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搖了搖頭道:「我雖然沒想到,蒼青會違背守門人的意志,殺出了蒼琅界。
2022 年 9 月 6 日
by

他搖了搖頭道:「我雖然沒想到,蒼青會違背守門人的意志,殺出了蒼琅界。

可這件事卻恰好對我有利。

蒼青既然想打穿這個界域,那我便給他創造了機會。

只是剛剛出道的蒼青還是有些弱了。

若非我幾次暗中出手,他也許會跟後來的巫縱悔一般,被封禁在某個界域中。」

李鴻逸說到這裏,好像忽然想起了什麼一樣,一拍腦袋道:

「哦,對了,還有巫縱悔。

你猜猜,巫縱悔被封禁之後,為何還能偷偷污染了整個隱玄界。」

「李鴻逸!我跟你拼了!」

姜太初一聲暴喝,體內靈力徹底暴走。

那滾滾靈氣竟然不受控制的開始膨脹。

這並非是他打穿了體內仙氣,而是他的意志強行貫穿了體內靈氣,企圖將自己引爆!

然而李鴻逸卻好似早就料到了這一幕一般。

也不見他有什麼動作,這座大陣中的仙氣便飛速運轉,把姜太初的自爆企圖消弭在了萌芽中。

李鴻逸笑了笑,繼續道:「在做這些事的時候,我便已經在等待你翻臉的這一刻了。

那個時候,我每日都將師父傳給我的仙器帶在身上。

只是我沒想到,這一等就等了幾萬年。

你的反應,比我預料的要慢了許多。

如今我的仙陣已經徹底佈置完成,那件仙器都已經用不上了。」

此時姜太初已然近乎失去了理智。

他好似野獸一般不停嘶吼,企圖掙脫這座仙陣的束縛。

然而他的掙扎,卻只是讓自己的氣息更快的流入仙陣。

僅僅片刻的功夫,李鴻逸的氣息便已然與他一般無二。

李鴻逸將自己的氣息與姜太初映照了一番之後,臉上終於露出了滿意的神色。

他對着姜太初點了點頭道:「你就安安穩穩的呆在這裏吧。

你的天鬼界我去幫你鎮守。

等我將師父迎回此界之後,我再來放你出去。

希望那個時候你能冷靜一些。」

李鴻逸說完這番話,輕輕打了個響指。

周圍虛空之石應聲而動。

這些漂浮着的巨石位置一陣變幻,姜太初的身形便徹底被淹沒。

李鴻逸又盯着這片漂浮着的巨石發了一會兒呆,才化作了一道流光,沿着姜太初來時的路飛了出去。

。 「三位大人!就是這個人類的同伴,殺死了姬青大人,就連我也差點死掉,你們千萬要小心啊!」

那淡藍色的巨蝦,目光不斷的瞥向林衛,開口對那淡藍色的蛤蟆,以及另外兩隻,同樣是虛神後期的水魔獸,開口提醒道。

「嗯!」

聽到巨蝦的話,三隻虛神後期的水魔獸,皆是面色認真的點點頭,雖然它們各自之間,都存在著競爭關係,但對於對方的實力,還是認可的,畢竟,那蛟龍能夠在眾多神獸之中,排到第三這個位置,自身的實力,自然是不容置疑的。

而另一邊,林衛也在思索著對策。

「七隻神獸,而且有三隻是虛神後期,兩隻虛神中期,兩隻虛神初期,這可有些不好搞啊!」林衛目光閃爍著,眉頭緊皺,一副愁眉不展的樣子。

想了片刻,林衛還是找冥老求救道:「冥老!您說我現在該怎麼辦?」

對於林衛的詢問,冥老並沒有馬上回復,而是等了一會之後,他的聲音才緩緩響起來道:「以老夫的實力,同時對付兩個虛神後期的神獸,擊殺沒有問題,同時對付三隻虛神後期的神獸,也能擊殺,但消耗的時間,會稍微多一點,至於那四隻初中期的神獸,多它們也不多。」

「這……您的意思是……您可以一挑七?」聽出冥老話中的言外之意,林衛頓時一臉驚訝的說道。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再怎麼說,老夫也已經恢復到了真神之境的水平,雖然沒有肉身,無法正常發揮真神級的戰力,但收拾幾隻虛神級的神獸,還是沒有問題的,只是會消耗很多靈魂之力。」冥老的聲音再度響起。

「靈魂之力沒有問題,魔核管夠,您無需擔心會無法補充。」林衛急忙開口說道。

「那就好!」

冥老的聲音剛剛落下,身影便在林衛的面前,迅速凝聚成實體,依舊是那副黑衣黑袍,面容被一團黑霧遮擋。

「是他!就是他!」看到冥老現身,對面的白色巨蟒,不由得有些緊張的喊道,聲音尖銳,帶著一絲驚恐之意。

「沒錯!就是他!三位大人小心,這黑袍人就是殺死姬青大人的兇手。」巨蝦連連點頭,神色凝重的說道。

「冥老!那三隻虛神後期的神獸,就交給您了,另外四隻神獸,就交給我來解決。」另外說完,接到林衛的轉換,天心塔跟地聖碑,以及黑影匕,還有小白,跟那巨龜,也同時出現在林衛的身旁,把林衛圍在了中間。

七隻神獸,全部都是虛神級的,期中三隻虛神後期的,分別是一隻全身淡藍色的蛤蟆,一隻有著八條腿,四對觸角的粉紅色怪魚,最後一隻,則是頂著一個鯊魚頭,有著人類身軀跟四肢的魚人。

而剩下的兩隻虛神中期,跟虛神初期,則分別是一隻青色的大螃蟹,一隻甲蟲,跟林衛有過一戰的白色巨蟒,以及那淡藍色的巨蝦。

經過這百年的時間,那巨蝦原本被斬斷的雙眼,以及它的兩個大鰲,還有它的蝦須,都重新長了出來。

當巨龜出現在林衛身旁之時,那白色巨蟒,以及淡藍色的巨蝦,皆是露出了一抹愕然之色,一副見鬼的模樣。

「怎麼會?你……你居然沒死?還當了人族的走狗,虧我還為你傷心了許久,你實在太令人失望了。」巨蟒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對巨龜說道。

「是啊!我真是沒想到,你居然會投靠人族,這要是姬青大人泉下有知,肯定會再死一次。」巨蝦說著,搖搖頭一副恨鐵不成鋼的看著巨龜。

「……!」

聽到巨蟒跟巨蝦的對話,巨龜頓時感覺一陣無語,實在不知道說什麼好!好一會兒之後,才從它的嘴裡,蹦出來一句話道:「兩個無恥之徒,事實勝於雄辯,希望你們兩個,等下不要再逃跑了。」

「行了!不要跟這個叛徒廢話了,就讓我鯊心,替死去的姬青,清理門戶吧!」鯊魚人伸手阻止想要開口反駁的巨蝦,以及巨蟒兩個,獰笑著說道。

「鯊心!那個叛徒就交給你了,我跟八角對付那個黑衣人,至於其它人,隨意發揮就行,等我們解決了黑袍人,這場戰爭,差不多已經贏了一大半了。」蛤蟆對鯊魚人說道。

「好!沒有問題!交給我就好。」鯊心咧嘴笑著說道。

說完,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鯊心突然朝著巨龜沖了上去。

「瑪德!這個混蛋!就知道擅自行動。」蛤蟆有些憤怒的罵了幾句,而後直接對其它的神獸喊道:「戰吧!」

「那就戰!」那八角怪魚,接話道。

而沖向巨龜的鯊心,則是被冥老給擋了下來,而被擋下的,還有隨後趕來的蛤蟆,以及那八角魚。

至於螃蟹它們四個,則是被小白跟巨龜,還有三件神器圍殺。

「居然敢一個人,面對我們三個,真不知道,你這是哪來的自信?」鯊心撇撇嘴,一臉不屑的看著冥老,三獸從三個方向,把冥老包圍在其中,一副隨時都要出手的樣子。

「吼吼吼……!」

一連串的吼聲響起,數量龐大的海族大軍,開始向前突進,而同一時間,林衛也下達了前進的命令。

「殺!」

蛤蟆暴喝一聲,原地彈跳起來,嘴巴張開,一道帶上一絲腥臭,以及一絲甜意的水柱,從蛤蟆的口中噴出,目標自然是中間的冥老,這道水柱之中,明顯附帶了劇毒。

然而,噴出一口毒液之後,蛤蟆並未結束攻擊,而是在身形落下之後,一條粉紅色的長舌,從它的口中射出,朝著冥老襲去。

而另一邊的八角怪魚,它頭頂上的四對觸角,紛紛亮起了光芒,比那蛤蟆稍慢一步,八道光束射出,目標同樣是林衛。

至於那鯊魚人,則是雙手各握著一把鋼叉,直接朝著冥老沖了上去。

至於另一邊,還是老樣子,天心塔找上了那巨蝦,其中還有小白,也是找上了巨蝦,這使得那巨蝦,被氣的不輕。

「混蛋!難道你們以為,我比較好欺負嗎?」巨蝦一臉悲憤的喊道。

沒辦法,在場四隻神獸,但小白跟天心塔,卻是只針對那巨蝦,著實讓巨蝦,感受到了欲哭無淚。

小白跟天心塔,對付那巨蝦,寄希望於它們,能夠快速斬殺,而黑影匕,則是再次面對那白色巨蟒,剩下的地聖碑,找上了那隻大螃蟹,而巨龜,面對的是一隻,生活在海中的甲蟲。

同一時間,林衛還派出了他所有的骷髏獸,以及召喚獸跟戰寵,開始遊走在戰場各處,迎戰海族之中高手。

「嗖!」

「唰唰唰……!」

粉紅色的長舌,不斷的擺動,改變方向,目的就是想困住冥老,而後利用它體內的毒液,毒死冥老。

「轟!」

「唰!」

一道巨響,而後一道身影,卻是突然倒飛而出,正是那正面迎戰冥老的鯊心。

「噗呲!」

成拋物線的鯊心,飛到一半的時候,一塊鮮血的血液,從口中噴了出來,而後滑行了一段距離,這才在它的奮力控制下,停止倒退,而後伸手抹了一把嘴唇,最後手掌攤開。

「你怎麼樣?」蛤蟆收回舌頭,開口對鯊心問道。

「還行!受了一絲輕傷,用不了多久就好。」鯊心點點頭,回應了一聲,而後面色凝重的看向冥老,感嘆的說道:「好強!僅僅一次攻擊,就讓我受傷,怪不得姬青會栽在他的手裡。」

「沒事就好!這個人的實力很強,應該是虛神巔峰,或者說,他跟我王一樣,已經半隻腳踏入了神級的下一階段,如此說來,大家務必都要小心了。」蛤蟆臉色凝重的說道。

對於三隻神獸臉上的遲疑,冥老並未在意,但見它們的攻擊,變得畏首畏尾,冥老卻是加大了攻擊力度。

無數黑霧,不斷的從冥老的身上冒了出來,而後迅速朝著冥老的手心,凝聚而來,一把漆黑的長劍,迅速形成,而後靜靜的懸浮在冥老的胸前。

「又是那一招?」看著冥老手中的黑色長劍,林衛頓時來了興趣,目光緊緊盯著冥老的手。

「死亡之劍,靈魂收割!」

冥老胸口的長劍消失,而後在遠處出現,再消失,再出現,當那長劍前進的方向,確定是那蛤蟆之後,嚇得那蛤蟆,不斷的閃躲,甚至不惜噴吐毒液,甚至用長舌,不斷的捕捉。

但是,那黑色長劍,行蹤詭秘,忽有忽無,根本無法捕捉,就在蛤蟆感覺長劍已經離自己很近,於是便急忙做出防禦措施。

只不過,蛤蟆卻沒有感覺到,自己遭受到一絲的攻擊,而眼前的長劍,也是已經消失不見了。

「什麼情況?這難道是人族之中,常說的幻覺?根本沒有什麼長劍,一切都是假的?」蛤蟆一臉茫然的看著身旁的同伴,開口問道。

「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可定是這個人搞的鬼。」鯊心搖搖頭,指著冥老說道。。毀滅的秘境中除了散修和妖獸外,還有另外一群人。

他們便是還倖存的三派弟子。

當沐鋒擊潰屍鯤,關立群和伍豐羽也在劍氣中被斬殺的那時起,他們便失去了所有鬥志。

但他們認為師長們不會眼睜睜見著他們全死在這,一定會開啟秘境出口接走他們。然而秘境毀滅的變故打破了他們的幻想,直

《被慫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後》第一百六十五章無恥,異變,鑰匙 嘶!

站在不遠處的家長和老師,看到眼前這一幕,直接倒吸一口涼氣。

一招將趙成打的趴在地上無法動彈,這就算了,現在居然直接對班主任劉芳老師動手?還是用樹枝打手掌心?

尼瑪!

這傷害性不大,但侮辱性極強啊!

「你……嗚嗚……」燕北兩樹枝抽下去,劉芳手裡頓時也出現了兩道紅色的痕迹,疼的當場嗚嗚哭泣起來。手掌心裡傳來的鑽心疼痛,讓劉芳不停的甩手掌,「你這人,你太過分了,你敢打老師,我……」

劉芳想要開口大罵燕北,但想到燕北可怕的手段,後面的話硬生生頓住了。

若是惹毛了燕北,燕北一腳將自己也踹飛。自己一個女孩子,如何能扛得住那樣的衝擊?

趙成緩緩從地上爬起來,手臂骨折斷裂,摸了一把嘴角的血跡,眼神有些畏懼,但更多的卻是不甘心,「燕北!你完了,還有你這個小賤種!勞資現在就讓學校開除你,哼!」

趙成眼神四處張望著,陡然看到快步走過來的教務主任錢偉傑。

一剎那,趙成像是看到了親爹一樣,大聲呼喊道,「錢主任,你來了,簡直太好了!你可要為我們做主啊!燕北這個瘋子,居然打人,快……快叫保安過來,將他送到派出所去!今天這事,絕對沒完!」

錢偉傑也是聽到了這邊的動靜,才趕過來。

看到趙成半隻手臂垂落在身旁,另外一邊,劉芳蹲在地上,嗚嗚的哭泣著,模樣怪可憐的。

對於趙成,錢偉傑倒只是因為他是校董而尊重他。但關於劉芳,錢偉傑對她的滋味可是非常懷念啊。

「怎麼回事?趙總,你的手是被燕北打的?」錢偉傑朝燕北看了一眼,看到燕北手裡還抓著的樹枝,心中頓時猜到了大概。

劉芳能進入幼兒園,就是因為和錢主任兩人之間有過親密行為才進來的。就算是近段時間,兩人也是有機會就相互約一下。

有錢偉傑來了,劉芳頓時有了底氣,「錢主任,您看我的手,被這個沒素質的打成這樣了!」

燕北在旁邊冷冷的看著這一幕,這群人還真是搞笑啊,都只顧自己告狀,根本不說自己的一點過錯?

錢主任連忙伸手一把抓住劉芳的手腕,仔細的撫摸著,猥瑣的開口道,「哎喲!看這白白的小手,被打成這樣了,這個傢伙還真狠心啊!」

錢主任嘴裡一邊安慰著劉芳,一邊朝燕北這邊掃視而來,「燕北!我現在宣布,你的女兒被學校開除了,馬上滾吧!不對,在滾之前,我命令你給趙總和劉芳道歉,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