時宜急忙否認:「爺爺,你不讓她走,不就為了給我們一個家庭嗎?因為我們早就失去了父親,您不願意讓我們再失去母親才會這麼做的,如果你早就知道這些事情的話,你一定不會讓她接近我們的。」

「爺爺,說真的,雖然我們有這個媽媽在,但是從小到大,她心裏都只有時箏,她也只會照顧時箏,是你,是你一定在照顧我們的,不是別人再照顧我們。」

「所以爺爺,你千萬不要說這樣子的話,因為從小到大,我們所能感受到的溫情都是你給予我們的,而不是別人。除了你,我們再也沒有別的親人了。」

「如果現在你還要因為這些事情而傷心的話,那麼我們該情何以堪呢?」

其實人心都是偏著的。

就像用不用尊稱,時箏沒有用,時老爺子就覺得她這個人不行。

現在時宜一口一個你,時老爺子心裏也沒有什麼感受。

興許這是因為知道誰才是真正的尊敬他,誰又是在敷衍?

「但是我的確是讓你們受到了許多委屈。」

時老爺子心裏還是有愧疚的。

之前時老爺子認為孩子們都還小,不太懂這些事情。

而學校裏面的那些孩子們,定然會有人嘲笑時宜跟時淵的。

所以時老爺子才不願意讓傅婉清走,可是誰又能知道,兩個孩子一生中最大的風波竟然全部都是她自己帶來的。

其他母親都是為了孩子可以付出生命的,可是傅婉清卻巴不得讓時宜跟時淵早點死。

「爺爺,誰生下來都死都沒有任何煩惱呢?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這些事情我都是可以接受的。我現在吃了苦,往後就不會再吃苦了,總比我現在不吃苦,往後吃苦才好吧。」

時宜的神情又突然間變得非常柔和起來:「爺爺,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相信命中注定,但是我卻相信。就是因為我接受了這麼多的不幸,所以上天才會讓我有你這麼好的爺爺,有時淵這麼好的弟弟。」

「還有席聿衍這麼好的丈夫,當初我的確是怨恨過你,非讓我嫁給席聿衍,可是現在我才知道席聿衍是一個值得嫁的人,他真的非常非常愛我,甚至於願意為我付出一切。」

「我想如果我跟席聿衍是上學的時候,或者上班的事情認識,我的心裏一定會有他的一席之地的,他真的很優秀。」

不是一席之地,是時宜會註定愛上席聿衍。

但是時宜卻不好意思在時老爺子面前說這樣子的話。

但時老爺子也年輕過的,哪裏能夠不懂這些小年輕心裏到底在想些什麼呢?

「只要你現在心裏真的有席聿衍,不會覺得痛苦,那我就開心了。」

當初時老爺子也後悔過的,但是卻已經沒有任何作用了。

因為時宜已經嫁過去了,而且還是好久之後,再見的時候,就發現時宜跟席聿衍的感情挺好。

那個時候,時老爺子還認為時宜是害怕他會上傷心才故意做出的樣子。

可是卻沒有想到一直到現在他們兩個人的感情還是很好。

如果有人告訴他,時宜跟席聿衍的感情是假的,那麼時老爺子一定會一巴掌扇過去的,讓他們再亂說話。

「我現在也希望你不要再為這些事情難過了,畢竟我不是真的難過,也不是真的傷心,其實對於發生的這一切事情我還是非常感恩的。我相信人要經歷些什麼,都是註定的。」

時宜現在是真的佛系了,這些話也的確是安慰到了時老爺子。

「小宜。」時老爺子猶豫了下,「如果你將這一切事情都調查清楚了,發現時箏的確是傅婉清的女兒你會怎麼做?」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