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天妖秘境同時也是東大陸最為危險的地方之一,其中魔獸橫行,大部分都是外界少見的高階魔獸甚至是上古魔獸,同時還棲息著一些古老的種族。
2022 年 10 月 26 日
by

只不過,天妖秘境同時也是東大陸最為危險的地方之一,其中魔獸橫行,大部分都是外界少見的高階魔獸甚至是上古魔獸,同時還棲息著一些古老的種族。

哪怕時至今日,天妖秘境都沒有被東大陸的武者完全開發,僅是外圍地區安全一點,至於更為深處的中部地區以及秘境腹地甚至連一張完整的地圖都找不到,更別說機緣線索,一切全都憑運氣。

「秘境果然開啟了。」

「此次天妖秘境一行,對於機緣方面我沒有太多的追求,若是真夠得到幾滴武王液便是萬幸!」

目光視線瞭望不遠處的虛空之門,來自武盟的武破天臉色堅毅,下一刻雙拳緊攥。

武王液,一種極其稀有的靈液,唯有武王境以上的強者方能提煉,不僅極為耗費時間,而且對於元力的消耗也是巨大。

尋常武王境強者,一天撐死能夠提煉五六滴武王液。

而武王液這種靈液對於武王境以下的武者則是好處巨大,價值不亞於八品丹藥,武靈境高手若是吞噬一滴武王液,可以直接突破一重小境界,沒有任何後遺症。

除此之外,對於一些半隻腳踏入武王境的武者來說,若是能夠吞噬一些武王液,則突破武王境的成功率也會大大提升!

因此,武王液的珍貴可想而知。

「如今我的修為是武靈境七重,之前離開武盟時,盟主大人賞賜了我幾枚八品丹藥,如果能夠在天妖秘境內得到幾滴武王液,再加上八品藥力的強大藥力….」

「我未嘗沒有機會衝擊一波武王境!」

想到這裏,武破天黝黑的眼瞳中又是掠過一抹決絕,神情肅然。

武王境,武軀三境中的最後一境,踏入此境界者體內丹田會凝聚出一枚元嬰,除了實力大增之外,同時還能獲得奪舍重生的能力,武王境強者基本上可以在東大陸縱橫一方。

除此之外,武王境也是踏足玄尊境的基礎,重要性不言而喻。

「唰!唰!」

不一會兒,山谷內匯聚的一眾武者也是紛紛朝着天妖秘境的入口涌去,其中大部分都是年輕武者。

畢竟,天妖秘境的名額有限,乃是東大陸各大勢力權衡分配的結果,目的就是為了磨鍊後輩武者,尋常散修無法貿然入內,否則便會被眾人聯手格殺。

李天刀,王開,以及武破天等一眾潛龍榜天才紛紛湧入天妖秘境。

「二弟,我們走!」

看了一眼身旁的葉驚雷,葉雲風淡淡道,隨後縱身一躍朝着秘境入口飛去。

「咱們也出發吧!」

另外一邊,看到葉氏一族的人動身,風不悔也是開口道,同時抬眼看向身旁的高雲深和費仁。

點了點頭,二人沒有異議,同樣縱身飛向對面的秘境入口,隨後身影消失其中。

….

寂滅谷內

「師兄,按照以往的慣例,天妖秘境一旦開啟至少會持續數個月時間,咱們就在這裏等著,還是先返回宗門?」看到費仁等人全部進入天妖秘境,風隕也是開口道,同時抬眼看向身旁的風蒼炎。

「先回去吧,這幾個小娃娃不會那麼容易死的,特別是那個費仁,他的成長速度已經遠遠超出了我的想像…」

輕撫長須,風蒼炎感慨道,隨後轉身朝着谷口方向飛去。

「希望如此吧。」

臨走之前,風隕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天妖秘境入口,隨後收回目光,身形緊隨風蒼炎離開了此處山谷。

…..

天妖秘境,外圍地區

「這裏就是天妖秘境么,果然是一處寶地…」

抬眼看向四周的陌生環境,費仁臉色微訝。

此時,他正身處於一片密林內,似乎是因為虛空之門的隨機傳送所至。

除此之外,這片密林內無論植物還是花果,體積都是異常的巨大,似乎營養過剩,同時高階藥材也隨處可見,就連他腳下踩着的空地旁邊都長著一株五百年份的青葉果。

五百年份的青葉果,可以拿來煉製恢復精神力的回魂青葉丹,同時也是七品以上丹藥的必備輔材料之一,價值不菲。

「費仁,看來咱們來到了一處好地方。」

「如此充沛的靈氣,隨處可見天材地寶和藥材,這便是天妖秘境內部么,果然不同尋常。」

一旁,風不悔和高雲深也是縱身趕至。

由於是一起進入秘境,因此他們三個人相隔的距離也並不遠,數分鐘不到便是重新會合。

「沒錯。」

「而且不出意料的話,咱們應該還停留在外圍地區,至於這些高級藥材不過是小菜一碟,天妖秘境內應該還遺留有更強大的機緣,能不能找到全憑咱們運氣了…」

目光看向對面二人,費仁伸手摸了摸下巴,不假思索道。

「吼…!」

就在費仁等人思考下一步行動之際,密林不遠處則是傳來一道震天動地的長嘯聲,如同雷霆炸響,震懾心神。

什麼情況?

面對異變,三人皆是臉色一滯,隨後面面相覷。

「去看看!」風不悔率先飛身射出,朝着聲音來源奔去,而高雲深和費仁也是緊隨其後,同樣跟了上去。

能夠發出聲勢如此驚人的長嘯聲,宿主必然是一頭實力強大的魔獸,而且魔力波動至少在地階以上!

….

「這是,雷霆蛟?!」

身形落至一處樹梢,費仁等人臉色微訝。

只見一條體型修長,通體深藍的巨大蛟蛇正盤踞在下方不遠處的空地上,口中吐出長長的信子,通體上下充斥着一道道令人心悸的深藍色雷電,同時一股強悍的魔力波動也朝外擴散開來,已然達到了地階中級的層次。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遙遙望去,只見那架直升機的側面,銘刻着一隻麒麟,威嚴無比。

「天哪!」

「這是南境麒麟軍的標誌!」

「發生了什麼大事,竟然引來了這支王牌!」

場內眾人驚嘆連連,臉上滿是難以掩飾的詫異。

大夏,共分為四境三十六行省。

天南行省,就隸屬於南境。

而南境麒麟軍,與北境虎賁軍齊名,都是王牌中的王牌,鎮守邊疆,輕易不出動。

如今麒麟專機來了,絕對非同小可!

「轟隆隆!」

很快,那架專機緩緩降落在前方的空地上,狂風呼嘯,吹得眾人臉頰生疼,卻沒有人敢有什麼怨言。

「砰!」

艙門打開。

一個穿着戎裝的中年男子,龍行虎步走了出來。

他看上去約莫四十齣頭,雙眸聚星,氣勢巍峨,體內透出一股金戈鐵馬的氣息。

「竟然是指揮使大人!」

在場眾人都看直了眼,立刻流露出敬畏之色,正襟危立。

指揮使宇文淵,乃是正二品的武將!

在南境之中,僅次於南境戰神,位高權重,可以指揮數十萬大軍。

相較之下,唐振華這個天南的總督,也不過是三品而已。

單憑宇文淵一人,就足以壓得整個天南,為之俯首!

……

兩位大人物,接踵而至,這讓不少人心生疑惑。

「奇怪,唐總督、和正二品的宇文大人,怎麼會突然夜訪楊家?」

「依我看,估計是專門來拜訪楊老的!」

「聽說海東行省,最近空出一個總督的位置!難不成……楊老有希望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沒錯!一定是這樣!」

「唐總督和宇文大人,估計是提前得到消息,才過來祝賀的!」

不少楊家的成員都在猜測,以為楊遠山要陞官了。

楊遠山雖然表面不動聲色,但心中也是一陣竊喜。

在他看來,這種可能性很大!

否則,正三品的唐總督,和正二品的南境指揮使,怎麼會專程前來楊家?

明顯是沖着他來的!

下一刻,又有一道身影,從麒麟專機中走了出來。

「蹬!蹬!蹬!」

那人年紀不大,身形如鐵塔,一看就是衝鋒陷陣的猛士,與宇文淵並肩前行。

楊遠山沒有什麼反應,畢竟他沒見過這個魁梧男子。

然而,不遠處的巡捕房長官羅志堅,卻臉色狂變,露出一副活見鬼的表情。

「這……怎麼可能?!」

羅志堅頭皮發麻,心中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因為那個魁梧男子,正是之前抓捕秦風的時候,遇到的蕭戰。

羅志堅還清楚的記得,蕭戰在秦風的跟前,就是個跟班小弟。

誰知現在,竟能和正二品的指揮使並肩同行!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楊老……」

羅志堅突然生出強烈的不祥預感,想要給楊遠山通風報信。

只可惜,楊遠山完全無視了他,快步迎上前去,臉上堆出殷勤的笑容。

「宇文大人,您的到來,真是令此地蓬蓽生輝,有失遠迎,還請多多包涵!」

楊遠山一改往日的驕縱自大,表現的十分謙卑。

畢竟眼前的唐振華和宇文淵,都是呼風喚雨的大佬。

然而面對他的熱情,宇文淵始終板着臉,煞氣森森,絲毫沒有搭理他的意思。

「咳咳……」

楊遠山乾咳一聲,有些尷尬,只能轉移話題,又扭頭望向了蕭戰:「這位大人,看着十分陌生,不知您在哪裏任職?」

「哼!」

蕭戰狠狠瞪了他一眼,眸中帶着火光,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

這讓楊遠山更是一頭霧水,不知道哪裏得罪了這個神秘的大人。

場內的氣氛,頓時變得有些詭異。

「蹬!蹬!蹬!」

突然,蕭戰再度邁開腿,越過了楊遠山,向著前方走去。

唐振華和宇文淵也緊隨其後,始終沒有搭理楊遠山,似乎將他當成了空氣。

……

「咦?」

楊遠山心中的困惑,愈發強烈。

難道這些大佬,不是沖着自己來的?

遠處眾多楊家的成員,更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