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主……饒……饒命……不是我……」
2022 年 9 月 9 日
by

「家主……饒……饒命……不是我……」

「這就是證據!你還想否認!」姬家主怒火滔天,「你真是好大的膽子,竟然還敢下毒?看來這些年,本家主真是看走了眼!」

然而,他看走眼的遠遠還不止這一個姨娘。

一旁姨娘被姬家主這一怒,嚇得直接齊刷刷跪了下來,一個個身子算是半癱軟在了地面。

「家……家主饒命!」

「家主饒命!」

「求家主看在孩子的份上,放過我吧!」

「我們當年不是故意的,家主饒命!」

此起彼伏的求饒聲,姬家主怒火到一半,又猛地頓住,眼神掃過這些姨娘們的反應。

突兀的,一個猜測湧上了姬家主心頭。 徐真落地瞬間施展出領域,金屬性靈術瞬間將自己包裹的如同一個鋼鐵機器一般。巨大厚重的熊掌狠狠在拍在了徐真的后心之上,鐺的一聲,徐真的身體頓時陷入地面之中,卻是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但就在這時,獸魂山中徐真的眼前,景象豁然一變,天地間成了一片灰白世界,整片空間之中只有自己和大地君熊獸的身影。

【宿主成功將金身鑄就試煉開啟,當前試煉之中,宿主將無法施展技能或是靈術,需以極致的肉身力量擊敗大地君熊獸,獲得力量印記。】

「卧槽!來的這麼突然?」

徐真意外之餘,當即感應著自身的靈氣,果真如無限提示的那樣,自身的靈氣真的無法動用半分。

吼!

大地君熊獸突然怒吼起來,後背上被徐真砍出的傷口已經消失不見,它雙腳站立著,上身露出爆炸般的肌肉,好像站在徐真眼前的並非是一頭熊,而是一個健壯無比的拳擊手。

徐真握了握拳頭,十指指骨咔嚓咔嚓響徹了一遍。

「熊大,為了我的任務請你不要太猛啊!」

此刻的大地君熊,或許是因為徐真的體型,也縮小了很多。即便如此,它的身高仍有三四米,真正的虎背熊腰,一雙前掌蒲扇一般。大地君熊低吼一聲,陡然沖向徐真,沒有靈氣的涌動,只有純粹到極致的野蠻力量,在它的衝撞之下,釋放出來。

徐真深吸一口氣,全身的力量迸發出來,悍然迎向大地君熊。這場力量的試煉,沒有給徐真躲閃的權利,唯有正面以力量擊敗大地君熊,才能完成力量試煉。

一拳一掌,狠狠地撞在一起。

徐真只覺得這一下的碰撞,大地君熊的力量從自己拳頭傳導向整個身體,如同過電一般,全身都忍不住的顫抖起來。一掌佔了上風,如同有了靈智一樣的大地君熊咧嘴一笑,另一隻熊掌橫向抽來,結實地打在了徐真的腰肋之上,只聽得咔嚓一聲,徐真的身形橫飛出去,口中更是噴出血液,狼狽地在地上滾了十幾圈才堪堪停住。

「呼呼~~呼~~」

「我的媽呀!這他媽是想我死啊!」

擦拭掉嘴角的血液,腰肋處的疼痛讓得徐真的表情扭曲起來。但同時,似乎也是激發起了他隱藏在體內的熱血。腎上腺素飆升的同時,讓徐真忘卻了疼痛,無腦般地主動沖向大地君熊。他的身體強度其實並不弱於大地君熊多少,畢竟是吞噬了上千名戰魂的力量。

「既然無法動用靈術,老子就要看看,到底是誰他媽先被打死。」

握拳,衝擊。

徐真與大地君熊拳掌相交,雙方各不相讓,拳拳到肉,都將對方當成沙袋一樣狂風驟雨般的擊打起來。徐真的身體因為吞噬諸多的能量,並沒有好好的得到淬鍊。此刻,他被大地君熊一陣抽打,整個身軀如同熾火中的鐵塊,正在經受著鐵匠的捶打。

「徐真,這是獸魂山的一項功能之一。這大地君熊獸並非真正的血肉魂獸,是獸魂山精純力量幻化的守山魂獸。你若能夠擊敗他,你的肉身力量絕對可以獲得極大的淬鍊。」

徐妙哉的聲音柔柔如清風徐來,落在徐真的耳中,也是讓得徐真體內熱血沸騰了起來。

「熊大,就讓你看看,小爺活在法律的約束之下,憋屈了多久。」

「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

徐真雙拳揮動如雨,也不管身體上被大地君熊熊掌指甲劃開的傷口,雙眼之中除了要將大地君熊錘死之外,再無其他。

一人一熊,一互毆姿態在這片空間之中,也不知打了多久,直到徐真身上的血跡乾涸變成了血痂。血痂掉落,再次流淌鮮血,變成血痂。大地君熊的身軀終於露出了虛幻形態,彷彿快要承受不了徐真的拳頭,即將消失。

而徐真的身軀,那些傷口開始變得癒合起來,血肉隱隱閃爍著一絲金色的光華,他的經脈像是度了一層金箔一般,他的骨骼像是純金打造的一樣,他的力量開始碾壓大地君熊,一拳拳如同大山撞擊在大地君熊的身上,整片空間都開始震動起來。

力量,是一種不同於靈氣的東西。它不以任何形態存在,卻又存在於任何形態之中。徐真感受到身體的蛻變,一種無法言表的東西滋生出來,強化著自己的每一個血肉細胞,讓自己得到了脫胎換骨的變化。他相信此刻的自己,即便是不使用靈氣的情況下,面對九級狂戰師也能夠輕易擊殺對方。至於戰魂強者,在雙方都不使用靈氣的情況下,絕對的力量也完全碾壓戰魂強者。

砰!

最後一拳,徐真狠狠貫穿了大地君熊的頭顱,目睹著大地君熊化成了一團能量湧入到了自己的身體之中。

【宿主成功擊殺力之化身,獲得了一絲力量法則,宿主當前修為未踏入戰魂境界,無法領悟力量法則,請宿主努力修鍊,踏足戰魂,吞噬力量法則。】

【宿主成功擊殺大地君熊獸,獲得土靈珠碎片,當前靈珠融合進度:2/4】

擊敗了大地君熊,徐真長吐了一口氣。但也是威脅消去,腎上腺素褪去的時候,徐真疼的齜牙咧嘴,看著渾身密密麻麻的熊爪劃出的傷口,徐真一臉苦相。

「大爺的!這是想把我給撕碎了啊!」

「徐真,你趕緊恢復一下身體,八臂魔童獸和火焰地龍獸正在向你的方向掠去。」

徐妙哉的話剛剛落下,這片空間陡然再次一變,無數的石柱從地面升起,帶著徐真向著半空衝去。隨後,石柱林中開始蔓延出無比熾熱的熔岩。

「這是靈術?」

感受到熔岩中濃郁的靈氣氣息,徐真連忙向著四周望去,尋找著火焰地龍獸的身影。他可以肯定這次的攻擊正是火焰地龍獸施展出來的靈術。但是下一刻,一個長著八條手臂,面如人臉的魂獸突然出現在徐真的身前。速度之快,猶如雷霆閃電,徐真心頭一驚,被這八臂魔童的人面嚇了一跳。還未從震驚之中反應過來,他的臉上就受到了重重的一擊。身形倒退之際,一道犀利的火焰光束也是從腳下的熔岩之中突然射了出來,直指他的身軀。

轟!

火焰光束瞬間將徐真的身軀包裹起來,熾熱的火焰炙烤著他的身軀。他的衣服瞬間化成灰燼,他的頭髮瞬間消失,只留下一顆光溜瓦亮的腦袋。但是這些火焰卻是不能入侵他的肉體,那些金色的皮肉彷彿是一層防火牆,阻擋著一切想要傷害徐真的力量。

感受大秀髮被燃燒殆盡,徐真一摸腦袋,哇呀呀一聲怪叫。

「你他奶奶啊!老子的秀髮啊!讓你給我整成禿瓢了!」

「修羅領域。」

「不滅修羅體。」

「霸世無雙。」

以靈術見長的火焰地龍獸一出現,徐真也遵循著試煉規則可以再度使用靈術,在領域之下,徐真凝望著石柱林下的熔岩海洋,一頭扎進其中。

「火拳炎帝。」

突然一聲驚天怒喝。

熔岩海洋驚濤拍案,一個巨大的火焰地龍從熔岩之中被一拳轟了出來。徐真繼續追擊,無數的靈術疾風驟雨般的落在火焰地龍獸的身上,只是瞬間就將火焰地龍獸打的千瘡百孔,但讓徐真沒想到的,這火焰地龍獸哀嚎一聲,落入了熔岩之中,竟然迅速地恢復著傷勢。

八臂魔童突然襲來,八隻拳頭掄在徐真的身上,那速度之快,根本連讓徐真反應的時間的都沒有。轉瞬之間挨了幾十拳,被打的鼻青臉腫,剛想回擊,八臂魔童卻是遠遠地閃開了,人面上露出鄙視的神情。

「卧槽!」

「這玩意是在鄙視我啊!你速度快是吧?那你就好好感受下百倍重力領域的滋味吧。」

徐真腫著臉,眼中露出不爽,身上的靈氣波動忽然蔓延而開,瞬間籠罩在八臂魔童的身上,百倍重力領域展開,讓得八臂魔童的人面上當即露出了震驚之色。

徐真擊殺了上千名戰魂強者,獲得了他們的無數靈術以及千百種領域,在無限的領域融合功能之下,徐真此刻光是高階領域就有十幾種。這百倍重力領域就是其中之一,一經施展能夠讓身處領域之中的敵人寸步難行,百倍重力絕非浪得虛名。

牽制住八臂魔童,徐真更是在自己身上加持了一個增加速度的靈術,此消彼長之下,徐真頂著一顆青紫的臉孔,也是好好地讓八臂魔童感受了一把自己之前受到的鄙視。八臂魔童八手緊緊地護著自己的臉,可無奈何徐真的速度太快了,往往它還沒有舉起手,臉上已經被扇了幾十巴掌。

呀呀呀呀呀呀!

刺耳的叫聲從八臂魔童獸的人面口中傳了出來,讓徐真撇了撇嘴,更加不想手下留情。赤膽龍銀槍握在手中,不滅修羅槍法接連施展出來,轉瞬之間在八臂魔童的身上留下了數百個槍眼。

「要怪就只能怪你不應該跟火焰地龍一塊出來,小爺能夠施展靈術,你這所謂的速度,在我眼中屁都不算。給我死吧!」

「不滅修羅槍。」

哧哧哧!

槍身在徐真的雙手之間猛然一搓,急速地旋轉起來,如同一顆螺旋子彈瞬間穿透了八臂魔童的人面,同時百倍重力全力作用在它的身上,它的身軀像是無法承受這厚重的擠壓,嘣地一聲,爆炸開來,化成了一團靈光,被徐真一把抓在手中。然後,這靈光陡然沒入徐真的體內,匯入他的金身之中。一種舒爽,像是剛從浴室出來的感覺頓時籠罩了徐真全身。隨後,他便感覺自己的體內,再一次得到強化,他的血肉如同磕了葯一樣,興奮的跳動起來,強制的拉扯著他宣洩著這股興奮勁。

【宿主成功擊殺速度化身,獲得了一絲速度法則,宿主當前修為未踏入戰魂境界,無法領悟速度法則,請宿主努力修鍊,踏足戰魂,吞噬速度法則。】

【宿主成功擊殺八臂魔童獸,獲得土靈珠碎片,當前靈珠融合進度:3/4】

徐真如風一樣奔行在這片空間,速度之快,已經超出徐真的想象。往往他的身影剛剛出現在下一個地點,回頭望去,原本所在的地方,殘影還未散去。徐真震驚之餘,無視著火焰地龍的攻擊,跳躍在每一個石柱之上,像是在與自己玩追逐遊戲一樣。

直過了許久,或許是火焰地龍獸被徐真玩得開始自閉了,不再施展靈術。從熔岩海洋中冒了出來,站立在石柱之上。

。 這是第一次喬思語將一件事分析的這麼透徹,果然,在順昌上了一個多月的班,她都聰明了不少呢!

「回答我!」靳子塵死死的盯著喬思語,看到她臉上從未見過的決絕時,心頭的不安越來越嚴重,他總是覺得自從她去順昌集團上班后改變了很多,要是以往,她為了不讓他生氣肯定會順著他,可現在她總是跟他對著干!

早知道這樣,當初就不該答應讓她出去上班的!

「你說得對,我不會……」

喬思語的話未說完,靳子塵就厲聲打斷了她,「你最好想清楚,別說些我不愛聽的話。」

「子塵,思語,下這麼大的雨,你們有什麼話進去再說吧,不然一會兒要感冒了。」

靳子塵話音剛落,楚可可就拿著一把傘跌跌撞撞地從雨中沖了過來,她一臉焦急緊張地將傘打在了喬思語和靳子塵的頭頂,自己的身上一時間都被雨水淋濕了。

喬思語轉頭冷冷地看向楚可可,見她意味深長卻有得意地看了自己一眼時,就知道她又開始裝好人裝善良了,也不知道哪兒來的氣,她一把推開了楚可可,「別假惺惺的,看到你我就覺得噁心!」

可推的時候看到楚可可眼裡一閃而過的精光時,喬思語心底暗咒一聲糟糕,果然,下一秒,楚可可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喬思語敢肯定她剛剛絕對沒有用太大的力,可楚可可就是倒下去了,顯然,她又被她設計了!

一直站在靳氏大樓門口的王湘玲看到這一幕,臉色一變急匆匆沖了過來,她的身後跟著是給她打著傘的阿偉。

「喬思語,你這個女人心腸怎麼這麼歹毒?可可怕你淋雨後感冒,好心好意來給你撐傘,你不領情也就算了,居然還把她推倒!」說著,王湘瞪向了靳子塵,「你看看這就是你一心要娶的老婆,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這下你該看清楚她本來的面目了吧?還不快點把可可扶起來,她要是感冒了,小皮蛋連奶都吃不了!」

喬思語剛想為自己解釋,說以她的力道不可能把楚可可推倒,是她自己故意摔得,可看到靳子塵小心翼翼地去扶楚可可時,一切解釋的話都哽在了喉嚨里。

對啊,解釋又如何,王湘玲和靳子塵也不會相信她!

「嘶……我的腳好痛,好像是崴了!」

楚可可剛站起來又摔下去,靳子塵眼疾手快地攔住了她的腰,楚可可順勢倒在了他懷裡,還不忘朝喬思語遞了一個挑釁的眼神。

「哎呀,腳都崴了啊,子塵,你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點把可可送去醫院?」

靳子塵低頭看到楚可可蒼白的小臉,微微皺了皺眉,可轉頭看到喬思語面無表情,一點吃醋的反應都沒有時,心中頓時怒火中燒,故意在喬思語面前抱起楚可可後走向了車子。

其實與其說靳子塵生氣,倒不如說他根本就不想從喬思語口中聽到她還想留在順昌的答案而選擇了逃避。

「喬思語,你搬到靳家之後不是想摔死我孫子就是害的可可受傷,如果不想待在靳家你就給我弄滾……別以為子塵現在罩著你,你就能為所欲為了,我告訴你,在不久的將來,子塵會發現你的真實面目,心腸歹毒,人面獸心……」

。賀岩自然是無條件的同意媳婦的說法,早上他被孟氏給噁心到了,急着出門拜年,倒是忘記交代張春桃,這村裏的孩子來拜年的時候,少給些吃食,不然你傳我,我傳你都知道了,都得來家裏拜年討要。

不是說賀家給不起這點吃食,而是賀家到底人少,就算出了個舉人,也要低調才是。

人家裏正和楊家族長

《重生之農門小辣椒》第三百四十八章回娘家 劉大能看到江小小回來不陰不陽的,給了一句話。

「江小小同志!以後出去的時候得請假,你第一天上班兒就隨隨便便的跑出去,這可不合適啊,在我們這裏這可是要記分扣獎金的。」

「劉科長,對不起,剛才一時着急,所以忘了跟您請假,下不為例。抱歉,我出去是為了咱們食堂更好的工作,也算是為公事。」

「呵呵,小丫頭倒是挺會大言不慚,行吧,不過我可是告訴你。就這麼一次,下不為例,下一次要是再不請假,隨便跑出去,我可是要記你曠工,這個月的獎金可是要扣掉。」

劉大能也不惜的搭理這小丫頭,反正三麻袋土豆還在那裏等着她。

如果這小丫頭中午沒辦法把土豆絲交給自己,那他可有了告狀的理由。

王主任怎麼了?

王主任在他這裏也吃不開,食堂離了他劉大能,王主任可轉不了。

一時之間,整個廚房裏的人都在忙碌,畢竟早飯馬上要開始了。

江小小默默地坐到了角落裏,面前擺着大鋁盆。

還有靠牆放的那三麻袋土豆,默默的過去,拎了一麻袋土豆過來,直接放在自己面前。

郭耀宗也在角落裏,他面前的大盆里已經堆了滿滿一盆的紅蘿蔔,這可是他辛苦了一早上工作出來的成績。

削胡蘿蔔皮和白蘿蔔皮比削土豆皮好多了。

可是那也累人的很,他的手上已經起了水泡。

這是他已經干第七天削蘿蔔皮的工作。

他不知道自己在食堂還要干多久這個削皮的工作,可是現在已經干出了心得,他的工作效率是越來越快。

早上的早飯很快就結束,食堂的大師傅早飯做完。

江小小歇了一下,出去吃了一頓早飯。

幹活兒歸幹活兒,自己該吃的飯還是得吃。

雖然只是簡單的小米稀飯,就著饅頭和鹹菜,可是到底也是一頓可口的飯菜。

這可是白面饅頭。

在他們知青農場,也不能頓頓吃白面饅頭。

吃飯的時候,劉大能帶着自己徒弟在那裏圍了一桌熱熱鬧鬧,而江小小隻能默默的一個人端著飯盆兒坐在那裏。

也就是郭耀宗後來端了飯盆,坐在江小小的對面,連服務員都不敢坐過來,大概是怕劉大能為難他們,畢竟大廚在這個食堂裏面比服務員的地位可重要多。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