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地上的雲99】
2022 年 11 月 19 日
by

【走在地上的雲99】

【安徒生童話】【微光@】

【小玲子小玲子】

【知足常樂】【Q雪七】

【﹏釹人為誰妝】【秒秒】

【茗君添香】【唐小芳】

【愛得太遲】【紅髮妖嬈】

【&彼岸留年&終究太多殤&】

感謝以上的小朋友們投的月票,謝謝大家的支持。

還要感謝【_戰龍ii*】【`Cのvi】兩位小可愛的打賞,謝謝!

謝謝大家的支持!愛你們! 第716章

顧昭昭尷尬地愣在原地,一張臉,如同調色盤一般,變換著各種顏色。

後面拿着行李的小助理,好不容易跟上來,就看到顧昭昭陰沉着一張臉,她小心翼翼地停下來,也不敢超過顧昭昭,只能默默地看着她先走。

顧昭昭不耐煩地瞪了小助理一眼,怒道:「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走?」

小助理委屈巴巴地拖着行李箱,快步跟上她。

顧昭昭心裏那個恨啊,她一個超級大明星,無數男人拜倒在她石榴裙上的大明星,竟然被冷言給嫌棄了。

顧昭昭這一次來m國,是來拍廣告的,為n國某個品牌做代言,她在這邊有自己的產業,不需要住酒店。

回到她的私家別墅,她的小助理已經累得氣喘吁吁的了,她把行李放下,小心翼翼道:「昭昭姐,東西都放在這裏了,現在需要整理嗎?」

「廢話,不整理我怎麼用?」顧昭昭沒好氣道。

她現在還沉浸被冷言嫌棄的崩潰情緒當中,看自己的助理,各種不順眼。

助理默默地扛着行李,給她收拾去了。

明明她們只過來這邊一個星期,可是顧昭昭硬是要帶兩個超大號的行李箱,行李箱裏都塞滿了衣服,關鍵是,她帶那麼多行李,自己又不拿,都丟給她,可把小助理給累慘了。

想到接下來的幾天,顧昭昭還要各種買買買,到時候去機場,肯定又是她扛行李,看來,她到時候要找代扛行李的人才行了,要不然,她走得慢了,顧昭昭又要發脾氣。

若不是顧昭昭給的工資高,小助理才不會給她打工,這人,大小姐脾氣實在太大了,不過仗着自己有了名氣,就目中無人,人品太差了。

小助理一邊收拾行李,一邊在心裏罵顧昭昭,當然,罵也只能在心裏罵一罵,可不敢說出來,畢竟,她還要靠着這份工作,養家餬口呢。

顧昭昭洗了澡,給自己倒了杯紅酒,就走到陽台去吹風。

她懶懶地看着遠處的景色,這時,別墅區的道路上,一輛勞斯萊斯緩緩駛進來,顧昭昭挑了挑眉,好奇地看向那輛車。

只見那輛車駛進來了隔壁的院子,當看清楚車上下來的人時,她眼睛一亮,剛才的鬱氣,突然就消散了,真是沒想到,冷言竟然就住在她隔壁的別墅。

顧昭昭愉悅地端起紅酒,輕輕抿了一口,這時,門鈴響了,負責別墅衛生的保姆走上來,恭敬道:「小姐,下面有個人要見你。」

「是什麼人?」顧昭昭挑眉。

「不清楚,對方說,你看了這個,就一定會見他。」保姆說着,將一個文件袋遞給顧昭昭。

顧昭昭眉頭微蹙,她不耐煩地拿過文件袋,粗魯地撕開文件袋的封口,不情不願地把裏面的東西拿出來,只是,當她看清楚文件袋裏面的內容時,一張臉,白得幾近透明。

「快快讓他進來。」 奚淺眼神微閃,沒說話。

靈獸空間內,小玉兒說道:「姐姐,我出來幫你吧,我們避開這些人。」

她說的,是守在谷口的那七個出竅後期。

可是奚淺不是怕那些人發現,她擔心的,是旁邊的慕思卿。

若是小玉兒出來,絕對瞞不過她。而自己,也不好把她甩開。

「姐姐,要不我把她帶入幻境裏,你也裝作進了幻境的樣子,一進去,咱們立刻和她分開,反正帶她進去,也還了這段因果了。」幻兒突然開口。

奚淺眼睛一亮,她也這樣想過的,只是擔心幻兒的力量,還不夠使慕思卿進入裏面。

「可以嗎?」

幻兒點頭:「應該可以的,雖然只有兩刻鐘的時間,但足夠了。」

「幻兒姐姐說的對,兩刻鐘足夠了,我可以把你們帶得很遠的,姐姐。」小玉兒說道。

聞言,奚淺點頭。

「我準備好了,你們動手吧。」她查探了一番,四周沒有動靜。

她們的隱匿也沒人發現。

「明……」

慕思卿剛要開口,突然就察覺到了不對,但也來不及了,她直接陷入了幻境裏面。

「小玉兒,快,動手。」幻兒說道。

小玉兒立刻出來,然後帶着奚淺和慕思卿毫不費力的穿過了屏障,只是眨眼的功夫,就到了一線天裏面。

外面的人根本沒有察覺到不對。

一進入裏面,奚淺和慕思卿就被幻兒動用了力量分開了。

兩人之間離得很遠。

幻兒把慕思卿送到了一個比較安全的地方,四周都沒有妖獸和人。

半個時辰后,慕思卿從幻境裏掙脫出來,發現自己身處一個陌生的地方。

先是戒備和警惕,隨後是詫異。

她小心的放開神識,查探了一遍周圍,竟然沒有明奚淺的身影?

她眉頭蹙起來。

隨即又放開,應該是幻境的原因,她都能來到一處陌生的地方,明奚淺又怎麼會還在她的身邊。

只是……

這幻境來得太突然,也太奇怪,以前,似乎沒聽說過,寶物出世的時候,帶着幻境啊。

難不成,這一次的寶物,和幻境有關?

慕思卿眼眸一片,然後用神識感應了一番,挑選了一個方向走去。

與此同時。

另一邊的奚淺,已經快要到達寶物出世的地方了。

只是,她在半路遇到了麻煩。

在快要到達的地方,看到了擋路的人,本來自己可以避開的。

只是前面的人中,有一方是雲渺城的人,他們正被萬劍宗和玉仙宮的弟子圍攻。

奚淺看了一下,也明白了,似乎是因為一株萬年的靈藥。

雲渺城的弟子先看到的,然後萬劍宗和玉仙宮的人起了貪婪之心。

「轟——」

萬劍宗的弟子用了陣法——萬劍歸宗,本就勢單力薄的雲渺城之人立刻四分五裂,身受重傷。

他們總共只有五人,全部倒在地上,氣息萎靡下去。

見此,奚淺也不再猶豫。

在玉仙宮的弟子想要補刀時,她立刻出手,連續倆道融合意境斬過去。

阻止了玉仙宮的人。

煙塵散去,對面臉色微變的萬劍宗弟子和玉仙宮眾人看清楚了來人,紛紛一頓。

快要十年了,在小世界關閉的最後一點時間,他們竟然見到了本來早就以為死了的人。

萬劍宗的弟子瞳孔一縮,腦海里突然想起了太上長老的叮囑。

下意識的收起了劍。

奚淺挑了挑眉,還沒說話。

就看到為首的一個男子拱了拱手,然後制止了不甘的其他人,乾脆利落的帶着人轉身走了。

奚淺:「?」

不僅是她,玉仙宮的人同樣懵逼。

不過,他們很快就回過神來。

也想起了太上長老的交代,務必要殺了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臭丫頭。

接着,奚淺就看到,玉仙宮的弟子氣勢瞬間變了,凌厲中帶着必殺之意。

她眼睛一眯,想到了玉仙宮的太上長老和微雨雙。

在心底冷哼了一聲。

隨即,在玉仙宮的人動手時,她也立刻出手,一道輕飄飄的靈力劈了過去,卻不容小覷。

因為,裏面蘊含着最為精妙的時間法則。

沒有人能逃脫。

只是限制的時間長短而已。

玉仙宮的弟子發現,自己劃過去的功擊,被抵消了,然後還來不及反應,就陷入了一種奇妙的意境裏,時間竟然,被靜止了!

他們駭然的瞪大了眼睛,就看到一道洶湧無比的火焰猛然在她們的頭頂炸開。

也是這時,他們反應過來了。

只是,也來不及了。

「轟——」紅蓮業火炸開,火花四濺,一朵朵赤紅色的火焰就像是有目標一般,落在他們周圍,燃燒得更濃烈了。

「啊——」

紅蓮業火的焚燒,特別是身負業力的人,根本就沒有反抗之力。

玉仙宮的眾人,不到片刻的功夫,就化作了灰燼。

灰飛煙滅!

奚淺把紅蓮業火收起來,轉身,就看到了原本氣息萎靡的雲渺城眾人已經站起來。

臉色蒼白,且戒備的看着奚淺。

「你為何幫我們?」為首的一個身穿灰色法袍的男子問道。

他記得城主說過,若是在小世界裏遇到明奚淺有難,要出手幫她。

難道城主也交代過明奚淺,出手幫他們?

雲渺城的人疑惑。

奚淺看着他們:「就當是還雲城主給我這個名額的人情吧,你們不必放在心上,告辭!」

說着,她就轉身,準備走了。

「等等……」

「還有事?」奚淺回頭,看着叫住她的人。

「這次出世的寶物,好像自帶織幻功能,明道友小心些。」

奚淺眼裏露出一絲笑意,點頭,「我知道了,你們也是,多保重,告辭!」

這次,她離開沒人再叫住她。

直到看不見她的身影,雲渺城的人才收起了複雜的神色。

「城主讓我們出手幫她,卻沒想到,反倒是她救了我們。」

「是啊,我們還是小看她的。」

「能在渡劫後期的手下逃脫,甚至保住一條命的人,豈會是簡單的。」

「這些事情,回去后,必須和城主仔細稟告一番。」雖然不知道城主和明奚淺是什麼關係。

但就擎城主交代過要出手幫助她,兩者之間的關係就肯定不簡單。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