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哀!」
2022 年 8 月 24 日
by

「節哀!」

沈明不知道自己該再說些什麼,想來想去也只能寬慰一句了。閎午心中的悲痛也許只有時間才能化解,但或許連時間都化解不了。

人世之間,我有情義二字最難琢磨,就如同沈明和莫凡為了葉心夏不惜對抗整個帕提農神廟一樣!

如果給閎午一個選擇,讓他的命來換回王日天的命,恐怕他會毫不猶豫的犧牲自己。

……

「出國了?」

邵鄭看著發送到自己郵箱里的情報消息,一時之間竟有些懵。

崑崙暴動,整個高層都慌的一批,甚至都不敢對外宣布這件事,就是害怕引起慌亂。

可如今得到的消息,這幫妖魔竟然集體朝著西方開拔。

難不成這幫妖魔是去國外旅遊?又或者說是集體大遷徙?不合常理……根據衛星圖片觀察到的景象,最起碼有數百萬的妖魔,而且並非是同一個種族,如此大規模的遷徙,難不成是昆崙山上發生了什麼異變?

還是說有其他的隱情?

邵鄭現在也不知道該不該高興,雖然這些妖魔前進的方向是西方,但誰知道會不會掉頭呢?如此龐大的數量,崑崙那邊的防禦根本扛不住。

「只能靜觀其變了!」

邵鄭現在也沒有其他辦法,主動出擊是不可能的,現在危機還沒有真正來臨,要是真的惹惱了昆崙山上的妖魔,那就真的麻煩。

……

不過中國這邊沒事了,邊境上的那些小國可就遭殃了。

數百萬的妖魔大軍勢不可擋,一路上橫推碾壓,無論多麼防禦堅固的城池在百萬妖魔的踐踏下都頂不住一時半刻。

不過讓人奇怪的是,妖魔向來和人類魔法師勢同水火,這一次的妖魔大動亂,所有人都會以為是一場災難。可偏偏,除非有魔法師主動攻擊,不然飢荒一模竟然沒有一個主動攻擊人類的。

這樣的情況引起了全世界的關注,一瞬間之前的帕提農神廟事件以及富士山事件的熱度全都被壓下去了,幾乎所有國家都關注著這史無前例數量妖魔的動向。

而了解到了這些基本信息,絕大部分的國家也採取了緊急的疏散措施,也很少有魔法師敢去主動騷擾。

畢竟根本防不住啊!既然這幫妖魔並沒有傷人的意圖,那就不用主動去找死了。

7017k 第155章想見你

「那好,你去開門好了。」劉大強也沒多想,因為李橋和劉子瑜本來關係就不錯。

「子瑜姐,歡迎回家。」李橋給劉子瑜開了門,笑看著劉子瑜。

劉子瑜被突然出現的李橋嚇了一跳,她開心的笑了笑,發現劉大強的視線,立刻又沉下了臉,「二狗,來看我?」

「也不是,劉叔說他有點投資上的事想問問我,我就來了。」

李橋如實說道,他給劉子瑜讓了讓位置,劉子瑜進來后,他關上了門。

馬文博差點笑噴,心說劉總諮詢你投資的事,未免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吧。

「你先來我房間一下。」劉子瑜嘆了口氣,心說李橋連句哄女孩子開心的話都不會說,居然這麼實在。

聽劉子瑜喊李橋進房間,馬文博又微微愣了愣神,無端猜測起來。

李橋跟著劉子瑜進了閨房,馬文博臉色略微難看了些,在李橋進房間后,和劉大強說道。

「劉總,這個李橋和子瑜什麼關係?」

「我沒和你說過嗎?」劉大強有些詫異,但想了想,他確實沒必要和馬文博說這些,就稍稍解釋了一下,「李橋從小就和子瑜一起玩,是我看著長大的,不是親姐弟,勝似親姐弟。」

「這樣啊。」馬文博這才稍微鬆了口氣,原來是劉子瑜的玩伴。

劉大強馬博文兩個人坐在一塊聊天,過了一陣,劉大強試探性問道,「李橋和我說,讓我去買平果公司的股票,我卻覺得買股票不太保險,你怎麼看?」

馬文博略有些驚喜,總算到了他的回合了,他假裝思考了一番,和劉大強說道,「劉總,雖然我不知道平果公司,但我知道,投資股票有風險,他就算再天才,年紀畢竟還小,論想法,還不成熟的很。」

劉大強有些猶豫了,馬文博說的也有些道理,這段時間以來,他在判斷上,是不是太迷信李橋了?

過了一陣,保姆把飯菜端上桌,劉大強立刻來了精神,「飯做好了,我去喊李橋和劉子瑜。」

另一邊,李橋跟著劉子瑜進房間后,就反手把門鎖上了。

劉子瑜的房間不大,卻也不小,房間內擺了一張比較大的床,還有一個書櫃,一個學慣用的課桌和一張椅子,在房間的各個角落,周杰倫的海報貼的到處都是。

「子瑜姐,你想問我什麼?」李橋揉了揉鼻子,輕聲笑道。

劉子瑜盯著李橋看了半天,才認真問道,「李橋,你為什麼懂那麼多?就連我爸都有事問你。」

李橋笑了笑,原來是這事,他知道這麼多的原因當然是他知道未來會發生的事,不過這種事沒法解釋,李橋只好解釋道,「當然因為我聰明,從小學開始,我就在研究經濟走勢,現在總算小有成就了。」

劉子瑜白了李橋一眼,輕輕點著李橋額頭,用有些嗲的語氣說道,「吹牛。」

李橋心跳有些加快,這大概就是反差萌吧,他坐在劉子瑜學習的座椅上,伸出手,嘗試著去抓劉子瑜。

劉子瑜也沒躲,李橋拉了劉子瑜一下,劉子瑜就坐在了李橋腿上了。

「子瑜姐,咱們做點情侶該做的事吧。」李橋面對著劉子瑜,呼吸漸漸有些急促。

「情侶該做什麼事?」

「比如說,接吻。」李橋逗弄了一下劉子瑜,和劉子瑜湊近了一些。

氣氛很好,李橋朝劉子瑜親了過去,他甚至在想,要不要做的更過分一些,畢竟,這裡剛好就有一張床。

就在這時,門外有人敲了敲門,喊道,「李橋、子瑜,出來吃飯。」

房間內氣氛一下就尷尬了,劉子瑜一下站了起來,開了門和劉大強說道,「我知道了。」

李橋直接愣在了一邊,發現劉大強的視線朝他看來,他尷尬的笑了笑,「劉叔,我馬上就去。」

劉大強點了點頭,關了門。

李橋問劉子瑜,「子瑜姐,咱倆的關係你還沒和你爸說?」

「沒有。」劉子瑜搖了搖頭。

「那找個機會和他說一聲吧,劉叔應該能理解。」李橋走出了劉子瑜的閨房,走到了飯桌前。

他和劉大強很熟,雖說他和劉子瑜交往可能會讓劉大強略微尷尬些,但相信,劉大強不至於像齊宜年那樣,一見面就要求分手。

飯桌上,劉大強和馬博文吃的津津有味,李橋和劉子瑜各懷心事,想著怎麼開這個口。

「李橋,你嘗嘗,這些牛排是澳洲進口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歡。」

「劉總,好吃。」馬文博向劉大強豎起了大拇指。

李橋咂了咂嘴,問的我,我都還沒說話,你插什麼嘴。

直到一頓飯吃完,一句話還是沒能說出口。

李橋覺得,他和劉大強稍微有點忘年交的意思,突然說我把你女兒泡了,不知道劉大強會不會噴飯。

既然說不出口,乾脆就沒說,吃完飯後,李橋告辭了劉大強,坐計程車去了一家苗圃基地,買了300棵兩年的枸杞樹。

付了錢,李橋委託苗圃基地的人把樹苗送回去,他自己則先行一步回了家。

李橋到村裡時,時間剛剛才下午三點,李橋家的枸杞田一片火熱,到處都是雇來摘枸杞的臨時工。

李橋也沒多看,就回了家,見李富和蔡蕾都在家,便說道,「枸杞樹我已經買了,送樹苗的人應該很快就能到,咱們現在先把枸杞地整理一下去。」

「行。」李富掐了煙,起身找了幾把鐵鍬,李橋一家就扛著鐵鍬去了枸杞田裡。

雖然太陽有點熱,但一家人一塊勞動,還是讓李橋覺得很溫馨。

突然,李橋手機響了,手機來電沒有標註,是一個不認識的電話號碼。

抱著不錯過重要信息的想法,李橋接了電話。

電話那頭,是一個有點可愛的女生,「李橋君,我來西夏找你了,你等著我。」

「等等,你來西夏幹什麼?」李橋整個人都不好了,佐藤明日奈要來,本來他現在的情況就夠亂了,真怕佐藤明日奈一來,再攪和出什麼事。

「當然是想見你,李橋君,我已經調查到你的住所了,很快就去找你。」。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的閱讀地址:https:///165925/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最新章節、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星落鯢、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全文閱讀、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txt下載、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免費閱讀、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星落鯢

星落鯢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炮灰安若一世、重生之帶着空間混末世、穿書女配花錢買命、(女尊)帝國第一造物主、替嫁新夫撲倒記、人妖之間、情難自禁、楊老太在六十年代科技興國、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

。 錯亂章節六點恢復正常。已訂閱的刷新即可,不會重複訂閱。

請支持正版。

「那孔叔的餐廳準備什麼時候開業呢?」項北飛又問道。

獨臂蟹這種荒獸是怎麼出現的,事情還沒有調查清楚,項北飛目前懷疑的一個人還沒有着落。

蕭晟!

那個偽裝成為N級店員的SR,那天在荒獸出現之前,不知道給跑哪裏去了,他想要看看蕭晟還回不回來工作。

「後天吧!員工也一直在問,話說回來,我得去聯繫那些員工,都歇業這麼久了。」孔大明說道。

「那我明天去一趟批發市場,食材都斷供了,得重新跟他們商量下。」項清德說道。

孔大明連忙說道:「不用,項伯,您老歇著,我去就好。」

「都歇了這麼久了,活動活動,那地方反正我也熟悉,重新開業,店裏的活還很多,很多客人都預約了,等着你開業捧場,你有得忙,明天我去就可以。」項清德擺了擺手,堅持道。

孔大明拗不過,也只能同意。

項北飛回到家裏的時候,還特意在客廳的攝像頭前和爺爺交談了一番,把自己搬家的原因說清楚,直接說他現在會賺錢,不想住這裏就好。

開脈期的武道者,賺錢養活自己不要太簡單。監視他們家的人,只要不傻,去學校打聽一趟,肯定也清楚項北飛當前的修為境界,這個借口沒人會懷疑。

這樣一來,對方應該就會找到新家去了。項北飛倒要看看,誰會在他眼皮底下來偷偷安裝監控。

說完這些,小黑再把攝像頭給屏蔽了。

爺孫倆晚上一起把東西都給打包起來,還真別說,自己家裏的東西還蠻多。

「得叫個車來,沒電梯,到時候我們一起抬下去。」項清德在琢磨著怎麼搬家比較省事。

「東西我一個人來處理就好,爺爺不用太擔心,一邊歇息就好。」項北飛說道。

「那怎麼行?你一個人哪裏搬得動這麼多東西!爺爺還幹得動,幫你一起抬。」項清德擔心自己這個孫子給累壞,畢竟搬家可是一項苦力活。

項北飛啼笑皆非:「爺爺,我怎麼總覺得你又忘記了我是個武道者了?」

「武道者怎麼了?很多武道者搬家不也得請人來?」項清德說道。

項北飛再次一跺腳,所有已經打包好的箱子都飄蕩了起來,浮在半空中。

輕於鴻毛。

把東西的質量變輕,然後用靈力把它們都拖起來。

項清德驚異地看着這一切:「我都不知道你有這個能力!」

項北飛也意識到自己很少和爺爺提過自己的能力,他笑了笑,把東西全部放下,然後又瞥了眼天花板上的攝像頭,說道:「放心好了,以後什麼事情都我來處理,爺爺歇著就好。」

項清德愣了下,望着項北飛怔怔出神。

曾幾何時,自己都在小心翼翼地保護著孫子,保護着他的自尊,告訴他積極向上的道理,希望他不要自暴自棄。

但自從覺醒了系統之後,孫子就像是變了個人,變得勤奮,開朗,現在還是個開脈期的武道者,擁有了保護自己的能力。

項清德許久才回過神來,笑了起來:「覺醒系統確實是件好事。」

他才突然間感覺到自己老了,需要被孫子保護了。

這樣也好,孫子如此懂事,自己看着也高興。

搬家的事情並不難,尋常N級覺醒者搬家,若是沒有相應的空間類系統,就需要找搬家公司,租個車,花費一筆開銷。

項北飛不用,讓小黑吐泡泡就可以。

「小飛現在可是大明星了,將來我們都要靠着你了!」孔大明開玩笑道。

「當明星是不是很累啊?我聽說要天天去拍各種片。」陸知薇好奇地說道。

「那可不行!小飛可是要修鍊的。」陸洪嚴肅地說道。他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把小項改口成了小飛,在他的觀念里,項北飛仍然是一個武道者,理應以修鍊為主。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