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
2022 年 10 月 28 日
by

「殺!」

潘武一聲大喝,一馬當先,徑直衝向大月皇朝手中,手弩上爆發出刺目的光芒,徑直洞穿了一位煉嬰境對手的胸口。

而後,肆意的弩光如星辰隕落。

大月皇朝的先鋒大軍死傷殆盡。

司馬谷深吸口氣,沉聲道:「精銳營,殺!」

三千合道境將士殺出。

這是大月皇朝最精銳的部隊,也是最強大的戰力。三千合道境將士一出,肆意的煞氣直衝雲霄,令天地變色。

狂暴的力量瞬間席捲向梁朝一方,壓抑無比。

不過,梁朝一方驟然出現了數十道人影。

清一色的化境強者!

司馬谷臉色一變:想要境界壓制?

「上!」

他一揮手,身邊的化境將士一同殺出。

隨軍的化境修士足有二十餘人,對戰梁朝強者有絕對的優勢!

不過,梁朝化境強者的目標是大月精銳營。

至於這些化境修士自然有人對付!

。 果斷將身上的手機摸了出來,打開照相機,當看清楚自己臉的時候,差點沒嚇得把手中的東西甩出去!

「這他娘的到底怎麼一回事?」

還好,老子雖然已經成為了靈魂狀態,這點應變處理能力還是有的。

當清楚自己處在一種什麼樣的狀態下的時候,果斷的將手機收了起來,避免二次傷害。

「這上面居然有兩個我!不對,準確的說是重影,如果老子的眼睛沒有出問題的話。」

「沒錯。」龍王的語氣相當淡定。

「不過讓你注意到的並不是剛才收拾那個,按照先前的狀態,緩緩地抬起胳膊,當然老夫指的是靈魂狀態的你。」

他繼續道:「在那上面有個紅色的惡魔標記,看清楚了嗎?」

「是右胳膊。」我皺了皺眉頭,火氣不打一出來。

這種事情,換了誰,估計都忍不住。

「當然瞧見了。這擴散的速度還挺大的,並且居然沒有落在肉身上,而是跑到了靈魂上,這可不好消除啊!」

「當然。」龍王說道:「一旦驚動了死靈騎士,就會被追殺。」

「等下。」快速的打斷了他:「不對吧,他們兩個既然被稱之為靈魂絞肉機,而且已經掛掉了,照理說不可能再繼續追殺老子才對。」

「還有剛才的餘波,到底是怎麼回事?你還沒有解釋清楚,這其中的疑點太多了。」

「很簡單。確實魂飛魄散了,但你應該聽說過靈魂震蕩現象才對。」

「知道,不過……」我皺了皺眉頭,腦海里閃過的,都是爺爺送我的那本書中的內容。

「這種情況下,不是只存在於高階的鬼魂身上嗎?他們兩個都已經魂飛魄散了,怎麼可能再翻盤?」

「剛才提到的,不過是第一種狀況,還有第二種。」

龍王繼續道:「那就是死亡騎士,使用了最強殺招之後,只要認定在一個人的身上,並且成功的將他幹掉,就會留有這種印記。」

「當時老夫確實是想保你來著,可也清楚在那種情況下,能做到的畢竟有限,還是附著在肉身上。」

「能夠保證你靈魂不散,平安無事,已經是最大的極限了。」

「死靈騎士可是被泰山府的專門人員進行培訓過的,就那麼幾個,你小子能夠碰上。並且被盯上也算天上砸下來的狗屎運。」

龍王這話,真讓人不爽。

「我呸,媽的,這種狗屎運給誰都行,老子才不要。」氣得我滿口髒話,可是有什麼辦法呢?

既然已經發生了,就只能坦然面對,過了一會,轉頭問向龍王。

也是完全被氣懵逼了,連他在自己的身上都忘記了。

不過龍王並沒有一直守在我的手臂上,眨眼的功夫,不知道何時又爬回了後背。

老子正處於一種靈魂和肉體銜接並不穩定的狀態下,這一回頭,導致靈魂和肉體直接分開,我居然和其正面對視了!

「快想個辦法吧!這樣下去可不是個事,你之前不是說了,要找到一個乾淨的軀體嗎?」

我急得不行:「還是在爆炸的那個地方!」

「雖然不清楚那軀體到底是誰的,不過目前最棘手的是,老子一旦從這身體徹底離開,那些餘波追上來可怎麼辦?靈魂該不會被瞬間震碎吧?」

本來只是想求得龍王的一點安慰,讓自己稍微放心一點,誰知道都這節骨眼下了,這傢伙還喜歡實話實說。

「這事老夫不能說謊,確實做不到。如果被打中了,那就算是大羅神仙下凡,也救不了你。」

聽著龍王這態度,就算是想生氣,也沒地方發泄。

「得了!」我乾脆擺了擺手:「說白了,聽天由命唄!行!反正我要是死了,你也不會好過……」

話還沒等說完,老子突然反應過來一個相當重要的問題。

對啊!龍王的命運此時此刻和我息息相關,就算他強大不少,可這其中有老子的不懈努力!

而這回取得熔岩龍骨,就徹底大功告成,可以結束一切了。

龍王肯定是最期待的。

為了這一次的升仙,他等了很久。

那老子之前的擔憂不就沒有任何意義了嗎?

想到這裡,我果斷的利用靈魂出竅,管他什麼餘波作用,反正後面有龍王收拾爛攤子。

正在掙扎著從肉體里出來的功夫,忽然聽到周圍傳來噼里啪啦的響聲。

扭頭看去,發現居然是那些道家秘寶。

它們像發瘋似的,不安的扭動。

確實。

如果我一旦離開這副軀體,相當於所有的工具都要放在原地,至於能不能回來取,都是未知數。

畢竟誰也不清楚,到時候究竟會發生什麼意外。

「臭小子,如果連命都沒辦法保證,要這麼多死物有什麼用呢?」

「你懂個屁!」

說實在點,那一刻,老子確實氣的不行,可想了想,龍王的眼中,這些寶貝對他來說確實無用。

也沒必要在這種事情上硬杠。

就當我已經做好準備,從這副身體猛地衝出來的時候,聽見有呼呼的風聲,不過也沒有太在意。

肉體和靈魂的分離,需要老子集中精力,這和第一次龍王護我有太大的不一樣,所謂的靈魂震蕩,就在這個時候出現了。

再次感受靈魂出竅的感受挺糟糕的。

等到好不容易穩定了心神,從那裡砰的一聲,像放炮一樣嘣出來后,感覺到身後有一束目光,回頭看去,正是那兩隻死靈騎士。

他們和之前相比已經大不相同,外貌上有很大的變化,可由於自己是靈魂體,對於他們的感知並非全部來自於視力。

第一念頭是跑,千萬不能停一下!

從牆壁穿過去的那一瞬間,我甚至還有一點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死了。

可根本來不及回顧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因為後面的靈魂震蕩響應十分強烈,就連周圍的空間都在扭曲。

我甚至看不清楚前方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只聽到龍王的聲音,在旁邊迴響。

「臭小子,你還需要再快一點,否則要來不及了。」

「呼呼……」

。 七八公里對於嚴重超速的卡宴來說,不過是一次過山車的時長。

叱吒風雲一首歌還沒結束,車就已經停在了門口。

「謝天謝地。」老唐雙手合十似乎在祈禱自己平安到達目的地。

「我說,你真的不怕警察嗎?」路明非問著。

「明非,這裡是芝加哥,知道芝加哥的夜晚什麼最出名嗎?」尚卿文將車停在路邊燦爛的笑著。

路明非獃獃的搖了搖頭。

「芝加哥打字機和拿著芝加哥打字機的黑幫們。」尚卿文抬頭望了望燈火璀璨的芝加哥。在這些霓虹燈下,藏著的是,有黑幫之城這一名號的,罪惡都市。

「這個我知道的,芝加哥每年被槍殺的死者甚至是紐約的兩倍。」老唐作為美國居住多年的華裔,自然是知道芝加哥的外號。

是紐約的兩倍?那不是中國的好幾百倍?

「那我大晚上在外面閑逛不是特別危險?」路明非咽了咽口唾沫,心生怯意。

「還好,芝加哥的黑手黨們一般不攻擊普通民眾,他們喜歡扮演成梁山泊那樣的綠林好漢,搞劫富濟貧那一套。」尚卿文攤了攤手,「不過販毒,買賣人口,殺人的生意他們也照做不誤就是了。」

「我知道的,在上世紀中期,黑手黨阿爾·卡彭甚至被稱為芝加哥真正的市長,很多規則都是他們說了算。」老唐也深知芝加哥的黑幫勢力有多麼恐怖。

「我說這話不是嚇你們,只是告訴你們,芝加哥的警察們晚上忙得不可開交,他們可沒功夫管一個僅僅是超速還沒有肇事的司機。我們要擔心警察,至少也得是我把一個人撞飛以後。」尚卿文攤了攤手,一臉平常的走進了網吧。

「其實我突然覺得在酒店裡睡大覺也是挺好的。」路明非一臉憂愁的進了網吧。

網吧的前台是一個將自然卷頭髮染成紅色的黑人。

在幾人做完登記后,尚卿文一臉不爽的用中文說著,「這個黑崽子,看著就TMD討打。」

「誒,在這裡可不提關於黑,白,黃,棕這幾個顏色的事情啊!擔心惹上大禍!」老唐連忙提醒尚卿文。

「不,這個傢伙估計只是單純地看見那人和他一個發色,還自然卷有些不爽。」路明非攤了攤手,他太了解那傢伙在不爽什麼了。

以前其他學校有個不良也染了一頭紅髮,還搞了莫西干,把自己弄得像個雄赳赳的大公雞一樣。他還在背後說尚卿文的紅頭髮沒他的拉風,結果第二天,尚卿文就直接將他頭按在了顏料桶里,給他染成了綠的。

最近經歷的事情實在是太魔幻了,路明非真的感覺好累。

終於當他的手指飛速在鍵盤上敲擊的時候,他找回了熟悉的自己。

「哇靠,小明,好不容易面基一次,能不能手下留情啊!」

老唐玩星際也算得上是一個高手,不過在路明非面前那是真的不夠打。更何況,路明非和他打了上千把遊戲里,對老唐那一套套,簡直了如指掌。

「好久沒虐你了,先讓我爽爽,下一把在讓你。」路明非笑著,最近周遭的事情實在是太魔幻了。什麼龍,什麼言靈的,搞的路明非最近老有一種不現實的感覺。

此刻,雖然美國網吧沒有黑網吧那香煙混著各位泡麵的味道,但在遊戲中他還是找到了熟悉的感覺。

見著兩人玩的正歡,尚卿文卻沒心思玩遊戲。

他現在旁邊坐著的就是諾頓,他笑的很開心,明非也笑的很開心。但這一場旅行,註定不會永遠像如此一片歡笑。

雖然蘇恩曦詳細的計劃還沒有告訴尚卿文,但尚卿文知道,這場旅行註定沒有一個好結果,他們三人中總要人去死的。

人龍殊途。尚卿文猛地想到了這個詞語,便仰在座椅上看起了電影《青蛇》。

路明非和老唐註定就像電影里的許仙和白蛇一樣,註定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的。

那我究竟是在他們中間挑撥離間的青蛇呢,還是喊著大威天龍,去除妖的法海呢?

想著想著,尚卿文突然有些覺得怪怪的,三個大男人用著勵志打比方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適。

電影看了大半,一會兒就演到了水漫金山的場景。

尚卿文覺得光這樣看電影也有些太無聊了,於是想要找點東西吃,但這大晚上的讓人家主廚在做一桌子送過來未免有些不太合適。

所以,尚卿文決定在網吧還是吃的快捷一點好,便轉頭問著二人,「你們吃KFC嗎?我順便給你們點一點。」

「嗯,我要份薯條吧,我不是很餓。」路明非之前吃了那頓大餐,胃裡東西還挺多。

「可以給我一份炸雞嗎?」相比路明非,諾頓的胃口自然是要大上一些。

「ok,要不我點了一個全家桶吧。」尚卿文提議著。

「那感情好!」老唐沖著尚卿文豎起了大拇指。

尚卿文點了點頭,隨後打開手機準備點餐。

而此刻老唐和尚卿文又結束了一把戰鬥,老唐擺了擺手,「不和你玩了,我打不過你,你就欺負人,我自己去排兩把。」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