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以5000份蘿蔔殘蛻,只需要三個時辰,十萬點補天法力,就能煉製一爐養神丹,成丹12顆。
2022 年 9 月 12 日
by

同樣,以5000份蘿蔔殘蛻,只需要三個時辰,十萬點補天法力,就能煉製一爐養神丹,成丹12顆。

順便一提,養生丹不但可以用來刷渡世道體,還可以修復傷勢,生死人肉白骨,只要還有一口氣,必然就能救活。

此外還可以降低異化污染,還能用來補充法力,一顆養生丹能補充一萬點法力。

如果這是李肆以補天法力煉製出來的養生丹,那就是屬於開玩笑,他需要消耗三百萬點補天法力才能煉製出一爐12顆的養生丹。

這玩意拿來刷渡世道體勉強還算湊合,但是用來療傷或者用來恢復法力,我湊,你個敗家子兒,打不死你哦!

總之,現在李肆已經有一種衝動,要給自己領地內所有的金丹,元嬰大規模投放養生丹的想法了。

畢竟渡世道體異化污染的能力真的不是一般強。

只要想想隨隨便便就有幾百個有着渡世道體的傢伙跳出來,在高度異化污染的糞坑裏洗澡,談笑風生,往來無白丁……

額,老闆,麻煩換個比喻吧。

至於養神丹,那更是好東西了,因為養神丹不但能降低靈魂異化污染,修復受損的神魂,一顆能補充一萬點魂力,最主要的效果是,服用一顆養神丹,能增加1%的靈魂進化度。

不斷積累下去,都不用去宮墟秘境了,就可以點亮普通的魂燈。

好嘛,接下來李肆啥也不幹了,就一門心思的煉製養神丹,一天煉四爐,他一口氣煉了兩個月,一共消耗了一百二十萬份蘿蔔殘蛻,所得養神丹2880顆。

然後他就開始了瘋狂的嗑靈丹。

吃一顆,增加1%的靈魂進化度,每達到100%的靈魂進化度,就能消耗掉,點燃一盞普通魂燈。

原本李肆只剩下兩盞魂燈,結果這下子,一口氣就讓他點燃了29盞,總計31盞魂燈。

說實話李肆自己都有點懵逼,自己這麼刷,不會有天譴的對吧?

當然,他並不知道,如果神丹子在此,怕是也要忍不住吹鬍子瞪眼睛。

他神丹宗的養神丹可以點燃魂燈?你丫的不是在開玩笑?

養生丹可以刷渡世道體是沒錯,但不代表就能刷魂燈啊。

所以真實的情況應該是,六欲蘿蔔乃是從七情葯田裏溜出來的純潔小蘿蔔,還未遭受污染就被李肆給薅了一半的羊毛,這種蘿蔔殘蛻里蘊含有七情大葯的藥渣,甚至比藥渣還要好一些。

闖宮墟秘境只要過關就有魂燈可以點燃,完全是因為宮墟秘境也是在榨取七情葯田裏的藥渣……

兩者其實殊途同歸。

總之,李肆就這麼稀里糊塗的點燃了31盞普通魂燈。

他自己都覺得這不太對勁了,然後,當他嘗試給這31盞魂燈安置位置的時候,他的【燃燈渡虛經】終於忍不住自動爆發了,他的神魂直接強行出竅,猶如一團熊熊燃燒的火焰,瞬間照亮現世與虛妄。

然後,那31盞魂燈自動飛起,一盞接一盞的融入神魂,每融入一盞,神魂就壯大一倍,當融入第九盞的時候,他的【燃燈渡虛經】第五層功法直接大圓滿!

他獲得了新的境界,相當於真修體系的化神。

上一層境界是燃燈,意味着燃燈照路,這一層便是渡世,不是渡世道體,那是真修的概念,這個渡世,指的是橫渡現世,直指虛妄。

也就是說,之前的時候,李肆,或者是其他真修體系的修仙者,都需要地契法印,或者氣運神像才能從現世進入虛妄界。

但是在靈修體系這邊,只要修鍊到渡世境界,便可以憑藉神魂,神遊天地,上窮碧落,下至黃泉。

牛逼得很。

「怎麼感覺魂燈這個玩意更適合靈修呢?」

「那什麼五音墟,七情葯田,也都更側重心靈,這明顯是靈修體系的大佬啊!」

李肆覺得自己發現了什麼秘密。

當然,五音墟和七情葯田都是從無窮大之地跌落下來的,那裏不可能分為靈修和真修兩種體系,這分明是相輔相成的。

這最好的證據就是,他的磐石道心也可以與魂燈融合,成為磐石魂燈。

總之,眼瞅著還剩下22盞魂燈圍繞着自己的神魂嗖嗖嗖的飛,李肆一咬牙,繼續推演【燃燈渡虛經】第六層功法。

這回代價就大了,直接1000份白色氣運起步,還好,還可以承受。 安德烈緊盯著錢德旺夫妻,眼中的威脅之意明顯。

冼曉玉從地上站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和丈夫錢德旺站在一起,抿著嘴,不吱聲。

知道妻子同意自己的想法,錢德旺看著安德烈,沉重的點頭說:「行,我會盡全力去做。」

安德烈看了他們夫妻半會,又怕引起不遠處,那幾個大人物的注意才點頭,之後,便丟下他們夫妻倆,和石先雄及小田切二人一起,又走到金銀花架下納涼。

錢德旺和冼曉玉夫妻二人,則是各自搬了院中小凳子,在陰涼處坐下,看著不遠處,和幾個小傢伙一起玩的兒子錢寶寶,沉默無言,只是,夫妻二人眼中的不平靜,連他們自己都不想掩飾。

跑到廚房裡面,給彭若若幫忙的彭建明,透過對著小院的窗戶,將他們的一舉一動全都看在眼裡,眼裡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暗芒。

見他站在窗戶旁邊,根本不給自己幫忙,一個大高個子站在那裡還礙事,若若伸手推著他說:「咱們家的廚房本來就不大,你在這裡站著也不幫忙,真的很礙事啊,不幫忙你就出去吧,我動作很快的,今天就做些蒸菜,一下就好,你出去吧,你在這裡站著,廚房裡面更熱啊!」

就這樣,想要躲進廚房,逃避跟自己的老丈人面對面的彭建明,被若若無情的給推到小院里。

彭正賢正和自己的媳婦一起,聽彭老爺子及柳玉純老倆口,說若若以前的一些事情,看見他被推出廚房,對著他露出一個不懷好意的笑。

彭建明看著老丈人的那一口白牙,在陽光下閃閃發光,他就頭皮發麻,唉,都怪自己,以前還不夠努力,現在的起點太低,區區一個連長,站在老丈人面前都沒有底氣。

現在,他是真的理解彭嚴州,為什麼會反對,自己和若若在一起?

帝京彭氏家族,在那樣一個龐大的家族,又是嫡系,沒有本事,想要站穩,還得到族人的認可,是不可能輕易做到的。

他的這位老丈人,說白了,那就是個狠人啊!

看來,自己還要多多努力,往上爬,據他所知,彭氏家族旁系的小姐嫁給團長的,就有許多,他不能夠讓自己的媳婦兒,被別人問起的時候,說還是個連長夫人,他覺得丟臉。

那麼,看著老丈人的那一身軍裝和他軍裝上的軍銜,那就是他的奮鬥目標。

心裡這樣想著,決定了自己將來要奮鬥的目標,目光更加堅定。

決定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再看老丈人,他的心也沒有那麼虛了。

和媳婦兒一起的彭正賢,看見彭建明的目光有所改變,似乎變堅定了,他挑了挑眉,拍了拍妻子公孫萬水的肩說:「我去跟那小子聯絡一下感情。」

看一眼站在大太陽底下,曬得臉通紅的彭建明,公孫萬水不贊同的對自家男人說:「你行了啊,別把孩子給嚇到了。」

看看站在小院中間,人高馬大的彭建明,他心裡嗤之以鼻,快三十歲了,還孩子呢,自家媳婦兒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歡嘛!

心中決定,呆會一定要多揍那小混蛋幾拳,彭正賢頓了一下腳步,朝她笑道:「怎麼可能嚇到他,好歹也是個當兵的,不會連見老丈人的膽都沒有,要真沒有,老子就換了他。」

公孫萬水張著嘴看著他,簡直無語。

。 顧驚鴻在知道東臨國使者團已經被安頓下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她自己一個人在房間里看書,對於這件事一點都不在乎。

北安看著顧驚鴻,問:「小姐,難道你就一點都不好奇嗎?」

聽到北安這麼說,顧驚鴻抬起頭看著她,忍不住笑:「好奇什麼?」

「聽說是九皇叔把那個哈赫達王子和燦羽公主救下來了,早些時辰才在京城裡安排下來。」北安繼續開口說。

顧驚鴻微微皺眉,倒是不知道她這話說的是什麼意思。「北安,你到底想要跟我說什麼?」

看著顧驚鴻這個不開竅的樣子,北安都已經快要急死了。繼續開口說:「小姐,九皇叔都把那個什麼燦羽公主給救下來了。這一次燦羽公主還是過來和親的,萬一要是直接看上了九皇叔,那你到時候怎麼辦?」

聽到北安這麼說,顧驚鴻這才明白她是什麼意思。無奈的搖搖頭,然後才開口說:「你啊,原來想的是這件事?」

「不然呢?那可是燦羽公主。雖然小姐你長的比她漂亮,但是沒有它有權勢啊。萬一到時候皇帝真的為了兩國和平同意了九皇叔娶那個公主,那你到時候可怎麼辦啊。」北安皺著眉,看起來十分苦難的樣子。

看著這個樣子的北安,顧驚鴻不客氣的直接就笑了。然後才開口說:「你啊你啊,真不知道應該說你什麼好。你放心吧,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的。」

本來顧驚鴻對於穆守安就是十分放心的,她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更何況,上一次他就已經和自己保證過,自己心中有數,自然是不著急。

但是自己的這幾個丫頭心裡不清楚,看著顧驚鴻這個不著急的樣子,他們就更加著急了。

「小姐!你不能再這樣下去了,這不行。萬一到時候真的生米煮成熟飯,那你就真的沒有機會了。」北安看著顧驚鴻說。

北定這個時候也跟著點頭,開口說:「對啊,小姐。奴婢覺得北安說的還是很有道理的,你看,要不要想一想什麼辦法啊!」

顧驚鴻眨眨眼,就算是她們這麼著急,她也覺得沒有什麼。本來就不是什麼大事,何必這樣大動干戈的。

「小姐,不如我們還是出去走走吧,說不定還能在外面聽到什麼消息呢,也比在將軍府里等著好多了。你覺得呢?」北安看著顧驚鴻,眼睛里都是商量和懇求。

顧驚鴻微微皺眉,這段時間因為兵符的事情可以說筋疲力盡。好不容易最近能好好休息了,她實在是不想亂動。

於是開口說:「算了吧,今天這麼熱,還是不要出去了。」

聽到這個,北安忍不住著急跺跺腳,然後才繼續說:「小姐!你就跟我們出去逛逛吧。這段時間這麼忙,我們還一直都沒有時間好好出去看看呢。」

顧驚鴻微微挑眉,看了看其他的丫鬟,發現大家都是一臉渴望的看著自己。看著大家的樣子,顧驚鴻忍不住笑了一下。然後才無奈的搖搖頭,把自己手裡的書放下,然後才說:「好吧,既然你們都想出去,那我們就出去逛逛。」

在聽到顧驚鴻這麼說的時候,幾個丫鬟這才鬆了一口氣。全部都蹦起來了,然後轉身就去收拾東西。

最後,顧驚鴻在這四個丫鬟就出門了。

本來正常情況下他們都會去正街,但是這一次北安卻拉著顧驚鴻說:「小姐,這幾次出來我們都是去正街,不如今天換一個地方吧。」

聽到這話,顧驚鴻愣了一下,然後才開口問:「換一個地方?你想去哪裡?」

北安一副假裝思考的樣子,過了片刻才開口說:「我看我們不如就去北街吧。聽說那裡新出了很多好玩的東西,我們還可以過去看看。」說完之後,還對著其他幾個人使了一個眼色。

大家立刻就明白她的意思,跟著點點頭說:「是啊,小姐,我們一起過去看看吧。」

看到丫鬟們都同意了,顧驚鴻也沒有多想。微微點頭說:「行,既然你們想過去看看,那就去吧。」

幾個丫鬟看起來都是十分興奮的樣子,等到驛館附近的時候,幾個丫鬟一直嘀嘀咕咕,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看著幾個丫鬟的樣子,顧驚鴻突然明白了什麼。忍不住無奈的搖搖頭,這幾個小丫頭,真的是太有意思了。

北安沒有想到,就算是來了驛館附近。但是因為戒備森嚴,而且也沒有人出來,她們什麼也沒有看到。

北安撇了撇嘴,走到顧驚鴻的身邊,看著她說:「小姐,我們還是回去吧,這裡什麼也沒有。」

顧驚鴻也知道幾個丫鬟是真的擔心她,看著她們幾個都是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忍不住無奈的笑了一下,然後才開口說:「你們幾個啊,實在是讓我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反正都已經出來了,走吧,帶你們去買點東西。」

在聽到顧驚鴻這麼說的時候,幾個丫鬟看起來都十分開心。她們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會在這裡遇到燦羽公主。

顧驚鴻本來是帶著幾個丫鬟過來想要給選一些首飾的,就聽見不遠處傳來吵鬧的聲音。等到走過去看看的時候,就發現有兩個女人站在那裡,似乎是在爭吵。

顧驚鴻微微皺眉,轉頭示意北安過去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北安明白,立刻就上去問。這才知道,原來那個女子非要說燦羽撞了她,不小心把玉佩撞壞了。但是燦羽說自己沒有碰到她,於是兩個人一直都在爭吵。

在聽到北安說的話之後,顧驚鴻忍不住微微皺眉。眼前這個衣著華麗的女人應該不會因為這樣的小事斤斤計較才對,但是看著這個人卻不是很熟悉。

在聽到那個女子想要索賠的數額之後,顧驚鴻只覺得更加過分了。

燦羽也是初來乍到,面對這裡的人也不知道應該怎麼給自己辯解。最後就無奈之下,只能準備賠錢。

就在這個時候,顧驚鴻圖片站出來。

。 第626章不如智取

不過這東西的速度太快,即便她有精神力,怕是也無法接將它扣住,倒不如智取!

想到此,突然從空間掏出一小瓶靈液,輕抿了一口,笑道:「這靈液的味道,果真是好,不光可以使得妖獸晉級,還能修復陳年舊傷!可惜,只有我一人飲用!」

花琉璃一邊喝,一筆倒,看似小小一瓶,卻總能源源不斷的往外倒,靈液的味道逐漸蔓延森林深處的妖獸聞著味道尋來,花琉璃靠在樹上,看著時不時有閃電劃過,伴隨著妖獸的慘叫聲,失笑一聲。

這閃電紫貂,當真霸道。

花琉璃看著閃電距離自己越來越近,閃身進了空間,然後待在空間慢慢等,沒多久,就見一個巴掌大小的紫色老鼠小心翼翼朝著她之前靠過的樹走來。

小鼻子在四周聞了聞確定沒有升任的氣息后,才大膽的伸出舌頭對著樹榦舔。

「小空間,這小老鼠當真如此厲害?」

「它現在還是幼年,算不上多厲害,一旦成年,它體內會發出天雷之力!」

「幼年?怪不得這麼小!」

「它現在還小,你想辦法與它締結契約,對你只有好處!」

花琉璃聞言,看著舔的忘我的閃電紫貂,淡淡道:「明天的時候,我再過來!」

「怎麼?你現在不打算捉?」

「你認為我能捉的住?」

小空間:「……」

根據她現在的實力,捉住閃電紫貂,確實有點兒困難!

「我要循環漸進的誘導它,讓它習慣我的存在,習慣我每天給它餵食靈液,等試行一段時間后,我就不餵了~到時……」

小空間:你好陰險!

到時候已經習慣吃靈液的閃電紫貂等不到花琉璃這女人來投喂,很可能冒險去神殿找她!

俗話說上趕的不叫買賣!到時主動權可就握在花琉璃的手裡了!憑藉閃電紫貂的傲氣,不會硬搶……

到時花琉璃在巧舌如簧,沒多少社會經驗的閃電紫貂,很可能誤入歧途啊!

通過無盡路回到神殿,發現有人在門外等著她了!看著一身炫目紅衣的女人,花琉璃皺眉道:「你誰?」

「今天讓阿月來邀請夫人參加我的生辰宴,夫人拒絕了,所以我就來看看夫人到底有什麼可牛氣的!」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