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廟之後,女子先是環顧一周,見眾人皆是昏迷,隨即看向了夏凡以及靠在他身上陸卿,不由的嗤笑一聲:

2022 年 5 月 3 日
1 min read

「果然是旺妻之人,身邊的桃花還真不少!」

「這不知道魔宗是怎麼想的,這樣的一個寶貝疙瘩放在外面,居然連個看護的高手都沒有,白白便宜了我。」

說著她來到夏凡前,手臂一揮陸卿便從他身上滑到一旁,隨即俯下身子,嗅了嗅:

「好濃郁的元陽之氣,沒想到居然還是個雛兒,咯咯,這柳詩妃也不行啊,假清高,哼!」

說罷,一伸手,夏凡的身體直直的撞入了她的懷中,很快,女子便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破廟之中。

當夏凡再度醒來之時,首先便是感覺頭部一陣劇痛,隨即便發現自己躺在一張柔軟的大床之上,周圍光線暗淡,但也能看出這是一個山洞之內,身上並無異樣。

正在這時,一道魅聲悠悠傳來。

「小寶貝醒了?」

聞言,夏凡猛的轉頭,正見一名身著暴露的白衣女子正笑眯眯的看著他,來不及多想發生了什麼事以及自己為何會出現在這裡,猛得運起氣血之力就想暴起。

但下一秒,一陣強橫的靈力威壓作用在他的身上,他那所謂強橫的蛟龍氣血,在此時居然被生生的壓了回去,絲毫動彈不得。

這一刻,夏凡心情沉入谷底,他知道,自己遇到高手了,眼前之人的修為至少是天象境打底,絕對不會是化海境。

當然,要是蕭鳳山那種化海,當他沒說。

他又不是沒和化海交過手,一般的化海絕對沒有這麼強,剛才那股氣機,能夠讓他完全生不起反抗的心思。

只見那女子露著大腿赤著腳款款的朝他走來,隨即一條玉腿輕輕踩在床上,盡顯玲瓏曲線,俯下身子魅聲道:

「喜歡嗎?」

不得不說,眼前的女子身材樣貌那還真是沒得說,與林素有了一拼,而且還更為大膽,穿著更為暴露。

「咕嚕」咽了一下口水,夏凡將眼神看向別處:「不好意思,我是有原則的人!」

見此,女子二話不說,手中一閃,一把泛著寒光的匕首抵在了他勃頸處,毫不掩飾的殺意席捲而來,驚得夏凡冷汗連連。

「原…原則這玩意,可以改…」

沒錯,面對現實,他慫了,他現在連請神都做不到,林素也不在,出雲也不在,光靠他自己,根本不行啊。

「可以改就好,幫姐姐個幫,事後必有重謝,如何?」女人媚笑道,說話的同時還用手指撩撥他的胸口。

聽到這話,夏凡頓時有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好像就是前世電線杆,或者公共廁所里貼的小廣告,隨即脫口而出道:

「重金求子?」

聞言,女子搖了搖頭,輕笑道:「沒有你想的那麼麻煩,事成之後不光有你的好處,甚至就連我…也是你的。」

說罷,整個人欺身而上,直直坐在了他的身上,一臉嫵媚的看著他。

聽到這裡,夏凡好像明白了,對方這是要強買強賣?

靠,老子堂堂七尺男兒,怎能受此大辱,有種你讓我在上面,咱們換個姿勢。

「怎麼…不願?」見他這幅模樣,女子說完輕輕吐出一口粉紅之氣。

隨後夏凡只感覺自己身體發燙。

論有一個美女坐在自己身上是什麼感覺。

不含而立

……

。 「小姐您要的布料,奴婢幫您取來了!」

就在南宮玥幻想着上官晏對她起的名字大夸特誇的時候,綠鄂的聲音突然響起。

「咦?小姐您這裏怎麼濕了?」綠鄂托著一捆布料,指著南宮玥胸前的衣物,驚詫的問道。

南宮玥低頭查看,果然在左胸的位置,有一滴很可疑的潤濕。

就那麼一小點,跟她的指甲蓋一樣大小,綠鄂眼睛也太毒了吧?

這都能看見!!

她不動聲色的擦擦唇角,道:「可能是我剛剛喝茶的時候不小心濺上一點。」

「哦。」綠鄂一臉恍然大悟的點點頭。

隨即她又想到一個問題,好像晚飯後她們家小姐並沒有喝茶。

因為蘇姨娘不準,說喝茶多了,晚上會睡不着,因此沒讓她們上茶,倒是讓她們端了不少水果。

小姐吃了不少,難道那是濺上的果汁?

這麼一想,綠鄂頓時覺得就是這樣的。

南宮玥心虛的低頭看向綠鄂手中的布料。

完全沒有想到綠鄂已經腦補出前因後果,完全沒想到那一滴可以的濕痕很有可能是她家小姐的口水。

「綠鄂這布料是誰送我的?好新的樣子,一點因為不像放了三年。」

南宮玥摸了摸布料,觸手就是絲綢般的滑。

「這是小姐您的舅舅送來的!」綠鄂也跟着磨蹭了一下布料,道:「您的舅舅每年都會給您送一匹漂亮的綢緞,即使您不在的這三年!」

「原來是這樣啊!」南宮玥一聽這話,頓時捨不得了。

「綠鄂再去找找,我想那種很便宜的布料,就粗布也行!」

「不用找!小姐您庫房裏的東西,奴婢很清楚,沒有粗布料!而且舅爺也不會送那種料子給您的!」

綠鄂無奈的說到。

雖然不知道她家小姐要布料幹嘛,但她總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好像她家小姐,下一秒又會幹出什麼驚為天人的事。

王嬤嬤聽完,臉色青白交加,只得咬牙道:「一切都是老奴的錯,請老太君責罰!」

雖然讓南宮玥從側門入府確實是老太君的原意,但現在說出來無異於打老太君的臉,因此無論如何不能說!

說佛祖在騙人,那更無異於找死,畢竟老太君信佛……

果然,下一秒就聽老太君道:「行了行了,剛回來就鬧騰,沒完了你?!跟我的煙兒真是雲泥之別!」

老太君難得有些心虛尷尬,說佛祖騙人簡直就是罪過,而且讓孫女從側門入府說出去確實不光彩。

她一指王嬤嬤,又道:「還有你,還在這兒跪着幹什麼?礙眼,滾下去好好反省!」

「是是是,謝老太君,奴婢這就回去反省。」

王嬤嬤連滾帶爬的出了正堂,看那樣子好像生怕晚了一步會要了她老命一樣。

南宮玥心知肚明老太君在避重就輕,卻也無意計較太多。

一個小卒而已,要不是正好擋了路,她還真不屑出手。

「祖母祖母,玥妹妹回來了嗎?她什麼時候到呀?要不我去府門口接她吧?」

一聲甜軟的吳儂軟語突然從院子裏傳來。

下一秒,十五歲的少女步入正堂,南宮玥抬眼看去,只見她生的杏眼桃腮,膚若凝脂,雖年級尚小,卻已能看出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之資。

來的還真是巧!

南宮雲煙,父親原配沈氏的女兒,因沈氏難產而死,一直養在老太君膝下。

她這個同父異母的姐姐,真是「人美心善」至極!

如果她的仇人弄個排行榜,第一名非南宮雲煙莫屬,哪怕啖其肉,飲其血,抽起筋,也不能一解心頭之恨!

前世,沈文成軟禁她之後,南宮雲煙曾來「探望」她,那時她才知道,外祖、大表哥、大表嫂、可愛的小外甥、二表哥、三表哥,這些親人所謂的意外身亡的真相。

她撲上去想殺了南宮雲煙,可剛邁出一步就無能的被丫鬟制服,連南宮雲煙的身都近不了。

天底下真是沒有比她更可悲的人了,仇人近在眼前,她卻只能幹看着。

為了以絕後患,南宮雲煙讓人划爛她的臉,扔下懸崖……

南宮玥咬緊牙關,身體里的血被恨意點燃,五內俱焚。

她絲毫不懷疑,要是現在手裏有把刀,她一定會捅死南宮雲煙。

幸好,現在她不是前世的她!

比起捅死南宮雲煙,她更想將她踩進泥里,然後看着她這輩子都翻不了身的樣子。

南宮玥勾唇一笑,語氣古怪的道:「我已經回來了!姐姐你害……哦,不,你高興嗎?」

「自然是高興的!」南宮雲煙眼中閃過一絲厭惡,但很快被她強壓了下去。

「昨個不還說有些頭疼?不好好在房裏休息,跑來這裏幹什麼?」老太君心疼的朝南宮雲煙伸出手,示意她到自己跟前來。

南宮雲煙乖巧的走過去,撒嬌道:「祖母人家想玥妹妹想得緊,見完玥妹妹一定馬上回去休息。」

她又轉向她,親昵的說道:「玥妹妹,你這次回來就跟我一起住在祖母這裏好不好?這樣我們姐妹就能一起上課,一起學禮儀了。」

真是時時刻刻不忘標榜自己知書達理……

「禮儀這麼簡單的東西還用學嗎?」南宮玥故作疑問的說道,而後似是怕刺激不夠,又緊跟着道:「姐姐比我大三歲,竟然笨的連禮儀都還不會嗎?那我不能跟姐姐住哦!萬一笨傳染怎麼辦?」

丫鬟們臉色齊齊一變。

這簡直就是踩在大小姐身上還不夠,還要在使勁摩擦幾下!

誰不知道!大小姐在府里一向非常得老太君的寵愛,含在嘴裏怕化了,捧在手裏怕摔了,要星星絕對不給摘月亮。

說句大不敬的話,就是皇上的公主也沒大小姐活的尊貴。

丫鬟們悄悄打量南宮玥,一身粗布衣裙,頭上梳着個不倫不類的混元鬢,攢著根廉價的木簪,除此外身上再無一件飾物。

就這服窮酸樣,還敢嫌棄她們大小姐笨,拒絕大小姐的邀請,真是給臉不要臉!

南宮雲煙臉上堪堪掛着崩壞的面具,也看向南宮玥。

小姑娘如金似玉,眉眼猶帶着稚嫩,語氣嫌棄又軟萌可愛……個鬼啊!

南宮玥竟然說她笨,還說了兩次,還說笨會傳染!!!!

要不是僅存着一絲理智提醒她老太君的存在,她一定生撕了南宮玥。

南宮玥將她的樣子盡收眼底,心底嗤笑。

。 當晚十點多。

姜安發信息給吉祥:「睡沒?不困得話,到我房間來,我給你叫宵夜,你給我講講你接下來的想法。」最好,也給我唱唱《Suge

》。

沒有回應。

「麻辣小龍蝦兩大盒,泡椒無骨雞爪七袋,花甲一盒,油燜大蝦三……」

「咚咚咚……」門被敲響了。

姜安笑了,具體的誘惑信息還沒發出去,僅憑「宵夜」兩個字就好用,多好哄的姑娘啊!

打開房門,看到出現在門口的人,姜安的笑意僵在了臉上,他淡漠地問道:「有事嗎?」

陳迪格見姜安本來打開門時還滿臉是笑,卻在看到是她時,臉色立時變了。

她不甘心,她有什麼不好,為什麼姜安不喜歡她,還每次見到她都避如蛇蠍一樣。

以前一起拍戲時就是這樣。跟他表白,他拒絕後,就一直躲她躲得遠遠地。

現在又一起錄綜藝,他就好像完全不認識她似的,整天圍著吉祥轉。

「你在等誰?吉祥?見到是我很失望?」陳迪格一張嘴就逼問著。

姜安把手機放進褲兜里,又冷漠地重複問了一句:「到底有什麼事?」

陳迪格提高聲音:「吉祥到底有什麼好?我哪裡不如她?」

「吱嘎」,對面房間的門打開了,二人看過去。

就見吉祥喜滋滋地低頭看著手機,大步地邁了出來,且不帶拐彎地直衝姜安的房間而來。

抬頭、舉手欲敲門。

哦?什麼情況?

吉祥看清楚姜安笑意盈盈且帶著安撫的眼神以及陳迪格憤怒的臉孔后,毫不猶豫,一百八十度大旋轉,低頭裝著還在看手機,回去了。

「站住!」一聲怒吼在身後響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