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玉就地取材,花了半個時辰的時間,便做了一桌子的好菜。

2022 年 5 月 16 日
1 min read

紅燒排骨,東坡肉,炒豬肝,爆炒腰花,爆炒肥腸,雞蛋瘦肉丸,排骨木瓜湯。凡是豬身上能做的,她都想辦法做出來。

最後怕肉多了油膩,她又來一盤麻辣土豆絲和素炒青菜。

等到飯菜的香味飄散出去,羅漢林便坐不住地趕到廚房來。

看到廚房裡那滿滿的一桌子菜,他驚訝得嘴巴都張成了O型。

真是不可小覷,原來山村裡也是有能人。

那味道誘惑得他吞咽了兩口口水,便矜持不住地過來問道:「做好了嗎?」

宮玉把米飯端上桌,道:「你如果覺得夠了,那我就暫停;如果覺得不夠,那我就再做幾道菜。」

再做,桌子上都沒地方放了。

羅漢林盯著那些讓他饞得流口水的菜,擺擺手道:「不用了,這些就夠了。」

他喜歡新鮮,有些菜哪怕他之前沒吃過,他也敢於嘗試。

結果,一一嘗試下來,他都驚嘆不已,太好吃了,簡直比他以前吃的那些菜都還要美味啊!

夏文楠又挑了兩桶水回來,看天色不早了,擔憂地朝宮玉問:「芋頭,咱啥時候走啊?」

宮玉正在給羅漢林介紹她做的菜,聽了夏文楠的詢問,她隨口道:「咱今天不去了,不著急的。」

「不著急?」夏文楠一愣,冷不防想起宮玉的空間,他也是不著急了,看宮玉淡定的樣,宮玉應該是有辦法的。

羅漢林根據宮玉的介紹又品嘗了一番美味,道:「你,你叫芋頭,是吧?你是說……」

他話還沒說完,宮玉就翻他一個白眼,「什麼芋頭啊!我不叫芋頭,我叫宮玉。」

羅漢林怔忪道:「宮玉?你不姓夏?」

「你話可真多,吃吧吃吧!吃了再說。」

羅漢林陡然想起他剛才的問題,「哦!我剛才是想問你,這些菜都是你自己做的嗎?」

「是啊!」

「味道可真不錯,看不出來,你比我爹開的那個福滿樓的大廚做的還好吃。」

羅漢林由衷讚歎著,喝了一口排骨木瓜湯,他一怔,又喝了一口,驚訝道:「這個,這個排骨木瓜湯的味道好熟悉。」

宮玉淡定地看著他跟遇到什麼稀奇事物的表情,「難不成你喝過?」

羅漢林又自品嘗了幾口,才道:「我喝過,讓人去墨香館端來的。不過,那個排骨木瓜湯的味道似乎沒有你做的這個正宗。」

恍惚想到了什麼,他抬眸看向宮玉。

這會將宮玉的臉看了一個仔細,他恍然大悟道:「哦!你的臉上那麼多膿包,難不成……」

。 夜晚的山林,天空降下了一場盛大的秋葉雨,柔軟地扑打著過往行人的臉。

河山大好。籠罩群山的那片陰影,卻始終揮之不去。

夜深過後,姑娘們都離開了。

只有花錦明還沉浸在漫天遍野的秋意中,繼續著冒險。眼下,正是頂尖玩家們爭先轉職的時候,他的室友林美堂也接到了最終任務。

花錦明正騎著馬,趕去與林美堂和劉斌匯合。

一路上,他邊趕路邊瀏覽論壇,看看歐服那邊有沒有什麼新的消息。

國服的甲級職業選手不參加序列之爭,所以對於序列之爭的攻略,遠遠不如歐服。

歐服那邊,每天都上演神仙打架,十名開外的序列都能和第一序列打得有來有回。相較之下,國服這邊反而風平浪靜,基本沒什麼聲音,全程都是劉斌一人碾壓眾生,無人能敵。

不過,序列之爭馬上就要結束了,相信未來幾天不會太平,而且皇圖公會也展開了對劉斌的終極圍剿。

途經的一座座山頭,荒冢遍地,屍骨曝野,與原初那世外桃源般的精靈之地,相差甚遠。花錦明一眼望盡的全是凄涼。

好在有響噹噹陪著他,跟在他後面撒歡似的跑來跑去,才讓他感受到了一絲溫暖。

到了地方,林美堂和劉斌兩人已等候多時。響噹噹還好奇地上去聞了聞兩人。

林美堂見了響噹噹,也很好奇,還裝模作樣地凶了它一臉,把響噹噹刺激得當場炸毛,呲起了火花。

「小明,你的寵物?」林美堂笑著問到。

花錦明點頭。「嗯。」

劉斌蜜笑一聲,抬手施展召喚術,道:「寵物,嘿嘿,我也有。」

一顆光球從無到有,如鮮花般綻開,從中跳出了一隻金閃閃的小獅子。

【黃金獅子「蛋撻」】

等級:14

戰力:128

生命值:2500

主人:思易傷

持有技能

[太陽衝擊]:一階技能,沖向10碼內的敵人,造成95點聖光傷害。冷卻12秒。

[曙光女神的加護]:二階技能,降下一束光芒,持續治療5碼範圍內的友方目標,最高治療量380點。冷卻45秒。

……

「這寵物可以啊,還帶一個群體治療。」花錦明點著頭,讚不絕口。

小獅子似乎是聽懂了,圍在劉斌腿邊,一副人畜無害、和藹可親的樣子,神氣地昂起了頭。

響噹噹也聽懂了,湊上去,聞了聞小獅子。

體型稍大幾分的它,對眼前這滿頭鬃毛的大貓充斥著不滿。兩隻大貓舉著爪子相互試探,不時輕撓對方,追逐打鬧。

小獅子的性格更加溫順,不愧是帶了個治療技能的寵物,一個假摔躺地上,把圓滾滾的肚皮露出來給響噹噹聞,就當認輸了。

「嗯,長得也很乖。」花錦明看著小獅子,還是點頭。

劉斌津津樂道:「你的響噹噹也不錯,不輸我家的蛋撻。我這蛋撻可不簡單,它可是第一序列給的獎勵。」

「怪不得。」花錦明摸著下巴,突然又回頭看了眼劉斌,驚道:「胖子你啥時候有公會了?」

花錦明一直在關注小獅子,都沒注意到劉斌的勢力欄變了。

劉斌也沒打算藏掖,只笑笑道:「嗯!一家新成立的公會,叫木偶,地址就在龍城的老城區,往返只要二十分鐘。不過,不是銅煌崖的公會,是神望都的。」

花錦明突然神傷,簡單地「哦」了一聲。他看到劉斌的勢力欄上,赫然寫著「方國聯盟(國服)·神望都·木偶」。

最後,花錦明又抬頭將笑臉補上了。

「說說任務吧。」花錦明笑到。

林美堂清清嗓,說:「有點麻煩,聽我慢慢講。亡靈,不知道去哪搞了很多煤過來,準備把它們轉化成冰霜之煤。這需要很多的亡魂,所以這些煤被平均分佈在黑狐嶺的各個地方。」

花錦明道:「這我知道,有一座據點剛剛被我們拔除。」

「我們的任務便是收集大量的冰霜之煤,然後用這些煤召喚一個BOSS出來,抓住它,帶回去給我導師就算完成任務。」

「抓活的?」花錦明猛地怔住了。

「嗯,抓活的。」

花錦明撲笑著,搖搖頭。「你這任務也不簡單啊,要求如此特殊,多半是個重要劇情。」

多年的經驗讓他明白,在一系列擊殺任務中,突然出現一個要抓活的,那99%是出於劇情需要的考量。

擊殺意味著終結,而抓捕往往意味著開始。

林美堂也撲笑道:「我這個任務是和胖子差不多一個時候接的,只是一直沒來得及做。的確帶了一部分劇情在裡面。」

三人一路暢聊著,出發前往了任務地。

雖然是最終任務,但繁瑣卻絲毫不減。三人需要前往多個小據點,或擊敗守衛,或偷偷潛入……從無數煤炭中獲取那微量的冰霜之煤。

冰霜之煤乃是極寒之物,不可直接觸碰,尤其是花錦明,摸一下六百血,摸三下就可以回萬窟城報到了。

林美堂之前的任務,讓他擁有一個名為「殘忍之匣」的道具,同時也是一個小背包,可以吸入並儲存一些特殊物品,包括冰霜之煤。

其他人的背包是無法存放冰霜之煤的。強行存放會損壞其他物品,並持續扣血。

林美堂做的準備工作也很充足,特意找了個小據點比較密集的地方,用最短的路程就收集到了足夠的冰霜之煤。

最後,三人前往亡靈的黑暗祭壇,將冰霜之煤奉上,開始了最後的召喚。

林美堂用道具開啟儀式,並介紹說:「這些冰霜之煤是用亡魂轉化而成的,所以充滿了亡魂的怨氣。我們只要用相反的材料,將它重新轉化為普通的煤炭,這股怨氣就會被釋放出來。」

話音剛落,三人只覺一陣天旋地轉,四周突然颳起了陰邪的黑風。

一層層重疊的慘叫聲從祭壇中央爆發而出,相伴著洶湧的黑色氣浪,狂吹著眾人,裡面是一張張被撕碎的臉,在尖叫掙扎。

周圍的石頭被片片吹起,匯聚於祭壇中央。片刻之後,一個流著黑煙的巨大亡魂出現了。

它身著石頭鎧甲,半透明的身軀長滿了無數張臉,頭上、腿上、手臂上,全都是臉,每一張都各說各話,或猙獰,或哭泣,或狂笑。

【怨念糅合體】

等級:15

戰力:180(白銀級領主)

生命值:13200

說明:無數亡魂的怨氣匯聚而成的怪物,無數被折磨過的倒影映射於身,尖酸,恐怖。

【系統(銅煌崖防務)】:世界領主怨念糅合體在槐城的黑狐嶺地圖刷新,請全體銅煌崖玩家注意,前往擊殺。

花錦明和林美堂同時聽到,系統「叮」了一聲,都震了震,臉色嚇得慘白。

「這……」林美堂也沒想到會是這個狀況。

劉斌已不是銅煌崖玩家,所以聽不到銅煌崖的防務消息,故問到:「發生了什麼?」

林美堂驚到:「這……這是個世界領主……」

。 說話間,凌飛宇一直都在觀察楊真,可卻發現楊真仿若什麼都沒有聽進去,就是不生氣,不發怒。

他本想等著楊真反駁,然後再給楊真一個下馬威。

可這個小雜種卻油鹽不進,還真是能忍。

「哼!一定要想辦法激怒這個小雜種!本少爺今兒個一定要讓這小子在眾人面前丟一次臉!」

凌飛宇心裏不服。

恰在這時,他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好』主意,而且,他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把握可以激怒楊真。

當即,凌飛宇說道:「小雜種,你母親……」

聽見『母親』二字,楊真果然動彈了一下,臉色微變。

果然啊!

這個小雜種,平常不管別人怎麼罵他,他幾乎都不會反駁,除非有人罵他母親!

凌飛宇笑了,繼續道:「我聽說你母親身材很棒?」

話音剛落!

呼嘯一聲,楊真站了起來,怒視凌飛宇。

凌飛宇可不怕楊真,楊真越是生氣,他就越是興奮,再次繼續道:「兄弟們,不瞞你們說,我可是見過楊真他母親,那保養的可以一級棒!看起來就跟那三十歲的成熟女子,要臉蛋有臉蛋,要身材又身材,我看了都流口水……」

「砰!!!」

這一句話還未說完,一個拳頭狠狠地砸在凌飛宇臉上,將他擊飛了出去。

靜!

全場安靜!

所有人,先是傻傻地看着落在遠處的凌飛宇,然後又像看怪物一樣看向楊真。

楊真。

一個氣旋境一重的吊車尾,竟然敢出手去打氣旋境九重的凌飛宇!

而且,凌飛宇可是凌家大少爺啊!!!

楊真這是找死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