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吧,小舞自己雖然沒有,但是她可以化身流氓兔,朱竹清毫無招架之力,風景大好。像是女孩子之間的打打鬧鬧都沒關係,但是男生就不能動手動腳。
2022 年 8 月 28 日
by

但是吧,小舞自己雖然沒有,但是她可以化身流氓兔,朱竹清毫無招架之力,風景大好。像是女孩子之間的打打鬧鬧都沒關係,但是男生就不能動手動腳。

就像是,有些男孩,小時候被媽媽帶著上女廁。問媽媽什麼時候可以不上女廁啊?答案是……等你想進來的時候。

許久之後,小舞也如願以償地問到了朱竹清的所有信息,比如年紀,武魂,魂力等級,星羅朱家的身份,跟某個渣男的婚約,還有渣男的作風,這也是她來到這裡的原因,當然了,還有她們家裡的競爭問題。

「不要怕,竹清,以後小舞姐會保護你的。」小舞拍著胸脯保證道,「不過,你說的人,我好像見過。」

「嗯?」

「是不是金毛?」

「是。」

小舞眨了眨眼睛,看來還真是他?

「怎麼了?」

「就是,之前我們剛來索托城的時候碰到了一個白衣服的金毛,身材高大,帶著一對雙胞胎去了情侶旅店。」

朱竹清一下子陷入了沉默,兩眼無神,不知道在想什麼,任憑小舞怎麼動手動腳,她也沒有一點反應。

「我是不是不該說的?」

朱竹清埋著頭,好一會兒,小舞聽到了她的啜泣聲。

「小舞,你說我是不是就不應該來這兒?」朱竹清帶著哭腔地說道,抬起頭,眼睛都是紅的。這跑這麼老遠,好不容易到了,人還沒見到,倒是先聽到了這樣的消息。

「說什麼傻話了,你要是不來這兒,不就碰不到我了嗎?以後看小舞姐幫你出氣,替你好好教訓那個渣男!而且,這樣的渣男也配不上你!」

「不哭不哭。」

「我平時……不這樣。」朱竹清弱弱地道。

……

朱竹清和小舞睡的是一張床,本來想著沒什麼,可誰知道,小舞睡著了以後,手腳就開始不老實起來,像只八爪魚一樣,手搭在朱竹清的車燈上,腿掛在朱竹清的腰上,她平時都是這麼抱著陳樂的。

朱竹清一下就被弄醒了,半天都沒有掰開小舞的手腳,抱得太死了。她最終放棄了反抗,獃獃地看著天花板。

這一天的經歷,就好像在做夢一樣,跟她之前十幾年完全不一樣。也不像家裡那樣冰冷,幾個剛認識的陌生人,都要比家裡還要溫暖。那個家?呵呵。

她印象最深的,就是時不時會奚落她的姐姐,但是那也是她接觸最多的人。她看著小舞酣睡的樣子,微微一笑,真羨慕小舞,感覺她就是個無憂無慮,想幹什麼就幹什麼的人。也是很多人永遠也無法做到的生活方式。 青藍草用去了大半,剩下的最多也只能再出五份,洛蔓鬆了口氣,材料用光,就意味著不用再幹活,她真是夠了。

「今天就到這裡。」贏銳的聲音中帶著一絲不尋常。

「一口氣做完好了,省得下次麻煩。」洛蔓很不滿意被打斷。

「滅靈閣的人來了。」

「在哪?」她警覺地打量四周,靈力散開,卻沒有發現有任何人靠近。

贏銳一揮手,下屬動作極快,迅速把帳篷收好,壘成一座牆,隱蔽在附近。

箭似飛蝗,鋪天蓋地落下,贏銳一個飛撲,將洛蔓籠在身下,「王妃莫怕,本王保護你。」

洛黛晚了一步,悻悻退到一邊。

贏銳身上的氣息和道君截然不同,道君冷若晨星,贏銳卻炎熱似火,熱氣罩在她的口鼻上,帶著濃烈的檀香氣息。

猛烈的男人味衝撞得她耳朵都紅了,連忙把他推到一邊,「我沒事。」

遠處的黑衣人,埋伏在山坡上,大約有二十多個,拿著弓箭不停射箭,就是不肯靠近。

大概過了一炷香的時間,他們像是得到了號令,紛紛下撤。

「就這?也太敷衍了。」洛黛起身,環顧四周「大家都沒事吧!」

洛蔓撿起地上的箭,仔細端詳。

黑乎乎的樹烤成的木箭,做工十分粗糙,像是小孩子的玩具,也沒有箭頭,看起來根本不是用來殺人的。

放到鼻子前面聞了聞,帶著一股嗆鼻的苦味,令人作嘔。

「有細作。」贏銳雙手背後,臉上陰雲密布。

她不解地把木箭扔在地上,「這有什麼用?連皮毛都傷不了。」

「我也沒想明白。」贏銳的目光像匕首一樣,掃過屬下的臉,「沒想到贏啟對我們的行蹤了如指掌,我們走。」

相比緊張的凡人,洛蔓早就想好了後路,憑著靈力,她可以躲在霧氣中或是湖裡,總之凡人不用特別手段,想殺她,比登天還難。

說著她便想試試靈力,這麼久,她也有了心得,澆花種地製藥釀酒,靈力都暢通無阻,但凡要救人殺人,那靈力必定罷工。

靈力像水一樣流動,她很享受這種自在的感覺,可突然,洛蔓睜大了眼睛,靈力碰到木箭,木箭就發出盈盈黑光,像是被點亮了一般,她不由自主把靈力往更遠處鋪散,成百隻木箭中,只有一隻發著金光。

消息是傳給她的?

話到嘴邊,她又咽了回去,現在不在丹城,她又頂著王妃的名義,如果貿然說出,她跟贏啟有聯繫,那實在太容易讓人懷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但這種聯絡方式,她聞所未聞,洛蔓十分好奇,她假裝若無其事地往前走,想撿起來看看到底是什麼。

沒走兩步,她就站在原地,要不是最近學會了掩飾情緒,她真會叫出聲。

洛黛先於她幾步,撿起了那支木箭,背過身,揣在懷裡,目光迴轉,洛蔓一時沒想好該如何回應,連忙垂下眼帘,順手拾起一支木箭。

她想著,妹妹肯定會主動告訴她,那支木箭到底是做什麼用的。

「姐姐,這些人,必定是滅靈閣的。」洛黛果然走了過來,但說的話,卻跟她想得完全不同,「棘紋就是他們弄出來的,早晚我要殺光他們。」

洛蔓沒說話,她的心思還在那根金色木箭身上,如果說是贏啟派來的人,妹妹是何時跟他有了聯絡,她怎麼一點也不知道。

她想問,可又想起妹妹囑咐的,不要多說話,便試探道,「這些木箭又沒有殺傷力,是不是用來傳信的?」

「凡人詭計多端,誰知道他們在做什麼。」洛黛的手碰了一下裝木箭的地方,略微垂了下眼帘。

洛蔓沒再問,妹妹若要隱瞞一件事,肯定有她的原因。

再次上路的,就剩下他們五個,卡莎巨人贏銳還有她們,剩下的人說在這裡看著馬匹和糧食,就是不願意往前走。

洛黛悄聲告訴她,滅靈閣從不殺凡人,他們才不怕。

越往山下走,霧氣越淡,但也越來越冷,贏銳遞給她一件厚厚的白狐皮大衣,裹在身上,圓滾滾的。

在丹城,常年都是一件夏衣,洛蔓從來沒有過打寒顫的感覺,聽著她的牙齒磕在一起,她竟然覺得很快樂。

靈修不怕熱,卻怕冷,但除了在水裡,她從沒體會過這種裹著的冷,路邊的草葉上慢慢出現了白霜,手指劃過碎冰,冰涼涼的,新鮮極了。

「沒想到這麼冷。」洛黛緊了緊衣服,「不過我能感受到冰晶花的氣息,它在等我到來。」

「冰晶蓮是什麼樣的?」冰塊在洛蔓手中融化,她甩了下手,小水珠劃出一條弧線,

洛黛嘴角上翹,似乎心情極好,她壓低聲音,「妹妹,我告訴你件事,你可千萬別跟別人說。」

「什麼事?」

「道君要來了。」

「在哪?」洛蔓忙往她身後打量。

「一會你就知道了。」洛黛用手指點點她的鼻尖,「看你這高興勁。」

雲層變厚,陰沉沉的,像是在醞釀一場大雪,風也起來了,一陣緊似一陣。

「喝一口。」贏銳把酒袋遞過來。

這裡已經不是丹城,寒意沁人,喝一口也無妨。

一股熱流順著喉嚨下滑,瞬間她嘗出了酒麴跟青藍草的味道,是她製藥的時候,不小心混進去的,還有贏銳特意帶來的香料,不是她喜歡的味道,但倒是真抗寒,喝下去,渾身都滾燙燙的。

她長長吐了口氣,「這酒不錯嘛。」

「那是,我看人的眼光,絕對準。」贏銳笑道。

「三天之內肯定應當。」贏銳望著高聳如雲的雪山,「就是千萬趕上暴風雪。」

伴著雪字落下,一片雪花飄飄蕩蕩,從天空中旋轉著,飄落到兩人中間。

洛黛從沒見過下雪,她盯著那片雪花,像是看到了世界上最神奇的事物。

「天哪,它好美。」她伸出手,雪花飄落在她的指尖,像一顆帶刺的星星,又一片,六角形的花冠,她的靈力轟然涌動,凝住了雪花,讓它不會融化。

「喂,你真是烏鴉嘴。」贏銳瞪了她一眼。

洛蔓獃獃看著他,「我什麼也沒說啊。」

。 關於它們三個之間的對戰,前面很長一段時間都是楊凡來指導利歐路和圓陸鯊。

畢竟從另外的角度上來說,長耳兔算得上是它們倆的老師了。

所以。

在面對這長耳兔這個長輩的時候,利歐路可是火力全開的,會動用自己的一切能力來進攻和防守。

這也有利於它可以更好的將自己格鬥系的天賦發揮到最大,而長耳兔也能在這種對戰中從利歐路身上積攢更多的格鬥技巧。

之後的時間,便是沈詩柳和楊凡一起製作能量方塊。

作為一名道館館主,親自製作精靈食物也是必要掌握的技能。

在經過短暫的休息后。

迎來的便是楊凡的三隻主力精靈和其他精靈的混合對戰。

這其中利歐路主要面對沙奈朵防不勝防的超能力攻擊,也算是一種今後應對其他超能力精靈做準備了。

同時這個時候美納斯不但需要應對其他三小隻的攻擊,還需要遊走在戰場中,利用凈化之水的特性進行治療,聯繫治癒類的技能招式。

雖然是一直對其他精靈進行治療,但治療效果也是在一直加強的,最終美納斯的超強自愈體質也會在賽場上成為別人的噩夢。

下午時間最後的最後,便是六隻精靈各自教習新技能的時間。

利歐路的冥想、骨棒亂打、增強拳……

圓陸鯊的沙暴、流沙地獄、泥巴射擊……

長耳兔的火焰拳、急凍拳、雷電拳以及百萬噸重踢……

因為它們現在在楊凡的隊伍里,相當於新培養的精靈,所以還有特殊的學習任務。

特別是利歐路,因為它不服輸的性格,導致每天在訓練完成之後,還會向楊凡請教關於波導更深一層的使用技巧。

當然。

每天二十四消失,精靈們的訓練時間只有六小時左右。

這對於他們來說也是完全能夠接受的範疇,所以每次結束之後都會不約而同的選擇加練。

楊凡也是樂得看它們發憤圖強的,只要訓練適度不會留下什麼損傷,他都不會插手。

……

接下來的二十多天,是異常充實的。

隨着海市道館的徹底完善竣工,精靈們的狀態也是日漸回暖……一切都步入正軌。

雖然一開始經歷了些痛苦,但楊凡也是很快就調整了過來。

沙奈朵、美納斯、暴鯉龍、長耳兔、利歐路、圓陸鯊……每一個,都在楊凡認真的態度下,變得很是努力。

畢竟自家訓練家都認真了,自己又有什麼理由偷懶呢?

充實的訓練生活下,時間也是轉瞬即逝。

二十多天眨眼便已過去,每一隻精靈都有不俗的提升。

其中最讓楊凡感到意外的,還是得數陪伴他時間最長的沙奈朵。

現在的沙奈朵已經差不多能夠將心靈力量初步掌握了,雖說不能玩出花來,但在能夠使用的技能中使用心靈力量感已經是駕輕就熟。

超能力精靈的詭異莫測在她身上更是顯得淋漓盡致。

只不過心靈力量的開發,讓沙奈朵的黑化程度好像又加深了不少。

每次楊凡在休息的時候,都會被沙奈朵那些小動作給撩得下不來台,而一到這個時候,沈詩柳就會直接推門而進。

搞得楊凡哭笑不得,只能強壓下火氣。

……

時間愈來愈近。

離平谷市的新秀賽也只有兩天的時間了,楊凡也準備關閉道館準備前往平谷市參加比賽。

只是……

「你真的不和我一起去?」

楊凡滿臉疑惑的朝沈詩柳問道。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