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了?」林宇堂電視看得不少,生怕喬音動了胎氣。
2022 年 9 月 8 日
by

「你怎麼了?」林宇堂電視看得不少,生怕喬音動了胎氣。

喬音搖了搖頭:「沒什麼,只是覺得很荒唐,為了個江華,我們鬧成這樣!」

。 彭偉業這一家子人,早就知道這彭建明的媳婦兒有一手好廚藝。

每到做飯的時候,她們家的上空中飄着誘人的香味,彭大虎彭大牛兩兄弟也早就饞著。

前段時間,村子裏還鬧出村子裏的人,派自家小孩子去她們家裏蹭吃的事情,他們兩個臉皮薄,他們家和彭老爺子家的關係,一向又是很不錯的,所以確實從來沒有來過。

這個時候,眼見着滿桌子豐盛的食物,那香味一個勁得往他們的鼻孔里鑽,早就讓他們控制不住的在暗中咽了好些口水。

之前,是自己的父母都沒有允許他們上去坐着吃,所以只能幹看着咽口水。

現在,都終於同意他們上桌了,都是半大的小子,一桌子的美食誘惑在前,哪裏還能夠忍得住,當下一屁股坐到桌子面前,在彭偉業的瞪視下,他們兩個還是忍不住肚裏饞蟲,拿着筷子,就往自己嘴裏夾菜,吃着吃着就停不下來了。

看着自己的兩個半大兒子,在人家家裏狼吞虎咽,知道這兩個半大兒子的飯量,彭偉業夫妻兩有些無措,又有些歉意的看着彭老爺子。

這個時候,彭若若卻是又端了一大盤辣椒炒回鍋肉,和早先就有鹵好得豬蹄膀,分量足得很,又都是肉菜。

這下子,彭偉業這兩夫妻更不好意思了,他們站起身就想走。

被彭老爺子和柳玉純一把拉住,說什麼都不讓他們走,柳玉純快人快語的說:「別,這些菜可不是專門為你們做的,你們之前應該也聽說過我大兒媳婦和人打賭的事情,如果賭贏了人家就可以出資,給我們村子裏辦廠,這兩天,我們家的伙食就這樣,你們來是湊巧了,也說明你們運氣好。」

彭若若瞟了一眼安德烈等人,也笑得無比真誠的著對彭偉業說:「叔,我和他們打的賭是每天都要做不同樣的,這些菜就是做多了的,放到明天那就重樣了,你們就安心吃吧,這樣也算是幫我一個忙。」

安德烈三人……這女人,是拿他們當擋箭牌!算了,看在她每天都這麼辛苦,想方設法的給自己等人,弄不同樣的美食,就大度的原諒她吧。

建明的媳婦都這樣說了,自己這樣走似乎有些不懂事了,彭偉業還是小心的問了一聲:「你們這真的是做多的?」

彭若若使勁的點着頭,表情萬分誠懇,心裏還在感嘆,這人可真老實。

彭偉業憨厚的臉上才露出了笑了容,說:「那行,今天晚上我們就厚著臉皮留下來吃飯了,吃過飯我還有事和建明商量。」

彭若若道:「好,謝謝叔。」

彭偉業一家子,終於願意留下來吃晚飯,婆婆柳玉純背着他們一家子對着自己的大兒媳婦豎大拇指,現在的這個大兒媳婦她真是越看越滿意。

彭若若笑得十分靦腆。

一頓飯吃得所有人都心滿意足。

晚飯後,安德烈三人知道他們一家人還有事情要商量,反正他們也吃撐了,那就去村子裏走一走,遛遛彎,消消食吧,而且他們不是還要在村子裏投資建廠嗎?就趁著今天這個機會走走看看,於是,他們就光明正大的去了村子。

。 這一邊,聽到大雁的怒吼,許林也是連忙回應道:「就快好了!」

說完這句話,許林的目光看向了汪燁燁,輕聲說道:「那我們現在也趕緊開始吧。」

汪燁燁撇了許林一眼,淡淡開口說道:「那先說好,你來配合我!」

許林哭笑不得,怎麼到了這個時候還要計較這些呢?不過許林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開口說道:「沒有問題,我配合你。」

見許林居然沒有在這個事情較真,汪燁燁的心裡也是頗為意外。畢竟在他對許林以往的了解中,是不可能怎麼輕易妥協的。

看樣子,這些年,他也改變了不少啊……

不過,汪燁燁也很清楚現在的時機也的確是非常危急,所以也沒有再多說什麼。目光驟然變得深沉起來,旋即手掌猛然握緊緋月劍,而後一道低沉的吼叫聲響徹開來,滾滾勁氣就在體內噴涌而出,注入到了緋月劍,直朝前方指去。

而就在汪燁燁動手的那一瞬間,許林也是迅速的站在他的側邊,運轉勁氣,注入到自己手中的青鋒劍里,爆發出了一股兇悍無匹的氣息來。

嗡!

頓時,在他們身後頭頂上的虛空,開始扭曲起來,形成了一個個漩渦,緊接著,一道道光劍,呈血紅色,呈青色,自漩渦中緩緩探出。散發出了強大無匹的氣息,猶如跨越時空降臨一樣。

「南劍?千重劍!」

「南劍?合劍!」

低沉的吼叫聲在許林和汪燁燁的口中響徹開來,緊接著,他們手中的長劍揮動,虛空漩渦的光劍綻放出耀眼的光芒,暴射而出,旋即在兩人的長劍揮舞指揮之下,竟是逐漸的融合在了一起!

是的,許林剛剛所說的那一招。正是這一招,南劍秘技之一的合劍。

在這裡,只有許林他自己和汪燁燁二人曾經在南劍呆過,而且也修練過南劍秘技,因此兩人配合起來,自然可以說是很有默契。

頓時,虛空中,青色光劍和血色光劍逐漸的融合在了一起,但是兩者融合在一起的那一瞬間。竟然是爆發出了一股極為狂暴的能量,似乎要爆炸開來一樣。

感受到了這股狂暴的能量波動在逸散,許林的臉色驀然一變,忍不住驚叫一聲:「不好!」

轟隆!

頓時,這一道道光劍驟然爆炸開來,似乎要把虛空都炸出一個洞。狂暴的勁風擴散而出,直接把一大塊地面都給掀飛起來,甚至波及到了周圍的人。

大雁看到眼前這一幕情形,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沒好氣地說道:「喂,我說你們兩人到底行不行啊?我們這邊可真的沒法頂住了啊!」

聽到大雁的吐槽,兩人也是面面相覷。

汪燁燁冷哼一聲,寒聲說道:「這還不是都怪你?」

「???」

許林聽到這話,是真的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看著汪燁燁,面龐上露出了疑惑之色,出聲問道:「不是。這怎麼就怪我了呢?」

「誰讓你的勁氣質量那麼高?這不就影響平衡了?這不怪你難道怪我啊?」汪燁燁沒好氣地說道。

剛剛兩人的千重劍融合在一起,之所以會爆炸,就是因為許林的勁氣質量太過上乘。因此才沒有融合在一起,反而失去了平衡,直接爆炸了。

只是,汪燁燁的理由,著實是讓許林覺得哭笑不得。

這倒還是成了自己的不是了。

不過許林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無奈地看著汪燁燁,說道:「那你把千重劍壓縮掉幾道,提高你的勁氣質量不就行了嗎?」

許林看得出來,汪燁燁的千重劍雖然數量已經達到了十一道,但是其實有三道是太過虛浮的,沒有太過強大的攻擊力,是汪燁燁硬是堆積出來的。並沒有真正修鍊到那個程度,所以才會造成能量的失衡。

聽到許林的話,汪燁燁口中發出了一聲冷哼,神情淡漠地說道:「胡說八道,我的勁氣質量怎麼就弱了?明明就是你來配合我才是!」

許林哭笑不得:「問題是我現在就算把勁氣質量減弱我也沒有辦法再憋出幾重來啊,還不如你進行壓縮。而且把勁氣質量削弱,那豈不是反道其行嗎?」

「不用多說了,你就是一個弱雞!」汪燁燁惡狠狠地說道。

許林著實無奈,這才幾年不見而已啊,怎麼汪燁燁就變得這麼傲嬌了呢?以前也沒見是這個樣子的啊?

難道說整容把人都給整傻,出現新的人格了?

「趕緊的,再試一次!」汪燁燁在這時候又是出聲說道。

「你配合我,還是我配合你啊?」許林又是問了一句。

汪燁燁聽到這話,恨不得要把許林給宰了,特么的你都這樣說了難道我還能不配合不成?

見到汪燁燁的眼神的許林立刻明白了其中的意思,當下連忙開口說道:「了解!」

旋即,二人又再一次爆發出了恐怖的氣息,雄渾的勁氣噴薄而出,匯聚在他們手中的劍刃上,而後展開了兇猛無匹的氣息,頓時虛空中就開始再一次扭曲,一道道光劍閃爍著輝芒出現在他們頭頂身後虛空。

「南劍?千重劍!」

「南劍?合劍!」

低沉的吼叫聲在他們的喉嚨之間翻滾而出,緊接著一道道光劍就融合在了一起,青光和血芒交映閃爍,綻放出了璀璨的光華,緊接著,恐怖的能量氣息在持續不停的暴漲,整個虛空都發出了「嗡嗡」的聲響,似乎都因為無法承受這股恐怖的能量而發出了不堪負重的聲響。

許林撇了一眼汪燁燁所凝聚出來的千重劍,發現只剩下九道了,而且其勁氣質量的確是比剛剛提高了不少。

這讓許林的嘴角忍不住向上微微一揚,看樣子,最終還是得他來配合我才行啊!

見許林唇角浮現出一絲笑容,汪燁燁沒好氣的翻了一個白眼,冷聲說道:「笑個鎚子啊,認真融合,不然等會玩崩了看你怎麼死!」

聽到汪燁燁的話,許林一本正經地說道:「放心吧,不會的。」

。 湊進白雲機場的停機坪,發現大量飛機機組人員停留,有大量旅客滯留於現場,機場民警已經趕赴現場,同行的自然有請於大娘的那些警察和軍人,映入眼帘的亦有長長的警戒線以及被包圍在裏面的波音客機——國航4368航班。

「同志,你冷靜一下,我們領導正在趕來的路上,請你一定冷靜一下。」只見警戒線外有一名中年男子,身穿警服,正在沖着飛機裏面的劫匪喊話。

「不要廢話,你們立刻給我進行航線調整,我們要去帝都。」一個陰冷的聲音自飛機內傳來,隨之一道身影出現,那明顯是一名少數民族男人,臉上有刀疤痕迹,一隻眼睛有黑色的眼罩遮住。

更加重要的是,在其身上捆綁着大量*,粗略一看,不是土製*,而且密度極高,危機巨大的烈性*,若是一旦引爆,恐怕整個白雲機場都不能倖免於難,將會葬身於一場爆炸之中。

「同志,我沒有這個權利跟你們調整航線啊!」那中年男人臉上滿是苦笑,他只是一個機場主任,哪裏有那麼大的許可權,調整航線可是非常麻煩,首先要聯繫帝都空管方面,又要協調分區方面,可以說是非常困難的。

「老六,帶過來。」就在這時,那刀疤臉眸光中閃爍著嗜血,臉上的神情異常冰冷無情。

緊接着就是一名四十三歲左右的男人,推著一名機組人員走過來,臉上滿是詭異的笑容,那男子一腳踢在這名機組人員的腿上:「跪下。」

被嚇得臉色蒼白和身軀顫抖的人質,腿一軟,立馬跪在地上,同時那刀疤臉從背後衣服里掏出一把鎂國M1911手槍,抵在那人質的腦袋上,那一刻,包括我在內的所有人臉色劇變。

「航線,你改還是不改?如果不改,我立馬讓他的腦袋開花!」那刀疤臉嘴角露出一絲殘忍的笑容,我看得出來,這傢伙應該殺過人,而且還不是一兩個那麼簡單。

「好好好,我馬上聯繫我們領導。」中年男人臉色蒼白,顫顫巍巍的拿出手機,撥通了上級領導的電話。

電話很快就被接通了,可那情況,我一眼看出來,就是沒有回復:「是是是,可是,現在人質已經……喂,王局?王局!」

那一刻我的內心瞬間冰冷起來,對白雲機場的主管領導印象差到極點,都到了人命關天的地步了,這傢伙還顧及這兒顧及那,絲毫沒有把問題決斷搞清楚,不作為的表現發揮的淋漓盡致。

「怎麼樣?同不同意?如果不同意,我立馬讓整個白雲機場見血!」刀疤臉眼睛微眯,眸光中的殺意變得異常濃郁。

「您等下,我們領導說,馬上到現場改航線。」那中年男子臉上滿是苦笑,汗珠跟下雨似得,一滴接着一滴掉在地上。

他的表現瞬間被刀疤臉識破,就在這一刻,刀疤臉的臉色陰沉到極點,盯着那中年男人,陰森森道:「你是不是想讓他死!」

用槍使勁頂着那人的腦袋,刀疤臉滿臉的冰冷和殺意,似乎要將人質瞬間殺掉,那一刻,我的內心瞬間噴湧出怒火,必須想辦法阻止他們進行濫殺無辜。

「你先等一下,我幫你聯繫人改變這架飛機的航線。」我趕忙站出來,神色上滿是凝重和冰冷道。

「你又是哪裏蹦噠出來的?」刀疤臉一臉玩味的盯着我,道。

我的內心早有想法,看得出來這群傢伙的目標應該是帝都,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上錯飛機或者劫錯機,導致發現現在的一幕,只要調整飛機航線,應該可以暫時安撫他們。

「你不用管我是誰,你只要知道,我可以幫你調整這架飛機的飛行航線就可以。」我神色依舊冰冷,道。

那刀疤臉盯着我看了許久,目光陰冷到極點,旁邊那名少數民族男子略顯沒有耐心,道:「大哥,別理他了,我們還是殺了他,讓他們修改航線。」

「閉嘴,讓他試試,若是行不通,我們便殺了他。」刀疤臉邊說邊用陰冷的目光盯着我,瞳孔中的審視一直不曾消退,道。

我的目光始終落在刀疤臉身上,眼神之中的警惕一直不曾消退,那人質一直在顫抖,我的內心始終在擔憂刀疤臉會不會突然傷人。

可以肯定他也忌憚着我們,他清楚自己這麼做的風險,從某種意義上而言,他始終都在保持冷靜,盡量避免殺害人質。

不然後續的事情將變得非常不好處理,人質一旦傷害人質,後續的救援力量將會不要命的撲上來,到那個時候,便是他們死在白雲機場的時刻。

見他同意之後,我的目光落在旁邊那名中年男人身上,道:「你通知了哪些領導?」

「我們廣市空管局局長王天宇以及公安局局長章家敦。」中年男子道。

我一聽,微微一愣,皺着眉,道:「為何不同意梁永成?」

當我說出這個名字的時候,中年男子臉上露出一絲慌亂和羞愧,看向我的目光之中,滿是躲閃,道:「我們王局長不讓通知的,這我也沒有辦法。」

聞言,我的臉色變得異常陰沉,眸光之中滿是冰冷,道:「你們這空管局局長應該換人了,既然你不請梁永成,我替你們請。」

說完,不等那中年開口說話,在他驚愕的目光中,我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這是梁永成臨走之前給我和林菀竹的,說若是以後出了什麼事情,可以打這個電話。

點卡很快就被接通了,隨之電話那頭傳來梁永成中氣十足的聲音:「你好,我是梁永成。」

「梁叔叔,你好,我是唐銘。」我語氣生硬,不咸不淡的說。

在我心裏,總覺得梁永成的思想太過保守,雖然他為人剛正不阿,作風亦是清廉,可談及思想方面時就顯得過於保守,太過講究平衡之道,平日裏還好,可一旦發生事故,這種問題的壞處就顯露出來。

如今的情況就是一件非常好的證明,王天宇這種人能坐在空管局局長這個位置上,可見他們市裏問題嚴重,不過這些不是我能夠改變的,還是要看梁永成的意志。

「梁叔叔,白雲機場有架飛機被挾持,有大批旅客淪為人質,您下面的人欺瞞不報,做法令人不敢苟同。」我語氣僵硬,直指問題。

「銘子,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梁永成顯然不相信這個事情,讓我再次重複一遍。

「好,梁叔叔,白雲機場有架飛機被挾持,有大批旅客淪為人質,您下面的人欺瞞不報,工作方式存在巨大問題,視人民群眾生命安全為無物。」相比之前,在重複的情況下,我的語氣變得更加嚴厲。

「我馬上讓相關救援力量趕赴現場,告訴現場的主要領導,一定要確保人質的生命安全。」梁永成語氣中滿是凝重,同時還夾雜着一些怒火。

「好。」我不咸不淡的回了句話,之後再掛掉電話。

跟梁永成通知結束之後,我撥通了顧北孝將軍的電話,想通過調整這架飛機的飛行航線,電話響了幾聲之後,顧北孝將軍的聲音從電話裏面傳來。

「銘子,有什麼事情嗎?」顧北孝語氣輕鬆跟我說。

「老領導,出大事情了,我在廣市出差,在返程的路上碰到一股不明人士劫持白雲機場飛機,目前有大量旅客被挾持為人質,歹徒要求做出航班調整,請您幫我聯繫一下空管局的相關領導。」我實話實說,將所有情況向他彙報。

「好,你先等下,哦,對了,用不用調集廣省分區的兵力。」顧北孝主動說到,顯然他對我的安慰有所擔憂。

「不用老領導,當務之急還是為他們調整國航4368的航線,前往目的地是帝都。這樣我暫時穩住他們。」我有點焦急。

「帝都空管中心會跟廣省分區協調,儘快調整國航4368的航線。」顧北孝跟我說。

「好,謝謝老領導,儘快在帝都國際機場進行佈設兵力,我總感覺這群傢伙進都,肯定是為了某些事情,哦,對了,最近帝都方面有沒有關押少數民族罪犯。」

「容我想想……有,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人物,和多個境外組織有密切聯繫,至於他的目的我應該不用跟你說,你也明白,你想說的是他們應該是為這個人物而來的。」

「嗯,我覺得這個可能性很大,百分之九十是這樣,不過現在我還是穩住這邊,您在帝都方面也要儘快處理一下。」簡單跟他道別一聲,我我回到警戒線內,重新將目光落在那刀疤臉身上。

「好了,等會兒他就會接到通知,這架國航4368航班航線將會進行調整,會飛往你所需要的目的地。」目光平淡,跟他說。

「好!」那刀疤臉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將那名人質重新帶下去。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