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什麼?我是問你,買這些鬼眼石,你花了多少錢?」

2022 年 4 月 21 日
1 min read

「零!」

「啊?」

「零成本。」

「這……」

「不明白嗎?」

「……」姬靜不由得想起張凡早晨曾經問她,若是罪惡之人的贓財,是不是可以取來。莫非,這些鬼眼石來歷不明?

不會吧。

張凡從來都是正常經商。

這點可以確信。

可是……難道是撿來的?

大風刮來的?

姬靜相當困惑。

「你——」姬靜狠狠地抓住他。

「我有一個很不錯的幫手?」

「啊?」

「是從龍小民家裏……」

姬靜馬上就明白了什麼!

「張凡,你告訴我,是不是找了個狐狸精?」

昨天,她看見張凡鬼鬼崇崇,心裏就懷疑他搞什麼鬼狐之事。

張凡不得不佩服寂靜的判斷能力,女人的直覺真是無敵呀。

「是這樣,我呢,在她家桃樹下,施了點小法術,把一個小狐狸給搞定了,現在已經收在我的神器里。」

張凡說着,從懷裏把鬼星骰拿出來,輕輕的放在桌子上。

姬靜想拿又不敢拿:「狐狸就藏在這個小東西里嗎?」

張凡點了點頭,「今天早晨我們倆人回到旅館的時候,我就吩咐她去干一件事情,然後我們倆在飯店吃飯的時候她回來了,你記得我在洗手間有10來分鐘吧,她當時把所有的情況都向我彙報了,那時候她剛剛把東西給運到車裏。「

「好哇,你背着我跟一個小狐狸交往,你肯定是跟她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兒了吧,快講,你不講清楚,我今天絕對不會再理你。」

張凡笑了一笑,「你仔細聽啊,事情是這麼回事兒,我們倆離開旅館的時候,我告訴她去那幾家商店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結果她去到那幾家一看,店裏所有的人都被殺死了,身首分離。」

「所以她就順着血氣的方向追了過去,結果在山後邊追到了三個B國人,當時她上前,把三個B國人結果了,屍首扔進了一個天坑裏,估計五百年後能被發現就不錯了……事情就這麼簡單。」

姬靜想了想,「這個玉石批發市場的老闆會不會把這件事張揚出去啊?警察很快就會找到那些人,然後就會追蹤鬼眼石的下落……」

張凡連連搖頭,「這個我想不會的,我看透了這個老闆,他絕對是個黑道上的人,肯定能夠明白其中的道理,他不會大批大批的把貓眼石在市場上出售,因為那樣會引起市場價格的下落,他肯定一小部分一小部分的出售,這樣來保持市場的飢餓狀態。」

姬靜沒作聲。

。「你死了。」

話音落下,密林間狂風驟起,萬物都被抹上一層妖異的血色。

濃郁的血腥味傳入鼻端。

伊希月雙目陡然間失神,瞳孔驟然放大,眼白微微發紅,手臂皮膚表面起了一層細密的小疙瘩,血液在血脈中瘋狂流動,整個人神志都被殺戮和暴虐短暫侵蝕。

但她畢竟是築基巔峰修為

《被慫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後》第一百四十九章向天再借半柱香,要看你容顏 她這話一出,劉嫂的家人瞬間愣在原地,臉上還都不約而同地浮起了憤恨之色。

這是什麼特殊癖好,竟然在自己的房間裡頭裝監控!

該不會是嚇他們的吧?

阮星晚彷彿看出了他們的心思,將自己手機裡頭的片段截取了出來,在他們眼前都溜了一圈,道:「看看,看看你們的好媽媽,三更半夜不睡覺,摸進我的房間裡頭,還帶了一把剪子,她想要做什麼?想要謀財害命嗎?她這是入室搶劫未遂,知道這要怎麼判嗎?有這麼空閑還不如回家看看刑法,不要盡想著些歪門邪道來訛錢!」

四個人也看到了畫面,臉上的瞬間頓時像是吃了幾個月的青菜,青綠青綠的!

千算萬算,他們怎麼會算得到,阮星晚竟然睡覺都開著監控!

這是要拍拍自己有沒有夢遊嗎?

怪毛病!

見他們一個個鴉雀無聲,阮星晚懶洋洋地躺回到沙發上,道:「不是要報警嗎?報啊,正好我最近零花錢太少了,我也缺錢花,劉嫂這樣半夜想要謀財害命的,嚴重影響了我弱小的心靈,你們剛才說那個啥來著,精神損失費,我覺得我應該要些精神損失費才對的。」

一聽她反過來要錢,幾個人頓時慌了。

「誤會,都是誤會!都不知道我媽發什麼神經,她肯定不會謀財害命的,說不定是夢遊來著!」劉嫂的女兒率先解釋道。

「沒錯沒錯,我媽她本來就有夢遊的怪病的,大小姐你大人有大量,就饒了她吧,都是一場誤會。」劉嫂的兒子也補充道。

阮星晚翹起了二郎腿,不緊不慢道:「不報警了?不送我坐牢了?不毀壞我的名聲了?」

幾個人連連搖搖頭,道:「都是誤會,都是誤會一場。」

呵,看到她手上有證據,翻臉簡直比翻書還快。

光憑著一張嘴,就想要眾口鑠金的道德綁架?

阮星晚冷冷地垂下了眼帘,沉聲倒:「既然不報警,還不滾?還想留在我家裡吃飯是不是?」

劉嫂的兒子和兒媳婦灰溜溜地走在了前頭。

劉嫂的女兒也拽了拽丈夫。

然而,劉嫂的女婿還舔著臉,看向了阮星晚,厚顏無恥道:「大小姐剛才不是說,出於人道主義,可以給我岳母一萬塊買營養的嗎?」

阮星晚淡淡地將目光落在了柳小雅的臉上,道:「劉嫂可是柳阿姨忠心耿耿的得力幹將,跟我倒是沒有什麼交情,要人道主義,也是問柳阿姨啊。」

劉嫂的女婿聽罷,急忙看向了柳小雅,繼續厚著臉皮道:「我經常聽岳母提起阮太太,說是阮太太不僅長得比天仙還美,而且是個菩薩心腸——」

柳小雅實在是聽不下去了,而且她也投鼠忌器,不知道這幫人有沒有知道全部。

如果劉嫂將她供出來的話,後面還得有一堆的麻煩事。

所以,她選擇了破財消災,掏出了一萬塊錢遞給了劉嫂的女婿,還裝模作樣道:「讓劉嫂好好養身體,養好身體我其他的宅子也需要用人的。」

給她一個盼頭,讓她懂點事兒。

果然,劉嫂的女婿千恩萬謝的,這才拿著錢走了。

阮宏生見阮星晚竟然一分錢都沒有話,輕巧解決了這場鬧事,不由得征愣了一下。

阮星晚看著阮宏生吃驚的樣子,忍不住嗆聲道:「怎麼?看到我不用去坐牢,很失望嗎?」

阮宏生觸及到阮星晚眼底的冷意,心裡頭忽然狠狠一顫,隨即板著臉道:「你怎麼說話的?你能不能好好說話?」

阮星晚淡冷道:「別人怎麼對我,我就怎麼對別人啊,你一口一個孽障孽女的,怎麼自己不尋思尋思該怎麼好好說話呢?」

這一句話堵得阮宏生又想開口罵人。

不過,這一次,他生生忍住了,只冷哼一聲,背著手就走到了餐桌上。

阮星晚也餓了,坐到了餐桌上,等著傭人送早飯上來。

柳小雅見這件事又沒有讓阮星晚傷著分毫,而玉佩的事情也沒了影。

她著急討好阮宏生,所以竟然自動自覺地站起來,去客房將阮老太等人叫過來吃早餐。

她是扶著阮老太出來的。

到了餐桌,柳小雅看見阮星晚已經吃起白粥和油條了,不由得皺了皺眉頭,表現自己,道:「星晚,你怎麼回事,你阿奶還沒有坐下來,你怎麼就吃起來了?你這孩子,我都說過你多少次了,你怎麼一點禮貌都沒有?」

柳小雅甚至,阮老太這個人是最喜歡擺架子的,只要她開口表示了對她的尊重,她肯定會順著自己的話責罵阮星晚的。

而阮宏生這個人最是愚孝,只要看到自己孝順他老娘,對自己也會有幾分好臉色。

柳小雅這一招捧高踩低本來用得是極好的。

然而,她萬萬沒有想到,昨天晚上還喝不得吃了阮星晚的肉,喝了阮星晚的血的阮老太,竟然沒有順勢罵阮星晚,甚至還轉過頭看向她,冷聲道:「還是個孩子,讓她先吃怎麼了?大家都是一家人,講究什麼?就你這麼講究!你要是真的講究,按照規矩,你這個做你媳婦的,你還不能上桌呢,你得在旁邊站著伺候老婆子和老公吃完,你才能吃!」

阮宏生的家鄉那邊偏僻又落後,柳小雅只回去過一次。

因為他們那邊,媳婦是不能上桌的。

被阮老太這麼一懟,柳小雅只覺得一股氣頓時卡在了喉嚨,進退不得,將她嘔了個半死。

這死老太婆,她到底發什麼神經?怎麼好端端的竟然幫起阮星晚來了?

阮宏生也皺了皺眉頭,道:「真是三個女人一條街,能不能讓我清清靜靜的吃個飯,睡個覺!別整天挑事行不行?」

說罷,他還十分嫌棄地掠了柳小雅一看,冷聲道:「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柳小雅一口老血直接湧上喉頭。

「這個粥煮得太硬了,我要吃稀爛些的。」阮老太睨了柳小雅一看,開口道。

阮宏生覺得柳小雅整天在家裡啥也不做,他老娘好不容易來一趟,柳小雅應該好好孝順才是的,所以他頭也沒抬,道:「聽到了嗎?還不去給媽煮一下。」

柳小雅這才發覺自己真是四面楚歌。

她咬了咬唇,正要起身,江清月卻主動接過了阮老太的粥,道:「舅媽,還是我來吧,我給姥姥煮管了,知道姥姥的口味。」

正好柳小雅心裡頭是一千萬個不情願給這老太婆親手煮東西的!

開玩笑,他們柳家雖然比不上現在的阮家有錢,可她也是富貴著長大的,連她親媽都沒有叫過她下廚呢!

這老太婆憑什麼!

柳小雅皮笑肉不笑地道:「清月真是個孝順孩子,大姐你有清月這樣的女兒真是好福氣。」

阮霜淡淡道:「我一個鄉下婦女能有什麼福氣,弟妹你才是好福氣,前人栽樹後人乘涼的,當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貴太太!」

阮霜實在也不喜歡柳小雅。

之前阮星晚的媽媽葉晚那可是真正的大家閨秀,溫柔,從容,優雅。

最重要的是待人和氣。

從前,阮星晚的媽媽還在的時候,他們一家子都是住在這裡的,連她親媽子都是人家照顧得妥妥貼貼的。

哪像這個柳小雅,剛進門就將他們攆回老家去,還每個月都規定阮宏生給媽的錢。

小家子氣!

人家葉晚起碼生了阮星晚,是阮家的血脈,這個柳小雅倒好,就一心一意養著那個孤兒院領回來的阮念心!竟然連一兒半女都沒有給阮家生!

而且,她聽說,以後阮家的財產還要分給阮念心,讓阮念心和阮星晚平分!

阮星晚也就算了!雖然不討喜,好歹是人家葉晚唯一的女兒!

可是阮念心她算個什麼東西!

清月這個嫡親的外甥女都還沒有輪上!她憑什麼要分阮家的財產!她多大的臉!

阮霜想到這種種事情,臉色相當的不好看。

柳小雅也聽出了阮霜在指桑罵槐,所以臉色也是訕訕的。

阮星晚已經將一碗粥喝完了,可是看著柳小雅吃癟,她覺得頗有趣味,所以有一下沒一下地繼續啃著油條。

阮霜這個人雖然一心想要為江清月謀阮家的家產,不過頭大沒腦,倒是做不出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來。

上輩子,她也是一直被江清月和阮念心當槍使的。

阮星晚忽然覺得,她或許可以借力打力,先將阮霜這柄槍擦亮了。

她微微一笑,夾了一個肉包子放在阮霜的碗里,甜甜地說道:「大姑你說什麼呢!什麼鄉下婦女!我這就讓爸爸將你和清月姐姐的戶口遷過來,這樣你也是海城人了啊!」

阮霜看著碗裡頭的包子有些吃驚,更吃驚的是,她昨天才搶了阮星晚的玉佩想要討好黃總,阮星晚非但沒有記恨她,反而主動說出讓阮宏生將她們的戶口遷過來?

之前她跟老太太是打算在海城落腳,幫清月找一門好親事。

可從來沒有異想天開過要遷戶口過來啊!

難道這就是血緣親情?不愧是阮家親生的孩子,就是知道向著阮家人! 這個世界總有一些事情是難以預料的,比如很多人都沒到在賽前形勢一片大好的FPX會最終輸給EDG,彷彿是複製了春季賽季後賽一樣,FPX再次被從敗者組殺回來的隊伍擊敗,拿到了兩連亞軍……

很多人都在想,如果沒有更改賽制,如果還是往常的樣子,FPX可能已經締造了如同18年RNG前半年一樣的王朝。

很多人都覺得,FPX如果拿到了春季賽的冠軍來到MSI一樣能夠獲得冠軍。

但是這個世界是沒有如果的,他們就是拿了兩次勝者組的而冠軍又兩次被敗者組歸來的隊伍擊敗最終拿到了亞軍。

賽場下的觀眾們忘情的吶喊著,場上的選手們努力的戰鬥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