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這麼問?這個問題不應該問你們局長嗎?我一直是被動反擊你們的行動。」格雷爾奇怪的反問。
2022 年 8 月 31 日
by

「為什麼這麼問?這個問題不應該問你們局長嗎?我一直是被動反擊你們的行動。」格雷爾奇怪的反問。

約翰盯着他看了倆眼,但看不出任何東西。

「我們能活下來嗎?」約翰問起了眼前的事情。

「那你們有什麼值得我讓你們活下來的嗎?」格雷爾詢問。

「看你的要求是什麼,我想如果不是暗殺黑水鎮的議員或者綁架黑水鎮的富豪,我們應該都可以做到。」約翰沉吟了一會兒回應。

「你們殺了很多人,大概二十多個?」格雷爾朝着身後的人問道。

「三十一個。」身邊的人立刻回應。

「嗯,你看三十多個,總要有個交代。」格雷爾點點頭,然後轉頭朝着約翰說到。

「我覺得我們能拿出不少現金去安撫這些人。」約翰覺得強盜嘛,無非就是求財維持自己無法無天的自由生活。左恩,卡爾斯和自己肯定能拿出不少錢。

而且就算面前這傢伙不缺,但他手底下的人總有心動的。

「多少?」格雷爾問的漫不經心。

「三萬。」約翰報出了自己能力的極限。

聽到這個數字,格雷爾轉頭朝着身邊的人問道「黑水鎮的警長都那麼有錢的嘛?我以前這麼不知道?」

他身邊的人,攤了攤手表示自己一樣不清楚。

然後格雷爾回過頭對約翰說到。

「其實你們的情況我已經叫人寫信送回黑水鎮的警局了,至於你們能不能活下來就看你們局長大人怎麼做了。」

「哦,忘了跟你講,東北邊的人並不是你們局裏的人手,你們局長帶着他們去抓一個蠢貨去了。相信明天你們局長就會親自帶人過來贖你們,所以在明天中午之前,你們不會死。當然如果你們不聽話作死的話,我不介意提前殺幾個。」格雷爾訴說了一下現在的大致局面。

「所以我們的所有步驟都在你的計劃之中?」約翰回想了一下事情的經過。

「差不多,有一些紕漏,但大致結果是一樣的。」格雷爾點點頭。

「所以梅森探長不是叛徒?而是其他人?」約翰又問起那個被關押的探長。

「呵呵。」格雷爾笑着沒有說為什麼反而端起了桌子上的咖啡喝了一口。

「回去跟你的夥伴們說一下,讓他們出來。我不會讓你們受到虐待或者其他,這樣很沒意思。老老實實配合我的人。等到第二天讓你們局長帶人過來把你們贖回去,這是你們現在唯一能做的。」格雷爾對着約翰說到然後就讓手下的人帶約翰走。

約翰聽到后沉默了一下,接着起身,朝着房子的方向走去。

「約翰,記住。我不想殺你們,因為價值不大。但你和你的人要明白,我不介意殺你們,因為你們的價值不大。最後一分鐘時間。」身後格雷爾聲音清冷的說到。

約翰深吸了一口氣然後一路走回了房子內。

回到房子內,比利和多羅姆送了一口氣。

「他們怎麼說?」卡爾斯看了倆眼后問道。

「不太好。」約翰說完這句話之後就把剛才和格雷爾的談話原封不動的說了出來。

「投降吧,我們也做不了太多事情。至少他們應該有藥物讓他活下來。」卡爾斯看着自己受傷的手下說到。

「媽的!」左恩聽完后爆了一句粗口但也沒有反駁卡爾斯的投降言論。

之後九人在僵持了幾分鐘后還是從屋子裏走了出來,然後有人收繳了他們的槍支。接着幫助了他們的手腳。但就像格雷爾所說的,他們並沒有受到虐待或者嘲諷。

只是被幫助手腳然後帶去地牢裏。

甚至受傷的人還被他們從新包紮而且更換藥物。

而另一邊。

雷特正在大發雷霆的用一瓶威士忌朝着一人的腦袋上砸。

「嘭!」的一聲伴隨着一聲慘叫那人就昏了過去。

這人是個墨西哥人,如果嘯狼幫的成員在的話那麼一定能認出他就是盜賊領的老大,喬巴克。

「這個蠢貨!就十萬美金!」雷特對着身邊的貝勒咆哮。

「就十萬美金他就放棄整個盜賊領地。這個蠢貨!」

貝勒沉默不語。

「媽的!這麼蠢的傢伙這麼把盜賊領做大的?」雷特厭惡的看了一眼暈到在地上了喬巴克嘲諷。

「那局長,我們現在怎麼辦?約翰九人還在他們手裏。」貝勒出聲問道。

「媽的!」雷特神色陰沉。

「局長有一封信,說是給您的。」這是門外一個警員拿着一封信跑出來說到。 想在13區買房子,最好的渠道就是軍團。

這點,迪恩早在來之前就已經做過功課了。

作為13區最大的官方勢力,也是唯一的駐守軍團,南十字軍團是13區口碑最好的組織。

他們常年守衛著13區與魔血森林的交界線,與眾多兇悍的魔獸作戰,幾乎每日都會有戰損,傷亡率一直居高不下。

為了表達對這些騎士們的尊敬,13區給每一名騎士都發放了一套固定住房。

這些房子其實並不是給他們居住的,而是留給這些騎士的家人,讓他們當作生活保障的。

說白了,其實就是一份保底的撫恤金。

被分配的房子一開始是不會對外出售的,直到名義上的主人戰死,才會被以不低的價格賣出,然後轉換為金銀,落實到那些失去了親人的家屬手上。

迪恩看中的就是這些房子。

雖然價格會比較高一點,但是質量都是很好的,甚至能夠抵禦一般的魔獸襲擊,安全性也遠超其他普通的建築。

而且還有一些特別的意義,總而言之,絕對是他目前最好的選擇。

有了這個明確的目標,第二天一早,他就收好蛋,前往軍團駐地去打聽房子的事了。

這次可就沒有馬車那麼好的待遇了,迪恩差點沒走斷自己兩條久未運動的腿,才勉強找到了駐地的大門。

看着面前宏偉的雕像,他微微躬了躬身,行了半禮,這才繞了過去,進到了駐地旁的小木屋裏。

這木屋就是軍團特意建來出售房屋的了,迪恩走進去,視線第一時間就被木板上密密麻麻的出售通知所吸引,他幾步走到近前,就開始快速的搜尋起符合自己要求的房屋來。

然而這裏的出售通知實在太多了,為了追求效率,迪恩的視線不斷從一張張通知上掃過,通常只看過幾個數字,就草草移開。

太小……太偏……太貴……

花了半個多小時的時間,他幾乎排除掉了全部的通知后,終於找到了三個比較符合自己要求的房子。

迪恩把這三張取下來,走到了接待員的面前。

「麻煩,能幫我介紹一下這三家的情況嗎?」

敲了敲桌子,迪恩叫醒昏昏欲睡的半獸人小姐姐,把三張通知遞過去,示意道。

「啊!對不起!」

頂着兩隻雪白色長耳朵的半兔人小姐姐羞愧的捂了捂臉,朝迪恩道歉:「我不小心睡著了,真是不好意思,害你久等了!」

「沒事。」

迪恩禮貌性的笑了笑,「麻煩先幫我看一下吧。」

「好的好的!」

為了彌補自己的錯誤,半兔人小姐姐立刻翻開信息簿,開始查找起來。

「您看中的這三棟房屋,具體的條件都是很不錯的。」

「第一家的主人是特洛伊騎士,他剛剛得到批准,可以從南十字軍團調任到北風軍團,目前正準備找人出手自己在13區的房產。」

「第二家的主人是卡羅騎士,他在三天前一次與魔獸的遭遇戰中不幸身亡,得到這個消息以後,他的未婚妻非常悲痛,決定賣掉這棟房子,回到兩人的家鄉……」

「第三家的主人是瑞貝卡騎士,她在一年前因為中毒身亡,只留下了一雙兒女……兩天前,她的小女兒來到這裏,決定出售這棟房子……」 080

墨萱聽到那光頭的污言穢語頓時間漲紅了臉。

不過,對方人這麼多她一個女的難不成還能上去跟他們打不成。當下也只能忍住心中的怒意,開口說道:

「幾位,說話能有個人樣不,不要滿嘴噴糞行不行,這小姑娘父親的事情也沒有必要牽連到一個才十歲的孩子吧。你們自己沒本事找到她父母,就遷怒在一個小女孩身上,還算是個男人嗎?」

「呵呵,你問我們是不是男人?行,你跟我們去試一試就知道了。」那領頭的刀哥猥瑣地笑了笑,然後就對着自己的幾個手下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他身後的幾個大漢立馬就上前來,要將小九兒和墨萱一起帶走。

「我說幾位,光天化日之下這麼做還有沒有王法了?」

葉飄這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竟然敢在直接當眾擄人的,立即就開口道。

那叫刀哥的光頭大漢,之前根本就把葉飄當成了空氣,這會兒葉飄開口說話了,他才擺出一副注意到他的樣子。

「怎麼,小子,想英雄救美?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場合,你要是再敢多一句嘴,信不信老子們把你屎都給打出來?」

那光頭大漢看着葉飄就像看着一隻蒼蠅一樣,彷彿隨手一拍就能將他拍死的樣子。

「你現在滾出這裏,我可以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葉飄聽了那刀哥的話,臉色立刻就冰冷了下來。

「啊哈?我耳朵沒有聽錯吧,這個毛都沒有長齊的小子竟然讓我們滾出這裏,來,兄弟們先給這小子活動活動筋骨。」

那邊的刀哥,一副囂張的樣子,招呼幾個手下就對葉飄這裏直接動手了。

只見那刀哥掄起拳頭,一拳就朝着葉飄的腦門上砸了下來。

這一拳下去,保准讓眼前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腦袋開花,倒地不起為止。

然而他的拳頭還沒落下,突然就覺得自己的小腹之處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之感。

「疼,媽的真的好疼,這小子打在了老子剛剛動過闌尾手術不久的地方。」那刀哥只覺得此刻的小腹之處肌肉像是被撕裂了一般,一股鑽心的疼痛從那裏傳來。頓時,豆大的汗珠就從他的額頭上滲了出來,他整個人都開始慢慢地癱倒了下去。

原來正是葉飄開啟了決鬥之舞。

他現在越來越覺得,決鬥之舞真是一個特別好用的技能。只要開啟決鬥之舞找到對方的破綻,那麼只要一擊他就能夠把對面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這可省去了很多纏鬥的時間。

「大哥!大哥!」

那刀哥身旁的小弟,一時間都沒有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怎麼好端端的就直接就倒下了。

「媽的,弄死他!」

剩餘的四個小弟直接就上前噼里啪啦的要對葉飄一陣拳打腳踢。

但是葉飄的決鬥之舞開啟,配合著詠春拳,在這幫人之中遊刃有餘。

基本上一個照面就倒下了一個人。

幾個呼吸之後,刀哥以及身後的四個小弟就紛紛哀嚎著躺在了地上。

痛死了!這個小子打人也太狠了,專門打他們以前受過傷的地方。

他們不知道這是蒙的還是看出來的,反正也沒有機會去求證,被打到了算他們倒霉。

「現在可以滾了嗎?」

葉飄看着躺在地上的一行人,然後一臉平靜地走到那刀哥的面前,居高臨下的望着他,「希望你下回不要碰到我。」

那刀哥等人此刻都躺在地上不敢說話,這傢伙是真的狠,竟然一個打他們5個,而且他們5個基本上都是一個照面就被他給干趴下了。

一時間他心裏還是十分的忐忑的。

葉飄很輕鬆地就將這幾個大漢個處理掉了。

這讓墨萱看了一陣地驚訝,她吃驚地問道:「好厲害,你練過武術?」

「算是吧,你把小九兒送走吧,我等下就讓這群人爬起來滾蛋。」葉飄輕聲在墨萱耳邊說道。

墨萱有些好奇地多打量了葉飄幾眼,然後抱着小九兒就下樓了。這是打算把她送走,不想讓她再被這些人給找到了。

墨萱送走小九兒之後,那刀哥跟一群小弟相互攙扶著,掙扎地站了起來。

「小子,哥幾個這次認栽,沒想到這小區中還有你這樣能打的人物。不過你也別得意,哥幾個只是個跑腿打雜的,都是給霸哥辦事的。你知道那小姑娘的老子欠了霸哥多少賭債嗎?一共是一千五百萬,這房子賣掉只抵了350萬而已,你敢阻撓霸哥辦事,十個你都不夠霸哥弄的,咱們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後面有的是時間比劃。」

那刀哥雖然被葉飄打得半死,但是嘴上卻是依舊硬氣。

這硬氣來自他的靠山,一個叫做霸哥的男人。

說罷,那刀哥幾人便一瘸一拐地跑下了樓。畢竟說了狠話,他還是怕挨打的。

他們走後,葉飄在原地陷入一副沉思的樣子。

真是倒霉,自己好像又沾到了什麼麻煩的事情了。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