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就在這個時候,空氣中忽然響起了一陣極為耳熟的聲音,那感覺,就像是死神在低語——

2022 年 4 月 23 日
0 min read

「你們還是……不要走了。做我的食物不好嗎?」

這分明就是巫妖的聲音!

可是……

可是這……

錯愕中抬起頭,「靈牙」傭兵團的眾人卻看見那個沒了腦袋的身軀忽然自顧自的開始移動起來——它俯下身子,然後在地面上撿起了那個滾在一邊的腦袋。

「咔。」

一聲奇怪的響動聲。

那個腦袋重新放回到了那個缺口處。

下一秒,那熄滅的幽藍冥火眼瞳再一次綻放出了可怖的光芒。

它看起來根本就是毫髮無傷!

「重新介紹一下……我,菲尤克,是最偉大的巫妖,不是所有蟲子都有資格可以挑戰我的……」說著,巫妖菲尤克的雙眼略微閃爍了一下,然後把手放在身旁其中一具屍體上,「你們,只是我的食糧而已……給你們反抗的機會,只是為了彰顯我的仁慈……僅此而已。」

說著,它那怪異的手臂開始發光。

「嘎吱嘎吱~~~」

奇怪的聲音響了起來。

在眾目睽睽之下,那具屍體瞬間乾癟了下去。

血肉被抽幹了……

一瞬間,在場的所有人都覺得毛骨悚然了起來。

原來……

這才是目的!

與此同時,巫妖菲尤克的聲音再一次響了起來——

「感動嗎?作為我回歸這個世界的第一批食糧,我會『記住』你們奉獻的……呵呵呵呵……歌頌吧,你們會為此感到自豪的!」

「閉嘴吧你這個怪物!」

把手中的匕首對著巫妖狠狠一拋,高個男子(團長)直接從口袋裡扯出了一張水藍色的捲軸——與之前使用的捲軸略微不同的是:這個捲軸看起來似乎使用一種奇怪的、很有韌性的魔獸皮革鞣製而成,那密密麻麻如同繁星般點綴的魔法符文爬滿了捲軸的封條。

只是這麼簡單一看,就知道這東西絕對是難得一見的珍藏品。

至少,比之前那些魔法捲軸最起碼要高出一個檔次以上。

這是最後的秘法捲軸。

也是——

他們最後生存的希望。

…… 「現在能和我說說到底是什麼情況了吧!」梁嫣坐在李子孝對面用質問的口氣問著。

李子孝小心翼翼的看了一下四周,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

唉,說好的喝咖啡呢?這明明就是打算「嚴刑逼供」啊!

「怎麼?你還有什麼委屈或者難言之隱?」梁嫣見李子孝露出苦瓜臉瞬間陰沉的氣場圍繞全身,似乎李子孝要是沒有給她一個滿意的解釋她就會立馬發飆。

李子孝也察覺到梁嫣有些生氣立馬雙手放在胸前搖的跟撥浪鼓似的,「沒,沒有委屈!」

「那你倒是說說你和那個楊莎妮的事情啊!」梁嫣瞪著杏目一副要吃人的模樣。

李子孝敢打一百包辣條的賭,如果這不是在咖啡廳梁嫣一定會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我,我和莎莎只是普通朋友罷了。」李子孝底氣不足的回了一句。

這一回答明顯不能令梁嫣信服,她身邊的陰鬱氣場愈發濃重說話的語氣也變得沉重起來,「莎莎……普通朋友……李子孝你真的當我傻還是壓根就沒有正視過我?普通朋友你會掏一千萬幫人家解圍?普通朋友會一口一個莎莎喊的那麼親熱?你可是一直都喊我梁嫣的!」

「呃?等等!我不喊你梁嫣喊你什麼?小梁?小嫣?」

「你閉嘴!我沒有讓你反駁你就好好聽我說話!」這一瞬間梁嫣又恢復了以前蠻橫的性格,不過李子孝倒不覺得奇怪反而還有些回味。

「你說你說。」由於有點小小的興奮導致李子孝說話的語調有些細細的調侃,當然聽在梁嫣的耳朵里那就是調侃。

「李子孝你這昏迷的三個月個頭髮沒見長泡妞的本事倒是精湛了不少啊!」梁嫣充滿醋意的說道。

「泡妞的本事?梁嫣大小姐這飯能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啊!什麼叫泡妞的本事精湛了?我什麼時候泡妞了?自己的事情還有一大堆哪有什麼心情泡妞。」

「哦?你的意思是說如果沒有事情的話你就會肆意妄為的泡妞嘍?」

「拜託……」李子孝一臉的黑線,「你為什麼要曲解我的意思呢?你明明知道我說的不是那個意思,為什麼你就要死抓住泡妞不鬆口呢?」

「難道我說的不對嗎?那個楊莎妮又漂亮聲音又甜還是個沒有脾氣的女生,哦不,是女人!這麼一個良好女友的標準人選你會不心動?呵呵呵……沒想到你還是個御姐控呢!」

這話很好笑嗎?典型的笑裡藏刀!梁嫣三個月的時間你學會偽裝自己了!還好我大人有大量,我不和你個小女人計較!

李子孝為自己找著不去和梁嫣爭辯的理由,梁嫣說的沒有錯,楊莎妮不僅人長得漂亮又是個性格溫文爾雅,談吐落落大方的女生,說李子孝不心動那是騙人的,但是他有著絕對不能動心的理由,哪怕有也要抑制住。

「誒,梁嫣我發現你從剛才開始就一直針對莎莎,莫非你在吃醋?」

有些東西吧看透不說破這樣彼此都能保存最初的心態,一旦點透那麼……

這不李子孝已經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可惜啊,他還是晚了一步……

「你剛才說什麼?我沒有聽清楚麻煩你再說一遍。」梁嫣故意將耳朵向李子孝面前湊了湊就好像她真的聽不清李子孝說話一樣。

李子孝呲牙咧嘴樣子是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別,趕緊把你的腳拿起來,你的高跟鞋的跟踩我腳趾頭上了,都要掉了,快點拿走……」

「哎呀,對不起啊!你也真是不小心怎麼自己把腳伸我的高跟鞋下面了呢。」

「……」

得,李子孝這次真是啞巴吃了黃連有苦硬吞也要把它吞下去,和女人那就是沒有道理可講,一言不合就踩腳趾頭這誰能受得了。

「不是說要好好聊聊天的么……」

「難道我沒有在好好聊天嗎?」

「……」李子孝的心中真是猶如一千萬隻草泥馬在奔騰難受不堪,究竟是哪裡惹到梁嫣了他自己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不是,你認為你這是在好好聊天嗎?」

「李子孝請注意你的語氣!」梁嫣厲聲呵斥道,「你別忘了你現在可是有一堆甩都甩不掉的麻煩纏著你!你看看你自己是什麼樣子,不僅不關心現在的狀況還打算帶著那個什麼楊莎妮去遊樂園玩兒,你是不是昏迷了三個月大腦萎縮了?」

此話一出李子孝瞬間就恍然大悟,原來弄了半天你這個醋罈子是在這裡打翻了,我就說無緣無故的你怎麼說變臉就變臉了。

找到了問題的所在李子孝緩緩呼出一口氣,「那我也帶你一起去遊樂園玩兒是不是大腦在這三個月期間又膨脹了呢?」

「誰,誰要和你一起去玩兒!別自作多情了,我這還一大堆的事情沒有忙完呢,哪有玩的時間!我又不是你,當個甩手掌柜真是太舒服了啊!」

梁嫣攪動著咖啡由開始的略帶怒火變成帶有一絲哀怨的語氣。

一隻溫暖的手蓋在了梁嫣的右臉頰上,「要多笑一笑,你這麼漂亮不讓笑容佔據整個臉龐不覺得很可惜么,明天就放鬆一下和我去遊樂園玩玩吧,長這麼大我還沒有去過遊樂園呢!」

「真,真拿你沒辦法,這麼大個人了還跟個小孩子似的,既然你這麼說我要是拒絕你就太不給你面子,先說好我才不想跟你出去玩,我只是給自己放個假!」

「是是是……你只是因為太累了想要出去散散心。」李子孝的嘴角再次揚起,他知道自己這一次沒有說錯話而且還將梁嫣哄得是心花怒放。

「白痴……」梁嫣白了李子孝一眼接著端起咖啡優雅的喝了一口。「那這個楊莎妮你打算怎麼辦?紙是不可能包住火的,萬一東窗事發那可就是一場不得了的官司。」

「安拉,一切我都安排好了。」

「李子孝你最好還是謹慎點兒好,自以為是的後果可是非常可怕的。」

如果李子孝能夠聽取梁嫣的建議,更加謹慎的擬定計劃那麼後面無窮無盡的麻煩也將不會找到他頭上,就像梁嫣說的自以為是的後果可是非常可怕的,偏偏李子孝就願意承擔這份可怕。

李子孝不以為意的擺擺手「放心好啦,一切盡在我的掌控之中。」說著他還將手伸出來,手掌攤平接著又攥在一起。

「唉,但願能是你說的那樣吧。」梁嫣還是有些顧及但是她知道李子孝的性格,只要他心裡認定能成功那麼就不會再多加思考,「不談這些煩心事了,怎麼樣,要不要和我一起逛逛夜市?」

望著梁嫣滿臉的期待李子孝也不忍心拒絕點點頭說道,「可以,我也好久沒有逛夜市了。」

瞬間梁嫣臉上綻放出花一般燦爛的笑容,身邊的陰鬱氣場也一掃而光,「那咱們走吧!」

說完梁嫣走到李子孝面前拉起他就往咖啡廳外面走去。

。 時辰一到,雲波領着雲家一眾人來到小樓,他們都以為,雲樓大約為了雲鶴試藥,生不如死。

雲波眼底倒是劃過一抹感慨,可說白了,也沒覺得這是什麼大事,畢竟雲樓實力在退步,這樣的孩子留在雲家,將來也不能帶來什麼好處。

雲念將丹藥遞給雲波,「將這枚丹藥給雲公子服下,三日後,便可恢復如常。」

雲波神色激動的接過來,視線詫異的落在雲念身上,有些欲言又止。

心念一動,雲念察覺到他的動向,於是道,「雲家主可是有話要說?」

雲波揮退身後的人,雙手拱起,「丹藥師大人可否借一步說話。」

「可。」

雲波領着雲念走到小樓旁邊的一處亭子,他捏了捏手裏的丹藥瓶子,不知道如何開口比較好。

雲念也沒催促,就安安靜靜的站着,良久,雲波才試探的開口詢問,「不知道丹藥師大人,師承何處?」

見雲念看過來,雲波並未移開目光,而是盯着她。

雲念笑,「雲家主,想來你也知道,我們這樣的人,一般不透露任何師門信息。」

「也是,也是,丹藥師大人不要生氣。」雲波賠笑,拋出誘餌,「不知煉丹師大人,有沒有想過,為其他人服務?

當然,我的意思不是讓大人背棄您的斬雲樓。」

雲念心下冷笑,面上卻不動聲色,「我不太明白雲家主的意思。」

雲波臉上閃過一抹尷尬,他直覺,雲念這話有些嘲諷,可不敢確定,「大人可曾想過,另擇其主?」

「雲家主以為,斬雲樓的樓主,是我主人?」雲念冷笑。

雲波錯愕,「難道大人跟斬雲樓,並不像是斬雲樓說的那樣?」

「不,我跟斬雲樓確實是密不可分,但是並非服務於斬雲樓,雲家主的好意,在下心領了,但是另擇其主這種話,不合適。」

雲波,「本家主也並非是想要為難大人,只是,我有一孫女,乃是皇室太子妃,她非常欣賞大人的才華,想跟大人見上一面。」

「太子妃?」

雲波以為雲念感興趣,沒品位出雲念念叨這兩個字時的那抹調侃之意。

於是道,「是的,太子妃,不知道大人有沒有興趣。」

雲念眸底的底色,漸漸染上幾分弒殺,不可觸摸卻又濃墨重彩。

她眼睫很長,微微蓋住了眸底的深色,她笑了笑,「如此,雲家主幫我轉告太子妃一句話,如果能出我所需,合作不是問題。」

雲波突然想到,這一次,雲念要的報酬還沒說,他一時有些語塞。

「大人,這次不知道大人所需什麼藥材?」

雲念挑眉,「雲家主似乎很害怕我開口?」

雲波尷尬,「這倒不是,只要雲家有的,大人儘管說,除了一些不能給大人,只要能給的,雲府絕對不推諉。」

「聽聞當年二公子大婚,二公子的夫人嫁妝豐厚,還有萬年難得一遇的雙笙蓮。」

話說道這裏,雲波整個人已經僵住,臉色也一寸一寸黑了下去,他臉色為難,「大人,雙笙蓮……」

「雲家主放心,我並不想要雙笙蓮,只是想要一睹為快,然後從你們藥材庫取走三樣藥材即可。」

雲波沉默半響,才緩慢的開口,「這要求確實是不過分,但是雙笙蓮當初已經隨着我另一個孫女的過世,跟着消失,看一眼,恐怕不能滿足大人了。」

這借口,在雲念的意料之中,並不足為奇,她只是沒想到,對方不要臉到這種程度。

「那真是可惜了。」

雲念故作惋惜,轉移了話題,「既如此,三日之後,我來取走我要的三種藥材,雲公子靈力有起色,在給報酬即可。」

雲波還為難怎麼提這個要求,擔心竹籃打水一場空,沒看到效果,自己卻損失三種藥材,可現在,他心放回去了。

「大人大義。」

「雲家主謬讚,不過有件事,還需要雲家主答應我提前領走。」

雲波,「大人請說。」

雲念,「雲家主供給我試藥的那個少年,還有那個丫鬟,我帶走了,我正巧在京都沒有找到合適的葯人,這兩人正好合適;

當然,我不會讓雲家主吃虧,這些固元丹,算是我給雲家主的酬謝。」

雲念遞出一個玉瓶,不小,丹藥能裝下百枚。

她繼續道,「雲家主也應該知道,那個少年,實力都在衰退,留在雲家,也只是浪費雲家的食物和資源,不如賣我一個人情。」

雲波看着玉瓶,內心說不出的悸動,固元丹,鞏固靈力,提升境界的好丹藥,而且這個丹藥師,練出的丹藥幾乎沒有雜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