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穆紅妝並沒有第一時間呵斥,她不會給林天成任何解釋的機會,所以,她要等到林天成動手,到時候就可以理直氣壯把林天成打爆。

2022 年 6 月 11 日
0 min read

林天成知道,自己已經暴露了。

越是這個時候,越要保持鎮定。

林天成沒有遲疑,維持著之前的節奏,繼續前行。

他看的很清楚,穆紅妝小臉上的笑意越來越盛,甚至還帶著幾分迫切和期待,還有幾分大快人心。

林天成毫不懷疑,如果自己處理不當,肯定會被無情毆打。

他按捺住內心的緊張,繼續前行,當一隻腳觸碰到床沿的時候,他愣了一下,旋即轉身離開。

穆紅妝已經準備好施暴了,沒想到林天成居然走了,俏臉上寫滿了驚愕和意外。

看見林天成馬上就要出門,穆紅妝忍不住了,猛地打開燈,坐起身子,道:「你站住!」

「啊……」

林天成打了個激靈,回頭看著穆紅妝,一臉茫然。

「鬼鬼祟祟來我房間幹什麼?」穆紅妝看見林天成只穿一條短褲,而且下面還支起小帳篷,不由俏臉微紅。

「我怎麼會在這裡?發生什麼事了?」林天成道。

「少在這裡裝模作樣,你今天要不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說到這裡,穆紅妝俏臉一寒,「你知道後果的。」

林天成愣了片刻,旋即臉上露出幾分歉意的微笑,道:「不好意思,我有夢遊的毛病,沒有嚇到你吧?」

穆紅妝沒想到林天成會找這個理由,她才不會相信林天成是夢遊呢,夢遊會躡手躡腳鬼鬼祟祟的嗎?

只是,穆紅妝也沒有證據反駁。

僅僅是質疑的話,不僅沒有效果,反而容易打草驚蛇。

很快,穆紅妝就拿定主意,要將計就計,等下次林天成再夢遊,她一定會抓住機會。

穆紅妝轉了個身,背對著林天成,隨手關了燈,「幫我關上門。」

「搞不好我下次還會夢遊,你最好還是鎖一下門吧。」林天成好心地提醒了一句,這才出門。

林天成不知道穆紅妝是真信了還是假信自己夢遊,不管如何,他總算是逃過一劫。

剛剛手電筒也開了,卻沒有摸到,林天成偷雞不成蝕把米,只能暗道一聲倒霉。

既然穆紅妝的警惕性這麼高,那隻能慢慢尋找機會。

第二天,林天成睡到日上三竿。

想到自己還要去醫院上班,林天成連忙從床上蹦了起來,匆匆跑去衛生間洗漱。

樓下,李東來和穆紅妝對面而坐。

李東來之所以趕過來,一是為了和穆紅妝溝通案件情況。二是他有些排斥穆紅妝和林天成同住一個屋檐下。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他覺得,自己有必要對穆紅妝解釋一下包皮的事情。

穆紅妝他志在必得,林天成當穆紅妝的面說他做了包皮手術,甚至還推測他得了皰疹,這是他無法接受的。

只是,李東來好幾次鼓起勇氣,終究還是沒好意思開口。

再說了,就算他告訴穆紅妝,自己沒有做包皮手術,穆紅妝也不一定會相信。

沒有辦法,李東來只能吃這個啞巴虧了。

他也想好了,自己一定要抓住這個破案的機會,爭取讓自己和穆紅妝的關係能有一個質的飛躍,等到他和穆紅妝同床共枕,林天成的污衊之言不攻自破。

林天成簡單洗漱了一下便匆匆下樓。

看見李東來和穆紅妝在樓下說話,林天成也沒有多想,對兩人點了點頭,大步流星朝門口走去。

「你去哪兒?」穆紅妝問道。

「去醫院,已經遲到了。」

李東來道:「醫院方面,我們已經幫你請假了,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全力配合我們破案。」

想到文國華說,只要破了這個案子,自己想去哪個醫院隨便挑,林天成就放心了,來到穆紅妝和李東來對面坐下。

「殺手已經放了,到目前為止,沒有要泄密的意思。而且,我收到消息,霍元英在沒有解決你這個麻煩之前,新天地就不會再開業。」李東來道。

「如果不出預料,這兩天霍元英應該就會行動。」穆紅妝道。

林天成聽了心中一驚。

這兩天霍元英就會行動,意味著林天成這兩天就要和穆紅妝李東來深入敵後。

他只有7個電了,到時候不夠用怎麼辦?

林天成覺得,自己有必要找一下王夢欣,看看是不是可以充電。

很快,林天成就拿定主意,道:「我除了在醫院實習,還在一個賭石店裡面上班,我要回店裡收拾一下東西,順便向老闆請個假。」

「我送你過去。」這個時候了,穆紅妝可不敢拿林天成的安全開玩笑。

……「怎麼又是你?」

聽見這話,溫桓大約就明白,殷禪大約是已經眼熟她了。

但是聽他的語氣,倒不是非常想見她。

可是溫桓也不是自己非要過來找他的呀,說起來,她只是為了過來還鳥……

剛才也是才將白白放在了地上,溫桓就見它撲騰著朝著殷禪那邊又跑了過去。倒是景齊好心,這

《一不小心攻略了少俠》第兩百零五章對話 「駕!駕!」

趙汗青四人很快就驅馬來到了林子的邊緣地區。

林子裏的樹木太濃密了,四人只得下馬步行。

「鏘」

趙汗青率先拔出了自己腰間的橫刀,一馬當先往林子裏走了進去:「對方來歷不明,都小心一點!」

「將軍!」孫正握緊了自己手中的環首刀擋在了趙汗青身前,「小人走最前面吧!如果真是小人以前的那些人,小人倒是要看一看,這群無法無天不規不拒的王八蛋是不是連小人也敢殺!」

「嗯……」

趙汗青點了點頭,孫正開始帶頭走在了最前面。

「咕咕咕」

不一會兒,四人前方几米外的林子裏一大群飛鳥受到了什麼驚嚇,紛紛從林子裏竄天而飛。

「主子……應該就在前面了!」

曹真的臉上閃過一絲凝重,握住佩劍的右手愈發的用力了。

「嗦嗦嗦」

正當趙汗青想說什麼時,前方的草叢裏傳來了一陣動靜,大概十來個大漢出現在了四人眼前。

十幾個大漢皆是腰間掛着刀劍,每個人渾身上下都散發着一絲匪氣,更有幾個人臉上有着明顯的刀疤,顯然這夥人都是傳說中的扛疤子!

「是你?六子?王八蛋!」

孫正看到這夥人後不由得勃然大怒,大步衝過去對着為首的一個大漢劈頭蓋臉就是幾巴掌扇在臉上。

「給你臉了?無法無天了?」

孫正越打越氣,甚至憤怒之下就要拎着手中的環首刀一刀把叫六子的大漢一刀給劈了。

「刀哥,饒命啊!刀哥,我們不是故意的啊!」

「是啊,刀哥!饒了我們吧!我們也是一時好奇呀!」

剩下的大漢們竟然一點脾氣都沒有,全部齊唰唰的跪在了孫正身前。

「好奇?這種事你們居然說好奇?老子怎麼有你們這樣的混賬小弟!王八蛋,老子今天就要替天行道殺了你們這些王八蛋!」

孫正說完就要揮刀砍人。

「刀哥!饒了我們吧!我們再也不敢偷看了!」

「是啊,刀哥,我們現在就走,不偷看了,饒了我們吧!」

「等一下!」趙汗青眉頭一皺,趕緊制止了孫正,「你們剛剛說什麼?」

「我們……」

剛剛說話的幾個大漢不由得面面相覷,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位是羽林軍的趙將軍,趙將軍問你們什麼,你們就如實回答,哪怕是問你們一天睡多少個女人,撒多少泡尿,也得給我如實回答,知道了嗎?」

孫正又是扇了一個大漢一巴掌。

「知道了,刀哥,趙將軍!」

被打的大漢一臉委屈的捂著自己的臉。

「你們剛剛說什麼?偷看?一時好奇?」趙汗青一臉疑惑地看着這伙大漢。

「是的……」

「趙將軍,我等只是好奇天子長什麼樣,所以才會在此偷看,絕對沒有歹意呀!」

「是啊!趙將軍!先不說我們有沒有那個膽驚擾聖架,刀哥已經放下了狠話,我們也不敢幹什麼出格的事情呀,我等真的是一時好奇,絕無歹意啊!」

「嗯?」趙汗青眉頭一皺,這其中似乎有什麼誤會。

孫正也是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一臉狐疑的瞪着這伙大漢:「我問你們一件事,你們必須如實回答!要是讓老子以後發現你們誰說假話騙人,老子一定會把你們和你們的家人全部碎屍萬段,知道了嗎?」

「知道了,刀哥,您問吧!」六子一臉委屈的摸著自己的左臉。

「那邊,那個姑娘的家人,財物被搶,全家被殺,是不是你們乾的?」

「啥?殺人劫財?」六子聽到孫正的話差點被嚇傻了,「刀哥,別開玩笑了,絕對不是我等乾的啊!我六子是什麼人,您還不清楚嗎?讓我們打打架嚇唬嚇唬人偷偷東西可以,殺人這種事……我們可不敢幹啊!」

「是啊是啊!刀哥,我們都是良民啊!」

「就你們?還良民?我呸!」孫正不屑的啐了一口,「那事真不是你們乾的?」

「我等對天發誓,絕對不是我們乾的啊!」

「是啊,刀哥!我等只是聽說聖架會從這個山谷路過,就好奇,想看看天子長啥樣,除了這個,我們啥都沒幹啊!」

「嗯?」

孫正一臉疑惑地看了看六子一行人,又回頭看了看趙汗青。

趙汗青仔細打量了一下六子一行人,一般來說如果有人剛剛殺完人現在又撒謊,絕對不會如此平靜,心跳呼吸什麼的一定會發生變化!

而且這夥人看起來很怕孫正,不是什麼膽大包天的人,這樣的話也不太可能無視孫正之前的警告,更不敢在聖架即將經過的地方干殺人劫財的勾當。

這就是說,綉兒全家遇難的事情,真的不是這夥人乾的?

趙汗青朝孫正點了點頭,示意自己相信六子他們的話。

孫正不由得暗暗鬆了口氣。

不是自己手下乾的就好!

孫正很快又兇巴巴地瞪着六子一伙人:「那你們知不知道是誰幹的?」

「我等不知呀!」

「你們來這裏多久了?」

「我等日出時就再此守候了,唯恐錯過了聖架!如果刀哥不信,可以去我們剛剛待的地方,那裏有很多的水果皮什麼的,可以證明我們在這裏的大概時間!」

「那你們在這裏待了這麼久,就沒看到什麼可疑的人路過?」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

「是啊,我等唯一看到的人,就是之前趙將軍和一個女子賽馬!」

「什麼女子!休要胡言!那可是太平公主!」孫正又是一巴掌拍在了說話的男子腦門上。

「算了,孫正,這事看來他們不知道,放他們走吧!」

「是!還不趕緊滾?也不看看自己長什麼模樣,還想看天子,長這麼丑也不怕嚇到天子了?滾滾滾!」

等到六子一行人逃也似的離開后,曹真才湊到了趙汗青身邊一臉疑惑地說出了自己心裏的想法。

「此事着實奇怪!山谷口離這裏不遠,如果有惡匪殺人劫財,這邊沒道理一點動靜都不知道!而且……尋常的惡匪殺了人,都會往密林這種有外物掩護的地方逃竄,小人剛剛仔細看了一下,山谷裏面光禿禿的,沒有任何掩體,沒道理惡匪會往山谷里逃跑而不是密林這邊啊……」

「嗯……」趙汗青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莫非這是一群不走尋常路的惡匪?算了,既然不是他們就算了,回去吧,大隊伍馬上就要趕上來了,先讓公主殿下上馬車歇息才是最重要的!」

「是!」 「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