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我便派人將房契送到王妃手中。」玉卿瞧著顧知鳶出門,輕聲說道。
2022 年 9 月 14 日
by

「明日我便派人將房契送到王妃手中。」玉卿瞧著顧知鳶出門,輕聲說道。

顧知鳶微微垂眸:「嗯。」

看到顧知鳶和宗政景曜一起出了門,玉卿的臉上是一抹濃濃的不願意,好像自己最重要的東西被搶奪走了一樣。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扯了扯自己的衣服,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

東升輕聲問道:「公子,您沒事吧?」

他的手指頭在桌上輕輕的敲了敲,嘴角勾了起來,抬手放在嘴巴邊上,輕輕的咳嗽了兩聲:「我能有什麼事情?」

東升垂眸,不在說話。

此時,顧知鳶和宗政景曜已經走入了包間裡面了,顧知鳶鬆了一口氣,晃動了一下脖子,宗政景曜伸手輕輕的在顧知鳶的肩膀上按了幾下,垂眸低聲問道:「王妃,該給本王一個解釋了吧?」

顧知鳶一聽,側著頭看了一眼宗政景曜,隨後笑了起來說道:「你不是好奇他是什麼人么?不接近他,怎麼查的到呢?」

聽到這句話,宗政景曜的眉頭微微一動,閃爍著几絲濃濃的不悅:「本王不需要你去接近他。」

「這是最好的捷徑。」顧知鳶捏了捏在自己的手,輕聲說道:「別生氣嘛,你放心吧,我心中自有分寸,不會出錯的。」

宗政景曜的神色的一暗,目光直勾勾的落在了顧知鳶的臉上:「他這種寒氣侵入肺腑,只怕難以痊癒,雖然說你的醫術高明,但也需要很長的事情。」

「其實不用。」顧知鳶的眼睛一彎,直接笑了起來:「他的病,不在身上。」

「怎麼說?」宗政景曜一聽,頓時有些好奇了起來,坐在了顧知鳶的旁邊:「他咳嗽的挺厲害的,時不時的出血,難道還不厲害?」 轉眼間,一個星期過去了。

滬都,海潤影視製作有限公司。

這裡就是《亮劍》的出品公司,目前是國內最大民營影視製作公司之一,而且,由這家公司出品影視作品多次獲得了五個一工程獎、飛天獎、金鷹獎等主流獎項。

《永不瞑目》、《玉觀音》、《血色浪漫》、《重案六組》等許多知名影視劇都是出自海潤之手,不但如此,公司旗下還有多名國內一線實力演員。

《亮劍》試戲會被安排在這裡,是許多任都沒想到的,就連劉浩哲在來的路上都有些虛的不安。

這家公司不單單在橫店出名,就是在全國的同行里,那也是數一數二的。

坐著計程車來到樓下后,看著眼前高聳入雲的樓房,劉浩哲不經意的緊了緊拳頭。

「努力,加油!」

學著影視劇中星爺的樣子,為自己喊了聲口號后,劉浩哲才一本正經的朝大樓走去,有了上次試戲的經驗,他還專門為自己準備了簡歷。

這一次要還是兩手空空的來,他估計自己就要吃大虧了。

剛到電梯口,身後就來了幾個穿著打扮都非常兩眼的男女,看起來,也像是要參加試戲的人,而且,他們中的一個人,劉浩哲還有些面熟,像是在哪裡見過。

沒一會兒,電梯門打開了,站在前面的劉浩哲率先走了進去,那群未曾進來的人都呆住了。

「茗姐,您先請!」

一個長得還湊活的男的連忙微微彎腰做出請的手勢,劉浩哲覺得面熟的女人一臉高傲的點了頭后才走進了電梯,接著其他人也進來了,只是,他們看這劉浩哲的神情都略顯古怪。

「你來參加試戲?」

那個長得湊合的男的見劉浩哲手上拿著文件,主動的說著。

「是,你呢?」

「我也一樣!」

那個男的笑著說完,又偷偷給劉浩哲使眼色指向那個一臉高傲的女人「她是誰,你知道吧?」

「不知道!」

「你……」

沒想到劉浩哲會這麼說,那男的覺得自己剛才白使眼色了,那女的也露出一臉的不愉。

「茗姐,你都不知道?」

這個人真是來試戲的嗎?

電梯里的其他人都覺奇怪,但劉浩哲就站在那裡,沒有任何多餘的表情,其實他想起來那個女的是誰了,不過,知道就得說出來嗎?

很快就到十樓了,其中一個男的剛想要伸手說話,劉浩哲就挨著他率先一步走出了電梯。

「這傢伙,這麼一點事兒都不懂?」

「也不知道是誰家的新人?」

「我估計他剛畢業吧?」

他們一行人在後面討論著,劉浩哲卻是一出來就見到熟人了,章桐站在辦公室的大門外排著隊。

「哲哥?」

看到劉浩哲章桐並不意外,畢竟兩人之前就聊過這個話題,但他還是瞪大了雙眼,因為劉浩哲和自己的髮型都是毛寸,苦著臉的章桐哀怨的說:「看來,你……你和我一樣啊!」

這倆人站在一塊兒,不但髮型一樣,就連氣質都有些許的雷同。

在試鏡的時候,穿著確實很重要,單從穿著和妝容,導演就能知道你對角色的理解到底深不深。

現在,有備而來的兩個人,有著差不多的打扮,不用說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對啊,我也有些沒想到!」

劉浩哲攤了攤手,身後那幾個正在議論他的人有呆住了。

哲哥?

在這一行里,你要沒點實力和背景,誰會尊稱你為哥?

「這個人到底是誰啊?」

幾人在後面胡思亂想著的時候,劉浩哲已經排起隊了,看著身後的劉浩哲,章桐一臉菜色的說:「哲哥,你沒來的時候,我還覺得挺有把握,現在你來了,我估計……我要完!」

這根本沒得比啊!

無論是身手還是演技,就連敬業精神他都比不過劉浩哲。

章桐非常了解劉浩哲的實力,所以此刻擁有自知之明的他有些失落。

「保持平常心,誰知道導演的選人標準呢?」

「你只要做好自己該做的就可以了!」

章桐苦笑著點了點頭,他也知道劉浩哲是在安慰自己,只不過心裡還是有些難受。

如果換了其他任何人,章桐都有信心去搏一搏,可偏偏是劉浩哲,讓章桐沒什麼底氣。

畢竟在《密令1949》的劇組裡,劉浩哲單身手就碾壓了不少人,就連武指都不是他對手,更別提自己了,至於演技……章桐更是望塵莫及。

「好,但願有可能!」

話雖這麼說,但章桐整個人的臉色已經耷拉下來了,他暗罵自己沒運氣。

沒多大功夫,就有工作人員出來分發號牌,兩人拿著號牌朝另一側的會議室走去,推開門一眼望去,整個會議室就像是一個大型的海選一般,那人山人海的架勢堪比《密令1949》。

劉浩哲看到許多臉熟的演員,都坐在位置上認真的看著劇本。

「進去找自己的名字和數字,然後等著叫號!」

在工作人員的提示下,劉浩哲開始去找自己的位置了,他拿到的號牌是六十六號,而章桐是六十七號!

光從一個牌子就可以看出來不少東西了,之前跟劉浩哲一起進電梯的幾人,此時也都進來了,他們見劉浩哲坐在六十六號座位上的時候,滿眼都是震驚。

這小子,到底什麼來頭,如此面生的一張臉,竟然可以來參演男六號?

「怪不得敢得罪茗姐,這人……也是有後台的啊!」

幾人不斷地猜測著,劉浩哲根本就沒想到,魏和尚這樣的角色也能被納入主角的層次。

其實,魏和尚在《亮劍》里的戲份算是多的了,尤其是前期的鏡頭,所以在除了來參加李雲龍等幾個角色的試戲外,也就該輪到劉浩哲了。

「方榮不是說男主內定了李炳老師嗎,怎麼還會有人試李雲龍這個角色?」

劉浩哲覺得奇怪,不過,轉念一想他就知道了。

一定是來搶男一號的人實在是太多了,其中有不少的關係戶沒辦法推脫,因此就讓大家都來參加試戲,到最後再把李炳拉出來說事,也不會得罪什麼人。

。 嘉神奈終究還是沒理解過來美術部成員的意思。

片刻后…

八人套房的房門被人忽然推開。

「回來了?」

聽見不遠處浮現出的動靜,嘉神奈下意識抬頭朝着他們看了過來。

然後….

浮現在眼前的,是讓嘉神奈略略有些詫異的身影。

三位美少女保持平靜姿態紛紛走進房間。

落在最後的白川綾露出熟悉的狡黠笑容,至於松繁緒美跟大傲嬌則是往日裏弱氣跟盛氣凌人模樣,與平時完全沒有任何區別。

不…與其說跟平時完全沒有任何區別。

不如說此時三人的狀態…

「和諧到有些詭異的程度啊。」

目光仔細盯着三位美少女,嘉神奈不免露出疑惑神情,總感覺這一幕有些莫名違和。

要知道不久之前,自己被她們趕到隔壁來的時候,可是一副即將打起來的場面。

甚至為了防止意外發生,自己都做好隨時開啟時停過去救人準備。

只要那邊出現半點不對勁的動靜,立馬就起身沖向隔壁。

可是現在,不僅僅什麼事情都沒有。

反而這幾個人回來時還露出這麼一副和平的氣氛。

就感覺…

她們完全就沒有發生過什麼爭吵。

而是以朋友同學的身份對待之後的形成,展開了一場和諧而又友善的愉快交談后,接着手牽着手的加深了友情接着開開心心回到隔壁…

對不起,不是嘉神奈有某些誤解。

實在是這樣的場景感覺連做夢都不可能發生吧!

「到底怎麼回事?」

嘉神奈有些止不住在內心嘀咕。

你要說他們各自板着臉平靜返回那還能夠接受。

可這種各自都感覺很和諧的表情,尤其白川同學這幅心情似乎非常不錯的表情。

話說,你的讀心能力是不是還有某些我不知道的功能。

不會還具備控制人的手段吧?

「你的眼神很失禮哦嘉神同學。」

就在嘉神奈忍不住在內心瘋狂展開吐槽的時候。

彷彿察覺到迎面而來的目光,白川綾眨了眨眼睛,眼神狡黠的朝着他看了過來。

面對能夠具備讀心能力的白川同學,嘉神奈當然是不敢直接對視。

再扭過視線保證內心思緒被逐漸清空后。

這才來得及抬頭看向她,看似隨意的回答道:「啊…只是沒想到你們關係會突然看起來變的這麼好而已。」

「所以在嘉神同學眼中,我跟松繁同學以及理繪同學的關係很差?」

白川綾歪了歪腦袋笑容不改的發出反問。

差不差你自己你心裏難道沒點數…

嘉神奈本能就冒出這麼一句回答。

老實說,白川同學跟其他人的關係的確也算不上多差。

對於緒美同學因為交情不深的原因,大概能停留在普通級別的檔次。

至於對待家裏經常愚蠢的理繪同學…

應該是直接把她視為自己的快樂源泉,成天能夠欺負的對象之類?

總之看到她們相安無事的從外面回到房間。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