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這兒,吱吱也在這附近。
2022 年 9 月 11 日
by

他在這兒,吱吱也在這附近。

還真是被郁時盛說准了,就算失去肉身就算被打回原形就算忘記一切她還是會遵照不能去想去的人身邊。

原子潤沒看見聞卿在身後的人群中。

他買好明天要出國用的一些東西就準備回去,一路上總感覺有什麼東西跟著自己,每次他一回頭又什麼都沒有。

這種感覺在他從服裝店出來那一刻消失不見。

聞卿最後在幾個小孩子手裡找到了被欺負的有氣無力的吱吱。

他們將吱吱塞進剪掉一半的瓶子里,用樹枝戳她還用水灌進去,看她在水裡撲騰,聞卿要是再晚一點怕是又要厥過去了。

凶走那些搗蛋鬼聞卿將倉鼠從裝滿污水的瓶子里拎出來,買了一瓶乾淨的水給她沖洗乾淨,用靈力幫她烘乾身體。

「你說你,軟乎乎的窩不呆著,非要跑出來。這下好了吧!我要是不來你就要被那些孩子玩死了。值得嗎?為了他。」

吱吱……吱吱吱……

她還是什麼都不懂,什麼都不知道。她冷的不行,不停的往聞卿衣袖裡鑽。

可又眷念不舍的朝著四周張望,就好像失去喜歡吃的餅乾一樣。

眼底的光慢慢的滅了。

看著軟趴趴躺在掌心裡的吱吱,聞卿伸手戳了戳她的身體。

「就這麼喜歡?」

「那我悄悄的帶你去看看他好不好。」

「你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了啊!」

。所以呀,雨兒,任何報復都是應該的,我知道的,只是,稍微讓我緩一緩,不要每次都這麼快把我弄死好不好?我想多護你一會兒……

……

那個宮家少爺……

雨兒身子有點抖,她發現在她的記憶里,他從沒有過怨恨,只有一世比一世的溫柔和平淡。

他的手下一世比一世強,他找到自己的時間也一世比一世早,甚至最近三世都直接收購了那個殺手組織……

如果他也和自己一樣,有這麼多世的記憶……為何,為何如此,任由自己將他折磨死,一次又一次……

。璇風瓑浼氬啀璇.. 邪漫川的實力遠勝邪立,秦楓可以僅憑肉體之力壓制後者,卻敵不過前者。

但他可以勉強支撐數息,令得狴犴前來支援,為虛隱鬼女繼續襲殺邪立爭取機會。

另一邊,墨天痕開始發威,召喚出墨影。

隨着他的修為增長,墨影之威也有所提升,此時堪比七重天靈鬼之力,直接將對面三人重傷。

墨天痕沒有繼續殺向對面三人,而是催動墨影向著虛隱鬼女這邊殺來,竟是要一同圍殺邪立。

幽雪漁則是趁勢繼續攻擊對面三人,並防止他們阻擋墨天痕。

戰鬥出乎所料,幽族眾人取得絕對優勢。

邪漫川心中大怒,卻無可奈何,此時秦楓全力迎擊他一人,二者勢均力敵。

而邪曼陀對付幽一夜便已頗為艱難,根本無法分心。

「可惡啊,先前在暗靈古樹下悟道,令本魔子獲益良多,隨時可以渡劫突破至六重天,卻被你們破壞。若是本魔子破入六重天,此時又豈會被你們擋住!?」邪漫川吼道,滿是不甘。

秦楓不答話,只是驅使狴犴協助自己將對方擋下。

虛隱鬼女與墨天痕皆出最強招數,不斷攻擊邪立,竟是真的將其轟殺。

而如此一來,二人卻也都耗盡了力量,甚至虛隱鬼女也受了傷。

「混蛋!幽族的混蛋!」邪曼陀怒嘯連連,可她被幽一夜壓制一頭,只能咒罵,卻無力反擊。

「撤!」邪漫川同樣憤怒,但他保留理智,心知此戰已是吃虧,再難取勝,準備撤退。

而秦楓也不願再戰,再拖下去,對他無益。

隨後,邪族眾人退去,秦楓等人沒有阻攔,也無力阻攔。

歇息片刻后,一行人便開始離開暗源森林。

第十五日,秦楓等人安然走出暗源森林,與幽寒山相聚,邪漫川等人在他們之後。

當邪族那名帶隊強者得知邪立被殺之後,又驚又怒,不由望向幽族等人方向,就欲出手。

幽寒山也已經聽幽一夜知曉了大致情況,頗為高興,發覺對方所為,立即站出,喝道:「怎麼?你族想與我族全面開戰不成!?」

「哼,幽寒山,你族這幾個小輩不錯,希望在暗夜秘境之中也能這般好運吧!」邪族那人冷哼道,終究是忍住沒有出手,憤然帶着邪漫川等人離去。

幽寒山轉身望向秦楓道:「很好,此次行動你們都做得不錯。

特別是虛鴻,竟然可以獨自擋下邪漫川,並組織虛隱與墨天痕圍殺邪立,成功斬殺,實屬不易。

本座會將這些情況彙報給太上長老他們,考慮賜予你相應獎勵。」

「多謝寒山長老。」秦楓客套道。

幽寒山令眾人在暗源森林收穫的天材地寶中任意挑選了一樣作為此行獎勵,秦楓已經吞服過冥龍果,便不再獲得。

隨後,眾人返回幽泉城,繼續在那修鍊,等待暗夜秘境的開啟,此時距離開啟之日只剩下半個月,而他們將在十日後啟程。

翌日,幽寒山前來賜予秦楓一枚幽黑色的虎形玉佩。接下來的時間裏,林海這邊的整體節奏直接起飛。

有老虎和百里守約點塔,嬴政和東皇用技能壓塔,對面是節節敗退。

十分鐘剛到,林海這邊就順次推掉對面的三路高地。

對面之前也嘗試着沖了一波,但東皇反手給上一個墮神契約,一波團戰爆發后,對面沮喪地發現,經濟差太大了,已經打不過

《王者峽谷:我真沒想操盤啊》第兩百七十一章沒有操作,全是套路 范伯勛正在閉關養傷。

上一次強行動用仙劍讓他的傷勢更加的嚴重,他眉心的虛劍早已經是暗淡無光。

不過,他並不後悔。

孟有房,這個讓他很是意外的人,他在這個人身上看到了一絲希望。

「真的可以重返巔峰嗎?」

范伯勛看了看天空,心中略有些悶氣,天並沒有想像中那麼藍。

突然,他眉心的虛劍猛得一顫。

「這是?!二弟!!!」

范伯勛臉色大變,他的身影更是迅速的消失,再見時,他已經是飄浮在高空。

抬眼看着遠方,范伯勛感受着那個方向。

「有些遠,也不是七家城,二弟是出城探險了嗎?」

范伯勛心中有些疑惑,同時他對這個方位也感到有些熟悉。

一閃之下,一柄仙劍現出劍影,范伯勛向上一跳,仙劍是化作流星疾馳而去。

疾馳,疾馳,范伯勛把仙劍催動到最大速度,他很是為范少增擔心,保命玉符一出,這說明情況很緊急,很兇險。

「二弟,你可不要出事才好!」

仙劍上泛起了紅光,范伯勛的身體也是開始發抖,不過他並沒有停下的意思,一陣風馳電掣,他的身影出現在玉符消失的地方。

眉心的虛劍急促的閃爍,那僅存的光芒漸漸變成了一條細絲。

可是他依然來晚了。

戰鬥的痕迹清晰可見,只是人已經是沒有了蹤跡。

看着地上那些戰鬥的痕迹,范伯勛知道,這一切都是有預謀的偷襲。

范伯勛仔細的看着,他的眼中閃起劍光。

槍痕,黑灰,還有一些紫色的漸變,這一切都在說明,這裏有高手出過大招。

「寂滅嗎?破軍?七階的人?」

范伯勛心中有了一絲猜測,只是他有些不太相信。

為什麼會有破軍高階的人會出手,還是對范家的人出手,他們難道真的不怕自己了嗎?

范伯勛一時有些苦澀。

他有些後悔,為什麼會選擇在那麼遠的地方閉關養傷,為什麼不選擇在七家城裏呢?

只是後悔已經無用。

「二弟,你等着我,我一定要把你救回來!」

范伯勛瞬間起身沖向了七家城。

只是,在樹林的一個角落裏,一個身影正在努力的抬着頭,他想喊,可是發不出聲音,看着那個遠去的劍影,他只能是無力的躺倒在地,再次昏迷不醒。

范伯勛沒有發現那個身影,他現在滿腦子都是對敵人的推測。

如果是破軍的人,那走的肯定是七家城,這一切必定和齊家有着很大的關係。

七家城裏,只有齊家和破軍的高層有關係,也只有齊家能調得動破天宗七階以上的高手。

「齊家!」

范伯勛的仙劍飛速向前,他無比迫切的想要找上齊家問清楚狀況。

七家城裏,范少增正和劍如意在密室當中密謀着什麼,他們兩個完全沒有注意到范伯勛的到來。

而齊天策那可就是倒了大霉。

百樂門是他的產業,可現在他卻是要往裏面貼錢才行,無它,范少增前兩天剛把那張賭票給兌換成了金幣,這讓齊天策無比的心塞。

今天,他剛視察完了百樂門,正準備出門回去修鍊,突然頭頂上就跳下來一個人。

「范。。。范伯勛,你要幹嘛!!!」

范伯勛二話不說,薅著齊天策就走。

齊天策一點反抗的餘地都沒有,他的心裏更是驚訝異常,能讓冷靜如斯的范伯勛變成這樣,那肯定是出了大事。

可這跟他齊天策有什麼關係?

齊天策一點也想不明白哪裏得罪了這尊大神,別說是他,就連齊家這些時日可都是夾着尾巴做人,一點都沒敢鬧騰。

那范少增兌換金幣,他也是二話不說就給足了額度。

這還能有錯???

齊天策一腦門子的問號,范伯勛已經是提着他來到了城外。

范伯勛一把薅住齊天策的脖子冷聲的喝問:「齊天策!我二弟在哪兒?」

「???」

齊天策的腦門子的問號更多,你二弟,你二弟不是在你家嗎?難道他還在范家???

「這個。。。伯勛大哥,你不應該回家問的嗎?」

客氣,很是客氣,齊天策都不敢使勁出氣。

范伯勛的眼光一利,一道劍光就沖向了齊天策的雙眼。

「啊!!!」

齊天策慘叫一聲,他更是滿心的委屈,這回答難道有錯嗎?

「你別不識抬舉,我再問你一遍,你們齊家是要開戰嗎?七階的高手都敢隨意出手?!」

七階的高手?

齊天策這一下子就反應過來,可他真的很委屈,七階高手是有,可人家只是路過,根本就沒進家門。

再說了,那人可是去了小木堡,和范少增有什麼關係?

難道。。。

宗門的高手抓錯了人,把范少增給抓走了?!

齊天策的臉色大變,他忽然覺得自己可能要性命不保,臉上的汗唰的一下子就淌了下來。

「伯勛大哥,真不是我們齊家,是宗門的高手,他們乾的,可沒我們什麼事!」

范伯勛冷笑一聲:「呵呵,和你們沒關,我去傳送陣問過,他們還沒走,難道不是在你們齊家?」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