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車子出了什麼問題吧,我馬上下去看看。」
2022 年 9 月 4 日
by

「可能是車子出了什麼問題吧,我馬上下去看看。」

司機下車查看情況但是卻束手無策。。 「這……」

周秦啞口無言,雖然他是沒發現寧玉昔看他的時候眼含情愫——除了兩個人獨處的時候。

「哼!別想狡辯了,機智的我早已經看穿了一切!」

宋紫裕輕哼一聲。

「唉,好吧,你說的都是事實。」

事到如今,狡辯和隱瞞什麼用也沒有,反而會引起宋紫裕的反感,還不如大方承認。

「叮!恭喜宿主觸發選項!」

「選項一:我和她們只是逢場作戲,和你才是真愛。」

「獎勵:隨機獎勵一次。」

「選項二:為自己花心辯解。」

「獎勵:對女性魅力加10.(滿100點)」

「選項三:告訴宋紫裕,你們都是自己雙修大道上的鼎爐,只是自己飛升路上的工具人。」

「獎勵:《究極雙修心得》」

《究極雙修心得》:這方宇宙對陰陽大道理解最深的大能所創,以陰陽大道詮釋了什麼叫做……

周秦快速看完三個選項后,瞬間陷入沉默。

還是熟悉的味道,還是熟悉的配方——狗系統一如既往地坑。

「叮!檢測到宿主有辱罵系統的念頭,倒計時開始!」

「零!」

還未等「倒計時」的零結束,周秦收斂神色,嚴肅地對宋紫裕說道。

「紫裕,你知道我為什麼會招惹到那麼多魅力十足的優秀女性嗎?」

「你花心唄,見一個愛一個,有什麼好說的。」

宋紫裕白了周秦一眼。

「要不是你以為……」

宋紫裕還想技術說,缺發現自己差點就說漏了嘴,差點把舞陽公子真實性別給說了出來。

不過,粗心大意的周秦並沒有注意到這個細節。

「咳咳!」

周秦咳嗽幾聲,說道:「真不是你想的這樣。」

「你知道我為什麼會和魔道前輩相識嗎?」

「因為你長得好看唄,她看上了你的容貌,就那麼簡單。」

宋紫裕一本正經地說道:「師兄,你不要和那種只在乎你容貌的女人在一起,她們只是覺得你長得好看,而不是真的喜歡你。」

「如果哪天你不那麼好看了,她們會毫不猶豫地拋棄你的!只有我才是真的愛你!」

宋紫裕說這些話時,透露出來的堅定,差點就讓周秦信了。

「如果師兄和你不認識,但和一個醜八怪同時遇到危險,你會救師兄還是救那個醜八怪?」

周秦問道。

「那個醜八怪有多醜?」

宋紫裕問道。

「長了一個豬頭,三雙眼睛,嘴巴時不時還流著哈喇子,身材肥碩……」

「停!」

還未等周秦說完,宋紫裕便打斷了周秦的話。

「這種東西還留在這個世界上幹什麼!要是我遇到這種情況,我一定幫兇手殺了那個醜八怪。」

「可是,就算他再丑,也是一條生命啊,你什麼要殺了他呢?」

周秦問道。

「那麼丑,不去死重新投胎,留在這個世界上幹什麼?嚇人嗎?」

宋紫裕理直氣壯地說道。

「那麼如果有一天,我變成了醜八怪,你會怎麼辦?」

「當然是想辦法幫師兄恢復啊!」

「要是恢復不了呢?」

宋紫裕認真地打量著周秦,思考了一會,說道:「還是埋了吧,十八年後,師兄你還是一個帥哥。」

周秦:「……」

為什麼這種話紫裕都能說得那麼理直氣壯呢?

看到周秦陷入沉思,宋紫裕意識到自己的話有些過了,於是開口安慰周秦。

「師兄,你別害怕,就算你變成了醜八怪,長了一個豬頭,臉上有六雙眼睛,嘴裡是一排齙牙,哈喇子就沒停過,我一定會讓你走得很安詳,沒有一絲痛苦的。」

周秦:「……」

現在退貨還來得及嗎?

周秦看著宋紫裕,看著這個自己一旦變醜就要殺了自己的女人。

不久前,她還口口聲聲說著愛自己。

現在,卻想著怎麼讓才能讓自己無痛、安詳地離開這個世界。

呵,女人。

「得了吧!師兄。」

看到周秦臉色變化數次,由心痛到痛徹心扉,最後是看破紅塵的淡漠模樣。

宋紫裕就知道他在內心給自己加戲,於是毫不留情地戳穿他。

「你說的那是醜八怪嗎?你說的那是怪物吧!」

「醜八怪再丑,起碼也有個人樣,你這連人都不是了,不殺了留著嚇人?」

「唉,別說了,師兄心很痛。」

周秦捂著心口,臉上露出痛苦的模樣。

「叮!檢測到宿主正在離題,如不悔改糾正,系統將免費贈送宿主《清心咒》」

《清心咒》:清凈內心,祛除雜念,進入無欲的賢者模式。

註:清心咒會在宿主產生邪念的時候,由系統自動催發。

周秦猛地瞪大眼睛。

這不就是之前的太監咒嗎?怎麼又出現了!

「叮!《清心咒》……」

周秦臉色迅速變化,複雜地看著宋紫裕,語重心長地說道:「我現在跟你說說,我為什麼會招惹到那麼多優秀、美麗的女性,你不要打斷我,不然我讓你好看!」

「嗯嗯,師兄,你編,我聽著。」

宋紫裕托著腮,看著周秦。

周秦:「……」

看到宋紫裕這個樣子,他瞬間就不想說了。

不過,為了完成選項,周秦也只能硬著頭皮編下去。

「其實,在許多年前,我曾被一個女人傷過心。」

「很多年前是多少年前啊?師兄,我五六年前就進入朝天宮了,那時候你還是十一二歲的孩子吧?」

「而且,那時候你挺正常的,完全不像是被人甩了,那麼這樣推理下來,你是五六年前,也就是五六歲的時候就被甩了啊!」

宋紫裕打斷道:「不會把不會吧,早熟也不帶那麼早的啊!」

周秦:「……」

周秦盯著宋紫裕,臉上寫著這樣一行字:來來來,你來講你來講。

看到周秦那不善的目光,宋紫裕吐了吐舌頭,說道:「好啦好啦,你來說。」

「說起那件事,就要從和多年前說起……」

周秦目光看向遠方,開始回憶在藍白星上看到的悲情故事。

一個時辰后。

「師兄,你前世好能舔啊!妥妥的舔狗啊!」

宋紫裕現學現用,直接將舔狗一詞學了過去。

「人家都不喜歡你,你還硬湊過去,不要臉!」

「話說,師兄,你是不是因為上輩子被人拒絕了,所以這輩子才瘋狂招惹女孩,幾乎走到就愛到哪。」

咔嚓!

周秦覺得自己的心碎成了無數塊。

。 今天中午的午飯,做飯阿姨做的也挺豐盛的。

有鴿子湯和熏肉,還有一些小魚乾和青菜。

胡天感覺,自己一個人吃不了這麼多,於是叫做飯阿姨一起過來吃了。

吃飯的時候,做飯阿姨笑着對胡天說道:「少爺,這個鴿子湯是用三年以上的白鴿熬制的,對身體很好的,你可以多喝點。」

「我一個人喝不了這麼多,你多喝一點吧。」胡天笑着說道。

說着,胡天就夾了一塊熏肉放進了嘴裏,感覺挺香的。

於是胡天說道:「阿姨,這個熏肉是在哪裏買的?」

「這個熏肉是我自己用棗木熏的,你要是喜歡吃,我以後可以經常做給你吃。」做飯阿姨笑着說道。

「不錯啊,確實很好吃。」胡天笑着說道。

於是胡天開始吃飯了。

那些小魚乾也挺好吃的,因為它們都是山南江裏面的小河魚,用油炸的酥脆,撒上了香料,所以吃起來非常香。

吃了一會後,胡天感覺自己吃飽了。

胡天用餐巾紙擦了擦嘴,笑着對做飯阿姨說道:「阿姨,你在我家做飯,他們一個月給你多少錢的工資呀?」

像這個做飯阿姨,是濱江別墅區的物業,特意給胡天安排的。

畢竟濱江別墅區的物業被胡天給買了,現在是由吳家的一個後輩在負責這個產業。

所以他特意給胡天安排了一位做飯阿姨,也是很正常的事了。

做飯阿姨笑着說道:「挺多的,一個月給我一萬呢,而且還包吃包住,給我交保險,年底還能拿一些獎金。」

聽到做飯阿姨這麼說,胡天點了點頭。

畢竟山南只是一個地級市,能給一位做飯阿姨開出這樣的條件,也算是可以了。

胡天笑着說道:「阿姨,我今天心情好,你有什麼願望沒有,我可以讓你實現一個願望。」

「少爺,你還是別開玩笑了。」做飯阿姨笑着說道。

「我沒有開玩笑,不過我先說好,只會給你實現一個願望,你說就可以了,什麼願望都可以的。」胡天笑着說道。

「真的呀?」做飯阿姨有些驚訝的說道。

胡天點了點頭說道:「當然是真的。」

「好,那我說了。」做飯阿姨臉上露出了很驚喜的神情。

她說道:「我兒子有一個談了幾年的女朋友,打算明年結婚呢,但是房子的首付還差二十萬。」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