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馨怡靈巧的小手在李曉凡的身上畫着圈,嗔道:「嗯,就吹捧你怎麼了,我願意!」
2022 年 9 月 26 日
by

唐馨怡靈巧的小手在李曉凡的身上畫着圈,嗔道:「嗯,就吹捧你怎麼了,我願意!」

李曉凡緊緊握住了唐馨怡的玉手,輕聲道:「親愛的,STOP!我都有反應了……我們還是開始游泳吧!」

李曉凡的話讓馨怡的雙頰頓時變得緋紅一片,抿嘴笑道:「哈哈,那就放你一馬吧!」

……

倆人在泳池裏嬉戲到晚上十一點才上岸。

倆人換好衣服,上車后,「凡,我可以去看一下你宿舍嗎?」唐馨怡突然開口道。 風無常的其他十九個元神,之所以被何伯、龍婆他們看做身外化身,那是因為魂修體系的元神實質化,形同真人。這也是道修的元神出竅和魂修最大的不同。

道修的元神出竅,相對很弱,虛影化,一般沒有道修會拿它出來單獨作戰。

魂修雖然脫胎於道修的元神出竅,但經過祖師爺無道子的修改之後,魂修的元神已經更上一層樓,能夠形同實質化的真人那樣,讓人分不清真假。

一般人只能分出一個元神,但修鍊了九魂十魄破天錄的風無常能一下子分化出十九個元神。

而且,由於他自身黑金魂胚的特殊原因,他所分化出來的十九個元神分毫不差,全都一模一樣。

他懷疑,以後魂修體系每升一級,就能在十九這個數量的基礎上,雙倍疊加!

以後戰鬥,縱然他的品級低,但他也能用人海戰術累死敵人。

看到這種情形,再風輕雲淡的何伯、龍婆也情不自禁地慌了。雖然活了一百多年,但他們長居骷髏島,魂修又作為六大體系中最少人修鍊的體系,所以他們並不知道魂修體系的存在。再加上分毫不差的二十個風無常,這不是身外化身,那是什麼?!

最重要的認知差異在於,道修也好,魂修也罷,元神出竅,肉身一定會因為沒有元神而躺下的啊。

就像Sam和潮那樣,每次執行任務的時候,他們的致命弱點就是肉身,因此不能不拜託JOJO來對他們的肉身進行悉心的照顧。

在沒有進入五品魂修之前,正常情況下,肉身的存在都是魂修修者的致命弱點。

然而,在讀取了龍婆身上「魂」這個符文之後,魂修體系千年以來的致命短板,被風無常補全了。

所以當風無常元神出竅的時候,JOJO很驚訝,這和她認識到的魂修修鍊者完全不一樣。

當一個元神分化出十九個的時候,JOJO整個人呆了,風無常的存在完全顛覆了她以往的認知。她看向身旁的陸小花,「你的男朋友他怎麼一回事?」

陸小花知道她問這句話的是什麼意思,風輕雲淡地回道,「也沒什麼,紙紮陳說他是萬中無一的魂修天才,而且修鍊了千年以來沒一人成功過的武學寶典!」

!!!∑(Дノ)ノX6

作為普通人的牛奶妹雖然聽不懂他們在講什麼,但萬中無一的修鍊天才、修鍊了千年以來沒一人成功的武學寶典這些樸實無華的消息還是震驚了他們!

果然是大佬!

特別是大長腿牛奶妹,兩眼發光,一想到以後能和這樣的男朋友出去,就覺得很給力,渾身充滿力量!前一刻恐懼填滿了她的內心,這一刻她的眼裡只有無處盛放的春天。她眯著小眼睛盯著站在最前方的陸小花,又靚仔又是絕世天才的風無常,說什麼都不能放過,哪怕倒貼……想到這裡,她的心裡暗暗下了大決心。

反觀風無常,他可沒有那麼多心思,猜度眾人的想法。

「小夥子,要不這樣,你給我一招,然後我打一拳回去。一招來,一拳回,三招三拳過後,誰還能屹立不倒站在原地,誰就贏。這樣公平點,你看怎麼樣?!」何伯急道,雖然不知道風無常分化出十九個身外化身想幹啥,但敵人越是執意要做的事情,堅定不移地阻止就對了。

風無常當然知道何伯怕了,慫了。

二十個風無常,不約而同地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好!一招,就一招!」

二十個風無常,有的握拳,有的扎馬步,有的劈腿,姿勢各異,他在施展他來到這個世界后的所有武學。

佛山無影腳,鐵布衫,醉拳,起倒流,奪命剪刀腳……

就在所有武學蓄勢之後,風無常的口中默默地念出一個新符文——「戰」!

原來,何伯這個八品黑影出來之後,他也是一種特殊的鬼魂,風無常在他身上讀取了「戰」這個符文。

風無常認為,何伯之所以敢站在他面前,叫囂著和他文斗,他的憑仗估計也就是自身特殊的戰法!

當「戰」這個符文落在十九個風無常的元神和他自己真身的時候,氣息猛地膨脹了一圈!

此刻的他隱隱間感受到,有了「戰」這個符文加持之後,真身直接踏入了九品武修頂流,其他十九個元神直接入品魂修九品!

站在對面的何伯忍不住吐粗口了,「艹!小夥子的氣息膨脹了一圈!他的戰法怎麼和我的那麼相似的?!二十個身外化身已經很嚇人了,還在這上面增加力量,這不欺負鬼嗎!」

想到這裡,何伯大聲喊道,「小夥子,咱們可是有言在先,只能打一招,你別亂來啊!」

風無常呲牙笑了笑,「說話算話!」

下一秒,何伯傻眼了!

在風無常一聲暴喝之下,其他十九個元神呼的撞入他的身體之內!

砰砰砰——

一瞬間,風沙狂卷,海浪撲天!

以風無常為中心,形成了一股小風暴!

就在這時候,後山處,一股股強弱不一的鬼魂氣息升起來,好奇沙灘這邊的驚變,紛紛躲在後山上窺探這一切。

特別眾墳中間的一個大墳墓蠢蠢欲動,墳上的風水陣和符咒有鬆動的跡象。

與此同時,遠在港島市區的一顆痣、畢彼得、賴料布心有所感,看向骷髏島的方向,三人不約而同地抄起電話打給對方,誰料大家都在佔線中……

島上一個黑暗的地方,一雙眼睛於黑暗中顯現出來,「剛剛那金光一閃的,難道是失傳已久的巫文?這小子居然同時兼修巫修和魂修這兩大體系?假以時日,小子的未來不可限量。如果有機會的話,我一定要向主公推薦這個人才。不過我還是辦正事要緊,拖延了時間就不好。」接著縱身一閃,消失在黑暗中了。

島上另外一個方向,黑影涌動,一個年輕的身影問道:「師父,這麼詭異的戰鬥方式,你看過嗎?」

相對有點佝僂的身影搖了搖頭,「太詭異了!一個人居然能分化出十九個元神,這樣的修鍊手法聞所未聞。據我所知,魂修這種修鍊體系,越修鍊到到高品,所忍受的痛苦越多,一下子分化出十九個元神,那絕對不是常人能忍受的痛苦……算了,我們不要節外生枝了,寶物要緊!」

說完,兩人又朝著後山的方向,縱身跳躍而去。

骷髏島開放日!

群鬼亂舞的陰氣騰騰升起!

後山的方向,散發出一陣陣若有若無的光芒! 按照修真界通行的規則,如今的衛易,已經有資格得到一個封號,成為所謂的封號真人了。

如果有封號的話,自己的封號該是什麼?

以修真界的慣例來說,封號一般有兩種來源。一是咸安城那邊發出敕令,進行敕封。不過這種來源,最近幾十年天玄宗這邊已經基本沒有了,大多是宗門直接進行敕封。另一種是以過往戰績評定,依靠自己打出來某個稱號,直接得到大家的認可。

放眼整個修真界,封號真人恐怕比返虛還要更加稀少。因為封號真人不光需要達到周天境巔峰,而且最重要的一個標誌,就是以周天境修為,可以從返虛期修者手裡逃脫。便是周天境巔峰,能夠做到這一步的,也是不多。更何況周天境壽元只有五百年,很多周天境拿到封號之後,如果無法進一步躋身返虛,估計最多百來年也就死了。

能夠以周天境的修為,從返虛修者手裡逃脫,已是殊為不易。而想要戰平返虛,甚至戰敗返虛,便是在封號真人當中,也是鳳毛麟角。至於說以周天之力可以逆斬返虛的,萬年已降,也就兩人而已。

其中有一個,是衛易。

而且,衛易恐怕還是史上存在時間最短的封號真人了,因為接下來,衛易馬上就要衝擊返虛了。

隨著一場天華露的降臨,衛易之前渡劫所受的傷勢,瞬間恢復如常。而且,天華露所蘊含的神奇力量,則開始迅速從神魂本質上對衛易進行提升。衛易能夠快速感覺到,自己對天地大道的感知,開始越發的清晰。

那麼接下來,是不是就能得到新的天賦神通了?

就在衛易剛剛生出這個念頭的剎那,他的意識再次出現在那個曾經賦予他數道天賦神通的混沌空間當中。如今的衛易,已經不再是那個初入修行之路的毛頭小子。在進入這片混沌的剎那,衛易就察覺到了異樣。

這裡,應該是此方天地的世界本源。

這種世界本源的性質,和他得自咸安城的那份木之本源很像。只不過,如果說衛易得到的那份木之本源,只是一個拳頭大小的石頭,那這片混沌,恐怕就是一座坤盧山了。

也只有如此大的世界本源,才能支撐起此方天地的存在,養育無數生靈吧?

在衛易意識出現的剎那,這片混沌深處,兩道碩大的光團向他極速飛來,剎那間融於衛易的意識當中。

兩種天賦神通。

衛易如今明白,這片混沌空間當中的這些光點,可以理解成是天地自行演化的一些神通,每一種都是此方天地能夠演化的神通極致。除非成就仙位,否則很難創出比這裡的神通更加強大的神通。

顧飛魚的必殺一劍或許可以,那位西北之主的最後一拳說不定也行,但那已經近乎是仙位的力量了。

在兩道光團融入衛易意識的瞬間,衛易就明白了這兩道天賦神通的用法。而在兩道光團融入衛易意識的同時,衛易也再次離開了這片混沌。

這恐怕是他最後一次進入這裡了。

如果說,此方天地是所有生靈的母親,孕育世間無數生靈的話。那麼,返虛或者神位以下,就像是胎兒,可以得到母親的諸多哺育。但躋身返虛或是神位之後,就等於是被生出來的嬰兒,天地不會再贈予更多。

重新恢復意識的衛易,感受著新得到的兩門神通,不禁有些詫異。

這兩門新得到的天賦神通,被衛易命名為兵字訣和祭字訣。

兵字訣,主殺伐。衛易可以連接身邊修者的力量,強化自身,他統轄的力量越強,自身力量便越強。

這門神通……怎麼感覺像是一門戰將神通?

能夠將身邊修者力量,完美結合起來,加持躋身,這絕對是無數戰將最夢寐以求的能力。為了實現這個目標,修真界也創出了大量此類法門。不過大體上來說,想要統轄的修者數量越多,就越困難。要不然當世名將也不會那麼少了。

衛易的這門神通,似乎是可以提升的。隨著衛易修為提高,他能夠統轄的戰修數量,也會不斷增加。

衛易大致估計了一下,如今他能夠統轄的力量,大致可以十倍於他自身。如果換成正常化靈巔峰的修者,衛易估計自己統帥的上限,應該是在兩萬人左右。也就是說,如果衛易身邊能夠有兩萬名強大戰修的話,他完全可以發揮出十倍於己身的戰力。

如今的衛易,單憑自己,便足以正面搏殺返虛。若是再提升十倍,豈不是能夠正面搏殺返虛中期,甚至直接將其滅殺了?

不過,就當下而言,兵字訣對衛易的意義並不算大。原因很簡單,當世神力修者,只有衛易一個,連第二個神力修者都找不出來,衛易上哪去找兩萬神力修者去?還得是相當於化靈巔峰的六階神力修者?

而祭字訣,就更讓衛易覺得有些匪夷所思了。

所謂祭字訣,是指其他修者可以信奉衛易,通過祭祀衛易,用祭品去向衛易換取力量。衛易琢磨了半天,都沒發現這對自己有什麼好處,倒是對自己身邊的神力修者有好處。因為只要他們信奉自己,給自己進行獻祭,就能源源不斷的提升力量。

新得到的這兩種天賦神通,似乎都和神力有關。但是,也都讓衛易覺得摸不著頭腦。

從之前的幾次獲得天賦神通的經歷來看,衛易斷定,天地贈予他天賦神通,應該是有一定規律的。比如最初的藤字訣,是因為衛易昔日曾修行過素所給的那門千絲炎火術。再比如翼字訣和生字訣,則是幫衛易補齊某方面的短板。

對了!

在得到這兩門新神通之後,衛易忽然想起來一件事。自己得到的第七種天賦神通,瞳字訣,似乎一樣讓人摸不著頭腦。這門天賦神通,每隔十年才能施展一次。除了最初獲得時,衛易施展過一次,看到了那場仙戰的部分景象之外。後來衛易一直呆在無定河那邊,沒有神力,自然也就無法施展這門天賦神通。

要不……試一下?

這個念頭一經出現,衛易便再無法抹去。這讓衛易覺得有些意外。因為到了他這個境界之後,已經有了福至心靈的說法。每一個念頭的產生,或許都有一定的因果。

試一下……倒是也不會有什麼壞處。而且,瞳字訣所需時間極短,也不耽誤時間。

下一刻,衛易開始調動自己的神力,雙瞳湧現出一抹金芒。

周遭環境頓時大變。

這裡……似乎是一座大殿?而且,似乎是天玄宗的地盤。因為在大殿當中,衛易發現了許多熟悉的面孔。不光有天玄宗的諸多返虛長輩,甚至還有曹家的一眾高手。

在他身邊有個身披鳳冠霞帔的女子,帶著蓋頭,站在他的身邊。

前方,葉朝歸和那位曹氏家主曹本熹落座,殿內布置的極為喜慶。這個場面,讓衛易覺得有些怪異。

這是……自己大婚時的景象嗎?

在看到殿內那些曹家長輩的時候,衛易已經明白,自己身邊蓋頭之下的那個女子,到底是誰。衛易忽然淺淺一笑,沒覺得有任何意外。

這本就是自己想給她的。

不過,就在這時,衛易忽然發現,所有人忽然臉色劇變,望向殿外。與此同時,身旁那名此生第一次或許也是最後一次穿上嫁衣的女子,自己掀開了蓋頭。

曹圻。

只是,此刻的曹圻,凝望向衛易,讓衛易有些不知所措。

衛易想要朝殿外望去,卻發現那裡只有一片模糊,什麼都看不到。

下一刻,衛易眼前幻境徹底消失不見,只有剛剛和他一起經歷過一場天劫的荒島,遍地狼藉。

那座大殿外,到底是什麼人?

衛易知道,自己的瞳字訣,似乎有能力瞥見一眼未來,有點類似於天機士的手段。但這門神通,就算是以衛易如今的能力和修為,也根本不知道是何原理,只能被動施展。

上一次施展,他看到了那場仙戰。那麼這次,他覺得自己看到的景象,應該是和曹圻大婚時的景象。

問題是,如果他看到的是真的,那殿外出現的又是什麼呢?

瞳字訣看到的未來,是一定會發生的未來嗎?

按照天機士們的說法,過去可定而不可測,未來可測而不可定。未來因為尚未到來,所以便有很多的發展,一切皆有可能。所以,天機士們測出的未來,未必就是真正的未來,但卻可以作為對未來的一種提醒,防微杜漸。

最終,衛易決定先擱置下這個問題。不管發生了什麼,那總歸是將來的事情。當下他要做的,還是渡劫。

今日三場天劫,他才剛剛度過了第一場而已。

第一場,是他進階八階、九階的劫數。第二場,是他的神位之劫,或者也可以稱之為返虛之劫。

剛剛渡過一場天劫的衛易,此刻在這座荒島之上,直接開始打坐靜修,開始參悟最後一絲死亡規則。

……

距離荒島千里之外,葉朝歸神情肅穆,遠不像先前在衛易面前展現的那麼輕鬆。

身為天玄宗掌門,整個雲莽和東海,誰都可以慌,唯有掌門沒資格慌。但葉朝歸知道,衛易今日這場劫數,對天玄宗到底有多重要。若說不擔心,那是不可能的。

如果衛易失敗,就算葉朝歸依然留有一些後手,面對妖族的北上,天玄宗或許能夠成功將其擋下。但是再之後,面對大離南下的鐵蹄,將再無餘力阻擋。那時的天玄宗,勝算恐怕連半成都未必能有。

當然,如果沒有衛易存在,幽明聖象一族,也未必會在這個時候大舉北上。葉朝歸也是在衛易歸來之後,聯繫到衛易所說的一些東西,才隱約猜出了幽明聖象一族的真正目的。

「這小子,還要多久才能破境如返虛?恐怕遲則生變啊?」

千里之外,囚蒙真君以秘法和葉朝歸進行交流。作為宗門三大純陽之一,囚蒙真君很清楚,今日宗門之計劃,最危險的,就是當下這段時間了。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