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哥,不要鬧,我能走。」

2022 年 5 月 9 日
1 min read

「你才是不要鬧,這麼點年紀的小姑娘,怎麼就這麼執拗?你是吃苦的人嗎?就算你以前吃了多少的苦,以後有著二哥在,也不該再吃苦才對…」

言清喬不願意,還要爭辯,突然就感覺身邊有人影走了過來,眼前一花,她被人抱在了肩膀上面…「我……」

少女頓了頓,又說道:「算是不小心落到這裡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落到了何處。」

不小心?

這還能不小心?

桓風一時間又是覺得有些忍俊不禁,挑了挑眉,但也是隨即,又換成了一副清朗如月的樣子,笑著同她說道:「無妨,只要你還記得自己住在哪裡,我可以送你回去

《一不小心攻略了少俠》第二百八十章初相識 「處理完了。」謝淵冷淡的說道,臉上的平靜讓人看不出其他情緒。

「對了,你剛剛在問什麼來著,我擱那旁邊都沒聽清。」王簪頗為打趣的說道。

謝淵的臉默默紅了紅,不過那紅的極淡,讓人幾乎看不出來。

「沒什麼。」謝淵默默抿了抿嘴,有點欲蓋彌彰。

顧錦枝似乎也不想在這個話題上逗他,只是笑了笑。

「你們聊吧,我先過去看看那邊。」謝淵指了指男士們在的方向,還沒等顧錦枝說話,一個人就走了過去。

「瞧瞧他,怎麼還害羞了。」王簪捂著嘴巴偷笑。

「不經逗罷了。」顧錦枝心裡也有些害羞,只不過逗的人不是她,就沒有表露出來。

「娘,爹說他喝完了。」龔宇邁著他的小短腿慢慢跑了過來。

「哎呀,今天怎麼這麼快就喝完了?」王簪還有些驚訝的說道。

「不能再喝了,一群人朝我灌酒,這哪能受得住啊,老了已經老了!」龔大人醉醺醺的幾乎站不住路,卻依然努力站直保持清醒說道。

「都是些小輩,你幹嘛非要和他們喝呀?」王簪有些怪罪的說道,還是走上前查看一番。

「害,現在但凡是京城裡來的,哪來的哪個樂意和我喝?」龔大人並沒有因此而怨恨,而是笑看這件事情。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錦上添花,人人都會,雪中送炭可少有人來,他並不在意這些。

如果他樁樁件件都要在意的話,那他也不必再活著了,那些破事早已能把他壓垮。

王簪情緒也有些低落,似乎也不想多說這件事情,「算了,都是狗眼看人低的東西!」

「倒是讓你見笑了。」王簪抱歉的說著。

「你我二人之間哪需要介意這些,我還沒說讓你見笑了呢。」顧錦枝也十分體貼地答道。

「也是。」王簪臉上重新掛回了那溫柔的淡淡的笑意,扶著龔大人準備離開,又站定回頭。

顧錦枝望過來。

「對了,你還是警惕一下三皇子,也警惕一下郡主,都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王簪最後還是善意的提醒道。

顧錦枝點了點頭,「放心吧,我會留意的。」

「宇兒,這小傢伙又跑哪去了?」王簪努力攙扶著龔大人,轉頭卻發現兒子不見了。

還好顧錦枝剛剛有注意,笑著朝著一旁呼喚道,「姐姐這裡有很多糕點哦,你要不要帶回家呀?」

龔宇果然從一個大人旁邊冒了頭,嘴裡還吧唧著沒吃完的大葡萄。

樂樂呵呵的朝著顧錦枝這邊跑了過來,「要!」

「你這熊孩子!」王簪簡直要氣壞了,把龔大人往旁邊一推,就要去抓龔宇。

龔大人被人往旁邊一推,差點沒站穩,趕緊穩了穩身形,見是自己的妻子和兒子打打鬧鬧,又露出了樂呵的笑容。

「啊,姐姐說要給我糕點呢!」龔宇邁著小短腿跑到了顧錦枝身邊,又躲在了她的後面。

「吃人嘴軟,拿人手短,這個道理娘有沒有教過你!」王簪小聲訓斥道,在一方面依舊給兒子留著點面子。

龔宇有些心虛的低下頭,「姐姐不一樣的……」

顧錦枝果然被這話逗得笑了一聲,「就是,我們是好朋友,又沒關係。」

王簪無奈了,「你可小心教壞了他。」

「不用擔心教壞,宇兒心裡跟明鏡似的,說不定有時候看的比我們大人還要通透。」顧錦枝笑著說道,從一邊拿過了一個紙袋子。

然後彎下腰遞給龔宇,「這裡面都是糕點,每天只許吃一塊哦,不然是要蛀牙的。」

龔宇抱著糕點,開開心心的說是。

王簪又重新回去扶著快要倒下去的龔大人。

龔宇見狀,飛速的朝著袖口裡掏著什麼,然後趕緊朝著顧錦枝手裡一塞。

對著顧錦枝噓了一聲,「姐姐可千萬不要告訴娘,不然她又要罵了我了!」

顧錦枝朝著手心一看,竟然是將近一兩銀子。

顧錦枝蹲下身悄悄的問著他,「你這錢是從哪裡來的?」

「是奶奶給我的,我幫奶奶辦事,天天給家裡打掃,奶奶就會給我錢!」龔宇已經迫不及待的吃著糕點了,嘴裡塞的滿滿的說道。

顧錦枝猜到是奶奶比較寵龔宇,不過寵他也有度,打掃家裡哪裡需要給那麼多錢,只是變著法的想要寵著他罷了,卻又不帶壞他的習性。

「姐姐可千萬不能告訴娘,娘知道了,要是罵我就算了,她可是會連奶奶一起說的,到時候我就沒錢了!」龔宇有些緊張的說道。

顧錦枝想了想,準備把錢重新還給他,但是龔宇卻推拒,「這錢是給姐姐的。」

「姐姐不用這錢,你留著自己用吧。」顧錦枝還是想要把錢塞給他。

「那個桃樹苗的錢我還沒有還完呢!當初答應過要還姐姐的!」龔宇當然知道拿人手短,吃人嘴軟,因此自己說過是買賣生意的,他從來沒有忘記過要還人家錢。

顧錦枝倒是驚訝,她已經忘了這茬了,但是她依稀記著,當時王簪已經給了她錢了,只是悄悄的沒有告訴龔宇罷了。

顧錦枝有些發愁的盯著手上的錢,這可叫她怎麼說是好。

王簪已經扶著龔大人走了過來,看著龔宇已經吃上了,更是氣不打一處來,「你這孩子怎麼就是不聽話!」

龔宇對著王簪略了一聲,就跑的沒影了,看方嚮應該是往門那邊去了,大概是在那邊等著他們過去。

本來顧錦枝還在想這錢該怎麼辦,看龔宇不在了,她便走到了王簪身邊,把錢遞給了她。

「你給我這錢做什麼?」王簪奇怪的看著放在手上的錢。

「這是龔宇剛剛給我的,說是當時還買桃樹苗的錢,這不還給你嗎。」顧錦枝笑著說道。

王簪想了想,還是有些推拒的還給了她,「那個桃樹苗真的是我們賺到了,這錢你好好拿著。」

「哎,一碼歸一碼。」顧錦枝把錢還了回去,這一次對方沒有拒絕。

王簪無奈的收下了錢,再拒絕的話就顯得自己沒點數了。

「你快去跟謝夫人說吧,看龔大人都要走不了路了。」顧錦枝趕緊讓王簪離開,生怕對方會再反悔。

王簪無奈的嘆了口氣。 勇武扭了扭脖子道:「就是瞧不起你,怎麼你不服嗎?不服就不要那麼多逼話,直接開打。」

說完,勇武直接召喚靈兵朝唯爾打去,唯爾也是不慌不忙的往後撤,然後直接手捏一個魔法朝勇武打去。

閃電打出,勇武一個跳躍躲開,使用靈兵釋放一個火焰,唯爾輕輕一笑,手一抬,一個水魔法撲滅了勇武的火魔法。

這時唯爾開口道:「只有廢物才會在靈兵上刻畫元素魔法,而且你剛剛的火焰是在給我考暖嗎?讓我給你看看什麼叫真正的火焰魔法。」

唯爾雙手一抬,一個魔法陣出現,剛剛勇武釋放的火魔法陣大小跟唯爾的比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然後一個巨大的火龍從魔法陣中沖向勇武,不管勇武怎麼躲避,那條龍都一直跟著他。

而觀戰的孟滔也注意到了一個事情就是唯爾釋放魔法不需要念咒語,直接就釋放了出去。

這時李海來到了訓練室門口,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唯爾和勇武的身上,沒有一個人感覺到李海就站在他們的後面,就連孟滔也是一樣。

勇武最終還是躲不過這條龍被打倒在地,這也再次讓勇武明白了自己與前十的差距,勇武咬牙打算再戰,而這時李海卻開口道:「勇武你下來,打不過還逞強是傻逼而不是堅持不懈。」

然後小聲的與孟滔道:孟滔你上去打下他,讓我看看你的真正實力,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孟滔走到場地中間,拍了拍在一旁勇武的肩膀道:「你已經很努力了,接下來就交給我吧。」

勇武默默的點頭退了下去。

然後孟滔望向唯爾道:「你打擊了我們班的活躍分子,你說說我該怎麼辦呢。」

唯爾依舊是一副不屑的表情看著孟滔。

「怎麼?勇武那個廢物不敢來了,然後又派一個小白臉過來?要我說,你們整個十二班一起上吧,免得浪費我時間。」

孟滔笑了起來道:「還是你們二班一起上吧,免的我一個一個打的你們信心破碎,還有你!我會讓你每見到我一次都要叫我爸爸。」

唯爾的臉色一下陰沉起來。

「還沒有人敢這麼跟我說話,雜修,你成功觸怒了我。」

唯爾召喚出了自己的靈兵,是一條鞭子,然後鞭子上浮現出兩個魔法陣,一瞬間一條普通的鞭子布滿了金色的閃電。

附加魔法-雷魔法。

孟滔不打算跟唯爾玩下去,決定速戰速決,然後一個瞬身出現在唯爾面前一拳把唯爾的頭給打到地板上再接上一腳把唯爾給踢飛,唯爾還沒停下來,孟滔就再來了幾十發轟擊。

這一套行雲流水的操作把全場都驚呆了。

濃咽散去,唯爾艱難的站了起來,他無法相信自己一招都沒出就被打成了這樣。

孟滔看到唯爾站了起來,然後不屑的笑道:「出來吧君火,不要弄死他,讓他感受感受絕望!」

「遵命,我的王!」

一瞬間孟滔全身冒起火焰,君火從火焰中走了出來,在場的所有人看到君火的出現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唯爾看到君火走到了自己的面前,顫抖的手突然握緊鞭子朝君火甩去,可鞭子徑直的穿過君火打到了地面留下一片焦黑。

君火直接一拳捶向唯爾的腹部,然後瞬間用右手抓出他的整個身體,用力的往下一砸,唯爾一下子吐出大口鮮血。

「好了,你退下吧。」君火本打算繼續動手,卻被孟滔叫停了下來,然後散去。

孟滔站在唯爾面前雙手插在褲兜,眼神中滿是不屑和藐視,過了一會才緩緩道:「下一個。」

唯爾崩潰了,這個人從始至終都沒有使用靈兵,連魔法都沒使用,只是隨便出手就把自己給打的無法還手,然後他又放出一個火人就把自己打敗了!

觀戰的李海看出來唯爾的心理防線已經被擊垮了,然後便道:「今天就到此為止,你們二班的把唯爾帶走,我們還要上課,至於你們該怎麼和你們的導師說,我想你們都懂了吧。」

幾個人連忙跑到唯爾身邊把他扶起來,可是一扶才發現唯爾的褲子已經濕透了,便捂著鼻子帶走了他。

孟滔也是一下閉上眼睛反感的轉身走開,李海望著走來的孟滔。

就連這樣都無法讓你使出一絲力氣嗎?你究竟有多強,而且剛剛的火靈竟然還是人形的,還帶有一個火焰化的屬性,這樣的火靈前所未有,在加上你契約的狼首,這已經是王之路上除了那幾個以外的佼佼者了吧。

「好,這場鬧劇到此為止了,勇武你也別一天到晚的叫囂要挑戰前十了,這次應該讓你看清自己與前十的差距了吧。」

勇武只是默默的點頭。

「今天我們要學習的是刻畫契約魔法,而已經契約的可以自主練習魔法,然後孟滔我來叫你一些基礎的東西,畢竟你晚一個月來學院。」

孟滔被李海帶到了角落,開始了私教。

「李導師,魔法基礎和靈法基礎的前面我都已經看過了,我現在想要學習怎麼刻畫魔法到靈兵上面。」

李海點了點頭道:「既然已經看過了,那就表示你已經知道了怎麼釋放魔法了吧,你先釋放一個試一下。」

孟滔按照不久前在公寓里那樣子操作了起來,不一會一個火焰魔法陣就出現了。,然後孟滔念起了咒語,一個火球釋放了出去。

李海誇獎道:「不錯,你今天才拿到書沒多久就能釋放一個一階火魔法了,很多人最少都是幾天才能達到你這樣的水平。」

「召喚出你的靈兵吧,我來叫你刻畫魔法到靈兵上再消除,不過在四階魔法前能隨便消除,四階及四階之後可不能隨便消除已經刻畫的魔法了,這樣子容易對自己的精神力照成損傷。」

孟滔召喚出了那把精裝的刀,而另一把有一些簡陋的刀孟滔就沒有拿出來,本就不經常拿來戰鬥,就沒必要在亮相了。

李海就這麼看著孟滔的靈兵,刀嗎,這雖然不是大刀,但也是極強的武器了,使用得當完全不弱於百兵之君的劍。

「好,你現在把魔法陣刻畫出來,然後壓縮它。」

孟滔刻畫出來了火焰魔法,但聽到壓縮的時候愣住了。

李海又道:「原理跟你之前釋放的火球一樣。」

聽到李海這話孟滔才明白了,開始壓縮魔法陣,直到與刀身一樣寬。

「用意念把它印在你的刀身上。」

孟滔開始操作,不過一分鐘就把魔法陣印到了上面,而魔法陣印到上面的一瞬間就隱蔽起來了。

「好,你現在持刀心中默念火。」

孟滔拿起了刀,然後心中想火,一下子刀尖就出現了魔法陣發射出去一個火球。

成果不錯,現在開始消除魔法陣,用你的意念和靈能抹除掉它。

孟滔聽著指示操作起來,一下子魔法陣就被消了過去,這一套下來孟滔覺得非常簡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