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長,你叫我?」
2022 年 8 月 28 日
by

「局長,你叫我?」

說話的是川城警察局的副局長李馳,警察局裏的老好人。

雖然人到中年,卻依舊一副儒雅模樣。

要不是上面把張明調了過來,他便能直接就任川城警察局局長了。

對此,他倒是毫無怨言,依舊盡心儘力幫着張明。

張明見到李馳,連忙將手裏的卷宗遞了出去,「最近虐貓的案件頻繁,你帶人去查查到底是怎麼回事。」

要是放在旁人眼裏,或許會覺得張明是大材小用。

但李馳臉上的笑容絲毫未變,接過卷宗看了看,眉眼漸漸變得冷肅,「也不知道是誰這麼殘忍,局長放心,我會帶人好好查的。」

「你辦事,我放心。」張明欣慰地拍了拍李馳的肩膀,「去吧。」

李馳剛一出門,被人突然拉到了一旁。

那人拿起他手上的卷宗看了看,氣不打一處來,憤然道:

「他自己去辦大案子,卻讓你一個副局長去查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他分明是在打壓你。」

「話不能這麼說,警察局裏的人本來就要各司其職,更何況,我是在為人民服務,你下次可不能這麼說了。」李馳奪過宗卷,嚴肅地強調,不再去理會那為他打抱不平的人。

他夾着卷宗,進了自己的辦公室,鎖好門,仔仔細細地翻閱起手上的資料,眸光一點點變得沉重。

沉吟了片刻,他將保險櫃打開,拿出了一個小小的盒子。

隨即將盒子塞進外套口袋,徑直出了警察局。

片刻之後,一輛計程車停在警察局內。

從車上下來一個穿着休閑,頭戴鴨舌帽,臉上被黑色口罩遮了一大半的人。

那人身量纖長,露出來的肌膚細膩白皙,一看便是個女生。

就在眾人猜測之際。

卻見張明竟然親自出來,將女生迎進了辦公室內。

繼而關上了辦公室的大門,隔絕了一切探究的目光。

「張叔叔,現在你可以說說那件案子到底是怎麼回事了吧。」女生取下臉上的口罩,露出了精緻的五官。

「對了,醜話說在前面,要是不用腦子就可以破的案子,就不需要找我了。」

她殷紅的唇上下一碰,吐出來的話,依舊是氣死人不償命。

「葉瓷,小姑奶奶,給我留點面子好嗎?」張明拿出一份文件遞給她,「保密文件,簽了。」

葉瓷纖細白皙的手指挑開筆帽,落筆之處,龍飛鳳舞。

張明滿意地合上文件夾,遞給她一份卷宗,「其實,這件事我找上你,除了是關照你,還因為調查出來的線索跟君家有關。」

「哦?」葉瓷黛眉微挑,「說來聽聽。」

張明斂起了玩笑之色,鄭重其事地說了起來:

「上頭在東境海岸查封了一批走si的文物,據有關的人交代,這批文物將被賣到國外,收取來的資金,會全部匯入國際聯盟的一個虛擬賬戶里。但賬戶等級太高,我們的技術人員追查不到,只能順着貨源查。」

葉瓷坐在了張明的電腦旁,白皙的手掌朝着張明攤開,「賬號給我。」

「在這裏,就等着你說這句話。」

張明遞出了一張紙條,上面只有一個虛擬賬號,其餘一片空白。

葉瓷只掃了一眼,手指飛快地在鍵盤上敲擊,一排排看似雜亂無章的代碼被敲擊了出來。

旋即彈出一個進度條,並不斷朝着前方推進。

「對,就是這裏,每次我們的同事查到這裏就查不下去了……」

張明的話,因為葉瓷電腦上顯示完成的進度條戛然而止。

隨即一個名為R的名稱賬號彈了出來。

「為什麼只顯示了這麼一個賬號,這個R不會是那個R組織吧?」張明詫異非常,見葉瓷面色並無異常,心頭鬆了口氣。

當初葉瓷能成為特邀專家,還是因為這個R組織。

沒想到,這次的事情居然也跟這個組織有關係。

。 這名來自於馮家的子弟們,雖然剛才看起來還氣勢洶洶,尤其是剛才馮萬林沒有死的時候,他在沈建面前可以說,好像有十足的把握能夠將沈建殺肥呀,那時候的她甚至幻想著,能不能通過這次完成任務,能夠得到他們家少族長馮明遠的嘉獎,然而讓他心中完全沒有想到的是這個沈建如今所表現出來的超強戰鬥力,甚至說已經遠遠的超出了他的想象,他完全沒有想到沈建如今的作戰實力竟然如此的強大,這種強大的程度他根本就無法企及,以至於即便是他們這些人的領頭人馮萬林也同樣被沈建如此輕易的就擊殺掉,這樣一來他們這些手下的馮家子弟們,他的實力上去還不如那個馮萬林,因此他們這些人如今戰鬥起來的時候,他根本就毫無還手之力,當她沈建對她發起進攻之時,他根本就無法再繼續進行戰鬥,所以說他只能在沈建面前搖尾乞憐,磕頭求饒,他根本就不是沈建的對手,如果他和沈建應聘的話,沈建會非常輕易的就能將他殺死,而且像他這種情況即便是被殺死掉了,他們的家族同樣不會心疼他,而且甚至還會罵他,執行任務不力,沒有順利完成任務,甚至他的家族都會受到啟迪和波及,所以說這時候的他心中還是感覺到十分悲催的,因此這時候他只想要能夠活命,希望沈建不能殺死他,所以說這時候他對沈建說話的時候幾乎是知無不言,問什麼答什麼,而且都是實話。

,不過這時候他已經從沈建的臉上看出來,沈建如今的表情可以說是非常的驚訝,,顯然剛才在聽他說話之後,感覺到心中無比的震驚,因為他完全沒有想到如今的馮家的實力竟然強大到如此的程度,尤其是他們馮家的族長,修為境界已經達到了氣府敬三段巔峰的程度,這樣的情況下他的作戰實力會非常的暴躁,再加上如今馮家依靠自身功法和武技的強大,以及通過和歐陽家族的合作,從而獲得了非常大量的丹藥,這樣一來這個馮家的實力更是深不可測,而現如今據沈建所知,如今蘇家的家族長天的實力也僅僅是剛剛突破到,欺負靜三段而已,而且據沈建所說,如今蘇家的家主蘇長天此時此刻身受重傷,還處在養傷的階段,因此雖然說這個蘇長天已經進入到了附近三段多年的時間,然而他此時此刻根本就無法長期的保持自己的實力,畢竟他有傷在身如今處在養傷階段,最起碼如今他的實力,還達不到三段巔峰的程度,所以說從目前來看,他,他們附加一種潛在的威脅,可以說籠罩在他們的身上,如果這時候他們如果不思進取的話,很可能會直接就被其他的家族所取代殺死掉,所以說這時候的他們不能夠坐以待斃,他們必須要通過自己的實力真正讓自己的家族的整體作戰水平提升到一個檔次,只有這樣他們才能夠真的保命,而且這種情況之下,如果他們這些年輕人不努力的話,或許僅僅憑藉這些附加的老傢伙能夠支撐一段時間,然而等到今後蘇家的那幾個老傢伙真正死掉之後,或許他們蘇家將後繼無人,這樣一來他的附加被馮家和歐陽家都聯手滅掉的時期便會越來越短,這樣一來他們家族的危機便死死地籠罩在他們這些年輕子弟的身上,這樣一來他們這些人此時此刻如果真的想要和他之間進行相互爭鬥的話,必須要先提升自己家族的實力,所以說,如果沈建想要讓這些馮家的子弟和蘇家的子弟們真正在作戰的時候,讓他們蘇家的子弟能夠戰勝絕對的優勢的話,那首先必須要加緊時間,促進他們薊州商會和蘇家之間的充分的合作,只有這樣才能讓他們蘇家真正能夠立於不敗之地,從而讓他們的實力再次得到突飛猛進的增長,不過從目前上來看,現在的局面對他們附加顯然是非常的不利的,畢竟如今的馮家可是有著20多名去附近的武者呀,要知道,在薊州城這個小地方,每一名欺負境界的武者可以說都擁有一席之地,而且說,在薊州城裡面只要是能夠修為境界達到7附近,幾乎可以在薊州城這個小地方橫著走,所以說,這時候的他們,心中非常的著急。

「哎,難怪蘇錚和蘇夢他們兄妹兩個一起家族的實力心中就無比的著急,原來他們或許已經知道了如今的這個房價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他們無法波及企及的程度,所以說,這時候的他們如果不發憤圖強,不充分提升自己的作戰實力的話,很可能會直接就被他們馮家歐陽家聯手的滅掉,因此他們兄妹兩個此時此刻心中非常的著急,因此當我提出來,讓薊州商會和蘇家之間獲得充分合作的這些話之後,這個蘇夢心中才會如此的興奮,或許他們比我還要著急,因為我即便現在是半個富家人,不過我畢竟還是外人,我並不是蘇家真正的人,只不過那些附加真正的那些武者們,他們確實比我要著急的多了,因為一旦夫家被滅掉,他們這些人的厄運便會降臨在他們的頭上,這樣一來他們這些人便難以躲避被擊殺的命運,或許到了那時候,他們蘇家的男人都會被抓去當壯丁,女人都會賣到窯子里,去做別人的小老婆,這樣的局面實際上是完全不想看到的,而那些小蘇錚和蘇夢那樣,這樣富家的掌權人同樣是不想看到這樣的局面,所以說這時候。當這個蘇夢聽到沈建說,要幫助他們兩大勢力進行融合的這些話之後,心中才會如此的心碎,看來我不能在這裡充分的耽擱時間了,我必須要充分的抓緊時間,從而讓這兩大勢力能夠得到充分的合作,只有這樣才能夠讓他們的實力真正的突飛猛進出來。」,是,所以沈現在想到這裡的時候,變成了一口氣,然後繼續問道:「。如今你們馮家有什麼大動作和小動作,或者說馮明遠,那個傢伙如今有什麼動作你可知道,我告訴你今天你必須實話實說,如果發現你哪怕有一句話在說謊,下金下來我就叫你沙子,畢竟如今你的死對你們家族來講,沒有任何的價值,所以說即便是我今天殺死了你,你的家族也必然不會管你,也不會為你報仇,甚至連給你收屍的人都沒有,你到了最後只能夠在萬妖山脈之內被那些妖獸直接吃掉,你應該能夠想象到如果你騙我,你的結局會有多麼的凄慘,所以說這時候你最好要在我面前實話實說才好,一旦有一句謊言我告訴你,今天我會讓你萬劫不復。」

沈建在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在他的手心之上,忽然凝聚了一個元力的巨人,要知道沈建如今的修為實力已經達到了,武魂境的7段,也就是說沈建如今已經晉陞到了武魂就後期的階段,所以說這時候的他能夠推動出更加強大的實力外,畢竟這個武魂竟在三大集團當中,如果修為境界達到,武魂境前期的時候能夠元力外放和元力曝氣,而到中期的時候可以元力寧冰,也就是說能夠用元力凝聚出冰起來,而到了後期則進行元力象形,也就是說能夠通過他的元力能量凝結出一些妖獸了,所以說這時候的沈建如果一旦想要凝聚出一些簡單的兵器,幾乎是眨眼間便可以凝聚出來,所以說這世道這時候沈建凝聚出一個元力的劍刃的時候,這個賤人的詞刺在了這個少年的脖頸之上的時候,,這個馮家的少年被嚇得背後直冒汗,他知道沈建此時此刻完全可以直接將他殺死,而不給他留下任何的情面,所以說這時候的沈建一點都不把他放在眼裡,甚至說拿他都不當人看,他也沒有任何的辦法,畢竟她如今即便是想要反抗都是不可能的,他根本就打不過沈建。」

「好好好,我說我說我都說。」

這時候,這個馮家的子弟對沈建說道:「,我雖然在馮家並不是特別有地位,僅僅是對下層的子弟之一,然而我和馮萬林和馮明遠的接觸還是比較多的,儘管我沒有接觸過那些馮家的真正的老怪物,尤其是那些修為境界達到7附近的武者,我沒有接觸過,不過,我對馮萬林和馮明遠這兩個人的接觸還是比較多的,目前,據馮明遠說,如今,房價的少主,馮明遠其實他的心並不在薊州城這個小地方,他的目標是在報考更加強大的學院,也就是說咱們日月帝國的第一學院,日月學院,他想在那裡整整,通過修鍊讓自己的實力,更加提升到一個台階。」。這名武者對沈建畢恭畢敬的說道,他說的是實話,在沈建面前,他這條小命就被沈建牢牢的抓在手裡,所以說這時候的他可以說根本就不該有任何的說謊。

直接點了點頭,他以前也聽說過那個馮明遠想要報考日月帝國的第一學院日語學院,據沈建說,凡是那些進入到日月學院的武者,每一名畢業的學員,據說他的修為境界都能夠達到7附近的後期,甚至達到了更加強大的全鎮境界,所以說這時候的這個馮明遠,一門心思的想要考入日月學院來進行修鍊,也是一件無可厚非的事情,畢竟那個馮明遠在這個對小地方的天賦可以說是最強大的,如今他的心就想要讓自己能夠去日月學院去施展自己更加廣闊的修鍊空間,突然讓自己的實力能夠再次得到突飛猛進的增長,同時要通過自己的實力真正的狀態,他所在的家族,然而,通過目前的情況,一旦讓這個馮明遠真正的投入到日月帝國之後,那今後或許他們馮家所獲得的資源也會越來越多,如果到了那時候,或許現在的蘇家將更不是那個馮家的對手,所以說這時候絕對不能讓那個馮明遠的,即便它真正能夠考入日月學院,我也要想方設法的叫他去殺掉,從而不能讓他得逞,尤其是不能讓他們所在的家族能夠真正的繁榮富強起來,否則的話對於蘇家將是迎來一場滅頂之災也說不定,所以說,一定要制止他這種行為。」

然後沈建用非常犀利的眼光,看著眼前這個如同死狗一樣的馮家的子弟,然而這時候證明房價的子弟看到沈建的眼神被嚇的不敢和他對視,渾身直冒汗,腿上直哆嗦,然後繼續說道:「而且據我所知,如今這個馮明遠已經得到了日月學院的重視,日夜學院政治已經派來了非常強大的弟子對他進行指點,這樣一來讓馮明遠的實力再次有了提升,如今這個馮明遠根本就沒有叫薊州學院的那些院長放在眼裡,他如今已經和,一些日月學院的一些資金們攀上了關係,那些子弟甚至是日月學院的核心子弟,在那些核心子弟的指點之下,馮明遠的實力必然會再有增長,據說現在修為境界剛剛突破到武魂靜的九段距離,氣府就只有一步之遙,這樣增長下去的話,或許今後逢源真的能夠靠自己的實力,突破自己的境界錯兒,深入到日月學院進行深造,從而提升自己和家族的實力,這一點我說的可都是實話,我完全不敢騙你,請你不要殺我。」那個馮家的子弟吧,再說這句話的時候,再次磕了幾個響頭,他如今非常的害怕,他怕沈建一不留神就叫他忽然直接讓她喪命,突然讓他死無葬身之一。

這時候沈建也點了點頭,這個方面的天賦很強,想要報考日月學院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不過有一點讓沈建也完全沒有想到,那就是沈建竟然得到了日月學院的重視,甚至得到了日月學院核心弟子的時間,這樣一來對自己可以說是相當不利的,要知道本來那個馮明遠的實力就會超過我自己,然而一旦讓他修為實力再次得到增長,尤其是和日月帝國學院那些高核心弟子們攀上關係的話,沈建要對付他或許更加棘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此人,用了特殊手法,聲音在四面八方響起,根本無法辨別具體的方向。

郭少康頓時眼神冷了下來,眯眼道:「有本事,就站出來說話,藏頭露尾的,算什麼東西?」

郭少康在掃過人群,很多人與他的目光對上的剎那間,都下意識的閃爍了。

也只有少數的幾人,敢正大光明的對他對視。

「是你們之中的誰吧?」看到那少數的幾人對他對視,郭少康頓時笑了起來,邁步逼近,身上釋放出了宗師境氣息。

而那幾人,看到他走來,頓時色變了。

有人立即道:「郭少康,你是打算在比試開始前,動手嗎?」

「是你?」郭少康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身上的氣息,已經朝著那人碾壓而去。

那人的面色頓時變得越發的難看了,沉聲道:「不是我。」

「不是你,你廢話那麼多做什麼?給老子滾。」郭少康沖了上去,一拳轟出。

蹬!

那人面色大變,與郭少康對轟了一拳,被郭少康打的連連後退,面色一下子蒼白了下來。

「此人是宗師境三重天巔峰的修為,竟然被他一拳打飛了。」很多人吃驚,看著郭少康的眼裡,帶著幾分驚訝與忌憚。

而另外幾人,也神色變得凝重起來,他們發現郭少康震退那人後,再次盯住了他們。

這其中自然也包括蘇御,但蘇御一直閉著眼睛的,壓根就沒有在意這邊。

咻。

下一刻,這幾人也都下意識的後退了幾步。

他們不是害怕郭少康,而是不想在開始前,就與郭少康發生衝突。

這個郭少康是個瘋子,一旦被他盯上,就要動手。

不管結果,不管場合。

很快,蘇御身邊,再無一人。

「呵呵,看樣子,就是你了。」郭少康盯住了蘇御。

此刻,蘇御也感受到了郭少康盯著他,睜開了眼睛,道:「你覺得是,那就是,動手吧,不過不要怪我沒提醒你,一旦動手,你就沒有見到百花門少宗主的機會了。」

這話一出,全場愕然。

「這小子是誰啊,面對郭少康,竟然也敢如此大言不慚。」

「呵呵,有意思,這是完全不將郭少康放在眼裡啊,這傢伙,激怒了郭少康了,他慘了。」

很多人戲虐的看著蘇御。

他們面對郭少康這個瘋子,唯恐避之不及,這小子倒好,直接往槍口上撞。

「哈哈,有意思,太有意思了,我郭少康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遇到有人敢這樣跟我說話。」

「小子,我佩服你的勇氣,為了你的勇氣,我給你報出自己名字的機會。」

「說吧,我的拳頭下,不打無名之輩。」

郭少康怒極反笑,磨拳擦手的看著蘇御。

「想要我報名字,先在我手裡撐上三招再說。」蘇御淡淡道。

郭少康很狂,他比郭少康更狂。

轟!

這話一出,郭少康頓時面色大怒,身上的氣息,越發的膨脹了,就要動手。

但就在此時,那一道聲音,再次響起了。

「哈哈,郭少康,被人小覷的滋味不好受吧,嘿嘿……」

眾人愕然。

那人,當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到了現在,還在挑釁郭少康,比起眼前這個黑衣少年,躲藏在暗中傳音的人,更是可恨。

噗。

忽然,郭少康轉身,忽然沖向了遠處的一人,一拳轟出,將那人打的咳血飛了出去。

「郭少康,你……」

那人大驚失色。

郭少康殺氣騰騰,「哼,別以為我不知道是你,剛才之所以沒有動手,就是要看看,你還能說出一些什麼找死的話來?」

那人色變,飛出去后,立馬轉身就走。

但他剛轉身,郭少康便是如閃電般,來到了他身前。

「跪下,道歉!」

噗。

在他的氣息壓制下,那人當場咳血,雙喜一彎,跪在了地上。

「郭少康,你休要得意,我是修羅宗的人,你要是敢……」

啪。

然而,迎接他的,卻是狠狠的一巴掌。

「修羅宗算個屁啊,最近被一個叫羽蘇的小子打的屁都不敢放一個,還敢來威脅老子,你真當老子會怕它嗎?」

啪!啪!啪!

郭少康邊說邊出手,頃刻間就將這個男子打稱了豬頭,看的很多人眼皮直跳。

這郭少康下手,還真是狠辣啊。

不過那小子也算是活該,誰叫他口無遮攔呢,這個瘋子也敢招惹。

「好好在這裡跪著,等這裡結束了,老子再來收拾你。」說完,郭少康再次看向了蘇御,「老子給你一次改口的機會,你現在立馬給老子說,你錯了,老子考慮放過你,不然……」

「不然怎樣?」蘇御眯眼道。

「他,就是你的下場。」郭少康抬手指了指跪在他身邊,已經腫成豬頭的男子。

「你不行。」蘇御搖頭。

「那就試試看。給我躺下。」

轟。

郭少康迅速沖了上去,人還沒有到,但身上的宗師級氣息,卻猶如一座山,碾壓了過去。

但的氣息,落在蘇御身上,卻猶如一滴水進入了大海,沒有絲毫作用。

「嗯?有點意思,看來,我倒是小覷你了,你比剛才那廢物,要強很多。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得住我的一拳?」郭少康出現在了蘇御身前,一拳轟了上去。

蘇御五指撐開,抬手一掌按了上去。

咚的一聲,兩人的拳掌對碰,發出了震耳欲聾的聲音,隨後,郭少康與蘇御,各自後退了三步。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