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笙,我們之前都說好了。」
2022 年 9 月 4 日
by

「沫笙,我們之前都說好了。」

「說好歸說好,你的解決方案對我不利,我就可以拒絕。」

鄭耀無奈,無力極了。

「沫笙,我覺得這件事情我們需要坐下來好好談一談。」

「誰跟你談。」

砰——

楚沫笙砰的一聲關上卧室的門,將鄭耀關在門外。

鄭耀一臉煩躁的抓抓腦袋。

從進門到現在,他們的這個關係真的是經歷了一波三折啊。。 「薛巡遊!真是好脾氣!」一個聲音從門口傳來。

只看到在門口出現了一個身着暗紅色判官服的男人出現。

那正是很久不見的趙高!

城隍龐德的隨行判官,趙高!

看着身着巡遊官服的薛維,趙高眼中充斥着複雜和不甘,他遠遠沒想到薛維竟然會成為巡遊!尤其是這個消息也是剛剛知道。

巡遊啊!這傢伙才進入地府多長時間就變成了巡遊?

如果任由薛維成長下去,那麼絕對會威脅到自己的地位。

薛維轉身一看,望着那熟悉的背影薛維臉上沒有絲毫表情。

「原來是趙高大人,怎麼,趙高大人來到賭坊也是想玩兩手?」薛維淡淡問道。

現在在薛維心裏,今日何春必死!

誰都攔不住!

「哈哈哈哈,薛巡遊,沒想到幾日未見竟然從鬼差晉陞到巡遊,雖然巡遊官職八品,但是甲子區可不是濫用權利的地方!看這個情況,如果本官不出現,薛巡遊就要對何差爺下死手嗎?」趙高反問。

薛維隨手打開了拘魂扇,銀色的扇子輕輕的搖曳著。

「趙高大人不愧是趙高大人,一眼就看出了我的心思,不過有一點需要糾正一下,就算趙高大人不出現,今日何差爺也是必死無疑。」

「損害本巡遊的私人財務,妄圖對本巡遊出手,打傷本巡遊的下人,根據陰典,本巡遊有權將何差爺處死,相比以趙高大人的職位難道會不知?」薛維淡淡問道。

一聽這話,跪在地上的何春臉色一下煞白。

這尼瑪,薛維的膽子就這麼大嗎?明知道自己是趙高的手下,還敢對自己下手?

趙高一愣。

心裏竟然對自己產生了深深的懷疑,究竟你是判官還是我是判官?

你不過一個巡遊而已,竟然這麼牛氣?

不過能坐上判官的位置,腦瓜基本上都很靈活,何春對他來說還有用的。

「何差爺,薛巡遊說的可有其事?」趙高立馬板起臉問道。

何春跪在地上不斷磕頭。

「趙大人,小的錯了,小的也是鬼迷心竅!請趙大人和薛巡遊原諒!小的願意賠償!願意十倍賠償!請兩位大人饒小的一命!」

何春何嘗不知道趙高想要表達什麼意思?

現在先保住小命再說。

「十倍賠償?我看看你怎麼賠償給我。」薛維淡漠的看着何春。

何春望着薛維那一副冷淡的樣子,看來今天自己不大出血是根本不可能活着離開這裏了。

「巡遊大人,我願意賠償您三萬枚靈石!以及幫助您修好葯園!」何春心痛的說道。

「三萬枚?你打發叫花子呢?」薛維冷笑一聲。

走到何春面前居高臨下的看着對方。

「十萬枚靈石,將我的葯園修繕好,並且擴大一倍,接受我可以饒你一命,不接受,就算趙高大人在這裏,你的小命也保不住。」說着薛維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只是這個笑容里充斥着寒意。

「十萬…十萬枚?」

何春差點把自己的舌頭咬斷。

我的天!十萬枚!那是要把自己的家底子給掏干啊!

要知道這個賭場的收益可不全是他一個人的,比如收入十塊靈石,趙高就要獨佔五塊,那位巡遊獨佔三塊,僅僅剩下兩塊才是何春的。

十萬枚靈石他有嗎?有!確實有,但是如果拿出來那何春真的所剩無幾了。

「巡遊大人,我真的沒有那麼多啊。我…我最多只有五萬枚了…」何春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

噌——

一把紫色的太刀直接放在何春的脖子上。

鋒利的刀身已經將何春的脖子割破。

「我要多少是我的事,你有沒有是你的事,當然你可以選擇不給,我也可以選擇不要。」薛維單單說道。

趙高都被薛維這一下弄得一愣。

這尼瑪是真的不把我放在眼裏啊!

但是現在薛維是在理的一方,趙高就算是判官也不能明目張膽的偏袒何春。

「我…我有!我有!」何春連忙說道。

看着何春此時狼狽的樣子,薛維沒有絲毫的同情。

既然你敢做,那麼就要承受做這件事的後果。

何春有些顫抖的掏出一個金色的儲物袋雙手交給薛維。

儲物袋同樣分登記,綠色,藍色,紅色,金色。

等級越高的儲物袋所儲存的東西也就更高,空間戒指這種稀有的玩意可不是每個人都有的。

薛維掂量了一下,精神直接貫通進儲物袋之中。

這一進直接把薛維弄懵逼了,我尼瑪!

那靈石堆著和小山一樣,一塊塊亮閃閃的靈石彷彿要把薛維的眼睛刺瞎。

恐怕根本沒有多少人一下能見識到如此恐怖的數量。

薛維將靈石裝入空間戒指中,隨後仍然居高臨下的看着何春。

刷——

只看到寒芒一閃,何春的一條胳膊直接飛起。

「啊!!!」

何春應聲倒地,痛苦的捂著自己的肩膀。

「這條胳膊我要了,還有我的葯園我給你一天的時間修正好,不然我將你這賭場砸了,你我也會扔進地府之牢。」薛維淡淡說道。

趙高滿臉陰沉。

「薛巡遊!何差爺已經允諾給你的東西,你現在這樣是不是太過分了?你真的以為你現在是巡遊就掌握大權了嗎?」趙高陰沉的看着薛維。

薛維完全不懼的對視過去。

要知道在甲子區還從來沒有人敢和趙高對視。

「趙高大人,我敬你是判官,所以我會對你尊敬,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底線,不要觸碰到這個底線,不然那下場是什麼我也不知道,我的權利自然比不上趙高大人,但是也希望趙高大人不要濫用手中的權利,明白嗎?」薛維緩緩說道。

頓時,整個場面變得無比安靜。

所有人都心驚膽戰的看着薛維和趙高。

和趙高同一層面的判官都不敢和趙高如此態度,一個巡遊竟然如此硬氣?這也太顛覆地府的認知了。

「何差爺,明天我需要看到我的葯園完好無恙,如果完成不了,那麼沒得可就不在是你的胳膊了。」

薛維說罷便離開了賭場。。 八太子站在大殿中,望著周圍人。

雙方火藥味嚴重,彷彿稍有不慎,他就會成為導火線。

從而引來戰鬥。

為此他需要將一切解釋清楚,否則,能否走出崑崙大殿都是兩說。

「起因是在白日,聽敖野叔說崑崙外有舊酒客棧,賣好酒…」

敖滿花了些許時間,把過程說了一遍。

除了告訴莫正東的,他還加上了喝酒引起的問題。

客棧喝酒,因敖敖野摔杯發怒,從而引起了客棧不滿,貔貅出手,修為不高的他捲入了敖野跟貔貅的大戰中。

從而落入妖族所在地。

實屬無妄之災。

「最後被莫前輩救了回來。」敖滿低頭有些羞恥:

「這便是全過程。」

確實是龍族胡鬧,而引起的不必要誤會。

妙月三人看著敖隸,未曾開口。

彷彿在等對方先開口。

敖隸看著崑崙三人,眼角抽動了下,最後低下高貴的頭,帶著歉意道:

「是我們衝動了。」

「恩將仇報這種事,雖然挺多見,親身經歷倒是第一次。

稀奇。」妙月仙子平靜的開口。

敖隸臉色變了幾下,隨後道:

「會送上歉禮,以及謝禮。」

聽到這句話,妙月仙子就笑了笑道:

「我們崑崙也不屑欺負你們龍族,挑戰的事推後幾天,讓你們的人養養傷。

誰知道有幾個重傷。」

妙月仙子句句帶刺,讓敖隸等人臉色難看。

卻又無法反駁。

敖滿的入場,打亂了一切。

「崑崙目前還有外敵,這一戰不知要打多久。

最後誰等誰,也不一定。」敖師師盯著妙月仙子道。

砰!

敖師師話音剛落,外面就傳來重物落地聲。

接著他們看到一顆巨大的狼頭滾了進來。

其上有強大力量溢出。

「已經結束了。」

酒中天迎著風邁步走了進來,解釋了句:

「天狼族的人,過段時間我帶人去一趟。

希望他們沒有連夜遷移。」

龍族幾位看著天狼族的首級,一時間有些震撼,太快了。

是這位太弱了嗎?

「看來我們這邊沒問題,那把時間定在一個月後吧。」柳景看著龍族幾人說道。

至此,龍族再無話可說。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