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2022 年 4 月 20 日
0 min read

忽然,坐在中間的一人拍桌子,打破了這份安靜,大聲道:「我們已經在這裏等了三天了,還要等到什麼時候?」

「這個不滅神山的神王,好大的架子啊!」

他是滄浪聖地的聖主,脾氣很爆。

「嘿嘿嘿,誰讓人家是我們的盟主呢,咱們這些人加起來只怕也不是人家的對手啊!」海瀾聖地的聖主陰測測的笑道。

「滄浪聖主若是不服氣,等會兒不滅神山的神王來了,你可以向他挑戰,若你能鎮壓了他,我們願意奉你為盟主,此戰聽從你的號令。如何?」

滄浪聖主怒目而視,瞪眼道:「以為我不敢嗎?外界傳聞,不滅神山有百萬太虛境大軍,我不信,太虛境是大白菜嗎?」

他站起身來,環視整個大殿所有勢力的頭領,霸氣的道:「等會兒你們看好了,那不滅神山的神王如何被本座鎮壓!」

坐在上方的法老很安靜,當做沒有看見這一幕。

李有錢也不開口,低頭看着腳尖,心中在沉吟不知道家族的高層是否已經佈置好了乾坤大傳送陣。

這時候,外面一個守衛慌忙跑了進來。

「報——,祥瑞古界向外海發動攻擊了,外圍防線已被突破。」

大殿裏,眾多頭領一陣驚慌騷動,卻都紛紛抬頭看向了坐在上方的法老。

法老聲音平緩的道:「楊家,柳家、幽冥教,古神族,現在何處?」

「他們均已抵達外海,正在佈置跨界大陣,召喚神界的高手。」守衛急忙回道。

法老看向大殿裏的眾人,道:「祥瑞本身強於我們,硬碰硬不是對手,現在只能依靠大陣和禁制阻攔它們。」

「待神界的高手下界,我們就安全了。」

說到這裏,聲音陡然一高:「諸位,形勢危急,此戰請務必全力以赴,否則,老夫的法杖絕不容情。」

大殿裏的眾勢力頭領心中暗暗叫苦,卻不得不起身領命。

「滄浪聖主,海瀾聖主,你們二人打頭陣!」法老下令道,滄浪聖主和海瀾聖主臉色大變,這老東西是要把他們當做炮灰啊。

「法老,祥瑞強大,我等不敵啊,不如等盟主來了,再行決斷。」海瀾聖主哀求道。

「是啊,法老,再等一等吧,盟主有百萬太虛境軍團,威震星空,只有他才能抵抗的住祥瑞。」滄浪聖主也急忙附和道。

這時候,他們都不提剛才的事了。

法老臉色一冷,厲聲道:「立刻帶領你們的人,去外圍防線,構築防禦大陣!」

他身上有恐怖的氣息一閃而逝,赫然是半步長生境的威壓。

滄浪聖主和海瀾聖主面色一變,咬牙低頭而去。

大殿裏。

氣氛更加壓抑了。

沒有人再敢亂說一句話,生怕被法老惦記上派出去當炮灰送死。

時間流逝,過了一頓飯的功夫,之前的那個守衛驚慌來報。

「啟稟法老,滄浪聖地和海瀾聖地投敵了,兩位聖主帶着門人弟子殺了陣法師和守衛兵,打開了防禦陣法,主動接引祥瑞古妖進入了外海。」

大殿裏眾人都臉色大變。

「這兩個叛徒!」

法老怒不可遏,狠狠地拍了一下椅子扶手,眼中殺氣縈繞。

而這時候,星空中已經傳來了喊殺聲,爆炸聲,還有恐怖的獸吼聲。

顯然,祥瑞古妖殺進來了,正在橫渡外海。

「報——,不滅神山的神王駕到——!」

外面負責接引各大勢力的一個守衛大聲喊道,聲音傳了過來。

大殿裏,眾人都不約而同的面色一喜。

法老也露出了笑容,李有錢更是歡喜道:「我去迎接一下盟主。」

正說着,大殿外傳來了一陣陣密集的腳步聲。

「唰唰唰….」

卻是一群身穿盔甲的帶刀黑甲侍衛涌了進來,滿身的凶煞之氣列隊兩邊,形成了一個通道,每個人的身上都帶着強烈的太虛之氣,眸光兇狠的在大殿裏的各勢力頭領身上掃過。

每兩個黑甲侍衛的氣機鎖定一個頭領。

眾人心底發寒。

不滅神山,果然有太虛境強者組成的軍團!

接着,史珍香大踏步走了進來,凌厲的眸光掃視了一圈大殿,視線在最上方的法老身上略微頓了一下,轉頭向外面大聲道:

「大殿安全,除去法老之外,其他人都被鎖定,可以一刀砍死!」

他說的很直接,讓大殿裏的一眾勢力頭領臉色發青,卻沒有人敢說話。

「有請神王大人!」

史珍香大聲喊道,兩邊的黑甲侍衛瞪眼向各自鎖定的勢力頭領,冷喝道:「神王大人駕到,還不跪下迎接,站這麼直,想死嗎?」

「老夫的古月聖地的聖主,老夫——啊~!」

古月聖地的聖主感受到了極大的屈辱,忍不住頂了一嘴,結果鎖定他的兩個黑甲侍衛同時出刀,他反應再快也被立斬刀下,肉身碎裂,艱難重組。

這些黑甲侍衛,是楊恆的親衛,一個個都有千戶的戰力,是太虛境頂級霸主里的頂級霸主。

「跪下!」

黑甲侍衛大喝。

眾勢力頭領看到了古月聖主的慘狀,知道了這些黑甲侍衛的恐怖強大,都敢怒不敢言,紛紛屈辱的跪在了地上。

法老坐在大殿上方,看到了這群黑甲侍衛的威勢,眼睛一亮,點評般的微笑道:「不錯,不滅神山的神王果然威勢不凡啊!」

史珍香回頭看向他,提醒道:「法老,我們的神王大人來了,煩請起立!」

法老臉上的笑容的一僵,卻沒有生氣,反而起身走了下來。

這時候。

楊恆走進了大殿,身後跟着李大秋,楊素,慕容老祖和卜運算元等人。

法老一眼看去,就看到了楊恆,那兩道漆黑的蜈蚣眉讓他一瞬間就知道,此人性格兇狠,不是個善茬子。

再感知楊恆的氣息,他竟然看不透,隨着楊恆走近,一種巨大的壓迫力排山倒海般洶湧而來,法老腳底發力抵抗,卻陡然「哇」的慘叫一聲,吐血倒飛了出去。

他掙紮起身,臉色又驚又恐,滿是不敢置信的駭然道:「長生境,你竟然是一位長生天!」

四周跪在地上的眾勢力頭領聽到了,一個個驚駭欲絕。

楊恆冷漠的掃了法老一眼,坐在了最上方。

李有錢心中震撼楊恆的實力,他嚴重低估了楊恆的修為,不知道家族的佈局有沒有問題。

「來的路上,本座看到祥瑞古妖已經殺來了,爾等怎麼還在這裏坐着喝茶呢?」

楊恆開口道,不待眾人回話,隨手一點道:「你,你,還有那個小眼睛兒,別看了,說的就是你,還有後面那幾個,馬上帶領你們的人,去前線支援。」

「啊?!」被楊恆點指的那幾個勢力頭領面色大變,驚恐抬頭。

不是你是盟主嗎,怎麼還要我們上?

「還愣著做什麼?快點!」史珍香大喝,這群人被驅逐般帶着憋屈和憤怒離開,前往前線禦敵。

外面的星空中,很快傳來了爆炸聲,慘叫聲,以及憤怒的嘶吼聲。

但只過了盞茶功夫,外面就平靜了下來。

一個守衛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稟報道:「啟稟盟主,法老,那些勢力的頭領帶着他們的門人弟子,一起投降了。」

法老嘆息,沒有說話。

大殿裏剩下的勢力頭領,一個個都低着頭不敢說一句話,神色惶恐,生怕被點名,否則,他們也只能投降敵人了。

祥瑞古妖那麼強大,犯不着死磕,自己活着就好。

大殿上方,楊恆勃然大怒:「臨陣脫逃,反叛敵營者,該當何罪?」

慕容老祖立刻回道:「應當滅滿門抄家,所有財產充公。」

楊恆一揮手道:「傳令下去,立刻將那些投降的勢力家族宗門,抄家滅族。」

「是!」史珍香眼睛放光的領命而去。

法老見狀,微微蹙眉,覺得楊恆此舉完全就是亂星海那群魔頭的作風啊。

這樣的人,就該抓緊法老大陸的神獄里去。

然而。

旁邊的李有錢心中卻樂開了花。

「抄家滅族,妙啊,好啊,這位不滅神山的神王,當真是來發戰爭財來了呀!」

「不過,你搶奪的越多,越肥,待家族把你鎮壓后,我李有錢的功勞也就越大。」 二十天的時間!

他們前後收服七十多頭妖獸。

就這還是因為,他們每隔一兩日,就要返回天北市海島,服用七彩金魂丹,使得大量時間都浪費在路上的緣故。

如果不是來回趕路,浪費大量時間的話。

現在他們收服的深海妖獸數量,那絕對是一個無比恐怖的數字。

但現在好了!

大家的精神力強度,除卻鬼老之外,都達到恐怖的二十倍。

葉天傾的精神力強度,更是達到恐怖的二十三倍。

現在的他們不需要在往返了。

也不需要在將時間浪費在路上,接下來的一周他們會分散開來,四人一隊,前往世界各地的深海,收服海洋妖獸。

當然!

葉天傾不會離開太遠。

「大家開始行動吧,龍一……你去通知胖子,我在海島等他。」

「你們分散出去收服妖獸,胖子跟我留守海島,繼續煉丹。」

「此次行動持續一周,七天後無論你們在那個位置,立即返回天北市的海島,到時候,在集體服用七彩金魂丹,繼續提升精神力量。」

葉天傾沉聲說道,語氣不容置疑。

「是!」

在他話音落下的剎那,神龍殿眾人,瞬間便挺直身子,聲音宛若雷霆,震蕩九霄。

所有人嬉鬧的表情,也都在瞬間嚴肅起來,端的是一絲不苟。

話分兩頭!

凌晨時分。

黃泉等人分散離去,五大金剛中的黃泉,海神,毀滅,軒轅破天,分別帶領一支隊伍,包括他們四人總共十六人,以及他們這段時間收服的深海妖獸離去。

八大戰神,則是兩人一對,然後帶領兩名神龍使者,以及他們的妖獸也分別離開。

鬼老也跟隨而去。

龍一倒是留在天北市,沒有離去。

凌晨,海島!

秦無爭在龍一生拉硬拽之下,終於是來到海島。

他看著盤膝坐在丹爐旁邊的葉天傾,縮頭縮腦的湊了過來。

「老大,咱們有話好好說別動手啊。」

「我剛剛啥都沒看見,我眼睛剛剛忽然就失明了,一瞬間就瞎了,真的是什麼都沒有看到。」

「所以!」

「你不要欺負我呀,你可是帝級強者,我才區區的皇級巔峰,你要是揍我的話,我這身肥肉可承受不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