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不是上天入地,其他的事情他還是可以幫忙的。
2022 年 11 月 13 日
by

只要不是上天入地,其他的事情他還是可以幫忙的。

就算這個人讓自己殺人放火,自己也是有這個本事的。

「我韓風說話一向一言九鼎,既然我已經說出來的話,那我肯定也是要允落的。」

陳晨聽了之後,臉上掩不住的喜悅。

他本來就有事情想要求韓風幫忙,現在看來,機會倒是來了。

「那我現在能求韓先生嗎?」

韓風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不過還是好心提醒:「就只有這一個機會,你可是要想清楚了。」

陳晨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這個事情已經困擾他很久了。

所以他自然是想要請韓風幫忙的。

「我當然想清楚了,我想讓韓先生幫我查查當年我公司破產的事情。」

要知道這件事情他可是記了很久。

本來自己也應該是一個衣食無憂的總裁。

現在卻要在別人身邊唯唯諾諾的做事。

陳晨很不喜歡這種感覺,可又不得不這麼做。

要知道他可是覺得那件事情十分的可疑。

但是這些年他也查過那方面的消息,都沒有他想要看到的結果。

韓風點了點頭,他還以為是什麼事情呢!沒有想到竟然是這麼簡單的事情。

「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就好了,我應該三天之後給你出結果吧!所以這些天你還是好好幫我做事吧!」

陳晨當然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正當韓風想要離開的時候,陳晨又叫住了韓風。

他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然後對韓風說道:「可是這些天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做些什麼呀!」

他來別墅雖然只有幾天時間,可是這些天一直都是在默默無聞。

所以他自然是要去問韓風的。

韓風想了想,確實也不能讓一個對自己有收益的人一直閑著。

「我待會兒讓岳陽給你發點東西,你仔細給我看看就行了。對了,你有岳陽的微信嗎?」

陳晨不好意思的搖了搖頭。

他跟那個岳陽的關係也不算熟絡。

雖然之前也加過微信,不過卻被他悄悄的刪除了。

因為他不喜歡岳陽那樣高傲自大的人,所以自然也不想要他出現在自己的列表裡。

韓風無奈的嘆了口氣。

「那你還是加我微信吧!一會兒我把東西發給你,你有什麼疑問的地方,就直接跟我說就好了。可不要瞞著我,因為這件事情可是很重要的。」

陳晨連忙點了點頭。

「放心吧!韓先生。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畢竟這可是他來這裡這麼長一段時間,得到的第一個工作。

韓風看了一眼陳晨,然後突然想起來一件正事。

陳晨見韓風還沒有離開,於是親切的問候道:「韓先生,還有什麼事情要吩咐嗎?」

韓風無奈的指了指房間。

「剛才沒有搞清楚,這是我的房間。」

陳晨尷尬的笑了笑,於是連忙灰溜溜的跑了。

韓風無奈的笑了笑,這傢伙毛毛躁躁的樣子,倒是跟自己以前有些像。

不過竟然陳晨已經對自己開口了。

所以他說的事情,韓風自然也要解決的。

於是他便撥出了那串熟悉的號碼。

「給我查查當年陳家破產的事情,我給你三天的時間,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都得給我搞清楚。」

韓風說完之後,便掛斷了電話。

電話那頭的人無奈的嘆了口氣,但是卻什麼都不敢說。

看來自己又有點要忙了。

這些天過的都相當於平淡,畢竟韓風已經沒什麼事情要解決了。

整天就在家中陪伴著小糯。

常琳也是在家中的,所以小糯也十分喜歡這種感覺。

於是他悄悄的抽到了自己母親的耳旁。

用著軟軟糯糯的聲音,對自己母親說道:「母親,我想要跟韓風哥哥一直待在一起。你可不可以讓韓風哥哥當我的爸爸呀?」

常琳的表情凝固在了臉上。

「你這孩子,瞎說什麼呢?」

要知道常琳可不敢想這方面的事情。

畢竟她是一個暫時沒有工作還帶著一個小孩子的女人。

自然也從來沒有往這個方面想過。

雖然韓風是真的優秀,可他覺得自己也配不上韓風。

「媽媽怎麼了呀?韓風哥哥不好嗎?韓風哥哥可以每天都陪小糯玩,韓風哥哥還給我講故事。我不管嘛!我就喜歡韓風哥哥這樣的爸爸。」

常琳立刻捂住了自己兒子的嘴巴。

要知道韓風可就在他們面前。

要是被韓風知道了,也不知道韓風會不會怪罪他們。

果不其然,韓風真的聽到了。

他連忙走到了小糯的身旁,颳了刮小糯的鼻頭。

「小糯你在瞎說什麼呢?」

小糯望著自己面前的韓風,十分認真的說道:「韓風哥哥,我想讓你成為我的爸爸,好不好?」

韓風的臉上掛著几絲無奈的笑容。

剛才他本來以為自己聽錯了,現在看來自己確實沒有聽錯的。

韓風摸了摸小糯的頭。

「小孩子不要想這種事情,你要是再想這些東西的話,那我可不把你告訴小糯了。」

小糯立刻就明白了過來,有些委屈的望著韓風。

「哥哥我錯了。」

常琳似乎都沒有想到,他們二人相處的如此和諧。

不過她還是不敢把事情往這方面想。

不過望著自己眼前的景象,常琳也有了一種久違家的感覺。

韓風又跟小糯玩了一會兒,便去往了自己的茶室。

他還在思考岳陽說的事情。

不知道自己是要給自己租一間房子,還是給他們兩娘母。

因為自己畢竟是答應過他們了,自己要把他們留在這個地方。

所以現如今,他也是陷入了頭疼。

常琳並沒有阻攔,看著韓風離開之後。

這才望向自己面前的小糯。

「以後可不能把這種話往外講出來。」

也不知道是誰教小糯的,竟然對著韓風就說出來了。

還好韓風並沒有在意,不然的話,也不知道後果會變成什麼樣子。

常琳無奈的嘆了口氣,望著韓風離開的地方。

。在這份遞交給新加坡科學園騰飛集團管理公司的商業計劃書里,李曉凡的計劃是用新加坡怡凡私人有限公司出資占股96%,潘占隆和顧其俊各佔2%,欲在新加坡科學園新設立一家叫「新加坡怡凡科技有限公司」。

新的新加坡怡凡科技有限公司有兩大塊業務:

第一塊業務是計劃與美國惠普、日資TAIY

《重歸新加坡1995》第224章美女林慕秋的召見 失敗乃成功之母。

任何一次失敗,都代表你距離成功更近一步。

趙信信了這個邪。

他堅信,在他的不屑努力下,在無數次失敗的慘痛教訓下,他會成為一名合格的劍客。

這樣他就是擁有雙重職業的高手。

雙倍打擊,雙倍快樂!

清晨耍的那一套劍,好似已經觸碰到劍客入門的門檻,就是塑料大寶劍材質不太行,頂不住趙信如此渾厚靈氣的肆虐。

「哪兒天把李道義的劍偷來用用吧。」趙信暗中嘀咕。

李道義用兩把劍。

他修的好似是二刀流。

可就算是一把劍的威力也很可觀,趙信借來一把用用應該影響也不大。

要不然他用劍的朋友當中……

上官千初?!

這姑娘自從上次趙信見了她小姨,就跟人間蒸發了似得,也不知道到底在忙些什麼。

看來得找時間打個電話慰問一下才行。

「師弟,到了。」

萬寶安將車挺穩在青年美術館外。

這一回的青創大賽,就是在這裡舉行。趙信聞言朝著外面看了一眼,美術館外的車倒是停了不少,可能都是來觀賽的觀眾。

「這地方也真夠偏的!」推開車門下車的趙信低語。

如果他沒有感覺錯,這裡已經是城郊了。

「是比較偏僻,可也是這種偏僻才適合你們比賽啊。」萬寶安笑了笑,道,「老師已經來很久了,用不用我帶你去江南區的創作區?」

「不用,你們先進去,我還有點事兒。」

朝著萬寶安輕輕搖頭,趙信就徑直走向一輛黑色商務車。手指敲了兩下車窗。

車窗搖下。

坐在裡面的人赫然是武天龍還有秋雲生。

「老秋,你是不是真是救世主的姦細啊。」趙信趴在車窗上吐槽道,「你們倆就這麼正大光明的在這一呆,也不怕暴露?」

「很明顯么?」武天龍愣道。

「你覺得呢!」趙信給了他們倆一記白眼,道,「我剛下車就看到你們倆了,你倆給我發的消息我都收到了,保准么?」

「如果裴世的消息無誤,就保准。」武天龍回答。

「你們覺得廖化夠蠢么?」

裴世向緝妖大隊提供的消息,趙信這裡是都會聽一耳朵的。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