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師傅。」穿過寶芝林一眾弟子,還收到了牙擦蘇眼神暗示的李皓,一路小跑到黃飛鴻面前,態度謙遜道。

2022 年 4 月 18 日
0 min read

「你很守時,開始吧。」黃飛鴻沒有一句廢話,開門見山道:「你之前有沒有練過功夫?」

「輕功算嗎?」

「先扎馬,從今天開始,我教你虎鶴雙形拳。」

「腰往下沉。」見李皓的四平馬扎的還算湊合,黃飛鴻說道:「看清楚,我先打一遍。虎鶴雙形,有鶴的靈動飄逸,有虎的兇猛勁道,威猛如猛虎撲食,敏捷如白鶴亮翅。形與神兼備,力與氣並練,內外兼修,剛柔並濟。」

學拳先明理,明理拳自精。

不過黃飛鴻的教法顯然和這個無關,倒更像是先畫一張餅,給李皓看一遍這套拳法的厲害,好靜下心來,下苦功練習。

因為他在打完拳后,就朝李皓說道:「扎半個時辰馬,讓阿寬教你工字伏虎拳,學到什麼時辰,你自己決定。」

果然還是要從基本拳法學起。

「沒問題,黃師傅。」扎著四平馬的李皓應道。

黃飛鴻面無表情的看了他一眼,就轉身離開了。黃飛鴻不知道是,他在演示虎鶴雙形拳法和講述拳理的時候,李皓的面板上就多了一項。

武功:少林躥縱術二層(0/1000),虎鶴雙形拳一層(0/100)

幾乎沒有任何猶豫,李皓就用掉了100點修鍊值,掌握了這套拳法,但距離純熟,很有一段路要走。

或者說還有很多點要加。

接下來的一旬時間,李皓每日練拳的勤奮,簡直讓牙擦蘇無地自容。李皓辰時來,吊一個時辰馬,再練拳,到午時走。未時再來,繼續扎馬、練拳,酉時離開。

即便是回到香芝館也不曾鬆懈,晚上扎馬練拳,一直練到亥時。

掌握了虎鶴雙形,李皓學工字伏虎拳飛快,宛如武學奇才。好在工字伏虎拳近乎基礎拳法,否則梁寬的驚訝更甚。

不過梁寬不知道是,不說工字伏虎拳,就是虎鶴雙形,李皓現在打的也比他好。用了一百修鍊值的李皓,大抵相等於在拳法上下過三年苦功。

而李皓還在練拳的過程中發現,他自己練習,不用修鍊值的情況下,拳法的熟練度或者經驗值,也是在漲的。

他現在的武功武功狀態是,少林躥縱術二層(9/1000),虎鶴雙形拳二層(76/1000),工字伏虎拳圓滿(78/300)。

這是他連日來堅持的成果。

如今李皓再到寶芝林,黃飛鴻對他已不像之前那般冷淡,他的勤勉,足以讓黃飛鴻對他刮目相看。

「獅虎,今天不必練了,休息一天。習武之事,要循序漸進,亦要勞逸結合。你當謹記。」黃飛鴻說道。

李皓收拳應道:「我明白了,黃師傅。」

見狀,黃飛鴻點點頭,道:「阿寬、隨我上街。阿蘇,你帶他們繼續練拳。」

他的話音剛落,寶芝林虛掩著的大門就被人推開了,來的是兩大商會的會長,跟在他們身邊的,還有幾個孩子。

一看到他們,李皓就想起來,原電影里,這些孩子喝了洋行賣的營養水,導師耳朵失聰,眼下是來請黃飛鴻診治的。

「黃師傅。」兩大商會會長,朝黃飛鴻拱手道。

雖然不知他們所謂何事,黃飛鴻客氣道:「兩位,裡邊請。阿寬,泡茶。」

和李皓預料的差不多,他們是帶著身邊的孩子來求醫的。

黃飛鴻先替孩子們號了脈,又用銅鑼在他們耳邊敲了敲,發現他們一點反應沒有。他拿起王會長帶來的營養水,皺眉道:「這些孩子,就是喝了這種營養水,才聽不見的嗎?」

「是啊,洋行又不肯負責,所以我們決定報官,跟他們交涉到底。」王會長嘆道。

「交不交涉倒是次要的,主要先把孩子們給治好。」黃飛鴻回了一句,拿著手裡的營養水走到桌案前,略一沉吟,提筆開了一劑藥方。

「我開了一些葯讓他們服用,如果吃完之後如果不見好轉,麻煩兩位再帶他們過來。」

接過藥方的李會長義憤填膺道:「這些死老外,為了賺錢,竟然弄些假藥,簡直不得好死。」

「他們大老遠的跑來,就是為了撈一筆,開口什麼紳士風度,閉口自由民主。哼,其實說來說去,就是為了騙錢騙的好看一點。我們只有自強自重,才會有好日子過。」黃飛鴻一身正氣道。

站在一邊的李皓有些感慨,時代的巨輪下,個人的力量實在有些渺小,哪怕他這樣的「先知者」,也很難上演不切實際的力挽狂瀾。

刺殺慈禧? 「小胡,說吧,你想要什麼獎勵。」

張權大笑著拍了拍小胡的肩膀,這他娘的還真是個人才,沒想到當初自己隨口一提的東西,竟然真的實現了。

光是憑藉這一點,張權真的感覺小胡窩在自己的網吧裡面實在是有些屈才,如果說將來小胡能夠在這個網路工程行業中走上頂點,那麼就不該在網吧裡面做個小小的網管。

「權哥,我不需要什麼獎勵,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我爸媽常常和我說,做人要懂得知恩圖報,我現在這樣做,也是報答你給我恩情。」

小胡非常認真的說道,他的家庭比較困難,如果不是張權,說不定小胡連學都無法繼續上下去,而且因為張權的存在,小胡更是接觸到了一些遠超常人的東西。

不光是如此,張權給小胡開的工資也是數一數二的,現在小胡根本就用不完這麼多錢,全都寄回了家裡。

可以這麼說,張權的存在,幫著小胡一家度過了最苦難的時候。

這些大恩大德,小胡永遠也都會銘記在心。

「哎,你小子。」

張權微微一愣,知道小胡這是在報恩,不過張權這人有一說一,既然是做出了成績,幫他能夠賺錢,那麼張權絕對不會虧待自己的手下。

「你這個系統,到時候我會推廣到我們所有的網吧,說不定能夠給我剩下一大筆人公費用,所以呢,我給你二十萬,這錢你就直接收下吧,這對於我們以後的發展都很有幫助,我不能白要你的東西。」

張權淡淡的說道,小胡還想要推辭,結果被張權直接給頂了回去。

「就這樣決定了。」

張權直接抱著小胡,走到了一個辦公室內。

「小胡啊,你有沒有想過以後幹什麼?」

張權坐了下來,抽了一根煙,小胡這孩子本來不抽煙的,不過常年混跡在網吧裡面,跟著唐亮劉建他們混,哪能不染上煙癮。

這一點,張權反倒是覺得有些不太好。

「我不知道啊,我還沒有畢業呢,我現在接觸到的這些東西,都已經遠超了我的想象,我畢業以後,只想來權哥你這裡上班。」

小胡摸了摸腦袋說道。

「你啊,不能這麼沒有志氣,你很有才華,張總很看重你,到時候你到張總的公司去,說不定能夠有更好的發展。」

張權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這個臭小子,就想賴在他這裡。

「我不要,我就想跟著權哥。」

胡志勇皺了皺眉頭。

「行,你跟著我也行,不過你要是要跟著我,那你的思維,恐怕就要轉變一下了。」

張權想了想說道。

他現在主要的事業還是手機和網吧,對網路這一快的發展並沒有那麼敏感。

如果說要做手機的軟體,那麼這簡直就是無法實現的一件事情,畢竟這東西,現在連智能機都沒有出現呢。

「我們網吧的情況你也知道,如果說你真的想要留在我們這裡,那麼你的主要任務,還是開發遊戲,只是以你的才華,讓你去開發遊戲,總覺得有些浪費。」

張權嘆息了一聲說道。

「權哥,我並不覺得,我現在做的這些事情,其實也算是和遊戲相關了,這一次去雪暴公司,讓我學習到了很多的東西,我覺得未來我自己倒是可以組建一個遊戲團隊,專門研究遊戲的開發。」

小胡其實自己心裡也有想法的,既然打算跟著張權,那麼今後不論如何,都是要以網吧為依託的,所以這個遊戲開發,倒是一個可以走的項目。

「行,你有這個想法那就最好了,這一次的戰網平台開發,對你自己也是一個經驗的積累,你別管人家怎麼看你,你做好自己就行了,你那些同學們,你覺得他們可以的,就直接往搜狐帶,張總別提有多高興了。」

張權笑了笑說道,現在張朝帆三天兩頭就給他打電話,讓他多找幾個人才送到他們的搜狐公司去,就連馬雲天,都開始打聽起小胡這個人,順便打聽著小胡身邊的同學。

這些互聯網的大公司,他們現在還在創業階段,因此他們很需要新鮮的血液。

「嗯,我知道了。」

小胡點了點頭,他其實已經開始往搜狐帶人了,幾個不錯的同學,還有一些老師,都分別給他帶到了搜狐工作。

「行,那就先這樣,有時間你就回家去看看,別總是想著到我這裡來白嫖電腦玩遊戲。」

張權沒好氣的笑罵了一句,也算是開了個玩笑。

等到小胡走出去以後,唐亮這傢伙也走了進來。

「權哥,我已經物色好了地方,咱們網吧也準備在那邊開辦起來了。」

唐亮給張權簡單的彙報了一下情況,唐亮辦事情,張權還是比較放心的。

「對了,黃毛呢?這傢伙搞得怎麼樣了?」

張權好奇的問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張權對黃毛阿貴的能力還是比較看中的,不過卻不知道這個黃毛阿貴現在做的怎麼樣了。

「別提了,這傢伙出去了以後就沒有回來過,他從我這裡帶走了五十萬的資金,權哥,我現在很懷疑他是不是拿著錢跑路了!」

唐亮一說起這件事情就很生氣,如果不是張權說要給黃毛阿貴足夠的施展空間,這五十萬唐亮才不會給黃毛呢。

一般人見到五十萬,根本就走不動道,要是貪心一些的,直接拿著錢就跑路,下半輩子說不定都能過的更好。

「如果他真是這樣的人,算是我花錢買了個教訓。」

張權淡淡的說道。

「嘭……」

就在張權和唐亮說著黃毛的時候,此時辦公室的門被打開,這一刻黃毛阿貴出現在張權的視線中。

「說曹操,曹操就到了。」

張權微微一笑,黃毛既然還敢回來,那說明他應該是沒有跑的打算。

「錢,我要錢!」

黃毛眼中似乎還有不少的血色,身上有些臭味,不過又被一股濃厚的香水味掩蓋,這空氣中飄蕩著一些混雜的味道,讓人不由的皺眉。

「什麼錢?」

唐亮沒好氣的看著他說道。

「我要錢,我已經談下了三個城市,共計八家店子,我要錢,我還能談更多!」

黃毛阿貴將八份合同擺在了桌面上,張權拿起來一看。

「好傢夥!」

。 周縱橫劍眉一皺,說道;「夜無敵,莫非你夜王族真想挑起王族與王族之間的大戰不成?這麼做的後果你可想過?」

夜無敵負手而立,笑道;「周縱橫,並非我夜王族想挑起王族與王族之間的戰爭,而是你周王族做的太過頭了,殺我夜王族兩大長老還有一位潛力無限的天才,你們真覺得我夜王族好欺負?」

「我說了,殺你夜王族強者的人不是我周王族。」周縱橫眼眸匹霸,說道;「夜無敵,你覺得這事兒如果是我周王族做的,我們會讓你夜王族知道嗎?以我周王族的實力完全可以做的神不知鬼不覺,為何會讓你們知道?」

「周縱橫,這不過是你的一番說辭罷了,證據呢?」夜無敵臉上的笑意緩緩收斂,淡淡的說道;「我夜王族九/長老臨死之前使用天虛之術將消息傳了回去,說的便是你周王族下的手,莫非你覺得我夜王族九/長老臨死前傳遞的消息是假的?故意栽贓你周王族不成?」

「哼,夜無敵,你夜王族強者在我周王族的地盤上故意打傷我周王族小聖子周煌這事兒我周王族還沒找你們算,你們夜王族竟然倒打一耙,栽贓我周王族殺了你們夜王族的強者,這有些不太好吧?」周縱橫冷哼一聲說道。

「還有這事兒?」夜無敵有些意外,旋即他說道;「如此說來你們周王族的嫌疑就更大了,我夜王族給了你們三天時間,現在還剩下兩天,要麼你們周王族把殺人兇手親自交出來,要麼我夜王族的長夜軍就進入江州。」

「夜無敵,你他娘真想開戰?」周縱橫眼神漸冷,說道;「現如今天下八大王族誰都不敢輕易挑起戰爭,你夜王族真想開這個頭?一旦兩大王族開戰,同等於自相殘殺,兩家誰都占不到便宜,到時候只會白白便宜了他人,甚至更有可能被人一舉消滅,你想過這個後果嗎?」

夜無敵冷笑道;「你周王族都敢殺我夜王族的人,不知道你們可想過這個後果?周縱橫,現如今天下人都知道我夜王族的人在你們周王族的地盤上被你們周王族的人給殺了,這件事情如果你們周王族沒有一個滿意的交代,讓我夜王族往後如何在天/朝國立足?」

周縱橫的臉色很黑;「我已經說過了,你夜王族的人不是我周王族殺的。」

「空口無憑,證據呢?」夜無敵看向他說道;「如果想讓我夜王族退兵要麼你周王族把殺人兇手交出來,要麼就找出證據,你們還剩下兩天,兩天之後,我夜王族將出兵進入江州,到那時……你周王族就做好一戰的準備吧,正好我也想看看這麼多年你周縱橫的實力到底有了多少進步?」

說完這話,夜無敵轉身離開了。

周縱橫的眼中閃過一抹凌厲的殺意,夜無敵這傢伙看來是鐵了心啊!

「縱橫聖子,夜王族太目中無人了!」周王族的強者神情冰冷,周王族小聖子周煌被夜王族強者打傷這件事情已經讓他們很窩火了,現在夜王族的人竟然大軍壓境欺負上門來,更讓得周王族上下心中憋著一口惡氣。

周縱橫冷冷道;「看來夜無敵是真有想法大鬧一場了,回琅琊天,兩大王族絕對不能開戰,這件事情必須查清楚,若讓本聖子知道是誰在背後搞鬼,我一定滅他九族!」

與此同時,東陵市機場。

隨著雲端上的客機緩緩降落在大地上,遊客自機場內部蜂擁而出。

一個身穿休閑裝,面容邪魅、俊朗,看上去有幾分陰柔氣息的青年帶著一個中年男子在人群中顯得鶴立雞群,不少女性都頻頻的朝著青年看過去,被他的容顏和氣質吸引。

這時,一個早已經在機場外面等待多時的中年男子朝著青年迎了上去,一臉恭敬的說道;「天隱組組長八奴見過少主!」

聞言,青年那邪魅的眼神朝其看去,淡淡道;「八奴君,你讓我很失望,區區一個搔首弄/姿的大明星而已,居然讓你在天/朝國損失慘重,天隱組接連損失三大戰神,十多名武士協會成員,莫非你這個天隱組組長是不想幹了嗎?」

八奴臉色一僵,低著頭說道;「請少主恕罪!」

「哼,這件事情回到太陽帝國本少主再跟你算賬。」青年冷哼一聲,說道;「不過天/朝國畢竟不是我們武士協會的地盤,接下來忘川先生會輔助你,別在讓我失望了,本少主看上的女人,除非她逃離這顆星球,不然她這輩子都別想逃過本少主的手掌心。」

八奴臉色一喜,說道;「少主,這次任務若不是有一個實力極其厲害的少年插手,我早已經得手,不過眼下有了忘川先生相助,八奴一定完成任務。」

「厲害的少年?」青年眼角一眯,冷笑道;「聽你這麼說本少主倒是有了幾分興趣,不知道天/朝國的天才究竟有多厲害?傳說天/朝國幾大王族天才輩出,這次本少主就先拿此人練練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